邪教“全能神”发家过程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
时间:2017年09月15日 10:07
下载

  编者按:2016年10月6日,南方都市报发表《起底邪教“全能神”》,揭露邪教头目赵维山的“发家”过程。本网在转发时有删改。

  邪教“全能神”发家过程

  ●1951年,赵维山出生在黑龙江,此后成为当地一名普通铁道工。

  ●1983年,32岁的赵维山开始信仰基督教,渐渐地时间精力用在传教上。

  ●1990年,追随者渐众的赵维山自立门户,自封“能力主”,创“永源教会”。

  ●1990年至1993年,赵维山从“能力主”渐渐过渡到“神本体”。

  ●1993年,赵维山向信徒宣布情人杨向彬为“全能神”教的“女神”,自己则是“祭司”。

  ●1995年,赵维山与情人杨向彬悄悄诞下一子。

  ●1998年,“全能神”建立东北、安徽、河南、山东4个区,并设置一线、二线、三线传福音队伍。

  ●2000年,被劳教三年解教后的赵维山与妻子杨向彬、5名骨干人员一起潜逃到美国,在美国建立“全能神”总部。

  ●2000年,何哲迅任“全能神”邪教组织监察组组长,2007年11月左右被赵维山撤职,期间转给赵维山约有6000多万元(受害者上交的所谓奉献款)。

  ●2001年至2009年初,是“全能神”发展鼎盛时期。成员由2001年底的数十万人发展到2007年的上百万,影响范围由原来4个区扩张到黑龙江、辽宁、豫南、豫北、安徽、江苏、河北、山东、华南(两湖两广)和浙江等10个区。

  ●2012年12月7日,赵维山指令“全能神”邪教组织全国性的公开活动,走在街头传播世界末日,把“诺亚方舟”末日逃生装置以150万元到500万元卖给信徒。

  ●2014年,赵维山在韩国首尔九老区九老洞390-157号石原大厦设立“全能神”亚洲总部,加强对中国境内组织的控制。

 

  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一快餐店内,张帆、张立冬等5名被告人为发展邪教组织成员向被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即认定其为“邪灵”,残暴将其围殴致死。同年10月11日,烟台中院一审判决张帆、张立冬等两人死刑,吕迎春无期徒刑,张航有期徒刑10年,张巧联有期徒刑7年。 新华社资料图

 

  2014年7月1日,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对“全能神”“两湖牧区带领”曹银花进行一审宣判。法院认定被告曹银花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被告曹银花当庭表示不上诉。新华社资料图

  ●铁道工赵维山自封为神,20年间发展成员上百万,设“护法队”负责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者。

  ●为发展成员,除拉关系、爱心感化、送钱送物外,女色诱惑、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是常用手段。

  ●赵维山等伪造身份逃美后建立“全能神”总部,通过绝密邮件掌控成员,不断将受害者所谓奉献款转走。

  山东菏泽三女子明知“全能神”是邪教组织,仍加入该组织并制作宣传品,因触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2016年9月被法院判刑。“全能神”是一个幽灵般的组织,仿佛生活在世界之外,每次跃入公众视线,都带着暴力、血腥。

  2012年12月,坚信末日来临,“全能神”邪教人员大规模走上街头,公开传教,与政府对抗;信阳市光山县的闵拥军闯入校园,砍伤23名小学生;2014年,山东招远市麦当劳内发生了著名的“5·28”血案,一名女子被当众活活地打死;2015年,鹤壁市的传道员马改娣被逼自杀,引发当地基督教界震动。

  1989年初,黑龙江一名铁道工赵维山自封为神,据公安部门内部统计20年时间全能神教发展上百万教徒。赵维山带领下的全能神教,信仰的面纱下是极端的残暴。为拉更多人入教,“全能神”邪教人员不惜制造血案,打断不肯入教者四肢、割去耳朵,杀死“叛教者”儿子,教徒为遵从“神意”杀子祭神、杀妻“重生”。而赵维山本人,与神的“真身”女神生下一子。目前,赵维山藏身在美国纽约一别墅内,通过网络操控,从国内转走大量“奉献款”供自己享用。

  不择手段 叛教者惨遭身心迫害

  直到现在,人们谈起2014年“5·28”招远血案,仍然感觉毛骨悚然。6名“全能神”邪教人员在一快餐店向食客索要电话号码,女子吴硕艳拒绝后便被无故认为是“恶魔”、“邪灵”,应将其消灭,将其活活殴打致死。

  6人杀害吴硕艳手段极为残忍。目击者回忆,一名女子跑到吴硕艳桌前骂她,突然举起麦当劳的凳子打去,连续打了两三下。随后,其他5名男女参与围殴,其中光头男子“把钢制拖把都打断了”,吴硕艳倒地后还使劲踹,“跳起来用脚踩其头部”。

