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邪教“生力军”十余年挽救数百受害者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20年09月22日 14:26
下载

bda5b4c7ffde46a3952a1833da8536f5

省女子监狱通过原生艺术疗法,让女性邪教类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更好地调整心理状态。

065fdad8cacc443fa9a2eb89f11c9054

省女子监狱警官们在给女性邪教类服刑人员进行心理测验,以更好地评估其心理状况,以便日后“对症下药”。

在广东省监狱系统里,活跃着一群长期从事邪教类服刑人员教育挽救工作的女干警队伍,这就是省女子监狱的邪教类服刑人员专管团队,她们有个响亮的名字——红妆铁警之“清心”团队。她们当中有的经验丰富,擅长啃“硬骨头”;有的逻辑严密,擅长逐条批驳邪教“歪理邪说”;有的思维活跃,擅长和年轻服刑人员打交道。

近十几年来,她们成功帮助数百名误入邪教歧途的受害者走出迷途,其中就包括我省首例“华藏宗门”邪教服刑人员。

作为女性,照顾家庭的担子往往会更重些,但为了工作,专管团队队员们常常在小孩升学、亲人生病等家人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一头扎在监狱、无暇顾及家里。但她们始终怀着对反邪教事业的无限热忱,无怨无悔地坚守在反邪一线,成为我省教育挽救邪教类服刑人员的一支生力军。

关键词1:恒心

“只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关心她们,再坚硬的冰山也会被慢慢捂化”

省女子监狱反邪教办公室主任郑珠娥是该监狱反邪教工作业务带头人。她说,当初给团队取名“红妆铁警”,寓意是希望队员成为拥有铁一般信念、铁一般担当、铁一般意志的女警,“清心”则是希望清源正本,帮迷途者重归正途。

16年如一日,郑珠娥始终奋战在反邪一线。她至今仍记得2002年,当时她还在韶关时接手的第一名教育挽救对象白烨,此人痴迷“法轮功”,后来为求“圆满”居然选择跳楼轻生。

“当时没有任何教育挽救经验,全凭摸着石头过河。”郑珠娥回想当年的场景,依然感慨万分,“接到这项任务时也没有过多考虑,就想着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一定要把工作完成好。”

可是,事情的难度远超郑珠娥的预料:当时没有任何学习资料,自身对于邪教的知识几乎空白。手上没有利剑如何应战?于是,她凭着一股子钻劲,搜集相关的法律法规,没日没夜地研读,去书店购买《祸国殃民“法轮功”》等专业书籍,为教育白烨做准备。

尽管做了准备,但与白烨的第一次接触,还是让郑珠娥内心倍感震撼。

“你当时为什么要跳楼?你不怕死吗?”“师父(指李洪志)的法身会保护我们的,我们跳下去后会从树叶上飘走……”郑珠娥说,虽然过去十多年,她仍清楚地记得白烨对邪教痴迷之深,邪教对白烨的毒害之重,这也坚定了她从事反邪工作的信念。

白烨因跳楼后腰部骨折留下了后遗症,郑珠娥对此十分关心,每学习一段时间,就提醒她起身活动,还陪她一起健身。在她的不懈努力下,白烨不到3个月就放弃了沉迷6年的“法轮功”。

在任省女子监狱反邪办副主任的8年时间里,郑珠娥对每一名邪教人员都会亲自谈话。这些年,她成功教育挽救了上百名邪教痴迷人员。“这些人受邪教蛊惑往往很深,所以很难接近,但我相信,只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关心她们,再坚硬的冰山也会被我们慢慢捂化。”郑珠娥说。

2012年,郑珠娥调整至监狱心理矫治办公室工作。“当时觉得,终于可以缓解一下,暂时告别高强度的一线工作了。”郑珠娥笑着说,但没过多久,她就接到通知:一名沉迷“法轮功”邪教长达18年的顽固分子丁虹的思想一直未能转变,需要她与专管警察一起直接参与教育挽救。

面对这样一个“能量巨大”的邪教痴迷人员,郑珠娥内心非常挣扎,参与监区值班的同时兼顾服刑人员心理矫治科的业务,无法想象这将如何胜任。更不巧的是,那时她丈夫身体不适,需要手术治疗。

