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三:我所知道的大纪元时报创建内幕

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Ben Hurley 梦园(译)
时间:2019年08月21日 08:57
下载

  核心揭示:本·赫尔利(Ben Hurley)是位澳大利亚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机会,他在悉尼市中心商务区认识了一名“法轮功”人员,从此陷入“法轮功”并积极参与“法轮功”举办的各类活动,特别是参与创建《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随着时间的推移,赫尔利逐渐认识到了“法轮功”的真实面目,尤其是澳洲多位“法轮功”高层人员得病后拒医拒药最终死亡,促使他决心与“法轮功”一刀两断。在反思“法轮功”对弟子的精神控制、时间剥削和人性摧残后,赫尔利鼓足勇气,于2017年10月23日在他本人博客公开了三年前脱离“法轮功”时所著长文(原文标题:《我和李洪志: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我为什么脱离“法轮功”》,Me and Li — Why I left Falun Gong after being a devoted believer for a decade)。为摆脱“法轮功”在澳洲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赫尔利现移居中国台北。中国反邪教网对此文进行连载,此篇是第三部分,赫尔利先生讲述。 

  连载一:同修之死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脱离“法轮功” 

  连载二:“法轮功”主宰了我十年光阴

 

  本·赫尔利(Ben Hurley),原“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加入“法轮功”十多年,三年前退出“法轮功”,现居中国台北。

  原作者备注:本文写于大约三年前(2014年),当时我刚刚下定决心与冥想组织“法轮功”断绝关系。我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鼓足勇气将此文公之于众。抱歉的是,我所用的一些参考资料,现在可能有些过时。我常在此博客上发表小说,不过在此特别申明,本文完全真实,只不过相关人物使用的是化名。 

  在“法轮功”期间,我参与了“法轮功”一些媒体扩建项目,最主要的是筹建了《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译注)。“法轮功”弟子们上马了一系列他们视之为精神使命的媒体公司,包括新唐人电视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和“看中国”。这些媒体的目的纯粹属福音式传道,不过福音派基督徒不见得能理解它们所采用的这种方式。劝说人们皈依“法轮功”并不是当前的主要任务,根据李大师的教义,这是以后的事。李大师的教义就是,到了世界末日即“大淘汰”时,任何对“法轮功”抱有恶意,或对中国共产党抱有善意的人,最终都将面临可怕的后果。

  (在“明慧网”登载的一些文章中,“法轮功”弟子们活灵活现地描述了李大师所告诉他们的在世界末日这天,人们将如何被淘汰的景象:“人们惨叫着,满地是扭曲的尸体,接下来是地裂,各种怪兽也出来袭击人。”文章随后还描述了幸存者们因获得宽恕而对“大法”如何感恩戴德。)

  因此,“法轮功”所有项目的精神使命,说来就是一种庞大的公关活动:虽然不需要让人们皈依“法轮功”,但要争取他们对“法轮功”有好感,要让他们厌恶共产党,即所谓宇宙之中人类世界里的万恶代表。“法轮功”媒体里的每篇文章,意图都是清晰的:无论是克里斯?查普尔(“法轮功”媒体雇佣的反华媒体主持人——译注)在《中国解秘》节目中的讽刺调侃,还是《大纪元时报》僵化死板的新闻报道,无不与上述主旨相关。

  《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的创刊版,是一帮弟子坐在夏山(Summer Hill)一对“法轮功”夫妇的客厅地板上,用笔记本电脑拼凑而成的。我们这群几乎没有任何媒体经验的乌合之众,就这样想方设法出版了这份周报。后来,这份英文版与相对成功的中文版合署办公,我们搬到了悉尼南部郊区中国人聚居的赫斯特维尔,那儿的办公小楼旁边就是火车道。起初几期报纸出现过一些可笑的错误,不过考虑到资源有限,其它期版尚不算太差。我不知道每周印刷数千份报纸的费用从哪里来,也不知道用什么购买登载路透社和美联社的付费文章,更不用说如何给另一家传媒公司——新唐人卫星电视台支付费用。对此保密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当时中国大使馆特别积极地查找“法轮功”公开支持者并向他们施压。有人告诉我说,这些钱出自几位有钱人,而一些“法轮功”批评者则认为这些钱出自美国政府。说实话,我并不清楚这些,但我确实知道《大纪元时报》的编辑方针是很明显的,即对美国政府要持赞同立场。

