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陈果母女的一次近距离接触(图)

来源:凯风网 陈 珂
时间:2011年01月25日 16:57

  2002年9月的一个早上,我来到开封市一家医院,见到了“1·23”天安门自焚事件参与者郝惠君、陈果母女,并邀请她们去濮阳,给仍痴迷法轮功的弟子们讲述自己的自焚经历。虽然我已经从电视、报纸上了解了许多关于她们母女的事情,但还是想立即亲眼见到劫后余生,曾经聪明漂亮的母女俩,想知道她们现在到底如何。

  我抱着一束鲜花来到病床前,看到洁白的床单上躺着的陈果已是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尽管来时心里有所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大跳。我的心立刻揪了起来,脑子里闪现着陈果青春美丽的照片,看到眼前她的惨相,心里像刀绞一样疼。躺在床上的陈果穿一件小花上衣和一条短裤,布满疤痕的头部、面部、双臂和下肢都裸露着,那张曾经美丽的面庞已经成为了曾经的记忆,那双曾经拨动出美妙旋律的纤细灵巧的手,因自焚时烧焦而永远失去。

  在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病房中,宽大而明亮的窗户,淡蓝色的窗帘把刺眼的阳光挡在窗外,空调慢慢地吹着丝丝凉风。原本只安排一个人的病房,不甘寂寞的陈果要求与母亲住在一起。房内不仅有冷暖装置,还有彩色电视、电话和全天候热水的卫生间。窗台上的录音机里正播放一曲轻音乐,给人一种欢快、温馨的感觉。旁边摆放着陈果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证,照片上的陈果青春美丽。还有一只毛绒绒的可爱小熊玩具,那是在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中另一个受害者刘思影去世后留给她的遗物。房间里唯一缺少的就是梳妆用品和镜子,更没有时尚的衣裳。

  当陈果听说要跟我们到濮阳去,非常高兴。她右眼视力清楚,望着我们问,濮阳很美吗,有很多好玩的吧?当我们告诉她濮阳是一个新兴的石油城,非常漂亮,欢迎你去做客。陈果高兴得好像孩子似的。长时间以来,由于自焚的惨相及安全问题,医院并不让陈果随意走动。刚过20岁的青年人正是蓬勃朝气的时候,哪个能在房子里呆得住。

  对陈果我是爱恨交加、怒其不争,爱她,是因为她毕竟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孩子,而对母亲郝惠君,则更多的是气愤,你不仅葬送了自己,还让自己的女儿,一个花季少女陪自己去死。已是面目全非,遍体鳞伤,双目失明的郝惠君没有太多的话,她告诉我们说:“我愿意跟你们去,告诉那些姐妹们,不能再走下去了。” 因为自焚,五十多岁女人应有的丰韵和长年从事音乐工作积淀的美丽大方的素养,已荡然无存,也看不到年长母亲应有的慈祥。

  陈果母女来到濮阳,有500多名原法轮功练习人员听了她们的讲述。当披着斗篷似的郝慧君和陈果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进会场,走上主席台时,尤其是在当她取下盖在头上的毛巾时,会场上一片情不自禁的唏嘘声和惊讶。

  因为被自己亲自点燃的邪火严重烧伤,郝慧君的头发、眉毛、鼻子、嘴唇和耳朵都没有了踪影,眼睛也让烧化的皮肤粘连住,只有右眼还残留一个小洞,双手也不翼而飞。而跟在母亲身后的女儿,本应是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却像一个可怜的小木偶似的,亦步亦趋,让人多有不忍。悲剧无可挽回。

  “1996年8月我开始练习法轮功,后来,我就让我的女儿跟着我练。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练习法轮功,李洪志让我们放下生死,全心投入,当时就是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

  郝慧君说,她根本就没想过自焚的结果。更没有想过可能会把孩子烧成什么样子。“我这一生是可悲的,把陈果带到这一步也是可悲的。”她边说边抬起左臂,用缠在手腕上的毛巾擦着如同蒙着皮子般的脸。

  “2000年8月,李洪志在明慧网发表了一篇《去掉最后的执著》的经文,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郝慧君说,“那就是师父在叫大法弟子走出去,向世人证实法轮功是正法,是政府错了,不应该将法轮功定为邪教。这是师父在考验,看练功人能不能、敢不敢走出去!敢不敢说话!”

