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伤害父亲有多深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陈哲
时间:2021年11月26日 14:15
下载

邪教不仅伤害信徒,也伤害信徒的家人。邪教信徒在带来伤害的同时,也常常导致无辜的家人致伤、致病甚至死亡。

女儿被判死刑,父亲悲伤过度离世

据越南媒体Newsbeezer.com报道,2021年3月15日,“法轮功”信徒杀人封尸案在胡志明市高级人民法院上诉案开庭期间,主犯范氏天爱因获知父亲去世情绪当场崩溃无法自控,法庭因而决定推迟审理。

▲2021年3月15日庭审监控,图源:vnexpress.net

在2019年5月,越南平阳一栋出租房的房主准备出售房产时,在房屋内发现两个装满混凝土的容器中竟然封有两具尸体。经警方查明,系因“法轮功”分子在练功期间产生冲突酿成血案。范氏天爱作为“法轮功”邪教8人小组的头目是这起杀人封尸案的主犯。范氏天爱最终被越南平阳省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其余三名涉案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至二十二年不等。

值得关注的是,一审判决中,在听到女儿的死刑判决后,范氏天爱的父亲范强当庭失声痛哭,在亲友安慰下才平静。但当范氏天爱从法庭被带往囚车上时,范强试图抓住女儿的手,并再次哭泣。

▲2020年7月,法庭一审判处范氏天爱死刑,其父失声痛哭

范强对女儿所犯罪行深表歉意。一审结束后,范强曾对被害人家属深表抱歉,并承诺:“我将尽我的所有弥补你们的损失。我很抱歉。” 范强认为自己也有部分责任,如果女儿在沉迷“法轮功”时他提出更有力的建议,也许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他说:“当我发现女儿在练功时,我再三劝导她们,但都无济于事。” 可见,作为父亲的范强也曾尽到父亲的劝导责任,在女儿深陷“法轮功”邪教时,试图说服女儿脱离“法轮功”邪教,但“法轮功”的邪教理论毒害性太强,女儿未能脱离“法轮功”,对此范强深感自责和后悔,以致女儿最终酿成大错,成为杀人封尸案的主犯,被判处极刑。

殊不知人间有多少父亲因为儿女深陷邪教无法自拔,而无能为力、痛心疾首,甚至悲伤过度,早早离开人世。

“法轮功”邪教是戕害父亲的罪魁祸首

李洪志在传播“法轮功”时,就明确给信徒定下一条“规矩”,信徒不能有“情”,否则就修炼不成。他在《转法轮》中这样说的,“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练功人……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虎为百兽尊,罔敢触其怒。惟有父子情,一步一回顾。高尔基曾说:父爱如伞,为你遮风挡雨;父爱如雨,为你濯洗心灵;父爱如路,伴你走完人生。如果人与人之间没有了感情,没有了父子之情,那么我们的世界多么苍白,人生何其孤独!

但是,“法轮功”信徒一旦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洗了脑,视父亲为“圆满”路上的“障碍”,无视父亲的有之、伤害父亲的有之。

广西防城港的“法轮功”信徒李金花因身体不适习练“法轮功”。李金花不仅自己练习,还把家里几个姐妹都拉来练功。父亲看着家里的几个女儿都沉迷“法轮功”不听劝,痛心疾首,终于病倒了。尽管父亲被李金花气得病倒了,病情很严重,但是李金花根本就不管,对父亲不闻不问,而且还在父亲病重的时候,多次外出去“讲真相”。李金花的两个姐姐和妹妹因为违法散发“法轮功”非法宣传资料,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父亲因为女儿们痴迷不悟,病情加重,最终去世。(中国反邪教网《沉迷“法轮功”,让她婚姻破裂父亲病逝》2020年9月4日)

湖北应城城中社区的“法轮功”信徒王根贤,在父亲突发脑溢血突然倒地口吐白沫不省人事时,王根贤并没有在病床前尽孝伺候父亲,而是被李洪志的“赶快放下情,去掉执着……”所迷惑。为“圆满”“讲真相”,离开家庭四处散发邪教宣传品。由于王根贤近乎绝情,极大地伤害了父亲的自尊心,加重了父亲的病情。2001年8月6日,不到50岁的父亲含恨离开了人世,临终时口里不断念叨“根根,我的儿啊,你要好好改正啊,不要再练那个邪恶的功了……”(凯风网《哭墙:我把父亲活活气死》2014年3月31日)

罗典,原中南工业大学外语系准备考研的大学生,1997年元旦下午,为了去掉“名利情”“我要做一件大家都想不到的事情”跳进中南工大的排污池自杀身亡,罗典的父亲悲痛地要求控告李洪志。

黑龙江省伊春市9岁的戴楠被“法轮功”的母亲当着几十人的面活活掐死。戴楠的父亲戴克勤悲愤地哭诉:“是‘法轮功’害死了我的好女儿!”“他们就是拿100条命也换不回我的姑娘!把他们都枪毙我都不解恨!”

