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50-90年代浙江台州皇极教的活动及其特点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周 庆 项一峰
时间:2021年11月16日 17:13
下载

摘  要:皇极教,别名长生道,从黄天教衍化而来。明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传入浙江。皇极教主要信奉弥勒,宣扬“过去、现在、未来”轮流掌天盘之说和各种劫难思想。主要道务活动包括:佛期、上供、皈依、求道、忏悔等等。皇极教在台州基础相当浓厚,1952年被我国政府明令取缔后,一些道首和骨干分子窥探形势,研究应变策略,不断进行复辟活动。其活动特点:打着儒教旗号,求得合法身份;佯装佛教,掩盖复辟活动;编造异端邪说,诱人入道;打破道规,竭力培养骨干;浑水摸鱼,大肆修建坛堂。

关键词:20世纪50-90年代;台州;皇极教;活动特点   

会道门是会、道、门、教、坛、社等民间带有秘密性质组织的总称。大多成立于明清和民国初年。会道门头目以开坛上供、念经拜佛、制造和散布荒诞的歪理邪说,辅以某些慈善活动,欺骗、威胁、利诱民众,发展道徒、扩充组织。因此,会道门曾经在全国有相当的普遍性和群众性。有的道种几乎遍及全国各地,道徒甚众,也有的道种仅在某些地区活动,属于地方性的会道门组织。

研究表明,不少会道门在它产生初期,曾经在推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起过一定的进步作用。这些带有宗教性质的秘密结社组织虽然“不是产生反政府倾向的必然力量”,“但这种可能性却始终存在”,因而“一直困扰着封建统治阶层”。①

北洋军阀时期,会道门被地方军阀操纵。有的军阀骨干公开担任会道门头子。抗日战争时期,会道门勾结和投靠日本帝国主义,凭借日寇势力,大肆发展组织,积极散布不抵抗主义与失败情绪,愚弄群众、让其做日寇的难民。许多道首还直接为日本特务机关搜集军事情报,破坏抗日组织和抗日工作,成为日寇侵华的工具。抗战胜利后,会道门又为国民党特务机关所把持和利用,不少道首参加了国民党特务机关组织或特务外围组织,积极从事破坏人民解放战争,破坏解放区的土地改革等反人民的活动。新中国成立后,会道门在美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特务机关指挥策动下,大肆进行造谣破坏,杀害干部群众,奸淫妇女,诈骗钱财,对抗人民政府政策法令,甚至组织武装暴乱,成为当时与我为敌的最大的反革命组织。

根据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有关决定,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反动会道门头子、土匪、恶霸、特务、反动党团骨干等五种人是重点打击对象。1952年10月18日第五次全国公安会议指出:“全面取缔反动会道门的工作是这次镇反工作的重点方面之一。”各地在充分揭露反动会道门的反动性、欺骗性和危害性的基础上,惩办了一批首恶分子,对广大道徒办理了登记退道手续,查封了坛堂,没收了道产,给反动会道门以毁灭性的打击。但是,仍有一批漏网和刑满释放的反动道首和骨干分子,坚持其反动立场,一遇机会就死灰复燃,大肆进行复辟活动。

作为一个地方性会道门组织的皇极教,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它们在20世纪50年代被严厉打击处理后,几乎销声匿迹了二十年。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境外邪教、会道门组织大肆向境内渗透,包括皇极教在内的一些蛰伏既久的会道门组织也借尸还魂、沉渣泛起。说明我们同会道门的斗争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任务。我们必须持续不断地关注那些顽固的道首,防止他们培养接班人、继续发展组织、影响社会政治稳定。