  办报是份苦力活,我们常常通宵达旦,为如何运营这份报纸争得面红耳赤。不过,这里也不乏温馨友好,特别是有志愿者为团队端茶做饭。

  晋升成为名编不得见是桩好事,一般而言这意味着为了《大纪元时报》你得放弃所有生活,比如时间分配。由于没有时间外出找工作、谈情说爱或养家糊口,担任编辑的一般是靠积蓄过活的单身汉。曾经有位性情温和、品行温良的编辑,跟我成了好朋友,他在这个职位上辛辛苦苦干了好多年,我亲眼看到这对他的生活造成多大的损失,他也一直处于疲惫不堪中。时任《大纪元时报》澳洲英文版负责人,曾经决定支付给了他基本工资,用以维持他的日常开销。后来,李大师直接干预此事,并规定不得向《大纪元时报》员工支付报酬,理由是其他的弟子同样是志愿者。我的朋友突然之间债台高筑,并且不得不返还已经支付给他的钱,这笔钱总数之大,他手头也凑不齐。虽然他为这份报纸投入了心血和汗水,但还是被现实打了耳光,不过他对“法轮功”的信念仍在。几年后,(李洪志)又允许向“法轮功”传媒公司的员工支付基本工资,以便让他们能继续工作。类似这样的片面决定,是不容置疑、不容反对的,上头怎么说下面就怎么做。在“法轮功”呆的越长,我的自由意志和独立思维能力就越变得支离破碎。“法轮功”弟子们就像是李大师的试验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事实上,在办这份报纸过程中,方方面面都充斥着李大师的指示。有一次,李大师直接开除了一大批“法轮功”媒体员工,代之以他所指定的新人。不过,李大师的影响力更多是通过精挑细选出的少数心腹来实现的,这些心腹通过“法轮功”各种网络传达他的指示。确切地说,很少有人能搞清楚李大师究竟说过什么,事实上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指示究竟是来自李大师本人,或者仅仅是纽约《大纪元时报》委员会所做的决定。通常来说,这种指示被冠以“来自纽约的决定”。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法轮功信条一贯凌驾于公众知情权之上。《大纪元时报》澳洲版创建之初,我们与纽约总部召开过一次电话会议,制定了编辑规则。规则特别指出,对“法轮功”持正面态度的公众人物,我们要进行正面报道,即便他们卷入丑闻,也要避免相关负面报道。同样,对那些批评“法轮功”或与中国政府亲近的人,我们要避免对他们进行正面报道。后来伊拉克战争爆发时,我们就没有质疑过美国参战。我们要完全避免涉及同性恋话题,对于部分特殊人物也绝对不予报道。其中一位就是希拉里?克林顿,她被认为完全投靠了中国政府;另一个位是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这大概跟他是“另层空间”的幽灵(或魔鬼)有关(“另层空间”指的是“法轮功”和李洪志所宣传的人世之外的另一世界——译注)。我们认为成龙和电影导演张艺谋也完全投靠了共产党。由于此类指示变化莫测,加之我现在已经远离编辑团队,对于这类指示现在是否仍然有效,不得而知。

  在希拉里与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希拉里人气看长,而“法轮功”也以“民主党”的身份与其老巢所在地纽约州奥兰治县鹿苑镇的共和党展开“镇长竞选”之争,最终全军覆没。而特朗普确定当选美国总统后,“法轮功”立即转变立场,其媒体开始不断攻击希拉里,今年以来美国媒体更是爆出“法轮功”媒体为取悦特朗普不断刊出有违媒体中立性的报道。

  有封电子邮件通告令我万分气愤。该通告向全球所有《大纪元时报》工作人员发出指示,要大家如何向公众、家人或朋友谈论《大纪元时报》:不能明说我们是志愿者,因为这会让人觉得这家报纸不专业;也不能让人把《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联系起来。相反,我们应当把自己描述专职员工。至于如被问到是否获取报酬,这封电子邮件通告还建议说在坚持“法轮功”“真”的教义的同时,我们应如何作答。对此,我回了封怒气冲冲的邮件,从而引发了一场电子邮件之争,我不是首次挑起这样的争论,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们凭什么告诉我应该如何向我的家人朋友解释我自己的事?他们为什么要否认“法轮功”和它的媒体机构之间存在联系?例如,《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由“基督教科学会”创始人爱迪夫人创办。该教会曾被主流基督教视为异端——译注)已经表明:一个有争议的宗教团体,公开运行维护一份受人尊敬的媒体出版物,是可能的。如果你没有什么可隐瞒的,社会对这种事情的态度是出奇的开放。

  后来,又有一份通知要求说,每一位《大纪元时报》的工作人员,都要通过总部制定的严苛的语法和写作课程。对于工作已经负荷过重(大部分是无偿)的团队来说,这又需要占用数周时间。除了助理编辑,对大多数媒体从业人员来说,它所传授的语法是多余的,这与你已经拥有多少媒体经验或多少时间无关。按照“法轮功”的说法,这是一个“一体化”练习,每个弟子在思想和行动上要完全一致。我们通过此类行动,会在另层空间引起变化,有无实际效果倒在其次。

  在回应诸如此类的指示时,有种反驳我从未明说,那就是:我为你付出这么多时间,不求回报,你凭什么对我指手划脚?当然,我知道就算我反驳,他们也会充耳不闻的。(替“法轮功”做事)我们的报酬就是“德”,即当你做好事时,会在另层空间上获得这种今生来世都能让你得到福报的白色物质。我们以后都会得到锦绣前程,对此我们深信不疑。(未完待续)

  注:本文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延伸阅读:

  1. “法轮功”原澳洲高层接受加拿大作家采访 揭批李洪志邪教真面目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6/t20190806_22746.shtml

  2. 澳前高层:“法轮功”内部运作开始曝光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12/t20190812_22816.shtml

  3. “法轮功”害死澳大利亚著名歌手之妻 

  http://www.chinafxj.cn/mtbd/201908/09/t20190809_22796.shtml

  原文网址:https://medium.com/@Ben_D_Hurley/-10677166298b 

(责任编辑:力枫)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台湾“观音法门”信徒在道场内“修行”时意外身亡
台湾“观音法门”信徒在道场内“修行”时意外身亡
  据台湾媒体近日曝光称,苗栗火炎山游乐区在2017年春节期间土地产权易手后,成为“观音法门”信众道场,供信徒集体打坐。今年9...
天津和平区科普日反邪教宣传活动丰富多彩
天津和平区科普日反邪教宣传活动丰富多彩
  2019年9月,天津市和平区科协认真贯彻落实市反邪教协会《关于在全国科普日活动期间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的通知》文件精神,积极...
泰国台商因租屋遭“法轮功”利用架设非法电台被判刑
泰国台商因租屋遭“法轮功”利用架设非法电台被判刑
  据美国媒体贝纳尔新闻网(BenarNews)2019年9月26日报道,因自己在泰国的租屋遭“法轮功”利用架设非法广播电台,台商蒋永新...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