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与“大师”作对的女人(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Anke Richter 桑梓(译)
时间:2020年02月14日 08:49
下载

  核心提示:碧·斯科菲尔德(Be Scofield)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美国女性,她专门研究披着“灵性”外衣,实则对信徒实施虐待侵害的邪教“大师”,并以公开揭发他们的真实面目为己任。为此,她通过整合各种信源、卧底邪教搜集事实;她受到各种威胁,被迫四处游击;她无所畏惧,撰写文章,勇于为受侵害者发声。有人赞誉她是“大师猎人”,也有人认为她的做法伤害到了真正进行心灵疗愈和探索的人们。2019年8月3日,新西兰媒体Spinoff网站发表安克·瑞克特(Anke Richter)的文章,介绍了这位独特的女性。为方便读者阅读,全文分上下两部分刊出,小标题为译者所加。  

  专门与“大师”作对的女人(上) 

  

碧·斯科菲尔德(Be Scofield)

  她也曾是邪教受害者

  其实斯科菲尔德比大多数人都了解这些灵性导师,她甚至相信灵性和占星术。“大师猎人”这个词她并不喜欢,因为“并非所有的大师都是坏人或有害”。她也曾陷入邪教般组织。

  2006年,斯科菲尔德是位于旧金山的加州整合大学(CIIS)文化人类学专业的学生。彼时她受两位教授的“咒语”所迷惑,后来这两位教授被开除了,因为他们营造一种邪教般的环境,剥削学生,使得学生身体机能严重异常。

  斯科菲尔德最终走了出来,并开始记录这段经历。那个团体解散后,她经历了严重的情绪困扰,痛苦得整夜尖叫。“我们很多人都因为被‘洗脑’受了严重的伤害。多年来,我一直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直到今天都没能摆脱。”

  尽管心中留下的伤痕难以磨灭,斯科菲尔德还是进入了一个神学院,但她并没有成为一名牧师,而是开始探索另类运动中的社会问题和虐待现象,并撰写文章。

  她说,这个经历使她熟悉那些普通公众难以注意到的微妙之处。“邪教不仅穿着奇装异服,用舌头吟唱,仅存在于遥远的地方。控制和威权主义的机制可以渗入我们最现代的‘有意识’的结构和制度之中。”

  伪造身份渗透入邪教网络

  斯科菲尔德对山达基教、统一教会这样显而易见的邪教不感兴趣,这些邪教已经被公众监督了数十年。“我正在调查一些新兴群体,他们希望围绕自己的教义建立生活社区,以获得权力。”

  2017年,斯科菲尔德偶然发现了亚利桑那州塞多纳市(Sedona)的本迪尼奥·马萨罗(Bentinho Massaro),又名“科技兄弟大师”(Tech Bro Guru)。塞多纳是一个充满了通灵者、不明飞行物观察者、静修所和水晶商店的城镇。斯科菲尔德说:“马萨罗的信徒无处不在。他们相信他能用思想控制天气。那天晚上我用谷歌搜索了他,然后马上就发现了问题。他精明地使用初创原则来创造一个合法的、危险的、现实生活中的二十一世纪邪教。”她认为他在对人们进行洗脑,使那些人对自己大喊大叫:如果没有生活目标就应该自杀。

  为了渗透进马萨罗的网络,她使用化名沙克蒂·亨特(Shakti Hunter),说自己是一名网页设计师和营销人员。“我告诉他们,他们的电子游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邀请她去做志愿者。就在不久前,一位前工作人员透露担心马萨罗正在安排人们大规模自杀,并称之为“丰收”。

  斯科菲尔德于2017年12月在博客平台Medium上公布了她的发现,其结果是——“我从来没有受到过成千上万人如此盲目的仇恨,而他们之前从未与我交流过。”

  九天后,马萨罗的一个追随者自杀身亡。这位大师关闭了他在塞多纳的机构,带着两个女朋友逃走了。斯科菲尔德说:“他现在可能处于危机边缘。但他们宣传的影响力仍然远远出乎我的意料。”基于她的先见,Vice网站和《花花公子》很快分别发布了纪实文章。

  曝光滋生性侵的国际瑜伽学校

  斯科菲尔德表示,对那些留在邪教“废墟”中的人,她总觉得自己负有责任,阿加玛(Agama)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这是一所有名的国际瑜伽学校,位于泰国帕岸岛,在过去的15年里,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学生在这里学习。这里也是以健康和精神成长为名的性侵犯和厌女症的温床。有31名妇女指控大师斯瓦米·维韦卡南达·萨拉斯瓦蒂(Swami Vivekananda Saraswati)——原籍罗马尼亚的纳西斯·塔尔考(Narcis Tarcau),他也曾在新西兰主持培训。他属下的一些男教师同样被指控犯有强奸罪。