一、皇极教基本情况

皇极教,别名长生道②,是从黄天教衍化而来。其化名诸多,有长生教、长生门、长生正道、皇极道、火洞教、圆顿教、龙华会、放生会、弥勒佛道、观音会、白阳教、庚申会、孔夫子教、白娘娘会等50余种。该教解放前受国民党军阀白崇禧等人控制,纳入“宗教联谊会”(设南京)③,接受应变部署。解放初期,皇极教道首以该教为掩护,在台州各地组织土匪武装,成立反共救国军,杀害我党政干部,破坏土地改革运动,企图推翻人民民主政权。1952年8月7日浙江省公安厅给台州地区公安处下达批复,认定皇极教系反动会道门之一种,予以取缔。台州地区公安处、黄岩县人民政府相继发布了取缔反动会道门皇极教的布告,开展了大规模的取缔活动,没收了道产、封闭了坛堂、对道众进行退道登记、具结悔过,对那些罪行严重的道首作了捕判处理。④

(一)历史沿革

明嘉靖(1522年至1566年)时,由河北万全人李宾(又名李升宫,即普明虎眼禅师、普明祖)创立黄天教,认为燃灯佛子,代表过去,兽面人心;释迦佛子,代表当今,兽面兽心;弥勒佛子,代表未来,佛面佛心。宣扬劫变思想,倡言大劫来临,天下大变。奉《普明如来无为了义卷》和《普静如来钥匙通天宝卷》为重要经卷。教徒名字大多冠以“普”字,流传于河北一带。

明万历年间(1573年-1620年)传入浙江,由黄天教第十祖、浙江衢州人汪普喜(道号长生)从黄天教中分出,自创新教长生道,主张吃素念佛,谓可祛病延年。继续宣扬劫变思想,认为“释迦偷花降世人负劫、累及九九八十一劫”。自称弥勒古佛下凡,著有十经十忏,与世度人,免遭劫难之苦。汪有三个徒弟:康天锡、高万卿、姜太和,传《法单》和《科仪》各三千本。姜太和行浙江访贤九载,开辟绍兴金岗堂,并不断向四方扩展。清光绪八年(1882年)黄岩人徐官聪从绍兴金岗堂传来此教,纠集郑福地、郑福鼎一起行教,并从金岗堂请来调贤十多人,在小稠莲花堂(路桥小稠村)设坛做道场,信仰者日益增多。此后即在莲花堂前新建普利堂,由绍兴的冯忠林、陈光玉主持。郑福地带同外甥任宝善在堂行教,并培训调贤忏师,出外念经拜忏,印刷经书和《儒门科仪》《长生正道清规法单》广为发行,道务逐渐发展。

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绍兴回龙堂小弘仙至天台县天宫寺上方殿等地传道,南山区汤道友入道后,在九龙山岗开辟天福堂,号称长生教。后在火洞造屋六间,开辟长行宫,此时以地名命名,称为火洞教,也称新长生教。他们自编《南斗》《北斗》《梁皇忏》,名为新忏,与道教、佛教经忏不同。《梁皇忏》中称汤道友佛号普通,是新长生教的祖师、法王教主,有自成体系之举。所谓皇极开天,十二卦九行,弥勒佛遣教北儒行香大会,留传于汤,普通四处行道,奉普陀妙善公主佛令,行到三门南田区龙船镇大佛头,为十方捐助银钱,造佛殿10间。光绪乙巳年(1905年)弥勒佛指引汤道友口吐经忏,道法抄写,先造宝卷一册后,再造经忏12部。行到民国乙亥年(1935年),汤道友、徐子贤接过经忏不计其数。到民国甲申年(1944年)4月25日启造回龙阁一册二部。该教于1947年对天台各支派进行合并,成立“中国宗教联谊会天台支会”,接受国民党政府应变部署。1950年2月建立了“护法队”,同年8月又组织了“浙江人民反共救国军”,以皇极教为掩护,进行反革命活动。

(二)基本教义

皇极教主要信奉弥勒,全称为太皇宫中皇极九莲九品九皇上帝当来治世弥勒尊佛,称“未来弥勒古佛临凡,普度贤良,救拔遇迷”。其次是观音大士,堂内偏位奉释迦牟尼,两边奉四大天王,堂口朝出奉关公、赵元帅,作为护法神。