  “受师父点化,刘云芳、王进东我们几个人开始谋划自焚。陈果也积极参与其中,决定自焚的陈果,当时觉得自己非常崇高、‘英雄’!再加上那时候,李洪志发表了好多经文。”

  “当时我就是想要正这个法,‘圆满’之后能跟着师父‘升天’,没有想到后果会是这样。当火‘彭’一声点燃,我还憧憬着能够‘白日飞升’,马上就要圆满了。当火撕咬着我和大家一样的肉体的时候,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使我失去意志,我仍然坚信大法就在坚持到最后,一定会得到师父给我们的最后的圆满。哎,谁知,自焚事件后,师父竟然连我们是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郝慧君说着有点义愤填膺,有些冲动,她虽然看不见台下人的表情,但仍激动地冲着台下喊:姐妹们,如果师父说你们都不是大法弟子,你们该怎么办。台下沉寂无声。

  郝慧君掷地有声地说:“李洪志是个地地道道的大骗子,是个口蜜腹剑的伪君子、佛口蛇心的假圣人。我现在真想一死百了,只是可怜了我的孩子。”陈果虽然没有潸然泪下,仍然从她那唯一的右眼小洞里流下了眼泪。她并没有去擦眼泪,她的皮肤已经没有知觉。陈果侧过身伸出包着毛巾的“手”给母亲擦去“嘴巴”流下的口水。

  台下一片窃窃私语,一片长吁短叹。

  中午,为了安全和僻静,我们将陈果母女安排在了乙烯宾馆食宿,但没有安排外出参观。即使这样的安排,陈果一样高兴得手舞足蹈。

  她们母女俩在客房吃了比较丰盛的午餐,主要以流食为主。吃饭时两个人有说有笑,陈果还给母亲开个玩笑。母亲也慈善地给以回应,尽量使女儿得到一点欢乐。

  耐不住寂寞的陈果仍然像只不知疲倦的小鸟,也许是到一个新环境感到兴奋。她只穿着一件小衫和短裤,不时在屋里和走廊走来走去,嘴里也不知哼哼着什么。看到我们工作人员看她,她也不避讳。

  哎,应该是20多岁的大姑娘,正是青春勃发、身体发育的时候,也正是难为情的时代,然而浑身上下遍体鳞伤的她,已失去了少女的羞涩,也没有少女的朝气和特有的魅力,这一点,陈果是深知的。因为,这两年她已经痛苦地接受了这个现实。哪个少女不青春,哪个姑娘不爱美。而陈果已经没有福气来享受上天曾给予她的这个权利,而这个权利是她自己因轻信了李洪志,受了法轮功的欺骗,自己拱手葬送了。

  陈果不是不后悔,在和我们相处的大半天时间里,她多次提起好后悔,多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多想回到学校。郝慧君说,孩子有时生气了,也会骂人,还打过她。不过现在已经认命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料得年年肠断处,生与死的思考,无不时时困扰着她,陈果感受更多的是生不如死。

  看着小木偶似的陈果,我心里更多的是酸楚。十年生死两茫茫,天涯路,自裁量。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美好的生活只能在梦中了,祝愿你,曾经的美丽少女多做好梦。

  “1·23”自焚事件十年过去了,法轮功邪教侵犯人权的行为没有停止,还有一些痴迷的法轮功练习者仍深受毒害。快快醒来吧,告别昨日的荒唐愚昧,用双手创造美好幸福的生活。

  附照片(陈果母女在报告会现场)

 

(责任编辑:)
近期热点
揭穿“神韵晚会”真面目
揭穿“神韵晚会”真面目
  事实证明,所谓“神韵晚会”根本就不是什么文艺演出,而是“法轮功”搞邪教和反华宣传,扩大影响并聚敛钱财的政治工具,是对...
广西三江县“侗戏”汇演唱反邪
广西三江县“侗戏”汇演唱反邪
  1月31日,是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侗族乡亲“过大年”的盛大节日,以“平安侗乡•齐心反邪”为主题的反邪教文艺演出,在良口乡和...
“快闪”文艺表演亮相马德里
“快闪”文艺表演亮相马德里
  2月11日,由西班牙世界华侨华人反邪教协会和马德里康普顿斯华人学生协会联合发起的迎新年、反邪教、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快闪...
今日推荐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