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兴冲:我为何出席国际人权会议

陆兴冲在国际人权会议上控诉法轮功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8年04月23日 15:47
下载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凯风网本期节目。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新闻媒体的不断曝光,法轮功的丑恶面目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清和识破。特别是有一些深受其害的当事人站出来现身说法,更让我们大家明辨是非多了一分根据。今天,我们请到了一位嘉宾,来自江苏省启东市的陆兴冲先生。陆先生,你好!

  我们以前在电视上曾看到您妻子迷恋法轮功的情况,她是什么时候开始迷上法轮功的?

  【陆兴冲】她是1995年10月某一天,在公园晨练时被人拉入的。

  【主持人】我听说您爱人好像是一个性格挺开朗的人,有一手很好的裁缝手艺,在当地都小有名气,是吗?

  【陆兴冲】是的,但由于有神经性头痛,提早从服装厂办了病退手续。后来在家没什么事,还是零星给人加工服装,由于信誉不错,有点应接不暇,由于身体原因而婉拒了不少客户。

  【主持人】那她为什么会迷信上了法轮功呢?

  【陆兴冲】一开始就是因为她有头疼病、颈椎炎,后来在公园里碰到那些练法轮功的人向她介绍练法轮功好,我们想既然好,能“祛病保健”,那就练练吧。

  【主持人】您印象中她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变化的?

  【陆兴冲】1997年的6、7月份。她说快抓紧练,时间不多了,说2000年地球要毁灭了。李洪志说,地球原来已经毁灭过51次,现在又到了爆发时期,这个时期就是2000年。到1997年的10月份,她逐渐出现了幻想、幻觉的情况。有一天早晨她一起来就跟我说,她上一辈子是男的,开车压死两个人,现在要来向她讨债了,必须加紧修练才能解脱。我当即向她指出:你说的那些地方根本不存在,这是没有的事。可她哪能听得进去。


  【主持人】听说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和中午休息的这一点时间,其它时间就全用来练功了?

  【陆兴冲】全用上了。早上三、四点钟起床,有时候晚上八点多钟回家后还要练一遍。1997年,她越来越痴迷,病也越来越严重,她很多次说头疼得不行。当我要问她的时候,她就把自己关到房间去了,继续练她的法轮功,捧着《转法轮》,有时还手舞足蹈。即使在吃饭或干别的事时,也开着录音机,播放李洪志的“讲法”。总之,只要一睁开眼,家里就是法轮功的氛围。我也感到实在不耐烦了,说她也没有用,只好两人各住一间房间。

  【主持人】最后这个悲剧是怎么发生的?

  【陆兴冲】那是1998年1月23日,我下班到家时,她正跟她一个妹妹(也是法轮功习练者)在房间里练功。我就到她母亲(也是法轮功习练者)那里去,跟她母亲说:“以后晚上你们练完后,让她不要回家了,就住在你那里,反正天不亮就又要走。”说完后,我就在她弟弟家吃了晚饭,大约在八点左右回家。到家一看,大门开着,她倒在卫生间地上的血泊里,我赶紧叫了家人送她去医院,已无法挽回了。后来在她的衣服里找到了她割颈自杀用的刀片,至今我还保存在家里,我要记住法轮功同我的不共戴天之仇。

  【主持人】据了解,当时你妻子的妹妹和妈妈也都练法轮功,悲剧发生后,她们有什么反应呢?

  【陆兴冲】她们对这件事情毫无悲痛之情,还说她“上天”了。

  【主持人】您妻子的逝世使您感受到了中年丧妻的悲痛,也让您从此走上了揭露法轮功的历程。

 

  【陆兴冲】她的自杀身亡,使我遭受了中年丧妻的极大打击。自她逝世后的第二个月,我痛定思痛,除了自责当初没有及时坚决地制止她,更感到对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必须有全面透彻的了解和揭露,不能让它继续害人。于是我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书信、电话联系,以至进京上访的历程,先后向二十多个中央有关部门、媒体和个人反映自己的遭遇和对法轮功的看法。

 

  在这过程中,我得到了不少部门和社会人士的支持、帮助,尤其得到了何祚庥院士的亲笔回信,使我越发坚定了与法轮功斗争到底的决心和信心。1999年春节假期后第一天,我到北京直接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并提供控诉法轮功的材料,当时的法轮功还处于十分猖狂的阶段。我的举动引起了一些法轮功分子的注意,我从北京回家后,启东、南通两地的法轮功头目,找了七、八个人两次上我家进行所谓的“交流”,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面对面较量,他们终究无法回答我的几个问题。当他们灰溜溜地走时,我还让他们找一个大的地方,叫上更多的人,我愿意一个人跟他们辩论。

  1999年4月25日,我的控诉法轮功材料,经任继愈、何祚庥、郭正谊、段启明等几位有识志士随同他们的反映材料一并交到了中央最高领导手中。随之不久,中央电视台等单位前来对我进行了采访。7月22日,中央宣布法轮功为邪教组织的当天,应中央电视台的邀请,我赶往北京参加“实话实说”栏目揭露法轮功节目的录制,成为全国性媒体上公开谴责、揭批法轮功的第一人。

  【主持人】2000年,您到日内瓦参加了联合国第五十六届人权大会。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您怎么想到要参加这次会议?和您一同去的都有哪些人?

