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一个“法轮功”自焚者的自述(下)

来源:央视网
时间:2018年01月16日 17:15
下载

焦点访谈“天安门自焚”系列报道|一个“法轮功”自焚者的自述(下)(2002年05月20日)
 
  主持人(敬一丹):昨天的《焦点访谈》播出了一个“法轮功”自焚者的叙述的上集,叙述王进东是怎么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一个“法轮功”的痴迷者。而正是王进东对“法轮功”的痴迷,使他最后走上了自焚的道路。

  2000年的12月20日,王进东回到开封后,和刘云芳、薛红军等“法轮功”痴迷者接触地更频繁了。他们开始筹划到天安门广场自焚的事情。

  天安门自焚事件参与者王进东:我想这个东西,你自己身上人的东西必须你自己去消。具体自己思想深处,我认为我人的东西很多,自我修炼,确实难以做到去掉人的执着,难以做到。那么这种形式最后一次、最大的痛苦和承受,我想,最后人的东西也就去掉了。

  在李洪志精神的控制下,王进东认为,自己修炼到现在,人的一切已经放得差不多了,只有感情很难去掉,必须采取一种形式把情去掉。

  王进东:就是到最后走的形式,但是要求走的修炼的人,那绝对是纯净的。剩余的这一点怎么办?要走了,师父有办法。在那一瞬间,虹化的一瞬间,一道光走了,最后他那一闪,实际上是在人间走之前的最后一次承受。在别人看来,是辉煌的,是壮观的,实际上他本身也是最后一次承受,就圆满了。

  刘云芳(男 57岁 河南省开封市无梁庙街5号居民)在这之前已经悟到了,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是圆满的最高形式。他们将各自从李洪志的经文中悟到了这些道理互相交流,得到了郝惠君母女、刘春玲母女和刘葆荣的响应。王进东等人决定用到天安门广场自焚这种形式来实现最后的圆满。2001年春节前夕,当时王进东的妻子何海华和女儿王娟因到天安门滋事,被公安机关拘留。王进东跟他母亲告别之后,就离开了家。 

  王进东:我想起我母亲,想起我母亲这么大年龄了,我把她抛下了。可是,我又想我这不是人的思想吗?我怎么现在去做这个事情,现在人的情这么重?当时我从内心里也很矛盾。那就是说,我根本放不下这个情。出门以后,想了很多,想我的母亲,想我死去的爸爸。爱人、孩子、弟弟、妹妹,我在家的责任很重。但是最后,我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走的时候,我心里边就是认为这些东西都是人的东西。但是对于我来说,确实是难放。我真体会到那种难受的滋味。

  王进东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家人的深情,这本是人性中最宝贵的东西,但是对“法轮功”的痴迷却使他认为,这种情是必须要去掉的。否则就不能跟师父去天国世界,而自焚能使他去掉他内心深处最后的感情。在做了充分的准备后,2001年1月23日的下午,他和刘云芳等七人一起到了天安门广场。

  王进东:那时候我就把这个饮料瓶子藏在毛衣里面,用胶带绑着。我就隔着毛衣把它划烂了。完了,这边拿(刀片)再把它划烂了。划烂了以后,我就拿打火机放在下面,打着了。打着以后,瞬间火就把我淹没了,只听见耳边“呼呼”地响,声音很大,“呼呼”地响,好像刮风一样。当时就是有几秒钟感觉缺氧,呼吸透不过气来,我想烧不死也该闷死了,我就这样想。这个时候,就开始救火,警察拿东西把我按倒了,按倒以后,我当时我很急,我用脚把给我扑火的警察蹬到一边了,我又坐起来了,他又扑,扑倒两次,我蹬到一边两次。确实那一会儿,我没有再想,想求生的那种思想,就坐起来。这个时候,灭火器拿来了,对着我一喷,我心里想,糟了,这一下完了。

  民警将王进东身上的火及时扑灭,并将他送往北京市医院抢救。当时,被烧伤的王进东并不后悔。

  当时(2001年1月26日)记者采访王进东:你觉得你修成了吗?

  王进东:修成修不成,还有最后的考验。

  记者:还有最后的考验,这谁说了算?

  王进东:师父。

  记者:师父说了算。

  记者再次采访了现在的王进东。

  记者:自焚以后,怎么反而会更加相信呢?

  王进东:就是点着以后,不能说是疼,连热的感觉都没有。这怎么回事啊?我心里想不通。确实是这样,后来我想,这是师父法身在看护着我。

  记者:当时是李洪志在保护着你。

  王进东:是这样。当时是这样想的。结果由于这一个大火,从内心里头好像对他更加痴迷了。

  烧伤后,当王进东感到疼痛难以忍受时,他照样从“法轮功”理论中找到了解释。

  王进东:当时我认为这个痛苦,好像没让我死,可能不该我死,也可能就是还得承受,承受因为你身上的业力太大了,你一死,一走了之那不行,还得在这儿受。我想可能是这样。受就受吧。

  王进东自焚时,他的妻子何海华和女儿王娟因到天安门广场滋事,被开封公安局依法拘留。当记者在拘留所采访她们时,她们才听到王进东自焚了。但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她们并不吃惊。

  当时(2001年1月26日)记者采访王进东妻子何海华,何海华说最高的境界就是圆满。

  记者:你觉得王进东有没有达到这个圆满,通过他这次行动?