皇极教也称本教为儒教,有“道教无极,释教太极,儒教皇极”。主要教义,人有“生死轮回”,意谓如车轮回旋不停,众生在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六道(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的生死世界循环不已。下等种姓今生积“善德”,下世即可生为上等种姓,甚至生到天界;而上等种姓,今生有“恶行”,下世亦可生为下等种姓,以至下地狱。因此要加入皇极教,吃素求道,修身养性,修仙得道,使灵魂西渡灵山天界。

皇极教宣扬“过去、现在、未来”轮流掌天盘之说和各种劫难思想。认为过去老君燃灯青阳大会,掌教乾坤三千年,掌教已满;轮到释迦或弥勒掌天盘,以谁的门前铁菩提先开花为准。结果弥勒铁菩提先开花,但被释迦所偷。由于释迦偷花,世人心邪,累及负劫,所以当今社会是红阳花花世界,淫、杀、盗、抢盛行。鼓吹“三期末劫”即将到来,“天要黑七天七夜,善人死一半,恶人全死完,只有吃素入道者,弥勒将你收入乾坤袋,可免除劫难”。未来皇极弥勒掌天盘,届时四季温和风调雨顺,天种人收,天雨黄金,草草生谷,树树生果,食之一饱,数月不饥,无生死疾病痛苦,寿至九千岁,化老为童,九转九化,人可活到八万一千岁。以此煽惑人心,诱人入道。

皇极教分内功外功两大类,即诚于内,形于外。内功,就是求道,要求得四步道。修身养性,夫妻断欲;未婚者不能娶亲,练坐功,保养精气神血。修持最高者能修得五眼六通,能知过去未来。次之也使灵魂不入地狱,转投胎,得洪福。外功,就是调贤,是调集人心,贤良方正之意;又叫忏师,学习经忏,吹敲唱念,外出念经拜忏,皈依吃长素,可不求道,也可娶亲成家,各务其业。

其道内职称,最高的是祖师,其次是创始人,号称第几祖,其下是总堂设堂主、副堂主、常务、监察、经济、理事、助理经济、知客师,临时指定的有点道师、副法师、引进师、抱道师。

主要道务活动有:佛期、上供、皈依、求道、忏悔、拜忏、劝众,等等。目前已知忏坛所用经卷有《十佛接行原人升天宝卷》《佛说大演荐祖宝卷》《佛说消灾解厄法华神咒》《佛说慈悲观音百佛水忏》《佛说天地宝忏》《消灾延寿宝忏》《宝琳古佛出劫钥匙焰口宝忏》《十大深恩》等。

二、皇极教复辟活动状况

皇极教在台州基础相当浓厚,1952年被明令取缔后⑤,一些道首和骨干分子,复辟之心不死,他们窥测形势,研究应变策略,不断进行复辟活动,其规模逐渐从小到大,从隐蔽转向公开,甚至肆无忌惮地恢复坛堂,恢复道务,培养道首,发展道徒,壮大势力,公然与政府政策法令对抗,破坏法律法规的实施,危害严重。

解放初期,原老道首徐某增担任堂主,逐步将皇极教活动中心引向椒江。皇极教被公开取缔不到三年,黄岩一批抗拒登记的漏网道首罗某某、李某某、陈某某等人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进行复辟活动。他们从1955开始,就秘密串联,暗中策划重开坛堂,恢复道务,公开散布“皇极教是儒释道三教中的真教”、“宗教信仰是自由的”等言论,为复辟活动作舆论准备。他们多次召开道首、骨干会议,确定以双膀山堂为中心,带动各堂点的恢复和修建。同时还确定每年的三月三、六月六、九月九和每月的二十日为皈依发展道徒的日期。此后,道首和道徒讲卷劝众活动频繁,以亲劝亲、邻劝邻的办法,蛊惑人心,骗人入道。仅1956年至1957年一年时间,他们就在双膀山、大悲洞等堂点上供、皈依达17次之多,发展道徒一百余人。同时又以乐助为名,骗取钱财,修建堂点多处。

