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邪教:精神控制 命丧“天国”

来源:央视网
时间:2018年01月10日 17:08
下载

 

    焦点访谈“天安门自焚”系列报道|邪教:精神控制 命丧“天国”(2001年03月01日)
 
  新世纪第一个除夕,在李洪志“放下生死”、“升天”、“圆满”妖言蛊惑下,几名“法轮功”痴迷者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自焚事件。公安机关初步查明,这起自焚事件完全是李洪志对“法轮功”痴迷者进行蛊惑、唆使和直接精神控制的结果,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罪恶活动。
  2月28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以《精神控制命丧“天国”》为题揭开了法轮功痴迷者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内幕,以下为节目内容全文:
  主持人(柏杨):大家好,欢迎收看《焦点访谈》,1月23号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几名法轮功痴迷者的自焚事件,曾经引起了世人的震惊,现在已经初步查清这起事件的直接组织者是刘云芳、王进东和薛红军,其中刘云芳和薛红军在2月24号经检察机关批准,被依法逮捕,王进东仍在医疗治疗,那么这个事件是怎么引发的,这些法轮功的痴迷者为什么要采取自焚的方式,为什么选择在除夕之夜,又是如何筹划的?他们提前到北京又做了些什么?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如何对法轮功人员实行精神控制的,不久前我们的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解说:2001年的1月23日下午,在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一起自焚事件,其中一人当场死亡,4人烧伤,与此同时,还有两人在准备自焚时,被执行民警发现后及时制止。据调查,在自焚的5人中,有两对母女,她们是郝惠君和她19岁的女儿陈果,刘春玲和她12岁的女儿刘思影,另一个叫王进东,自焚未遂者叫刘葆荣和刘云芳,其中刘云芳在天安门广场最后一个被执行民警发现,当时他还没有自焚的行动,他为什么没敢做呢?
  刘云芳:为啥没有叫我做成这个事,可能老师就留下我这个嘴,没有这个嘴,可能目前咱们两个人也坐不到一块儿。
  解说:刘云芳和王进东、薛红军在几年前因修炼法轮功相识,开封市的一些法轮功人员称刘云芳是李洪志的大弟子。刘云芳原来在开封市的一家油漆店打工,一天刘云芳突然提出要到天安门广场自焚。
  刘云芳:我值班的时候,正在修法的时候,出现状态了,那就是元神到北京了,到北京的话,那就是到了广场,那就是我往身上浇点儿汽油,喝点儿汽油,就是把自己焚了。
  解说:那为什么是自焚的方式呢?
  刘云芳:原来是练功时候,净化身体,师父说要达到两个极,那就是你跟这个天体融得是天衣无缝,那就是两个极都和你身体挨住了,所以他悟到啥,他悟到宇宙是我,我就是宇宙,可是这我字是私,必须得修掉它,本原的火,把人的我字烧掉了,私也烧掉了。
  记者:去掉以后能怎么样呢?
  刘云芳:去掉以后,就进入另外一种天地里边了。
  记者:你觉得是谁让你上了这样一个层次,悟到了这样一个境界的呢?