左右思量后,郑珠娥决心拿下这块“硬骨头”。她马上进入角色,重新调整团队成员角色和分工,并将心理矫治融入到教育挽救之中。在团队共同努力下,丁虹的教育挽救工作在2个月内取得飞跃进展。“出去后我一定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丁虹刑释当日许下承诺。在日后回访中,郑珠娥欣慰地得知丁虹确实信守了诺言。

“做这个工作一样要有爱心,有恒心,有耐心。我不主张一味地说服教育,必须把心理疏导、说理教育、技能培训等结合起来,让她们在转变思想的同时重拾对生活的信心,这样才能和邪教彻底划清界限,真正融入社会。”郑珠娥说。

关键词2:真心

“真正用爱心、耐心去读懂对方,从而帮助她们从邪教泥潭中走出来”

从事邪教类服刑人员教育挽救工作近20年的于云霞,是“清心”团队的成员之一,也是我省邪教类罪犯教育挽救工作的知名专家。她说,教育改造服刑人员难,教育改造女性服刑人员更难,教育挽救女性邪教类服刑人员更是难上加难。

如在此前,团队接手了一个名叫柳芳的“法轮功”邪教痴迷者。服刑期间,柳芳多次绝食,最长一次绝食达3个月,体重掉到了37公斤。团队组织医疗小组全天候检查柳芳的身体状况,并邀请社会帮教团体,历时6个月成功将其挽救回来。后来,柳芳恢复健康,体重增至45公斤。

“这些邪教类服刑人员,一般都痴迷时间较长、痴迷程度较深,在教育挽救过程中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硬对抗或软对抗。她们有的公然挑衅,有的则用不说话、不睡觉甚至是绝食、自伤自残等极端行为来对抗。而且由于女性在家庭中发挥着特殊作用,往往一人涉邪,全家遭殃,因此对她们的教育挽救再难也要坚持。”于云霞说,作为专管警察,一方面要确保监管安全,保障服刑人员生命权、健康权等权益,同时也要想方设法开展工作,帮助她们认清邪教本质和危害。

“她们当前的身份虽然是罪犯,但同时也是受害者,我们要做的是先要‘读心’,然后再‘救心’,真正用爱心、耐心去读懂对方,从而帮助她们从邪教的泥潭中走出来。术,是第二位的,是辅助的,只有攻心,才是第一位的。”于云霞说。

“于警官,写信来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男朋友现在也不再练‘法轮功’了,我们马上要结婚了……”这封信来自曾痴迷邪教的大学生云朵。10多年来,于云霞收到的这类来信差不多塞满了两个抽屉。

“我们这工作,说到底就是以真心换真心,然后牵着她们的手,一步步把她们从邪教的圈套中带出来。工作虽然很苦很累,而且经常顾不上家,但看到她们一个个变好,回归正常的生活,我们就心满意足了。”于云霞说。

关键词3:专心

“仅有热情和干劲是不够的,必须不断学习、不断总结提升”

教育挽救邪教类服刑人员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除了对这项事业要始终有恒心、对她们付出真心,还需要干警们始终保持定力,潜心钻研各种知识。

“做好这项工作,仅有热情和干劲是不够的,必须不断学习、不断总结提升。”郑珠娥说,在接触数百例“法轮功”邪教痴迷人员真实案例后,她将“法轮功”邪教痴迷者分为盲目信仰型、祛病健身型、精神寄托型等不同类型,以便更好地“对症下药”。

近年来,为应对反邪教斗争的新形势,“清心”团队还以建设学习型队伍为目标,不断完善知识结构,提高专业能力。团队里,女警们大多具备一定程度的法学、社会学专业基础,90%以上具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

“清心”团队成员之一、“80后”女警徐先银,有着15年的教育挽救邪教类服刑人员的经历,因为经验丰富,年轻干警亲切地称她“徐姐”。我省第一例“主神教”和“血水圣灵”邪教服刑人员就是徐先银警官成功教育挽救的。