为打击皇极教复辟活动的嚣张气焰,经过侦察、调查,黄岩县人民法院对包括徐某增在内的多人分别依法判处二至七年有期徒刑。此后由于“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的破四旧运动,他们的活动有所收敛。但他们幻想灵魂进入“灵山天界”之心不死,仍然为东山再起费尽心机。同时,他们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不少困难,有的道首骨干随着年纪增大、活动积极性特别是活动能力大大降低,甚至有的已经过世,有的慑于法律威严不敢出来活动,职业办道人员残缺不齐,经书不全,法器和道具由于被收缴或遗失,几乎荡然无存。

为恢复活动,他们经常策划于密室,制定各项实施方案。五十年代后期,路桥皇极教资深老调贤林某某前往椒江,接触了大悲洞堂主赵某某等人,传授调贤科仪,不定期带来皇极教经书,并在赵某某家为其上代人做了一次拜忏演练。这次演练让他们倍感人手不足,影响道务活动正常进行,急需寻找老调贤和道首。1960年,椒江老道首李某某劳改释放回家后,常与赵某某等人走动,谈论调贤缺乏之事,决定多方寻找,动员那些“开荤者”忏悔,吃“回头素”。

一切就绪后,1976年以徐某增为首,纠集调贤八人,在寺前堂做了三天三夜正统的升天卷道务活动,皈依了丁某某等十多人。

这一系列的复辟活动由于当时的人们认识不足、重视不够,几乎无人干涉。道首们错误地认为,改革开放后,落实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政府不会再管了。因而,他们开始胆大妄为,活动逐渐从隐蔽走向公开,活动点也从双膀山堂转移至交通便捷的岙里缪普德堂。此后,黄岩、温岭、临海等地的道徒得知椒江皇极教活动如火如荼,纷纷前来邀请做保安、拜忏超度亡灵等等,道务活动一时应接不暇。出于复辟辟活动需要,蔡某某、陈某某物色了13至17岁青少年十名,在黄岩茅蓬堂培训调贤吹打唱念二十天,插入原调贤班,分赴台州各县市举行大型的皇极教道务活动。从此道首、道徒与日俱增,势力不断壮大,影响颇广,皇极教在台州进入了全面复辟活动时期。

台州皇极教猖狂复辟活动,直到1983年8月严打运动中才被引起高度重视。经过审查,这是一起以徐某增、李某某、程某某等人为首纠集椒江、黄岩、温岭、临海、仙居等地的新老道首和骨干分子,重开坛堂、恢复道务,发展道徒,培养接班人,制造谣言,通过拜忏等活动诈骗钱财的复辟案件。当地政府、公安机关对复辟活动堂点作了查封,没收了各类道具,对若干道首和骨干做出了刑事处罚。对未被处理的骨干要求具结悔过,其他道徒办理退道登记手续。这是对皇极教一次摧毁性的打击,震慑了犯罪,抑制了嚣张气焰,教育了广大群众。

由于会道门的反动性和顽固性,复辟之心不死,一有机会就企图重新开张。新道首王某某(椒江)1985年刑满释放后,于1988年又着手修建、扩建黄岩原台州总堂普利堂及椒江山头纂堂,作为复辟基地,恢复道务,散布妖言,吓唬群众,拉人入道。核心道徒缪某某(椒江)自封岙里缪普德堂堂主,对被查封贴上公安局封条的普德堂,他们破门而入,供上弥勒塑像,四处乐助,企图再次扩建。针对上述二人的违法活动,1992年公安机关对其作出劳动教养处理。

九十年代中后期,由于老道首和老调贤死亡较多,大型完整的皇极教道务活动受到一定的影响。但是黄岩以冯某某、王某某为首的调贤班仍然存在,路桥以紫云庵为基地仍有一班调贤人员,加上椒江三名调贤拼凑在一起,还能举行一定规格的道务活动。他们与残留的和新滋生的道首结合在一起,仍然在台州三区内各堂点及群众家里频繁进行做忏、上供、皈依、求道、培养接班人等复辟活动。