  何海华:应该是圆满。

  当时记者问王进东的女儿王娟:你不为你父亲的生命担心吗?比如说他可能烧伤非常严重,有生命的危险?

  王娟:这个我不会担心。

  记者:为什么?

  王娟:他是大法弟子。大法造就了一切,没有大法什么都没有。

  记者采访现在的王娟。

  记者:为什么会这么说?

  王娟:那时候不是按照常人的理去说这种事情。因为那时候我是修炼人,我爸他也是修炼人,所以他在修炼中做修炼的事是很正常的。他本身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肯定是没事的,即使他没命了,那肯定也是圆满了。

  2001年2月27日,何海华和王娟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判劳教。在劳教所里,干警以情动人,以理服人,使她们最终明白了“法轮功”所谓的“圆满”实际上是一个骗局。随着思想的转变,她们对王进东的思念之情越来越强烈。在一次记者采访她们的时候,王娟托记者带给她父亲一句话。

  王娟:就用人的感情去温暖他,其实也就这一句话,最主要的我还是很想念他,其它的不必说了。

  王进东当时正在公安医院做康复治疗。女儿的这句话深深地触动了他。

  王进东:那几天开始想,想我爱人,想我女儿。2001年4月5号这一天,北京下了一场雨,只能听见雨声,新年的第一次雨声,对我来说,心情当时怎么说呢,更加思念她们了,一夜没有睡,说了几句话:“桃花时节雨纷纷,思念亲人泪湿巾。爱妻娇女何处寻,折杀老夫箭穿心。”

  王进东抑制不住自己对亲人的思念,他发现,人的感情是不可能去掉的。

  王进东:就是说,这一执着这一放下,其它都不存在了。结果没有如愿,反而这种情,我认为这种体会比过去更加深了。

  王进东内心深处被压制的感情在复苏,同时,在所到之处,他都能感到人们对他的关心。

  王进东:从我住院到治疗到出院,一直到来到郑州监狱,我内心有一种感觉,政府对我太好了。确实是像亲人一样对待我,无微不至。

  2001年的11月,王进东被送往郑州监狱服刑。当时,王进东仍然没有对李洪志和“法轮功”产生怀疑。郑州监狱针对王进东的情况,成立一个专门的帮教小组。先从认罪服法的角度开展工作,使他认识到,无论自己出于什么目的,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正是王进东一直固守的“法轮功”式的思维方式有了突破,2001年12月20日,当王进东看了“法轮功”人员制造的又一起杀人案后,他才对李洪志有了怀疑。

  王进东:傅怡彬这样的人,在采访当中,这些市民邻居都说他过去是一个很好的人,他为什么通过修炼以后,会是这个样子?我当时还没有意识到我是怎么怎么的,我都还疑惑着,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走到这一步上?谁来负这个责任?后来我一想,有这么多的案例,这么多的惨案发生,师父为什么不管呢?你下经文,你曾经说过下经文目的就是指导修炼,指导修炼中出现的问题,做以引证,这个你为什么不管呢?谁为这个去负责任?我脑子里开始想,师父你慈悲,难道就是这样对你的弟子慈悲吗?你爱自己的弟子,胜过弟子爱自己,难道你就是这样珍惜你的弟子吗?这一连串的疑问,结果我把它写下来,写到最后,我就想,想我自己,想起来刘春玲、刘思影、郝惠君和陈果,真是一个大骗局。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我是受骗的,这个感觉,我确实心里面是很痛苦的。

  2001年12月25日,王进东在自己的笔记本里写下了这样的话——

  “师父啊,如果你的修炼是这样的形式去圆满的话,弟子我情愿放弃你这种圆满,天啊,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王进东对李洪志由怀疑到最后的否认,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因为否认了李洪志和“法轮功”,也就否认了自己这几年所走过的路。

  王进东:一开始确实也很痛苦,认为自己受骗上当了。慢慢地,越来越觉悟着和李洪志的一开始有一种感情,慢慢远了。远了以后,到最后产生了一种恨,产生了一种恨。所以说,到最后,我认为自己过去还是很聪明,很自美,其实是一个大傻瓜。

  主持人:最近,王进东在监狱里,用几万字写下了自己在自焚前后的经历,题目是《愚昧·死亡·新生》,而这个标题正是他这段人生经历的真实写照。王进东在“法轮功”的诱惑下,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个“法轮功”的痴迷者,在邪教的蛊惑下,他最终走向了自焚的道路,他的生命经历证明了:走上邪教的道路就意味着走向毁灭。
(责任编辑:江南)
近期热点
印媒:令人恐惧的“全能神”邪教
印媒:令人恐惧的“全能神”邪教
“全能神”邪教正在印度东北部蔓延,引发当地基督教浸信会教会关注。
原来思政课可以这样上    反邪教可以这样讲
原来思政课可以这样上 反邪教可以这样讲
2020年9月19日,由河南省郑州市教育局、郑州市反邪教协会主办,郑州地方高校反邪教协会联盟、郑州工业应用技术学院反邪教协会...
远离邪教 记牢“五谨防”和“三妙招”
远离邪教 记牢“五谨防”和“三妙招”
邪教组织视生命如草芥,视法律为无物,已成为当今社会的一大公害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面临的一大现实威胁。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