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邪教毁青春 回归理性全醒悟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口述:吴江海 整理:王 海
时间:2020年10月06日 11:02
下载

前言:这是安徽芜湖市一名原“法轮功”习练者的口述经历。曾经深陷邪教十余年的他,终于回归社会,过上幸福的生活。通过他真实内心世界的剖析,能够参透“法轮功”邪教的伪善和邪恶。


1

1995年,我从一所铁路中专学校毕业,分配到一家大型国企的建筑处工作。作为一名农村娃,能分配到一个“铁饭碗”,在当时是人人称羡的。

参加工作之后,单位的一位领导对我很是照顾,时常喊我到家里吃饭。领导家里挂着一幅画像:一名中年男子身穿袈裟,摆着打坐造型,右手掐着莲花指,头顶还有一圈光环,看服饰造型像个佛门弟子,偏又留着头发。领导说那是他们的“师父”李洪志大师,原来他和他的爱人都是“法轮功”练习者。

我对传统文化中的玄学一向比较感兴趣,神秘现象、神话传说让我痴迷。就这样,在领导的介绍下,我开始接触“法轮功”。在《中国法轮功》一书中,李洪志结合了佛教、道教、气功和现代科学的各种名词,对科学尚未能解释的现象提出了分析和解释,如时光隧道、史前文明、百慕大三角等,因为自己的无知,当时以为他讲得很有道理。

慢慢地,我把业余时间都投入到“练功”“学法”中,逐渐对“法轮功”产生了依赖。

所谓“练功”,就是练习“法轮功”的四套功法。李洪志声称通过“练功”,借助他给学员身上下的“法轮”,能快速改变肉体,向“神”的身体升华。这种说法大大激发了弟子们的“练功”积极性,几乎是一年四季寒暑不辍。客观来说,这种长期“练功”的规律性行为确实起到了一定程度的健身作用,究其真正缘由,其实是自己锻炼的成果,但是李洪志非要将其归于“法轮功”的恩赐,声称“法轮”能治病,还能保护练功的人免受外物侵害。

所谓“学法”,就是学习领悟李洪志的“经文”。功友们聚集在一起反复阅读、背诵“法轮功”的经文,听李洪志的讲课录音。在李洪志的经文里,他称自己是“救世主”和“宇宙主佛”,超过了释迦牟尼和耶稣。“法轮功”还打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旗号,这一点也欺骗了很多本性善良的人。

李洪志还称修炼“法轮功”的成就体现在“另外的空间中”,于是我们只能用幻想去感受所谓另外的空间,在集体“练功”和“学法”中,大家纷纷把平时练功中的幻视幻听讲出来进行交流,不断追求所谓的“精进”和“上层次”,最终目标是“圆满”“得道飞升”。

通过长期的交流和幻想,我们都把虚幻当成了真实,又把真实看成了虚幻,看淡“名、利、情”,个人的工作、前途、家庭、社会责任通通舍弃,最后还要放下生死。我逐渐痴迷在“法轮功”编织的美梦中,不能自拔。

现在想想,李洪志吹嘘的那一套都是虚无缥缈的,不过是打着宗教和科学旗号的异端邪说。“真善忍”“做好人”伪善面具的背后,是一个邪恶的精神圈套,利用弟子对他的信任,诱导弟子自我洗脑,让“法轮功”弟子在大脑中形成了一个回路,一切都从“法轮功”的角度看问题,将过去认知的科学和文化知识通通抛在脑后,精神上完全被李洪志的经文所控制。李洪志又宣称发展其他人学“法轮功”,比自己练功长功还要快得多,一传十,十传百,李洪志这一招让“法轮功”迅速在社会上得到了传播,越来越多的群众被蒙骗加入。

1999年7月国家及时取缔了“法轮功”,将“法轮功”定为邪教组织之后,李洪志通过在国外不断发布“经文”,号召“法轮功”人员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静坐”打横幅,印发“法轮功”传单,通过各种方式和政府对抗,并把这些行为说成是对“法轮功”弟子长功、度人、走向“圆满”的考验。又抛出了更大的诱惑,称为“大法”付出的弟子能成为“小宇宙”之主、“部分天体之主”甚至“宇宙体系之主”,说“法轮功”弟子都是从各个宇宙下来的,经历了无数劫难就是为了等他来传“法轮功”而返回自己的宇宙,为“法轮功”做的一切是“万世以来最伟大的事情”,为“法轮功”付出越多,得到的回报就越大……

虽然荒谬的牛皮吹得比宇宙还大,但当时我们已经完全沉浸在“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中,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

胡萝卜有了,李洪志又抛出了大棒,他说如果反对“法轮功”,特别是弟子背叛了“大法”,将会“形神全灭”。形容“形神全灭”的状态,比下十八层地狱还要恐怖得多,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和“轮回”。在这样的恐吓之下,“法轮功”弟子心存深深的恐惧,不敢违抗李洪志的指令,只能死心踏地受李洪志的驱使,甚至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