徐先银擅长综合运用法学、社会学、心理学、宗教学等开展工作。“邪教的歪理邪说往往是遍及各个方面的,也是不断更新变化的,因此我们不仅要熟知反邪教教育的相关知识,人文历史、自然科学等各方面知识也必不可少,必须时刻虚心学习。”徐先银说。2016年,徐先银同时监管“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类服刑人员,至今保持教育挽救人员零反复记录。

有一个“法”三代,母亲陷入“法轮功”20年,不仅将唯一的女儿带入邪教,还拉着老母亲一起练“法轮功”。当这位母亲走出邪教后,徐先银主动联系其女儿,做她的思想工作。精诚所至,女儿也答应陪妈妈帮外婆摆脱邪教。后来,这位母亲激动地说:“摆脱邪教控制后才懂得,感恩让生活充满阳光。”

勤苦的好学,专心、专注的工作精神,扎实的专业功底,使徐先银在反邪领域得心应手。而这一切,更来自她对事业的执着和忠诚。她不无自豪地说,从警20年,在专管队伍里摸爬滚打8年,追求的就是一心一意做好一件事——以人为本,救人助人,为和谐社会建设出一份力。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为使邪教刑释人员尽快融入社会,省女子监狱还积极强化职业技能培训和社会适应性教育,帮她们实现由“服刑人员”向“社会人”的过渡。如针对邪教类服刑人员多体弱多病的特点,开展保健按摩技能培训班,广受欢迎。在一次按摩技能培训班上,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咧着嘴笑道:“跟着老师学习和体验按摩技能,我的腿疾真的有好转!信‘法轮功’是没用的,科学的保健才有用!”

据悉,今年以来,省女子监狱还针对邪教类服刑人员年龄、身体状况等不同条件,探索新的管理模式,旨在为她们提供更有针对性的管理和保障。目前,以“清心”团队的前队员为班底,分别成立了“沁心”“正心”“慧心”三支队伍。

广东省北江监狱“正之队”不断把邪教中毒者从“死亡线”上拉回

这是一个特殊的团队:他们不是教师,却有着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情怀;他们不是医生,却不断地把一个个中毒的灵魂从“死亡线”上拉回;他们的职责在高墙内,却把汗水洒在祖国四方……他们是广东省北江监狱正之教育挽救团队专管警察。

面对第一批集中教育挽救的顽固的邪教类服刑人员,当时专管队伍仅有4名警察,他们连续4个多月没有休息,自学法律、历史、宗教知识,细心准备教案,精心施教引导,历经艰辛地打开了教育挽救的工作局面。

后来,依托上述班底和积累下来的经验,北江监狱成立了一支教育挽救邪教类服刑人员的专门队伍“正之队”,并逐渐发展成为我省从事反邪工作的一支精兵劲旅:团队带头人、分监区长张勇辉在12年的专管工作中先后8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副分监区长霍麟胤从事反邪教工作14年,历年来主导教育挽救邪教罪犯上百人。专管警察谢新安是年轻的“老黄牛”,经常同时负责五六个邪教类服刑人员的教育挽救巩固工作。

在见到入监8年仍旧痴迷邪教的张敏时,当时其已瘦成皮包骨,体重只有几十斤,他们仍将温热的米汤送到其嘴边,张敏终于良心感动,轻轻地喝了一口米汤,由此打开突破口;在教育挽救刘超时,他们进山区走厂矿,掌握了大批第一手资料,终于找到有利战机。在教育挽救“三进宫”的王刚时,他们三次奔波千里之外,说服王刚的亲人来监狱帮教,逐渐打开了后者的思想防线……

这些成功挽救的服刑人员刑释后,很多人积极投身反邪教公益事业,用亲身经历帮助其他痴迷者走出邪教阴影。据不完全统计,他们历年来累计协助教育挽救近百名邪教痴迷者,成为反邪教志愿者和帮教骨干。

反邪工作成功的背后,“正之队”队员个人免不了要作出一些牺牲。这些年来,面对一个个不可理喻的邪教痴迷者,他们经常无暇照顾家人,默默承受着工作、心理、家庭三重压力。每年,他们都有数十天的加班无法补休,因为经常讲课、谈话,喉咙充血、声音沙哑、感冒已是常态。

即使辛苦,他们始终保持高昂的斗志和工作热情,他们常说:“我们是抱着炸药包,守着火山口,监管社会负能量,却要树起一面旗帜,呕心沥血化腐朽为神奇的人!”