  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全能神”的血债远不仅“招远案”。1998年10月30日至11月10日,中原某省“全能神护法队”在短短12天内,就接连制造8起抢劫、殴打事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割去耳朵。如今,史东来(化名)想起被绑架的40多个日日夜夜,浑身打颤,虽然被有关部门解救出来,但儿子在一次车祸中永远丧失行动能力。

  一名曾接触“全能神”的办案人员介绍,全能神教设有专门“护法队”,负责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2010年期间,为了报复惩戒一名意欲脱教的“全能神”成员,“护法队”将其仍在读小学的孩子残忍杀害,弃尸于一处柴垛处,并在其脚心印上闪电标志。

  “全能神”为这些残酷的行为找到借口,并指定成所谓的“行政及诫命”:“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作,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心头之恨……谁遭击杀,必是撒旦的后代”。在“全能神”邪教宣传品《话在肉身显现》里,“神”告诉教徒们,”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因着工作的需要,我需要的人也不同,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该留下的必须留下……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

  按照“全能神”教义所说,遭到击杀之人,等于恶魔的后代,杀死恶魔,不是罪,反而是功。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招远血案”中,张立冬等6人打死被认为是“恶灵”的吴硕艳,还泰然自若。

  为了拉人入教,制造神迹是“全能神”蛊惑人心的最初手法。一位基层的祝姓基督教传道员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利用人们对神的崇拜心理,在一个信徒家中,家中的墙壁突然显现出血红的大字‘信全能神者得永生’,这名信徒很恐慌,最终加入‘全能神’。其实,他们用的是一些科技的手段。这种情况很多。”

  曾经担任7年“全能神”监察组组长的何哲迅后来在狱中供述,为了多得新人,会采取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如强行传福音,限制被传道者的人身自由,演鬼戏引诱他人加入,用荧光粉在墙上、鸡蛋上写“全能神好”,在鱼肚子里塞“全能神好”的纸条和天使送信等。一旦发展对象被“全能神”拉拢后,就会开始被要求参加“聚会”。若发展受阻后,“全能神”改用“硬招”,恐吓、暴力。

  血腥、诅咒更是他们控制人心的重要手段。2015年,鹤壁市基层传道员马改娣家中多次被“全能神”强行闯进,要她入教,但马改娣坚持不从,“全能神”在多次逼迫,马改娣被迫加入“全能神”。而后,“全能神”威逼利诱,称她要拉拢家人、更多宗教人士入教,在正邪之间长久徘徊,最终她被迫上吊自杀。其家人说,生前“全能神”就跟她说了很多不信教被神诅咒报复的案例,她虽然知道是邪教所言,但害怕不信“全能神”,家人会遭到更多诅咒报复,因此自杀。一位姓赵的信徒告诉南都记者,“他们看中马改娣的传道员身份,只要她入了‘全能神’,她教会的近百人就会加入。

  一名资深基督教界人士说:“全能神披着宗教的外衣,很隐蔽,这是他们难以被发现的主要原因。而他们的发展历程,是踩着基层教会的身体过来的,发展一个基层传道员就等于将当地一个教会发展了。”“好在中央给了一条明确的路径,‘用正教的力量抵制邪教’,我们原来只是‘防’,今后要主动,主动进行宣传、引导。”

   建立邪教 封情人“女基督” 暗中生子

  “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出生于1951年,原来只是黑龙江一名普通铁道工。自幼家中贫困,兄弟姐妹10人,父母都是铁路工人。

 

  邪教“全能神”头目赵维山。

  作为长子的赵维山年轻时很照顾弟弟妹妹,生活也非常简朴。25岁那年他成家立室,经人介绍娶了糕点厂一名女工,靠一点木匠手艺帮补家用,并挣下了一套瓦房。1983年左右,赵维山开始信仰基督教,渐渐地把时间精力用在传教上。此后两年,赵维山换了两三份工作,最终因旷工缺勤而被停职。

  1985年,34岁的赵维山遭受到巨大打击,他的父母和女儿因煤烟中毒死亡,自此走上一步步成魔的道路。那时,他认识后来的心腹何哲迅。何一直跟随赵维山,一度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全能神”监察组组长,在赵逃美后掌控境内“全能神”所有事务,7年间他将邪教“全能神”发展到上百万之众。后来,赵维山忌惮其权势,将其罢免。

  1990年左右,追随者渐众的赵维山干脆自立门户,自封“能力主”,创“永源教会”。赵维山成立的第一个教会很快被宣布为非法组织,为了躲避追捕,他逃到河南。其后成立“真神教会”,鼓吹包括他自己在内的7人是“神的化身”,除他外其余6人均为女性。