三、台州皇极教复辟活动的特点分析

(一)打着儒教旗号⑥,求得合法身份

儒教在中国是否存在,学术界有不同观点⑦。有的认为不存在儒教,只有儒家学说,它不是宗教;有的则认为存在儒教,孔子是教主,信奉“天地君亲师”,《四书》《五经》是经典,祭天、祭孔、祭祖是宗教仪式,隋唐时期就流传称儒释道为“三教”。但是皇极教为首分子,仅凭“儒释道三教”一说,谎称皇极教为儒教,编造出一套所谓“道教无极,释教太极,儒教皇极”;儒教有南北之分,“南为名儒读书求考,金榜题名,北为宿儒,吃素修道,天榜挂号”等等说辞迷惑群众。

黄岩老道首程某某等人,以所谓《三教启蒙》一书为依据,散布儒释道三教本一家,儒教同释道一样,是合法的宗教。程托北京白云观道人张某某带信给中国科学院宗教研究所负责人,要求参加宗教组织和成立儒教分会。他们还在道徒中散布谣言,说北京已批准儒教为合法宗教,并建造了皇极殿;原在杭州某堂的一个资深道首名叫“寒广园”的绍兴人,被邀请到北京朝阳门外坐皇极殿,任命为儒教名誉会长。从此谣言四起,说什么现在天下混乱,红阳已经了道,轮到白阳弥勒掌天盘,要打开大殿中门(中门意为儒门),迎接弥勒掌天盘,改“天园泰宝”为“文方师宝”。同时,不断向政府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批准皇极教堂点。程某某两次到温岭,在道徒陈某某等陪同下去温岭统战部,称泽国前路堂是儒教堂,要求收回该堂点。老调贤蔡某某与道徒陈某某商量,要使儒教合法,必须向政府申请批准儒教堂,场所合法了,道务活动自然合法了。核心道徒缪某某在道首唆使下,多次以堂主身份书面和口头向宗教部门和公安机关要求,以儒教的名义批准岙里缪普德堂为合法场所。

他们还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跻身于各种宗教活动。当黄岩文化馆在路桥南山寺对佛道教道场曲调进行录音时,程某某、王某某等人带领调贤班子和道具,拉住文化馆人员要求录音,并说自己是儒教,儒教才是真正的中国宗教。

(二)佯装佛教,掩盖复辟活动

皇极教的复辟活动,几经打击以后,他们总结了失败教训,认为直接打着皇极教的旗号已经行不通了,需要变换手法,改变策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宗教政策得到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已经深入人心。由于皇极教某些道规和仪式接近于佛教,他们就挂羊头卖狗肉,假借佛教名义,以举行佛事活动掩盖其复辟活动的实质。

椒江寺前堂原是道教场所,解放前夕,堂主叶某某眼看道教日渐衰败、前途渺茫,时值附近岙里缪普德堂皇极教活动轰轰烈烈,就与皇极教堂主徐某增商议,决定投靠皇极教,新中国成立后成为皇极教复辟活动又一个窝点。为掩人耳目,堂主继承人谷某某谎称自己参加过宗教会议,在楼下中堂佛案上放有《世界宗教研究》《中国佛教史》《佛学常识问答》《法音》等佛教公开发行的书籍杂志,两边墙壁上张贴有“爱国为本,爱教为本”的条文,内称“教义根本最为重,三皈五戒宗教通,儒释道属一家亲,三教原是总一门”。楼上设有佛堂,正中奉弥勒,偏位奉释迦牟尼(信奉对象是佛教的,但摆设是皇极教的)。这不仅蒙骗了群众,甚至在一段时间也迷惑了部分公安民警。在1983年严打运动中,发现该堂有皇极教复辟活动嫌疑,公安机关派人前往实地调查,曾经误认为是佛教场所,一度被蒙混过关。