广东省四会监狱薛锐聪:攻坚2年帮“法轮功”邪教受害者重归正途

经他教育挽救刑释出狱的邪教类服刑人员中,有人成为反邪教志愿者,帮助百余名邪教痴迷者摆脱邪教控制;有人自主创业,在国家创新创业大赛中获奖;有人重新过上幸福生活,专程寄来感谢信……他叫薛锐聪,广东省四会监狱的一名邪教类服刑人员教育挽救专家。

2010年3月份,四会监狱收押一名受“法轮功”邪教组织思想毒害非常深的邪教类服刑人员刘志。入监后,刘志不仅拒绝认罪服法,还采取绝食、撞头等极端方式对抗改造,摩托车头盔都撞烂了2个。

为了能有更多时间与刘志接触,薛锐聪一上班就搬椅子坐在他的面前,拿着厚厚书籍与打印出来的材料,逐字逐句念给他听,一句句分析辩驳。刘志经常捂着耳朵、闭着眼睛,甚至吐口水、破口大骂等,消极对抗改造,但薛锐聪始终不恼不愠。薛锐聪相信,哪怕对刘志说一百句话中有半句他能听进去,他就有希望。

2012年2月,薛锐聪发现,刘志的态度有了一丝改变,偶尔开口反驳他的观点。薛锐聪敏锐地意识到,刘志肯开口,转化的时机来了!他趁机由浅入深,向刘志剖析邪教歪理,一步步引导他开口辩论。

为开导刘志,薛锐聪连续五晚到监仓与他长谈。在攻坚期间,他连续一个星期住在单位内,一心扑在工作上,家里大小事务全都压在妻子身上,妻子埋怨他说家也不要、小孩也不理,天天晚上不回家,是不是有外遇了。无论薛锐聪怎么解释,妻子也不听,问同事后也认为同事在为他“打掩护”,后来单位领导亲自上门说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错怪了丈夫。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志的思想日益动摇。为了趁热打铁,薛锐聪还和同事辗转2000多公里,到江门、深圳、阳江、韶关等地走访刘志的家人和朋友,请他们拍帮教视频,温暖他的心。

最终,历时2年1个月,刘志走出了邪教的泥潭。然而,就在刘志回归正途后不久,薛锐聪的身体终于熬不住大病一场,体重一下减了10多斤。

工作14年中,薛锐聪主攻及参与教育挽救邪教类服刑人员累计上百名,挽救了许多迷途的灵魂。“只要能看到他们脱离邪教控制,回归到正常社会,重新拥有自己幸福快乐生活,之前付出的任何苦和累都是值得的。”薛锐聪说。

(文中白烨、丁虹、柳芳、云朵、张敏、刘超、王刚、刘志均为化名)

文/图:南方日报记者

原文标题:《省女子监狱红妆铁警之“清心”团队:反邪教“生力军”十余年挽救数百受害者》,刊登于《南方日报》2018年11月8日

(责任编辑:江南)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国际问题专家提醒澳政府莫让邪教左右对华关系
国际问题专家提醒澳政府莫让邪教左右对华关系
澳大利亚政府去年宣布成立、旨在增进两国关系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因受“法轮功”邪教组织渗透和左右而备受诟病。
福建漳州:开展反邪教宣传月活动 营造良好社会氛围
福建漳州:开展反邪教宣传月活动 营造良好社会氛围
10月21日是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红星乡金溪市场赶集日,利用赶集日期间人员流动多,红星乡综治中心组织综治中心干事、乡反邪教协...
老年邪教人员的“重阳劫”
老年邪教人员的“重阳劫”
重阳节,又称重九节、晒秋节、“踏秋”,是汉族的传统节日。庆祝重阳节一般会包括出游赏秋、登高远眺、观赏菊花、遍插茱萸、吃...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