  此时,赵维山碰到后来“全能神”最重要的人物———杨向彬,她当时只有十八九岁,比赵维山小22岁。少女时期的杨向彬眉目清秀,一头短发干净利落。彼时,恰逢她高考落榜,精神出现问题,常常感觉自己能看到异梦异象,甚至写出“神话”,将信徒分为神长子、神众子、子民、效力者、淘汰者。因为看中她的“天赋”,赵维山决定将她封为“女神”。1990年至1993年之间,“能力主”过渡到“神本体”,1993年过渡到“全能神”。

 

  邪教“全能神”头目赵维山把情妇杨向彬塑造为“女基督”。

  1993年夏天,赵维山在洛阳汝阳县一名女教徒家召开同工会,向信徒们“见证”杨向彬成为“全能神”的过程。中原某省早期的全能神信徒“灵慧”(化名)回忆,大家在一个房间里面,坐在一排一排长凳子上,赵维山和“女神”面对着大家,“之前是神本体有好几位,但现在只有一位,并且是女的”。赵维山向教徒解释多个“神本体”只是一个步骤,“现在神已经道成肉身,并且是女的,就是杨向彬。”赵维山自己则是“祭司”。神第一次化为肉身是一名男性,所以第二次就要变成女性。

  “当时见证完了之后内心也挺高兴的,因为觉得人家说的也有道理。”“灵慧”说,后来才知道“全能神”和“祭司”赵维山是情人关系,两人在1995年悄悄生下一子,教内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自己得知后也没有宣扬出去,因为“议论神的肉身,是对神的亵渎”。

  “全能神”信仰对象的确立,标志着“全能神”作为邪教正式成立。赵维山和几个骨干对《圣经》等宗教书籍中的内容断章取义,编出《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等邪教书籍。

  在“全能神”为发展教徒所传发的非法刊物《关于传福音工作的原则》中写道,“如知情人带路、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坚持长期使用,到必要时还得会用绝招。为使人得到拯救,必须不择手段。”

  为发展人员和传教,除拉关系、爱心感化、送钱送物外,女色诱惑、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都是“全能神”成员常用的手段。

  悄然逃美 设立总部遥控国内痴迷人员

  1998年,“全能神”已建立东北、安徽、河南、山东4个区,并设置一线、二线、三线传福音队伍。2001年至2009年初是全能神发展的高峰。作为“全能神”境内负责人的何哲迅为赵维山操持教务,人员由2001年底的数十万人发展到2007年的上百万人,影响范围由原来4个区扩张到黑龙江、辽宁、豫南、豫北、安徽、江苏、河北、山东、华南(两湖两广)和浙江等10个区。

  2000年,赵维山被劳教3年后解教,与妻子杨向彬商定带着其他5名骨干一起潜逃到美国。为了能够顺利出逃,赵维山等颇费心思,7人先是化了假名,伪造假身份。赵维山化名许文山,杨向彬化名王玉荣,两人把年龄改小了8岁,分别化身为商水县农业科技推广服务中心主任、鲁山县农业委员会主任。其余5人则伪装成种子公司、农机公司的总经理、工程师等。

  2000年5月,赵维山等人与美国联邦商务公司联系,弄到一份关于“探讨今后农业发展”商务邀请函,决定以商务考察名义赴美。2000年9月,赵维山一行人经上海出境潜逃美国。同行的除赵维山的妻姐外,还有忠实信徒、长期照顾赵维山之子赵明的吴霞,她火速回国,随后赴美,最后又回国。一直拖到第一次回国后,吴霞给赵维山的儿子赵明办理赴美手续。

  2001年3月7日,6岁的赵明获得化名为许天宝的因私出境护照,以探亲访友为由前往美国。2001年12月2日,一名40岁左右男子带着赵明从广州出境赴美。公安部门后来查证,赵维山的护照申请证明、身份证等手续均系伪造。同行7人的单位证明、两个审批文件上的文字经鉴定也为同一人所写。

  潜逃后,赵维山并没有放弃国内的“江山”。相反,他早有部署。曾与他一同闯天下的死党何哲迅,被任命为“全能神监察组组长”,负责掌握国内一切事务。在“全能神”组织体系中,监察组是权力核心,掌握着资金和骨干任免大权。而他也迅速在美国建立“全能神”总部,并在互联网还不普及的21世纪之初,就通过绝密邮件掌控国内上百万教众。

  绝密邮件的国内接收者,赵维山选择了早期的忠诚信徒小宇(化名),因为她曾带过“祭司”、“女神”之子赵明,且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小宇与赵维山单线联系,这些邮件要经过加密处理后,才传达给何哲迅。赵维山不允许小宇看邮件的内容,但小宇出于好奇,还是看了几回。她回忆,邮件内容主要关于境内工作安排,还有对骨干领导层的选拔撤换要求,有时也解答一些国内提出的问题。

  为了担心有关部门追踪到痕迹,赵维山在网上打起“游击”,一个月便要换一次邮箱名和密码,2005年6月之后变得更谨慎,10天便换一次。2000年到2007年,邪教“全能神”在国内成空前浩大之势,何哲迅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对上百万教众呼风唤雨。

