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昧·死亡·新生(之六)

——我在“1·23集体自焚事件”前前后后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王进东
时间:2017年09月08日 10:16
下载
  坚冰开始融化

  2001年12月20日,看到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关于“法轮功”人员傅怡彬惨杀亲人的报道。在看的过程中,我内心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愤恨,傅怡彬是个地地道道的杀人狂,泯灭人性,令人发指。傅怡彬为啥在习练“法轮功”后能如此邪悟,不着边际的瞎悟一气,并走到了残杀自己亲人的结果,下场如此可悲。我看他是进入习炼后产生一种自己意识不到的极强烈的自私心理,他根本就不懂一点“修炼”的基本常识,什么叫“修炼”,“师父”讲过“修炼的过程就是修去常人执着心的过程”。他按照自己对“大法”悟的,却走向了泯灭人性的地步。从记者采访傅怡彬时的镜头来看,为何那种丑态而不知廉耻,并声称还要再杀几个人,真是可憎可恨,非人所为。

  傅怡彬对记者说话时,那种疯疯癫癫瞎说一气,什么如何最后才能达到西方极乐世界,他修的连自己都找不着门了。极乐世界是净土宗,执着一切都为空,就是一个魔也是一个傻魔。如此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大家都是认为自己悟得对,别人悟得不对,大家都处在一种无休止的扯皮之中不能自拔,我们却把这叫做切磋,每个人都在五十步笑百步之中而不自知。

  2001年12月25日这天,在九监区李监区长、赵副监区长,一分监区张队长、马队长的安排下,在九监区办公室组织了全区所有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观看《焦点访谈》关于傅怡彬惨害亲人的经过后,狱政科的领导又来到办公室对我进一步的帮教,让我和“1·23”事件对比一下,内心当时难以接受,经过反思以后我又一次受到震撼。

  对傅怡彬的纪实报道观看后,使我的确震动很大,憎恨和悲痛之情难以平静。想到了类似案例接连不断的发生,联想到自己“1·23”事件中的那几位“功友”,心中更是悲痛万分,每当想起都暗暗流泪,内心在难以修补的伤处流血不止。对傅怡彬案件,上次我的看法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真是不善则恶,我只看到他人的不是,还认为自己是符合“师父”这个“大法”的。

  有人说我太固执,这是固执吗?不!决不!我认真按照“法轮功”的要求进来了,并走到了这步田地,如果别人说我是一个错误的话,自己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决不能盲从犯下更大的错误。按照“师父”说的,“法轮功”是一种玄妙,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理,是高于常人很高的理,只有当事人自己的经历和亲眼目睹。但是,如何认识,解释那么多问题,我在极痛苦的徘徊之中。天啊!要说苦,现在我体会到才是真苦啊!是一切皮肉之苦所不及的。

  “师父”啊,你为何不马上下经文制止这一桩桩惨案的发生呢?你完全有这个能力拨乱反正,现在你却听之任之,视而不见,是不是犯罪显而易见,对此谁来负责?“师父”你不是讲过修此“大法”无论悟多高都不会出偏吗?结果怎样呢?对此你应该不应该给天下修炼大法的人一个满意的答复啊?

  过去,我认为他们这些人不是真正的“修炼”人和不应该及不允许参加“修炼”“大法”的人,但事实告诉我起码大部分都是真正的“修炼”人,不承认他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是没道理的。可是造成一件件一桩桩惨不忍睹的案例,后果可怕之极。“师父”啊,如果“修炼”你的“大法”是这种圆满的形式,弟子王进东情愿放弃这样的圆满。天啊!天啊!这到底是为何呀?