皇极教复辟活动过程中,凡新建堂点或占用其他庙宇,多数贴上佛教的照牌加以伪装,冠以“观音堂”者居多,少数冠以“修真宫”,冒充道教场所。因为观音是佛教信奉对象之一,佛教场所内除了西方三圣有观音的神像外,不少寺院还单独建造观音阁、观音殿,供奉观音像。多数民众是对观音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崇拜,一见观音神像就自然联想到是佛教场所。

一些皇极教堂正殿还挂上“大雄”宝殿的匾额、冒充佛教。黄岩三岗皇极教教堂经过修建后,要人送一块“大雄宝殿”的匾,高挂于大殿上方。因为,释迦牟尼有如来、大雄、佛、佛陀、世尊等尊称,“大雄宝殿”是释迦牟尼专有的殿堂,是真正的佛教大殿。而皇极教虽然标上“大雄宝殿”,但奉上的神像却是他们的所谓祖师弥勒,举行的是皇极教道务,以挂羊头卖狗肉的方法,掩人耳目。椒江双膀山皇极教堂,几经查封和打击,早已臭名昭著。但为了能够继续,他们就在老堂后面再造大殿,除奉上观音像以外,还挂上孔子像,他们认为:“儒释道三教本一家,儒教排在第一教,孔子是儒教的教主,所以我们要悬挂孔子像。”而群众不明就里,认为孔子是为人师表的形象,其手法“高明”可见一斑。

(三)制造异端邪说,诱人入道

皇极教在发展壮大自己力量的过程中,千方百计拉人入道,为使人相信,他们利用《末劫经》《风轮经》《救劫经》《看破世界》等会道门书籍,制造、散布异端邪说,进行所谓“劝世”、“劝众”活动。同时,他们遵循“口中降谕多劳倦,不如刊版在世间”的道旨,购买钢板、油印机,刻印抄写各种经卷,广为散发,诱人入道。并采用妖言吓唬,美言利诱,掺杂符合时代潮流新词汇,借以迷惑群众,腐蚀人们的思想,最终达到拉人入道的目的。其主要手法有:

1、妖言恶语吓唬

他们制造青阳、红阳、白阳三期末劫邪说,以天灾人祸相威吓,逼人入道。所谓红阳期花花世界,有“三灾”、“八难”、千妖百怪等谣言来吓人。所谓千妖百怪出现之时,瘟病死人,虎狼咬人,横蛇拦路,一切魔人尽死。不信皇极教者必遭祸殃,“国主不信要破亡,臣僚不信遭祸殃,黎民不信子孙亡”。称末劫期就要到来,届时要改换乾坤,黑风赤雨七天七夜,善人死一半,恶人全死完,只有皈依皇极教者,弥勒佛将你收入乾坤袋内,挂上风轮旗,贴上风轮符,可保一方平安,到时弥勒再将你放出来,就进入白阳期,天种人收,天雨黄金,无生死疾病痛苦的幸福世界,使人信以为真,乖乖进入他们的罗网。

2、甜言蜜语诱惑

他们四处劝人吃素皈依入道,什么吃素人长寿,又省钱,儒教是大教,是正教,现在释道两教的道法已过,轮到儒教,吃素要皈依儒门,否则吃素等于白吃,入了儒门就是进入仙地,天榜挂号,地府除名,永生永世不踏地狱门。吃素后破戒就是犯罪,就要入地狱,或者来世做牛做马,五雷击顶,大难来临。做保安、拜升天卷等大忏,必须在上供后,要有人皈依求道,才有功德;否则,即使做了保安,也起不到保平安的作用,拜了升天卷也不能给死者领到引路文凭,起不到灵魂进入灵山天界的作用。还对被皈依的道徒灌输,一个人皈依入道后,起码要劝十人以上入道才有功德,所谓“劝十人入道有大富大贵,劝百人入道享有更厚的功德,劝千人入道可做菩萨成仙”,只有这样,才能使自己灵魂西渡灵山天界,永享洪福,否则,你的灵魂只能留在半天聚贤宫。这些诱惑,促使一些人除了自己入道外,还要千方百计拉人入道,从而使皇极教得到迅猛发展。