取缔“法轮功”之后,公司为教育挽救我做了大量的工作,还把我的家人接到单位来劝我。我表面上上缴了“法轮功”的书籍物品,并向单位保证不再参与相关活动,但是我的内心很犹豫,存在观望心理。后来有人找到我,说这是“师父”对弟子的考验,最后的“圆满”就要来了,要淘汰掉一些心志不坚定的弟子,鼓动我必须要走出来,做更多贡献,才能实现最终的“圆满”。他人的教唆让我热血沸腾,终于不顾一切又加入到所谓“护法事业中。我逃离单位,多次上访,又在社会上印制“法轮功”宣传单散发,终因违法犯罪行为被公安机关抓捕入狱。

进入监狱服刑之后,我依然顽固痴迷,坚信坐牢也是“师父”对弟子的考验。最初我和帮教警官坚决对抗,不相信他们的话。帮教警官让我讲出道理,证明“法轮功”是对的,我用一周的时间写了一篇26页纸的文章来维护“法轮功”,帮教警官就从我的这篇文章入手,逐条和我分析辩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思想转化的过程是痛苦和曲折的。我顶撞过监狱的干警,因为坚持“法轮功”立场和其他的囚犯打过架,还被严管过。但是这里的生活让我逐渐冷静下来,被“法轮功”歪理邪说蒙蔽已久的理性开始复苏。反思之中,我回想起在1999年曾和同事打赌说5年后就会“圆满”,在狱警说2年后就会“圆满”,这都是李洪志在“经文”中说的,事实证明他已食言。李洪志多次说快要“圆满”了,让大家再坚持坚持,而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这样的“经文”,原来他拖延时间是因为根本就无法兑现。

“法轮功”歪理邪说构筑的大坝终于轰然倒塌,我的理性思维能力倾泄而出,认识到自己被李洪志的谎言欺骗了,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李洪志说过永不参与政治,但是后期“法轮功”的所做所为确实是在赤裸裸地攻击党和政府,在抹黑中国共产党,更与西方反华势力勾结,沦为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而我则沦为帮凶,站到了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对立面,成了一名罪人。

通过帮教干警持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和不断的自我反思,我真正认识到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放下了思想包袱,恢复了正常人的思维。我认清了正与邪、真与假、善与恶,也永远记住了帮教干警的这份恩情。

2008年,我因转化后表现好提前获释,重新找了工作,回归了正常生活,后来又结婚,添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如今我为生活而努力,为幸福而奋斗,通过学习不断充实自己。

现在我认识到,科学的世界观是独立思考的精神,科学的理论和假说,都需要通过实验和观测来证实。爱因斯坦离世100年后,2016年科学家首次观测到爱因斯坦预言的引力波的存在,再次印证了广义相对论,可见任何一种科学理论都包含着对人类未知现象的预测,而且允许被质疑和证伪,这也是人类科学不断进步的动力。“法轮功”那一套歪理邪说只是李洪志对自己的神化,各种所谓的神通都是胡乱吹嘘,从没有被证实,也无法证伪,全是信口开河,李洪志还不允许弟子质疑,现在看真是既荒谬又浅薄。

十几年过去了,我再次回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心中久久难以平静:我是不幸的,曾经误入邪教多年,直至走上犯罪道路;我又是幸运的,在党和政府的挽救、教育中,彻底从邪教“法轮功”中解脱出来,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这段往事我埋在心底很少提起,担心受到别人的歧视,甚至也很少想起,毕竟那是我伤害亲人、自毁前途的惨痛经历。说出我的真实经历,是鼓起勇气正视自己的过去,再一次全面地反省,更希望通过自己真实的经历,能唤醒那些误入“法轮功”等邪教的人。

新冠疫情暴发后,党和政府领导全国人民齐心抗疫,全国驰援武汉,终于战胜了疫情,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得到了充分体现。反观美国和欧洲,确诊和死亡病例每天都在飙升,不努力防疫,还在不停地抹黑中国,令人义愤填膺。每次中国出现灾难,“法轮功”都说是“大法”在清理和淘汰人,甚至将灾难归结于党和政府,只不过是在极力迎合西方反华势力的口味罢了。

如今我深深地感受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带领中华民族走上伟大的复兴之路,带领中国人民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大是大非面前,新生的我,将永远坚定地站在党和人民一边!

(责任编辑:力枫)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国际问题专家提醒澳政府莫让邪教左右对华关系
国际问题专家提醒澳政府莫让邪教左右对华关系
澳大利亚政府去年宣布成立、旨在增进两国关系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因受“法轮功”邪教组织渗透和左右而备受诟病。
福建漳州:开展反邪教宣传月活动 营造良好社会氛围
福建漳州:开展反邪教宣传月活动 营造良好社会氛围
10月21日是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红星乡金溪市场赶集日,利用赶集日期间人员流动多,红星乡综治中心组织综治中心干事、乡反邪教协...
老年邪教人员的“重阳劫”
老年邪教人员的“重阳劫”
重阳节,又称重九节、晒秋节、“踏秋”,是汉族的传统节日。庆祝重阳节一般会包括出游赏秋、登高远眺、观赏菊花、遍插茱萸、吃...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