  12月26日这几天,赵副监区长对我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工作,看到我的思想转化方面有了很大的进展,赵副监区长对我的每一点进步都给了很大鼓励和肯定,并希望能有更大的突破。这天,赵副监区长中午下班都没回家,他和我们共同进餐。他是一个相当机智的人,思维十分敏捷,在对我帮教中不时地作出正确的引导,当时对我来说起着很关键的作用。李监区长也对我非常关心,他工作很忙,但是一有空就找我谈心。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这块坚固的冰在政府干部太阳般的热诚和关爱下被融化了。王进东转化了。这一消息马上传开了,张队长、马队长都高兴的为我祝贺,张队长见到我激动的不知说什么好,一再为我祝贺,耿组长得知后几乎流出泪来。看到此情此景,我的内疚、自责和悲痛的心情压得我难受之极,一个给祖国母亲脸上抹黑的千古罪人,内心万分羞愧和汗颜。

  下午干部通知我和家人见面,没想到会这么快。当时我见到分别一年的妻子、女儿时,我们拥抱在一起,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不知从何而讲,我们坐在一起互相谈论着各自一年来的经历和感受。政府给予我们那么多的关心和爱护,听说我已转化,她俩真为我高兴,我们这一家要不是政府的关怀,干部的教育,也不知会是什么结局,但肯定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会见时李监区长、赵副监区长、教育科张科长及别的干警都在场,我女儿想让我和母亲通个电话,张科长马上同意。母子分别一年了,听到母亲的哭声我强抑伤感、安慰老人家几句,老人七十多岁了还在为我伤心挂念,真是羞愧之极。

  接见时,我让爱人下次来时给我带一本字典和汉语成语词典,张科长在当天晚上就从家里把自己的一本大词典和辞海送到我手中。由于我底子太差,这两本工具书对我来说太及时了,在今后的学习当中,对我帮助很大。当时我激动得不知所措,我感谢政府、感谢郑州监狱的领导及九监区的领导干部和所有关心我的人。

  第二天,也就是2001年12月27日,我毅然决然写下了《与“法轮功”组织彻底决裂书》。

  通过接见和爱人及女儿的交谈,使我回顾起1998年女儿的日语教师林先生。他看我女儿学日语很有天赋,平时把她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并想把她送到日本去深造,因我家条件不好,林先生准备资助她,这时女儿正在学“大法”,而且非常执著,林先生多次劝导无效。听我女儿说我们全家都在练,他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让我女儿通知我,让我到他的办公室谈话,他把所有“法轮功”的书拿出来给我们谈他的看法。

  他开门见山,直言不讳地说:“我为什么也买这么多的书?是因为我看到社会上那么多人都在迷恋这个‘法轮功’,我要看看李洪志到底是什么样的高人,我耐着性子看完了这些不值得看的糟糠东西,结论是:李洪志是个大骗子,从他的语法和很多方面都不合理,他剽窃了大量的佛道两家的术语词句,根本没有什么独特的思想,他根本就不具备一个什么大师来传法讲道,更谈不上是一个什么神佛,真是荒唐透顶,就这样的水平你们也竟然如此痴迷的去信他,早晚他会把你们领入歧途。世界上所有邪教组织都是这样发展的,光是出书,他大量敛财,最终他会把你们领到自杀和杀人的绝路上。”当时我们认为林先生说得太重了,我们怎么会自杀呢?更不会杀人。但听完林先生一席真诚的劝告,为林先生对我们的关心而深为感动。他讲李洪志及“大法”如何让人学好的话是用来招摇撞骗的,对此我和娟娟都不能接受,当时娟娟抵触情绪很大,一言不发。最后林先生无奈地说,你们要练就练吧,娟娟她还是个孩子,正需要上进的时候,你作为一个父亲,千万不能让她参与。看到林先生那痛苦和无奈的样子我深为感动。人家何必呢?还不是为了我的娟儿吗?可从那以后再也没听到过林先生的教诲,一切都晚矣,真是后悔莫及。由此看来林先生才是一位真正的智者。那时正是1998年。如早听他的忠告,也不会造成这个千古之恨,有家不能回,还让七十多岁的老娘为我伤心流泪,什么孝子啊?羞死我也!更对不起我那贤慧的妻子和我那可爱的女儿,弟弟妹妹也为我这个愚昧透顶的大哥操碎了心。我死后也无颜面再见九泉下的父亲,一个自以为聪明的愚人是多么可悲呀?