  在此长期学习的学生们被训练和瑜伽大师性交,他声称可以治愈她们。斯科菲尔德的曝光使斯瓦米暂时逃亡,岛上社区陷入一片混乱,国际媒体注意到了这一幕,并引起另外两名澳大利亚妇女提出强奸指控。当地警察突袭了学校,一个瑜伽馆被烧毁。阿加玛被国际瑜伽联盟开除。一部关于“强奸邪教”的六集记录片目前正在帕岸岛拍摄。

  斯科菲尔德已经建立了一个支持受害者的网站。“不仅仅那些被拉下台的人,整个社区都被他们摧毁了。即使其中一些人变得可怕,但他们仍然是洗脑和控制的受害者。”

  震动“谭崔”界

  斯科菲尔德迄今为止最令人震惊和争议最大的报告,详细说明并指控了“新谭崔”(TNT)的创始人——澳大利亚人亚历克斯·瓦特曼(Alex Vartman)如何控制在欧洲颇受欢迎的荷兰性与自我发展组织。

  斯科菲尔德的这一次抵制造成了更可怕的后果。“新谭崔”故事的曝光震动了“谭崔”界,几个小时后,斯科菲尔德突然无法登陆Medium平台,她的作品在该平台当年年底达到近100万的浏览量。

  尽管斯科菲尔德受挫,但“新谭崔”也元气大伤:他们取消了计划于2019年3月在新西兰开设的第一门课程。自2011年4月以来,新西兰就是“新谭崔”的注册所在国和“原产国”(公司编号3363513)。其第一任董事兼唯一股东瓦特曼,以合法名字桑福德·兰斯·佩雷特(Sanford Lance Perret)的身份居住在印尼巴厘岛,另一名董事则居住在美国奥马哈。

  不久前,荷兰报纸“Volkskrant”发表了一篇有关“新谭崔”的文章,其中摘引了斯科菲尔德最初对“新谭崔”的多项指控。三年前已经退居二线的瓦特曼拍了一段35分钟的视频作为回应,他打扮成一个叫“亚历克斯”的女人,否认所有指控。他还提到斯科菲尔德对他的“诽谤性”描述:“我们已经把它从Medium上删除了。”Medium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瓦特曼被指控的那些行为,最初的一个证言来自马提亚斯·施文特克(Matthias Schwenteck),他曾是这位性大师的合作老师。

  通过斯科菲尔德的调查,对四名著名的美国和澳大利亚“谭崔”治疗师的性侵犯指控越来越多。一名受害者把施虐者告上法庭,但败诉了,另一名被指控的犯罪者则下台了。

  最新的有争议的对象是穆吉(Mooji),一位受欢迎的葡萄牙灵性导师,他是斯科菲尔德目标名单上迄今为止最大的一位。

  同样,一旦穆吉的操控被揭露,他数百万美元的产业就会成为泡沫,他的信徒对此强烈反对。但这次不同的是,已有几个人在油管上讲述了他们的糟糕经历。“现在,在#MeToo的背景下,这些故事的理解方式已经发生了真正的转变。然而,受害者羞辱还在继续。” 

  *****************  

  加拿大作家马修·雷姆斯基(Matthew Remski)研究邪教动态和机构虐待,他认为,斯科菲尔德的这种“民间执法”行为,很难说对她曾经所在的特定群体会产生什么样的长期影响。“斯科菲尔德是讲述幸存者第一手故事的幸存者;一个知道哪里有烟哪里就有火的人;她知道创伤只有被揭开才会被人相信确实存在。每一个被确定的事实都是从直觉开始的,而她的直觉总是指向事实。”

  很快,斯科菲尔德将再次搬家,并着手写她的第一本书。这是一种游牧式的生活。她单身,资产几乎为零;她住在车里,在后座上写作;睡觉时,为了保持车内温度,发动机要运转一整夜。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她在南加州的约书亚树沙漠中完成了奥卡斯岛的故事。不过斯科菲尔德有一个好莱坞经纪人,人们对本迪尼奥·马萨罗的电影故事很感兴趣,还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无偿帮助她对抗诉讼。沙克蒂·亨特可能尚不需要保镖,但她也许需要一个新的化名。

    

  原文网址: 

  https://thespinoff.co.nz/society/03-08-2019/meet-guru-hunter-be-scofield-scourge-of-cult-leaders-around-the-world/ 

(责任编辑:力枫)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加拿大媒体因一篇报道遭“法轮功”人员纠缠
加拿大媒体因一篇报道遭“法轮功”人员纠缠
甘肃高台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动
甘肃高台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动
甘肃省高台县城关镇机关支部结合9月份“主题党日”活动,组织全体党员干部深入高台县反邪教警示教育基地、科技馆开展了一场“...
远离邪教 记牢“五谨防”和“三妙招”
远离邪教 记牢“五谨防”和“三妙招”
邪教组织视生命如草芥,视法律为无物,已成为当今社会的一大公害和人民群众安居乐业面临的一大现实威胁。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