  【陆兴冲】随着斗争的展开,国内对法轮功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李洪志已逃往美国,纠集一些人继续干着反社会、反人类的勾当,继续指挥国内的一些痴迷分子进行非法活动,而且得到了境外一些反华势力的庇护,使得这场斗争带有了国际性。为了更广泛地让世人知道它(法轮功)的危害,不让它更大范围祸害善良的人,保护民众最基本的生命权,我作为中国人权研究会的成员,和外交部及全国妇联、残联等单位的同志一起作为中国代表团的成员前往瑞士日内瓦参加联合国第五十六届人权大会。

  【主持人】在人权大会上您是怎么说的?

  【陆兴冲】2000年3月,在第五十六届人权在大会上,美国再次发表《中国人权报告》,对中国处理法轮功问题进行歪曲和污蔑。作为受害者家属,我非常愤慨,我认为应该借这个场合讲述我的痛苦和真相。当天,会议的议题是讨论妇女问题。作为中国人权研究会代表,终于轮到我发言时,尽管有些胆怯,但当我报出“我就是‘法轮功’受害者的家属”时,顿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在这个世界最高级别的人权大会上,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声讨万恶的法轮功!

 

  本来有些嘈杂的会议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看到,随着控诉的深入,会场上好多不同肤色的人们惊讶地张大了嘴。我一字一顿继续说道:“妻子听信李洪志地球很快就要毁灭的邪说,抓紧‘修炼’,以求‘上天’。她虽然遭受病痛的折磨,但却不敢就医服药,终于心力交瘁,精神崩溃。”说到这里,我展示了妻子去世后在她衣兜里发现的一直不敢服用的药。“1998年1月23日傍晚,她趁我外出,在卫生间割颈自杀身亡。我的儿女失去了他们亲爱的母亲,我失去了相依为伴的爱妻。”说到伤心处,我强忍悲痛哽咽着取出妻子生前的照片和当年的全家福,展示给与会者,全场顿时一片惊呼声。

 

  我又指出在中国,由于受法轮功毒害,己有1000多人或自杀、或有病拒绝就医延误治疗而死亡,还有许多人因痴迷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这些法轮功受害者中有相当多的是妇女。邪教对妇女的生命权、健康权和其他权利构成了现实的威胁,法轮功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同时,我还呼吁国际社会对遭受邪教侵害的妇女予以特别关注。另外,我还在发言中对个别所谓非政府组织的代表无视法轮功侵犯人权的事实,以编造的谎言进行颠倒是非的煽动表示气愤,对美国利用法轮功问题攻击中国的做法表示强烈愤慨。

  【主持人】你发言之后会场的反映怎样?

  【陆兴冲】我讲的都是事实,这些都是我家庭惨痛的经历,所以我发言的时候,本来有些嘈杂的会议大厅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发言一结束,立即有不少与会者围上去同我交谈,对我表示同情。我想,在事实面前,大家不会再被蒙骗,法轮功才是践踏人权、破坏家庭幸福的邪教。

  【主持人】您当时有理有据的精彩发言,肯定给法轮功叫嚣者当头一棒。请您再讲讲当时法轮功组织又有怎样的反应?

  【陆兴冲】当时有个法轮功分子就站在发言席不远处,表露出一种丧气无奈的神情,悻悻地走了。在会场外,日内瓦的大椅子广场,他们花钱雇用了一些人拉横幅、竖标语,但都只是他们自己的一些人,(除此)无人上前。而当我们代表团负责人出会场时,他们(法轮功分子)又纠集了“藏独”分子等进行搔扰、阻拦,被保安驱赶。

 

   我从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回家后不久,就收到一封匿名的恐吓信,后经有关部门查实,该顽固分子也受到了应有的处罚,但这些都不能吓倒我,反而更激励我产生同法轮功斗争到底的决心。

  【主持人】听说之后,您一直以志愿者身份义务投身到反邪教宣传中?

  【陆兴冲】1999年11月我成为中国反邪教协会的第一批会员,并被推举为理事。2003年,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我发起成立了江苏省第一家反邪教协会,并在2005年成为中国反邪教协会表彰的唯一一个县级先进集体。我还积极参与到宣传教育、交流研讨等活动。

  【主持人】今天,我们在这里再次谈到了法轮功,也请到了受害者的家属。通过他的叙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道理:我们有很多办法让自己的生活幸福起来,让自己的生活美满起来,最基本的一条就是相信科学!千万不要相信迷信!(2013年录制)

(责任编辑:江南)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居然打“邪教牌”,美“史上最差国务卿”发射一颗“臭弹”
居然打“邪教牌”,美“史上最差国务卿”发射一颗“臭弹”
美国时间7月20日,美国国务院网站(U.S. department of state)发布了一篇署名国务卿蓬佩奥的公开“声明”。
广西兴宾区:“点线面结合”构建反邪教宣传格局 动态
广西兴宾区:“点线面结合”构建反邪教宣传格局 动态
近年来,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反邪教工作,坚持“点线面结合”,构建反邪教宣传工作新格局。
著名记者推介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揭批“法轮功”节目
著名记者推介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揭批“法轮功”节目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