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报”恐吓压不住正义之声

来源:凯风网 作者:霜 刃
时间:2011年01月26日 15:05
下载

  法轮功再一次坐不住了!

  在“1·23”自焚事件10年后再次遭到世人声讨和谴责后,法轮功终于“忍无可忍”了。10年后的今天,新华社再访惨案受害人郝惠君、陈果母女,人们再一次看到法轮功践踏生命、毁灭美丽的恶果。

  被再次押上道德审判席的邪教开始了新一轮造谣抵赖,法轮功媒体一哄而上,连篇累牍地发表抵赖反诬言论。从1月20日至今,追查国际、大纪元、新唐人、明慧网共发表了8篇狡辩文,大多是旧谎新说,不值一哂。略有“新意”的倒是1月23日大纪元发表的《炮制天安门自焚诬陷案有内幕 制片人暴死》(作者为大纪元记者文华,下称《内幕》),从“恶报”的角度施行精神恐吓术。

  《内幕》称:“十年来,参与一些行恶者陆续遭到恶报。中央电视台‘天安门自焚案’的制片人陈虻的暴死经历,就是给出卖良知者的一大惊示。”该文造谣说,“知情人议论说,陈虻之所以‘先进’了坟墓,就是因为他在镇压法轮功上太‘先进’了。”为了证明谁反对法轮功,就会果报不爽,《内幕》还攻击央视播音员“罗京充当中共喉舌,很多诬陷法轮功的谎言都是通过他的口中传出”,故而短命早逝。完全是一派胡言!陈虻之英年早逝,固然令人惋惜,但与担任批判法轮功记录片的制片人绝无关系,而是死于现代医学尚难根治的胃癌。罗京同样死于癌症。别说这两人都接近50岁了,更年轻者被癌魔夺去性命的也很多。

  为了强调“大法恶报”的威力,《内幕》故作惊讶:“同事们都很惊讶,滴酒不沾的陈虻怎么会得胃癌?”听这话,似乎存在一个大前提,即饮酒是胃癌致病的最重要原因甚至是必要条件。殊不知,饮酒与患胃癌并不成绝对的正相关。不饮酒者照样患胃癌,饮酒者未必患胃癌(现实中的例子太多了,随便问个医生都能告诉你)。“百度百科”的“胃癌”词条下谈及“病理病因”时,列举了三大因素——环境因素、遗传因素和免疫因素,并没有提到“酒”或“饮酒”。这至少说明,饮酒与否跟是否会患胃癌的相关度很小(至于饮酒与不饮酒者相比,患胃癌的概率要大一些,那是另一回事)。法轮功的“恶报”说根本不顾科学常识,而是生拉硬扯,牵强附会,用网友卢国梁的话来说,这叫“疯狗咬人的胡乱联系法”(《晒晒“恶报”手法》,凯风网2010-07-20)不错,陈虻“是《焦点访谈》栏目《天安门自焚》记录片的制片人,他积极主动的参与制作了”这部反邪教宣传资料;但这与他病逝毫无关系。陈虻虽然英年早逝,但他以自己的才华和成就赢得了人们的尊重,他死后,有人在网上建立了“陈虻纪念馆”(网址:http://www.lifeall.com/mem/5286/main.ahtml)。相反地,那些为邪教殉葬者,生前在李洪志的控制下备受灵魂煎熬,死后一律秘不发丧,被当作死狗一样抛弃(如李国栋、韩振国等)。

  《内幕》借陈虻说事,无非是想恐吓其他人不敢揭批法轮功,殊不知,这恰恰暴露了邪教的虚弱,暴露了它们害怕更多的世人知道“1·23”自焚案的真相,害怕更多的人参与到反邪教斗争中来,害怕更多的法轮功修练者从自焚惨案中彻底醒悟从而脱离邪教、回归社会。然而,“恶报”恐吓压不住正义之声。这不仅因为真理和正义的是不可战胜的,也因为法轮功的“恶报”说超级荒诞,不堪一击。只需指出以下两方面就能证明“大法善报”或“大法恶报”纯属国际笑料。

  一、精进弟子病夭祸死,“恶报”说恰是自嘲

  一是法轮功精进弟子病夭遭“恶报”。据笔者有限视野,仅2009年,法轮功骨干因病早逝的至少就有8人,他们是美国法轮功精进学员李宏(女)、香港《大纪元时报》编辑朱贤溢、澳大利亚法轮功精进分子成员林穂生、台湾法轮功骨干刘莺钏(女)、台湾法轮功积极分子江庆贵、日本法轮功骨干佐藤美津子(女)、日本法轮功骨干佐藤贡、美国塞班岛法轮功骨干陈文禄。这8人的平均终年为54.6岁,比国人的平均寿命少18-19岁。这些人的病夭算不算“恶报”?