李洪志二妹李萍的前夫孙森伦在撰写的《我与李洪志一家人在泰国的日子》中曝光,李洪志教唆妹妹李萍与孙森伦离婚,又想方设法带走了孙的两个孩子。不仅如此,李洪志还为孙森伦的两个孩子改为李姓,甚至告诉孩子们,你们的父亲已经死了。孙森伦说,“我已经十几年都没看到孩子了,网络上也没有,就一张相片,不知道孩子怎么过的……孙森伦无奈地仰天长叹:“本人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想要得到一点孩子的消息或者是相片,为何比登天还要难?”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李洪志曾宣称“人不是父母所生”——“谁是你真正的亲人哪……一生一生的,每一生每一世你有多少父母,你都数不过来……哪个是真的……你真正的父母是在宇宙产生你那个地方,那儿才有你的父母。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儿看着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这里,还觉得这里都是亲人。”对李洪志的“父母”论,那些被歪理邪说裹挟的信徒绝对奉为圭臬、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去情”邪说让“法轮功”信徒对父亲无情无义,形同陌路,冷若冰霜。对于父亲的劝说,或者置若罔闻或者视父亲为“魔”,最终酿成一个又一个悲剧!

▲湖南省嘉禾县“法轮功”信徒王学忠用刀将其父当场砍死(图片来源:人民日报网络版)

“全能神”邪教视父亲不如猪狗的是邪恶的教唆

“全能神”要求信徒割断亲情,灭绝人伦,灭绝亲情,灭绝人性,抛弃一切,全身心爱“神”。企图用“神的观念”取代“人的观念”,颠倒好坏人标准,彻底颠覆社会公认的伦理道德。“全能神”要求信徒视父母如猪狗,胡说什么:“别一味地伺候自己那如猪狗一样的、蚂蚁臭虫不如的爹娘(指肉体),何苦为其苦苦思索、费心心思、绞尽脑汁呢?肉体本不属于你,而是在那控制你又掌握撒旦的神的手中。”(《话在肉身显现—经营人的宗旨》)

受此教唆,“全能神”信徒毫无亲情可言,视父亲冷酷无情,毫无人性。

山东枣庄市的王加轩,硕士研究生学历,2012年加入 “全能神”邪教后,由于听信“全能神”的“世界末日”论,向家里撒谎说找到了工作,要缴纳10万保证金,父母为此卖掉了家里的老宅子。由于王加轩加入邪教组织并参与印制、散发邪教宣传品,严重违反了校规校纪,被学校开除。年迈的父亲不堪重负,当场引发脑出血。父亲瘫痪在床,又由于家里的老宅子已经卖了,王加轩和父母只能寄居在已出嫁的姐姐家里,母亲则终日以泪洗面,而王加轩也患上了“畏光性精神分裂症”。(大众报业集团:海报新闻《研究生深陷邪教,被骗十万卖掉老宅,年迈父亲不堪重负引发脑出血》2019年8月6日)

央视一套《等着我》栏目播出一期节目。小周是一个品学兼优乖巧的孩子,高考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某重点大学。原本,小周还可以顺利保送研究生,但在还有3个月就要大学毕业时,她突然悄悄办了退学,匆匆离开学校,甚至连马上到手的毕业证和学位证都不要了。小周自小跟随母亲信了“全能神”邪教,在“全能神”邪教的洗脑影响下,小周对世界、对家人,产生了异于常人的认知。为了不被扣上对“神”不忠的帽子,为了不遭受“神”的惩罚,小周在“全能神”邪教人员诱导下,欺骗了爸爸,开始了为“神”奉献甚至献出生命的三年歧途,父亲也苦寻了三年。随着一起“全能神”邪教案件的侦破,父亲终于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儿。

小周的父亲是幸运的,在公安机关的努力下,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女儿,圆了作为一个父亲的梦。但另有一位父亲,却无法见到儿子,至死留下遗憾。

据媒体报道,曾出演30多部影视剧而变得家喻户晓,在影视圈内赢得“皇帝专业户”美誉的明星演员贾致罡已身陷“全能神”邪教。2018年,有韩国电视台报道了当地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的境况,贾致罡也在其中。在2011年,贾致罡的父亲临去世前,嘴里一直喊着贾致罡的名字,希望能够最后再见到自己儿子一眼,一个即将离世的老人一直念念不忘自己的儿子,想要哀求他回家,直到最后贾致罡的父亲都没能完成这个遗愿。贾致罡的姐姐去了韩国想规劝弟弟回家,但贾致罡无动于衷,对姐姐非常冷漠,甚至连联系方式都不愿意给姐姐,并称“我加入的是好教”。

▲韩国电视台关于贾致罡报道截图

“全能神”邪教为了使信徒绝对服从,立下了与社会公认截然相反的道德标准。忠于“全能神”的就是“好人”,与人相合的就是“恶人”。“你对你的亲朋好友、对你的妻子(丈夫)儿女与你的父母特别友好特别忠心,而且从来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但你不能与基督(这里的‘基督’实际指的是‘全能神’)相合,不能与基督和睦相处,那你就是将你的所有都救济给你的乡邻或你将你的父母、家室照顾得无微不至,我说你们仍是一个恶人,而且是一个诡计多端的恶人。“(《话在肉身显现—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颠倒社会公认的好坏人标准,反复灌输,对信徒进行洗脑。这就是导致“全能神”信徒置父亲去世而不顾,对待亲人十分冷漠的根源。

虽然范氏天爱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深感震惊,血压升高,心脏悸动,头晕恶心,情绪崩溃,无法自控,良心上有所发现,但也无法挽回父亲的生命,无法挽回受害者的生命和受害者家属的悲痛。只有远离邪教,才能远离伤害,远离悲剧。愿天下父母皆能欢心,愿天下儿女皆成栋梁。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