  刘云芳:那就是你学法的时候,谁能带你,除了师傅能带你,是不是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解说:法轮功邪教组织,要求每一个法轮功人员必须反复阅读李洪志的《转法轮》及其经文,而在《转法轮》和经文中充满了一些含糊不清,和缺乏逻辑关系的概念,以及虚幻景象的描述。当一个人注意力高度集中,并非常专注时,就有可能产生某种特殊的心理体验,而这种心理暗示和诱导的方法,对改变人的意识状态所起的作用,已经被临床心理学实验所证实,李洪志就是通过最初的报告会,集体练功,到个人反复阅读,对法轮人员实行有目的、长期的、系统的心理暗示和诱导。使法轮功人员进入痴迷状态,产生并追求这种特殊的心理体验,并信以为真,而李洪志对这种体验不断的给予肯定,这正是所有邪教组织对他们的痴迷者实行精神控制的最重要和最基本的一种手段。
  刘云芳:师父每一次来经文,我们都是几十遍几十遍学,每一个字每一个字学,学的话就是悟它的内涵,一层一层不一样,看一遍都不一样。
  解说:法轮功痴迷者这种所谓悟的过程,就是李洪志暗示、诱导和控制的过程,刘云芳将自己从《转法轮》中悟到的东西,告诉了和他一起修炼法轮功的薛红军和王进东。
  薛红军:当时刘云芳和我商量,让找几个修得不错的在一起切磋切磋,怎么样一个情况,那个意思也想让别人提高提高。
  王进东:人家老刘修得好,修得高,他出现这个状态,就是他的境界,他的层次境界,达到了有那么高。
  解说:他们聚集了平时经常在一起切磋功法的人来到王进东工作的画店,这个画店是他们经常聚会的地方。
  刘云芳:你修炼的状态,你修炼的东西,都是大法的,不是你自己悟到什么,都成了你自己的东西了,应该说出去,因为同修他们都在升华中。
  记者:这是谁提倡的呢?
  刘云芳:因为现在这个学法练功,师父说有切磋。
  解说:这种聚会使他们彼此的特殊心理体验能够得到认同和强化,特别是在2000年的下半年,李洪志不断发表的经文,再次驱使他们的这种体验向高层次发展。2000年6月16日李洪志发表的经文《走向圆满》,之后胡云芳在读《转法轮》时又一次进入状态,这次他悟到了圆满的情景。
  刘云芳:那天早上上班以后,那就是我在学法,学法的话那就是,一会儿静了,入静了,静了都坐那儿,入定了,那就进入状态了。
  解说:他体验到自己在临死的一瞬间,大法到了人间。
  刘云方:大法到了人间,到了人间的话,那就是我身上开始发光,人那面瞬间没有了,那就是上边的天门大开,下了很多,层层层层的觉者,我不说佛,我说觉者,每一个觉者的话,他的伟大形象是光焰无际,那么多觉者,那都是不可想象的东西,大法到人间,瞬间的话,人间就全无了。
  解说:刘云芳将他体验到的情景告诉了王进东,王进东让他女儿王娟记录下来,印刷成宣传品,在法轮功人员中广为传播。在这篇文章的落款上“弟子”两个字写得很大。
  记者:那你当时看到那篇东西,你当时认可吗?
  刘葆荣:我觉得是另外空间的事,我也相信。
  王娟:我深信不疑,有圆满那一天,我才这样修。
  刘云方:一般的是师父是说,短短的几年修炼成的话,各个都是非常非常实修自己,那就是很短的话,要抓紧时间修炼。
  解说:李洪志在书和经文中暗示他的痴迷者,只要按他的方法修炼,很快就能在天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在法轮功人员互相切磋功法的过程中,王进东也悟到了。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是最高的正法的形式。
  王进东:大概就是八九月份。
  记者:九月份的时候?
  王进东:可能是。记者:是在什么状态下悟出来的呢?
  王进东:是《去掉最后的执著》以后,这个经文以后,就是《去掉最后的执著》这一经文当中受到启发。
  解说:这篇《去掉最后的执著》,在法轮功人员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李洪志在这篇经文中强调,要放下生死。
  王进东:根据师父的经文,师父讲过,及时修炼,最终的修炼其实是放下生死,就是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当时用这种形式,悟出这个理的不是我一个人,小郝,有一个小郝,小郝也悟出,她也和老刘在那儿谈。
  郝惠君:因为师父说的每一句,都是法,他说的都是,我们照着他的去做,就一毫一厘都不会差的。
  解说:就这样,李洪志通过《转法轮》和不断发出的经文,将法轮功的痴迷者牢牢的控制在手里,并逐渐诱导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他设下的陷井,确定了自焚的方式和地点后,2001年11月初,王进东和刘云芳先到天安门广场为自焚做准备工作。
  记者:《转法轮》里边不是还说过,不杀生吗?