  2007年11月前后,赵维山担心何哲迅坐大成势,便欲加之罪,认定东北区监察员“全心”是敌基督将其开除,再以何哲迅失职为由,迫使何哲迅辞职。

  敛聚钱财  7年时间转走超6000万元

  何哲迅又名“罗刚”,灵名“坚固”、“转变”,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人。1992年起,何哲迅开始跟随赵维山,2000年任“全能神”监察组组长,2007年11月左右被赵维山撤职,2009年3月10日被抓获归案。7年时间,赵维山不断操控国内的权力高层向美国汇款。仅2000年到2007年何哲迅任监察组组长期间,其经手处理汇款超过6000万元。

  这些资金全部来自痴迷人员“孝敬”给“女基督”奉献款。按照“全能神”教规,奉献越多,越早抵达天堂。身为祭司的赵维山早在创教之时就定下规矩,凡人向“女基督”奉献的一切只能由祭司享用。何哲迅在狱中供述,2007年10月他被罢免之时,国内“全能神”仍有7000万元的“奉献款”。他估算按照当时发展速度,一年可新增1000万元。

  “全能神”的奉献款是由教会、小区和区三级负责保管。当时,基层痴迷人员的奉献款是逐级交到教会和区,主要用于传福音的各项支出和帮助、照顾生活困难的信徒。每个小的教会只能保管500元奉献款,小区负责人只能保管2万元,而区一级的负责人最多只能保管50万元,其余上交。

  “每年一般转两次钱,7年约转了14次。”何哲迅记得,赵维山几乎每次是通过广东一名叫“小胡”的人代为转款,转运方式有三种:主要是通过外资企业、地下钱庄转运,一是小胡派人来取或各区派人送到广东,每人每次只准带3万到5万元,钱集中到广东后由小胡通过外资企业、地下钱庄转运美国;二是个别区的“带领”派人开车把钱送到广东交给小胡后,再由小胡转往美国;三是通过银行汇款,2000年左右,安徽区、江苏区曾通过银行汇款,先汇到广东后,再由小胡转到美国。

  2002年上半年开始,赵维山几乎每隔半年就通知何哲迅转款,每次100万元到2000万元不等。何哲迅接到传呼后就吩咐安徽、江苏、浙江、河南等区域的“带领”准备钱,交给小胡转运。到2007年、2008年,赵维山似乎急于将钱都转到美国,单次金额激增到2000万元。2008年3月,“全能神”上层指令,“全国还有7000多万奉献款,得抓紧时间运出去”。

  2009年4月,包括何哲迅在内的一批核心骨干悉数被抓。2011年12月,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以“缉骨干、摧组织、追资金”为主要内容的统一破案行动,再次对“全能神”邪教组织实施专项打击,抓获“全能神”境内核心头目及各级骨干120多人,打掉指挥境内“全能神”的核心“电脑组”,收缴现金、黄金折合人民币2000多万。

  但是,“全能神”在国内的活动并没有就此偃旗息鼓。2012年12月7日,赵维山指令“全能神”组织全国性的公开活动,走在街头传播世界末日,借机发展人员。赵维山把所谓“诺亚方舟”末日逃生装置,以150万元到500万元的价格卖给痴迷人员。在美国总部驻扎的赵维山一直住在纽约一个豪华别墅区。他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开网站,通过互联网遥控指挥“全能神”邪教组织。

  2013年,赵维山斥资1000多万元,在香港多种中英文报纸上刊登广告,并买下一些街头摊位,还公然向路人发放宣教资料。2014年,赵维山在韩国首尔九老区九老洞390-157号石原大厦设立亚洲总部,加强对中国境内组织的控制。据新华社披露,2014年招远血案发生后,邪教“全能神”还在台湾主流媒体刊登广告,混淆视听。2012年起到2014年6月,“全能神”仅在台湾报纸投放的广告费就超过1亿新台币。

(责任编辑:辛木)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澳官员:“活摘”指控查无实据
澳官员:“活摘”指控查无实据
  据澳联社2018年10月25日报道,澳大利亚外交部官员再次表示,法轮功针对中国的“活摘”指控认为没有足够可信的证据可以证明,...
陕西各地市在国家宪法日开展反邪教法治宣传
陕西各地市在国家宪法日开展反邪教法治宣传
  12月4日,第五个国家宪法日,陕西西安、宝鸡、汉中、延安、彬州等地市借“国家宪法日法制宣传活动”这有利时机,积极部署,主...
在科学教内的生活与奴隶无异
在科学教内的生活与奴隶无异
  瑞士《一瞥报》(Blick.de)2015年4月16日报道称,两名科学教退教者表示,在科学教内的生活与奴隶无异。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