3、花言巧语欺骗

他们处处寻找理由为皇极教辩解,并与时俱进,适应时代潮流,运用最新词汇,以吸引群众信道。老道首程某某多次印刷散发《五讲四美与五伦八德相结合》的传单,宣称我们儒教所讲的五伦八德,即五种伦理(君臣、父子、兄弟、夫妻、朋友)、八种德行(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与政府提倡的五讲四美的内容是相似的。道首李某某称,我们皇极教宣扬的白阳世界,弥勒执掌天盘,四季温和风调雨顺,没有生死疾病痛苦,这是一个理想,与共产党实现共产主义的奋斗目标是一致的;我们的五戒中不偷盗财物,与共产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中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也是一样的。这些论调给人一种错觉,误认为皇极教是进步的教派,并没有违背政府的政策。

(四)打破道规,竭力培养骨干

为使皇极教能够代代流传下去,他们始终不忘培养接班人,竭力发展培养道首和调贤人员。20世纪 80年代,黄岩道首程某某在路桥紫云庵物色自己的接班人戴某某,明确告诉戴:“我年事已高,趁我在世,你必须求道,万一我死了,你就可以出来继承我的职位,接好皇极教的班。”并亲自为戴抱道。当戴求不上四步道时,程就不按道规,将戴送至四步道,这样可以站上首位,就能替人皈依求道了。椒江道首徐某增物色了30多岁的徐某某为自己接班人,多次去做徐某某父母的工作,要他们不让儿子结婚,让其求道,为正道献出一切,接好岙里缪普德堂堂主的班。另一方面,为坚定徐的信仰,采取恐吓手段,声称“如果你开荤娶亲,下世要做牛马虫子草蝎”。同时,千方百计为徐某某求了四步道,还专门对该徐进行了“儒门科仪”培训,终于将其培养成皇极教的书记。

在调贤人员缺乏,难以应付拜忏等道务时,老调贤蔡某某、陈某某物色了17岁以下青少年十多名,专门在茅蓬堂培训20多天,然后带往各堂口进行拜忏实习,成为精通道务的调贤。

对于皈依求道,道规也是较为严肃的,一是要在皇极教堂内,二是做大忏有上供,三是要有四步道六位人员。但皇极教急于发展道徒,出于培养道首的需要,公开宣称可以破规,不用在堂内皈依,任何地方只要上起碗头供也可皈依求道,称为“小桌”,进而五花八门的皈依求道活动接踵而至。道首程某某、王某某还奔波于临海、仙居、温岭等地,勾结当地道首进行劝众,大搞皈依求道活动。他们打破六位人员集体皈依求道的规定,只要求过道,哪怕是二步、三步道不具资格者也站上首位招位。有时一个人站首位,拉个未求道的调贤或道徒站招位充数,甚至无人站招位独人也进行皈依求道。

(五)浑水摸鱼,大肆修建坛堂

坛堂是皇极教活动的主要基地,恢复扩展坛堂是皇极教生存发展之本。因此,在改革开放以来,他们窥测形势,乘隙而入。特别是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逐步得到落实,乘佛道教的堂产逐步收回之机,他们也挤入其中。另一方面,当前农村封建迷信活动抬头,刮起了乱建滥造庙宇之风。对此,他们自下而上地做了分析,认为当前建立坛堂具备以下四点有利条件:一是群众欢喜,农村民众认为庙宇内只要有泥塑木雕的都是佛,建庙乐于资助;二是农村干部支持,不少村干部的父母亲属是信佛的,迷信思想比较严重;三是当地政府干部不愿管,也不敢管,在分不清宗教与会道门界线的情况下,怕管得不好将涉及宗教政策而自找麻烦;四是依法上报建堂审批难,要办理很多手续,还是“无法无天”好。只要村干部同意,庙宇建好,成为既定事实,政府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