  刘云芳:不杀生,这个杀生有杀生的更高境界,低层次来说,修炼人业太大,你就不能杀生,但是你要把这个杀生的概念去掉了,去掉无漏就不叫杀生,顶上高级生命没有这个概念,没有杀生的概念。
  解说:2000年年末,李洪志在美国公开露面,先后发表了两次讲话,在2001年的1月1日李洪志又发表经文《忍无可忍》,在这篇经文中他鼓动法轮功人员要舍弃一切,这些经文坚定了刘云芳等人准备自焚的信念。
  记者:你们为什么要选择在除夕这一天呢?
  刘云芳:传说那个夕那就是给人类造成很多很多灾害,水灾地震什么什么东西,这个年,把这个夕除掉了,所以我们就把肉体,肉体是个邪恶的东西,邪恶的东西办坏事什么都是肉体干的,那就是把它用年这个火把肉体烧掉,就完成这个事了。
  解说:2001年的1月16日晚,他们在开封火车站集合,薛红军到火车站送了他们。
  薛红军:我说刘大姐,我说天上见啊。刘葆荣就说,啊,天上见,天上见。
  刘葆荣:修成了那不就是天上见吗,我是这样想的。
  解说:当晚刘云芳等一行六人,乘坐郑州开往北京的1488次列车,于1月17日凌晨5时到了北京西客站,再乘坐387路公共汽车到中央音乐学院,陈果就在那里等候。随后陈果将他们带到门头沟区,一处由法轮功人员提供的住处,在17日到23日这几天中,他们一方面和北京的法轮人员会面,另一方面开始做自焚的准备工作。王进东提出用装画轴的塑料袋装汽油,由于王进东对北京比较熟悉,1月18日他带刘云芳来到宣武区的天畅轩画店。
  北京市宣武区天畅轩画店工作人员:当时进来一个人,他过来以后就说买个塑料袋,后来我们说没有什么塑料袋,他说没有塑料袋,我想装画,因为说装画,我说可能行,我说我们有那种防潮塑料袋,后来我就给他拿出这个看了,我说你看这个行吗?他说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解说:王进东花了30元买了45米这样的塑料袋,回到住地后,先进行了灌水实验。
  刘云芳:这几个功友,女功友就弄一层,就装上水,跟那水盆里试试,一试,这一层不行,它漏,自然浸水,她说你这个根本不行,你漏这个问题,你怎么能装得住呢?后来想想,一层用三层。
  解说:他们又第二次到天畅轩画店买了40米的塑料袋,在住地附近的长虹日杂商店买了这样的4个塑料桶,并在附近的一个加油站买了40升汽油,家住石景山区的法轮功人员刘秀勤给他们提供了分装汽油的地方,他们将汽油分装成十几个塑料袋,为了不被发现,准备每个人围在腰里一根,斜挎着一根,每个人还准备了刀片,用刀片将外衣的口袋在里面割开。
  刘葆荣:弄塑料袋就把这个,围在这个腰里头,围在腰里头以后,割的时候,这个大衣兜不用再拿了,把这个兜割开,拿刀片在这儿一割,它不就好了吗,手照样抄在这里,这汽油都流下来了,流下来以后,一打火,就着了。
  记者:原来是这么想的?
  刘葆荣:觉得那种方法挺牢靠的,不会出问题。
  解说: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约定在1月23日上午10:30分到天安门广场统一行动,但是当他们在1月23日早晨8:00多来到分装汽油的地方,刘秀勤告诉他们,塑料袋漏油,他们只好再想其他办法。
  刘云芳:急得没法弄,后来王进东说,你们都别慌,都听我的,我还去买袋,重新装。快到12:00点的时候,这王进东还没来,女功友等不上了,她说不行,她说等他的话,不定什么时候再来,这时候什么事都耽误了,说原来是10点钟左右,都做这个事了,现在已经到12点了,再一会儿天就黑了,那功友说,不如用塑料瓶,雪碧的塑料桶瓶看试试中不中。
  解说:他们买了一箱雪碧,又找了两个空雪碧瓶,用个旧水壶罐了14瓶汽油,每人两瓶,这时王进东也回来了,他们约好下午14点30分在天安门广场统一行动,当他们走向天安门时,他们沉浸在李洪志给他们描述的天国世界中。在李洪志的谣言蛊惑下,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悲剧发生了,由于在天安门执勤的警车都特别装备了灭火器和灭火毯,才使他们得到了及时的救助。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他们的病情仍然很严重,由于王进东烧伤面积较少,已经做了植皮手术,目前脸部的植皮区已经全部存活。
  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副主任李迟:他们虽然有大部分的创面已经得到了修复,但是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我估计能够保证脱离生命危险,还得持续到一个到一个半月的时间。现在残留的问题,主要是以后功能的问题,因为他们都有颜面,双手的深部烧伤。
  记者:手能够保留到什么程度呢?