  我从步入邪教“法轮功”以来,不同时期出现的迷惑,及“学而不思则罔”造成的恶果无法估量,上当受骗后走向犯罪成了不可饶恕的一名罪犯。国家政府及各级领导干部对我们这些痴迷于“法轮功”的顽固分子非但没有歧视,却以一个伟大母亲的博大胸怀关爱着每一个被妖言盎惑下迷失自我走向对抗政府的愚昧之人,以极大的耐心为我们医治心灵的扭曲,盼望和等待我们能赶快醒悟,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回到亲人的身边。

  自从来到郑州监狱后,监狱的各级干部每时每刻都在为我们这些思想较顽固的痴迷“法轮功”很深的人作出巨大付出,尤其是九监区的领导、干警们对我们做大量耐心细致的工作,对我的每一小点儿进步都给予很大的鼓励,针对每个人都要做认真细致的分析,对症下药,使我们提高认识,深入反思。他们废寝忘食,把工作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更谈不上顾家了。他们的敬业精神,和为了帮走向迷途的儿子找回他们的良知,而忠实、勤奋、任劳任怨、不辞辛苦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默默地奉献着。从他们身上充分地体现出我们党和政府的宏大无量的慈悲,使我深感这再造之德。

  回想起从““1·23”事件发生以来,每到一处的各级政府干部不都是如此吗?这充分体现了祖国母亲没有歧视和忘记这个迷途的儿子,更多的是关爱、教导和耐心的等待,此时我内心想说一句:母亲我回来了,永不分离。

  最后我想再给现在仍未醒悟的“法轮功”修炼者说几句话。气功古已有之,是中国传统文化、甚至人类传统文化中有价值的部分,运用得当,可以起到强身健体、修心养性的积极作用。至于练气功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特异现象,如看到什么了,听到什么了,触觉到什么了,统统为幻觉,不能去执著它,如果过分去执著后,误认是真的,就很容易把练功带入一个丧失自我思想和理智、脱离实际生活的状态。释迦牟尼就此一再向他的弟子强调,这些东西,统统视为魔幻。而李洪志一面借释迦牟尼的话为自己脸上贴金,一面则为弟子们圆梦,什么天上的鸟也是神等等。不练气功的人一般是不会出现的,当出现了这种状态后,往往都不能正确认识它,李洪志就是利用大部分练功缺乏这方面的知识,想得到一个好身体的朴素思想,使人们在他末世论的妖言惑众下步入“法轮功”。面对众多的习练者,他大量的敛财使得他的贪婪之心越发膨胀而不能自制,所以炮制出一个个弥天大谎来妖言惑众,致使他的广大弟子像蚕一样作茧自缚起来。我就是其中的一个愚昧透顶之人,他用所谓讲法和像雪片一样的网上经文,让弟子走出来直到现在还让弟子们走出来闹事。我就是听了他的话才走到了天安门广场,以自焚这种极端的形式去捍卫他的“大法”,成了千古罪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用43种语言向全世界发布了这一惨案后,在海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世界各地纷纷来信痛斥邪教“法轮功”。李洪志之流为了推托罪责却发表声明,不敢大胆承认我们是他的弟子,这样还没能使我清醒,思想仍在顽固的固守之中。由此看来,我们这些他所谓的弟子只不过是他手中的牌而已,任他玩耍,我们却给伟大祖国母亲脸上抹了黑,造成了政治及各个方面巨大的不可挽回的损失,成了千古罪人,此时深感内疚和自责,抱憾终生。(待续)
(责任编辑:江南)
近期热点
又一个“气功大师”被抓!称喝尿治癌、拍手防新冠,让人家破人亡...
又一个“气功大师”被抓!称喝尿治癌、拍手防新冠,让人家破人亡...
​6月21日,黑龙江一名年仅25岁男子李某去世,去世的原因竟然是听信所谓“气功大师”的“停食疗法”。
广西岑溪市集中开展反邪教宣传活动
广西岑溪市集中开展反邪教宣传活动
为有效防范抵制邪教,倡导群众健康生活,强化群众对邪教危害的认识,推进反邪教宣传警示教育工作,提升岑溪市辖区的反邪教能力...
与家人断绝联系、被迫嫁给陌生人还生下2个孩子…女子:这15年就是一场悲剧!
与家人断绝联系、被迫嫁给陌生人还生下2个孩子…女子:这15年就是一场悲剧!
“看着体育馆里的人山人海,我感到头晕目眩。我面前站着30000对夫妻,他们都准备听从教主的安排,举行婚礼,我就是其中之一。...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