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诡异的拉人洗脑术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陈哲
时间:2019年11月05日 08:56
下载

  刘金荣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在数年半信半疑之后,终于被拉拢进入“全能神”邪教,聚会、祷告、传福音,甚至一度“官”至“教会带领”。 如今,她成了“神家的叛徒”。

  近日,中国反邪教网转载了一篇来自于中国新闻周刊《邪教“全能神”组织洗脑全揭秘》的文章,为我们展示了一名“全能神”邪教信徒,从最初的抗拒,到深陷其中,历经12年,最终幡然醒悟并脱离了邪教的真实事例。文章揭露了“全能神”邪教拉人入教的拙劣手段,本文就以此文章为例看一看“全能神”诡异的拉人洗脑术,再次提醒民众提高防范意识,谨防“全能神”邪教的蛊惑。

  一是“全能神”投其所好,营造“温暖互助”氛围,想方设法拉人入教

  “全能神”教义中的拉人基本原则是:“知情人带路、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缠”。在拉人入教过程中,尤其喜欢拉拢其亲近的家人、亲戚、邻居、同事、朋友等。

  刘金荣新婚不久,婆婆的“客人”白丽就莫名地与其套近乎,并不停地帮她洗衣服、收拾屋子。干活间隙,或念叨《圣经》里的事情,或突然讲一个故事,比如“诺亚造方舟”“洪水灭世”之类。白丽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全能神”曾明示过,有的人需要亲近他,让你给他找对象,或让你给他找活儿,你就可以答应他;有的人他家是做生意的,你也可以说能帮他推销产品或帮他购买产品来与他拉关系。如果咱们本人会些手艺,也可以给他干活儿,比如:会理发、会做服装等等。起初,刘金荣并不为之所动。

  无奈,白丽离开了。又来了一个叫宋伟的女人,说辞和白丽相差无几,基本是世上一切都是“神”在安排。刘金荣也不愿意搭理她。

  虽然刘金荣油盐不进,但“全能神”并没有放弃。这一次“全能神”派来个会唱歌的来诱惑。有一天,刘金荣忘了锁门,一抬头,有个女人已经站在屋里。那个女人没说话,直接唱起歌来。歌唱的很好,打动了刘金荣,刘金荣终于被拉进了“全能神”组织。事后她才知道,这种策略叫“摸底”:摸清发展对象的好恶,对症出招——他爱吃肉,就给他买二斤;喜欢打麻将,就陪他打三天,因为刘金荣喜欢唱歌。

 

  二是聚会“吃喝神话”实施精神控制

  “全能神”的“吃喝神话”,其实就是学习“全能神”教义,用“末日”、“见证”、“报应”等说法对信徒施加精神控制,将信徒与“全能神”紧紧绑在一起。宣称,信者得福,不信者受惩罚,只有信“女神”才能保平安、才能在“国度时代”里成为得胜者。

  而读书、抄写、光碟和“弟兄姊妹”“征战撒旦”等词语,则是“全能神”惯用的词汇。

  聚会上,信徒们轮流读“经书”,在一起讨论近期信神的心得和疑问。教会的负责人一般会对负责接待聚会的家庭先做一番考查,住所须较为宽敞,且家人不能反对,而且要具备一定的经济条件,能为信众提供吃喝用度等。

 

  刘金荣从被动地听神迹故事到主动抄写“全能神”教义,从听歌到仔细读书,从质疑“全能神”到“神有大能”,从“神将灭世”到信神可得救,从“信神可以调节她和婆婆的矛盾” 到祷告可治病的实用主义,刘金荣毫无意识地一步步进入“神”的领地。

  三是组织严密,等级分明,专人负责洗脑

  “全能神”等级分明,组织严密,最高权威为“女基督”主要工作只是负责说话,而“大祭司”赵维山才是真正的掌权者。“大祭司”以下设“各部门领导”,职务由低到高分为带新人、带小排、教会带领、小区带领、区办事员以及牧区主管——神把人看作羔羊,羔羊生活的地方就是“牧区”。在“带领”这个职位下,还分为副带领、生活执事、福音执事、福音专职等更具体的细分职务。不仅如此,“全能神”在每个组织层级分别设立“护法队”,采用暴力手段惩罚不听话的信徒、报复退教人员、恐吓反“全能神”的群众。

   当刘金荣刚刚表示出“有点儿相信”的倾向时,就立即被委派了“带新人”的职位,成了“系统”中的一环。

  所谓“带新人”,就是带上神话书籍,到那些可能信神的人家,给他们读书,解释故事,宣读来到“神”面前的种种益处。

  “全能神”对传教对象和传教内容都有明确的要求:不能传教给智障、长得丑陋、身患绝症的人。“全能神”的《三号工作安排》中,就有此类明确要求:决不能给仇恨真理的无神论魔鬼,邪教的魔头、恶人、邪灵传福音。