  李迟:这批病人整体的都是各个手指头基本都是环状干枯性的坏死,所以争取能保持到,掌指关节以近。
  记者:掌指关节是什么概念呢?
  李迟:掌指关节就是,咱们握拳这道横纹,这道横纹就是掌指关节,以近的地方。
  解说:刘思影的手再也无法抚摸这只可爱的小熊了,现在她只能用胳膊去感觉它的存在,而陈果至今自己根本无法活动。
  记者:陈果你告诉阿姨,现在你觉得怎么样,现在?
  陈果:我真后悔了。我没想到会成这样的后果。
  解说:像这样的悲剧当李洪志的《转法轮》开始传播不久,在中国就有发生。山西省的李进中和常昊迟在1999年7月4日打坐时浇汽油自焚身亡。山东省的李玉梅在1998年10月27日连草垛自焚身亡,辽宁省的刘玉凤在1997年点燃煤气罐自焚身亡。在1999年7月22日之前,中国就有5名法轮功人员自焚,有136名法轮功人员自杀,可悲的是,这一个个采取极端手段结束自己生命的人,都是自觉自愿的。他们都相信,他们追随的师父李洪志会给他们带到另一个美好的世界,这才是真正的杀人不见血,而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式是邪教组织的共同特征。更可悲的是,直到现在,在美国的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仍然做贼心虚,不承认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参与者是法轮功人员。
  薛红军:说他们不是修炼人,我就是最好的一个见证,从得大法到现在,我七年了,我和他朝夕相处,我们每天都是按照法修,按照法做人,怎么能说他们不是修炼人呢,天理不公,他们想推托这个责任是不行的!(哭)
  主持人: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通过最初的报告会和集体练功,到个人反复阅读李洪志的《转法轮》,及其经文,对法轮人员实行有目的、长期的、系统的心理暗示和诱导,使法轮人员进入一种痴迷的状态,并追求特殊的心理体验,李洪志还别有用心的驱使法轮功的痴迷者产生了特殊的心理体验,向更高的层次发展,从而使法轮功的痴迷者彻底放弃了自我,成为邪教手中的工具和木偶,以满足李洪志个人的野心。这是对一个进步社会对人的生存权利和尊严的公然挑战,我们必须要和法轮功邪教组织做坚决的斗争,同时我们奉劝法轮功的痴迷者要尽快摆脱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从痴迷的状态中醒悟出来,再也不要放弃生命,回到正常的社会和生活中来。好,感谢各位收看今天的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江南)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加拿大读者斥“法轮功”媒体造成社会分裂
加拿大读者斥“法轮功”媒体造成社会分裂
2020年11月19日,加拿大戈德里奇镇当地媒体“戈德里奇讯号星报”(Goderichsignalstar.com)发表一篇读者来信,读者L.M.麦克休...
安徽徽州区: “图说反邪教” 绘无邪校园
安徽徽州区: “图说反邪教” 绘无邪校园
​11月11日,安徽省黄山市徽州区政法委、教育局联合在岩寺镇中心校举行全区中小学生“图说反邪教”比赛颁奖仪式及暨2020年冬季...
敛财是邪教的一大特征
敛财是邪教的一大特征
美国邪教“科学教派”的邪教主L •罗恩•哈伯德曾说过:“宗教是一种最赚钱的方式,一本万利”。他这里所说的“宗教”应该是邪...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