  二是“全家修炼”户主遭“恶报”。陈文禄全家虔修法轮功,其妻是塞班岛法轮功精进学员;其子陈涵是塞班岛法轮功骨干,曾任塞班岛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大纪元时报》记者;其女陈肖平同为法轮功骨干,2001年定居加拿大,她移居境外后多次举办法轮功题材画展,并为《九评共产党》宣传册画插图。法轮功鼓吹“一人练功,全家受益”,然而,李洪志没给他们“福报”,倒是眼睁睁看着一家之主陈文禄过早地被病魔夺走了性命,遭遇“恶报”。

  三是为法轮功基地卖命遭“恶报”。2009年5月,54岁的北美法轮功骨干柳济南摔死在美国新泽西州希望山“法轮功基地”建设工地上;同年7月,“龙泉寺”基地义工江庆贵病死在由美国返回台湾的途中;2010年8月,“龙泉寺”基地行政主管韩振国患肺癌死亡。不到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内,与“法轮功基地”沾边的精进弟子就死了三个。这难道是李洪志给他们的“恶报”?

  四是车祸中法轮功人员集体遭“恶报”。1998年7月4日上午,由海口开往三亚的一辆海马旅行车与一辆大客车迎面相撞,旅行车解体报废,车上8名乘客7人死亡,一人重伤(重伤者叫张一军,也就是被李洪志“御赐圆满”偏偏又活着的那个)。大客车乘客3人受伤,车辆损坏。旅行车上的8个人,全部是法轮功练习者。吊诡的是,二车相撞,无法轮功成员乘坐的大客车有伤无死,可全坐着法轮功修炼者的那辆旅行车上却是7死1伤。难道修炼法轮功就这个“报应”吗?

  二、邪教克星毫毛无损,“恶报”说徒成笑柄

  一是最早揭批法轮功的何祚庥老当益壮。提起何祚庥这位德高望重的中科院院士,法轮功既咬牙切齿又战战兢兢。因为正是何老在《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发表了《我不赞成青少年炼气功》,激怒了法轮功,遭到其骚扰、谩骂、攻击、威胁、恫吓。1999年6月2日李洪志还在悉尼的一次讲话中大骂何祚庥是“科痞”。2003年成立的“追查国际”将何院士列入“恶人榜”。然而,这位现已84岁高龄的反邪教斗士仍然活得好好的,毛发无损。法轮功的“恶报”说在何老面前成了“宇宙笑话”。

  二是反伪科学斗士方舟子斗志正盛。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在1999年7月,而身居美国的方舟子早在1996年就“反法轮功”了,他称法轮功是江湖骗子肆虐下的“怪胎”,说“读《转法轮》这样的文章,简直是对人类理智的污辱”。方舟子在境外出版的《法轮功解剖》由“一解剖”到“十解剖”,既锋芒毕露又严丝合缝,是射向法轮功的重磅炮弹,每发炮弹都击中了法轮功要害部位。方舟子对于“1·23”自焚事件十分关注,曾致信《华盛顿邮报》,对该报暗示刘春玲等人从来不是“大法弟子”进行驳斥,并对自焚动机进行了符合事情本来面目的分析。像方舟子这样反法轮功的资深斗士,一直活得好好的,在反科学的征途中斗志正盛,可咋就没有遭到“恶报”呢?

  三是独胆英雄周锦兴安然无恙。周锦兴是法轮功的死对头,这有两个原因。一是周锦兴及其《华侨时报》曾经与法轮功打了7年的诉讼战,最终大败法轮功。二是前些时候,周锦兴在痛斥法轮功种种罪行的同时,两次邀请李洪志赴蒙特利尔市与他公开辩论,直击邪教软肋,弄得法轮功全面疲软,从媒体到精进弟子,无人敢应战。像周锦兴这样的邪教克星,法轮功根本拿他没办法,至今安然无恙,足见“恶报”说的苍白无力。

  陈虻与何祚庥、方舟子、周锦兴相比,在反法轮功的主动性和影响力方面,不知要差多少,法轮功为何“抓大放小”?难不成“大法恶报”也是柿子挑软的捏?果如是,岂非激励人们狠反法轮功?

  如果依附于邪教的文华之流真要人们相信什么“大法恶报”,那好,你提前宣布“某某将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要遭惩罚报应。若总是放马后炮,那就是放臭屁!

  恐吓背后是虚弱。在“1·23”自焚事件上,李洪志和法轮功罪恶昭彰,他们害怕国际舆论的唾弃,害怕正义人士的谴责,害怕大法弟子的醒悟。正因为虚弱,他们就想堵嘴——用恐吓堵嘴。然而,人类反邪教的正义之声是压得住的吗?

 

【责任编辑:晓涵】

近期热点
加拿大读者致信媒体当心充斥着种族主义和煽动性的“法轮功”报纸
加拿大读者致信媒体当心充斥着种族主义和煽动性的“法轮功”报纸
2020年10月23日,加拿大《弗农晨星报》发表读者E. Reade的来信,提醒民众警惕“充斥着种族主义和煽动性”的“法轮功”报纸在当...
江苏建邺区反邪教宣传走进老年人群体
江苏建邺区反邪教宣传走进老年人群体
老年人群体在退休后时间相对充裕、容易相信他人,且因身体状况、精神生活、缺乏关爱等原因,已成为邪教组织侵蚀拉拢、发展成员...
台湾著名媒体主持人:《纽约时报》为何痛批大纪元
台湾著名媒体主持人:《纽约时报》为何痛批大纪元
台湾资深主持人唐湘龙先生,10月28日在他所主持的《飞碟早餐》节目中,用了近35分钟较为深入地分析了《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的内...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