  为维护“全能神”形象,信徒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须十分注意穿着打扮,要大方得体,女性最好略施淡妆;对有些文化的信徒,教会鼓励他们写“见证文章”(类似信教的心得体会),由上层有选择地发表在内部书刊上。

 

  刘金荣很快证明了自己的才能。两个月后,她被晋升为“教会带领”,手下管着十来个人,负责组织监督信徒们聚会、读书,跟着“小区带领”学唱歌跳舞,以及如何更好地传福音等。

  四是宣扬“世界末日”制造心理恐慌,借机敛财

  “灭世说”是“全能神”邪教组织恐吓、诱骗、控制信徒惯用的一种手段。对此“全能神”还绘声绘色地描绘出灭世的可怕情景,“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导致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八篇说话的揭示》)。而印度洋海啸,洪水滔天,房屋垮塌,尸体四处漂浮等灾难景象被刻成光盘在信徒中广泛传播。刘金荣也被带去看了很多这样的光盘。“看得多了,确实觉得世界末日可能真的会来,要不咋有这么大的灾难?”

 

  2012年12月14日7时许,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男子闵拥军因相信“全能神”散布的“世界末日”,持刀在当地一小学砍伤23名学生和1名群众,共造成8人重伤、11人轻伤、5人轻微伤的案件。

  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谢云痴迷“全能神”,时常期盼着“灵魂升天”,并宣称“世界末日到了,我与天堂近了”。2003年初秋的一天中午,谢云被人发现倒在厨房门前的石墩上,已奄奄一息,身边还有一个空的农药瓶。由于农药饮用过多,谢云虽然被送往县医院抢救,却于次日凌晨2时离开了人世。

 

谢云生前照片

  对于灾难的恐惧、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刘金荣真的开始有点相信了。

  为诱使更多的人向“全能神”邪教寻求“庇护”,“全能神”宣称“神再次道成肉身”是对人类的审判,只有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神,才能得到拯救”,凡不信和抵挡的都将被“闪电”击杀。对此“全能神”要求信徒“奉献”的越多,得到的“恩典”越多,通过多“奉献”钱财,“可以度过末世审判”,交钱越多离神越近,“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

  河北省徐水县户木乡的赵大海,自2003年加入“全能神”后,为了购得“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先后“奉献”13万元,2006年以后又把7万元店面转让费“奉献”给“全能神”,结果落得个一贫如洗。

  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大洲镇五石埂村村民胡水仙和丈夫李鸿财,自信上“全能神”后,深信“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为了去“天堂”,他们不断向神“奉献”,2008年,夫妇俩卖掉在衢州市区购买的两套商品房,将47万卖房款“奉献”给了“全能神”。最终,夫妇俩几乎把自己的全部财产都“奉献”给了“神”,自己的生活则难以为继。

  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崔庄镇邵庄村做服装批发生意的熊志玉,在朋友的灌输下,认为“世界末日”就要到了,只有“全能神”组织,才能得到“神”的庇佑。2010年底,熊志玉偷偷地将家中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挣来的20多万元血汗钱,作为“奉献款”交给了“全能神”组织。 (《“全能神”骗走她20万血汗钱》)

 

  “为了尽本分,刘金荣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我有时候就交个三十、五十的。”当丈夫的一只眼睛被炸伤后,刘金荣还是尽了三千元的本分。

  2012年12月20日晚上,也是“全能神”宣称的“世界末日”经过一夜的等待,太阳依然升起。我被骗了!那一瞬间,刘金荣满脑子只有这一个念头。

  也就是在这一天,她不再相信“全能神”,不再去参加聚会,甚至把自己的QQ名改为“恨邪教”,开始了对“神家”最恶毒的攻击。

  而受她影响进入“全能神”的丈夫却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即使她当众指着丈夫大喊:“这人是个邪教徒!”也无济于事。两人也是分居两个房间,互不交流,形同陌路,人神两隔。

  由是观之,面对狡诈、诡秘、贪婪、无耻的“全能神”,公众只有擦亮眼睛,提高警惕,远离他们,避免陷入万劫复的深渊,并通过持久不懈的打击,才能实现天下无邪。

(责任编辑:徐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历史上的今天:遇难人数仅次911事件 美邪教酿最大集体自杀案
历史上的今天:遇难人数仅次911事件 美邪教酿最大集体自杀案
  1978年11月18日,人民圣殿教领袖吉姆琼斯下令所有居住在圭亚那琼斯镇上的信徒们集体自杀,命令他们喝下了带有剧毒的饮料。那...
广西容县开展“关爱老人拒绝邪教”宣传活动
广西容县开展“关爱老人拒绝邪教”宣传活动
  11月14日,由玉林市委政法委、容县县委政法委、县委老干部党校和老年大学联合开展以“关爱老人 远离邪教”为主题的反邪教公益...
欧洲智库:你加入的组织是邪教吗
欧洲智库:你加入的组织是邪教吗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智库网(knowledge.insead.edu)11月2日发布了知名管理学家,心理学家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的文章,题为...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