鉴于上述“有利条件”,他们忘乎所以,开始修复原皇极教堂。椒江岙里缪普德堂堂主徐某增征得村干部同意和支持,四处活动,在椒江、温岭、黄岩、临海等地,以乐助和奉长生录位为名大肆敛财;请工程技术人员绘图纸,调集建筑工人和道徒群众,在未经任何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大兴土木,建造三层楼房高的大殿三间,横厢楼房九间,全用钢筋水泥结构,并塑上弥勒祖师像,成为台州皇极教复辟活动总基地。

路桥紫云庵原是尼姑堂,后被皇极教占领,修建成为南片的活动基地。紫云庵在复辟活动中曾被查封,是公安机关和当地政府密切注视的场所,道务活动易被发现。他们就异地新建堂点,转移活动基地。甚至到了21世纪,他们在未经政府部门批准、仅仅征得当地干部同意,就擅自在路桥购买土地,于2004年动工、2005年竣工,耗资数百万,建造了雄伟的“观音堂”,雕刻三尊观音大木像。2005年国庆期间以皇极教仪式进行开光,纠集道徒及群众一千多人,拜忏三天三夜。黄岩道首谷某某还以收回堂产名义,强占某小学用房,建坛塑佛,进行皇极教开光拜忏活动。

由于皇极教这类带有浓厚秘密结社色彩的活动经常与佛道、迷信活动混杂在一起,如果不加细致进行比较研究,很难甄别正伪;这类组织由于历史传承性,可以说其极力谋求扩张、相当程度的反社会性等等秉性犹如DNA几乎必然地将会遗传、延续下去。所以,一方面,需要正视这类组织存在的长期性⑧,以及一定程度的“群众性”⑨,另一方面,需要持续关注,监控其活动状况,适时加以必要干预。研究表明,宗教、类宗教组织与外部社会的张力是一直存在的,调适这些组织与外部社会的张力、引导其与社会相适应,是各国政府采取的一贯政策;但是引导方式是否遵循这些组织与社会互动的规律,很有可能产生不同的社会后果⑩;如果社会张力得不到有效控制,很有可能给社会政治稳定造成现实的或者潜在的危害,甚至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⑪

   

参考文献:

[1]朱建伟.中国古代邪教的形态与治理[M]. 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8:351

[2]谭松林,彭邦富.中国秘密社会[M].福建: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110

[3]赵嘉朱主编.中国会道门史料集成[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429

[4]邵雍.秘密社会与中国革命[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0:511

[5]李华伟.认真探索宗教组织与社会互动的规律[N]. 中国民族报,2016 年7 月5 日第 006 版

[6]胡国霞.社会张力与威权政治的终结[J]. 湖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7(1):81-83


 

① 朱建伟.中国古代邪教的形态与治理.知识产权出版社,2018年2月第一版,第351页。

② 谭松林,彭邦富.中国秘密社会.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第一版第110页

③ 赵嘉朱主编.中国会道门史料集成(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8月第一版第429页

④ 黄极教于1952年被取缔时,全省有坛堂200余处,道徒2万余名。参见:赵嘉朱主编.

⑤ 邵雍.秘密社会与中国革命.商务印书馆,2010年8月第一版第511页

⑥ 谭松林,彭邦富.中国秘密社会.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第一版第110页

⑦ 参见:儒学, 儒家, 儒教的区别是什么?http://yida1314.com/index/article/aid/2095.html

⑧ 谭松林,彭邦富.中国秘密社会.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第一版第67页

⑨ 谭松林,彭邦富.中国秘密社会.福建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第一版第66页

⑩ 李华伟.认真探索宗教组织与社会互动的规律. 中国民族报,2016 年7 月5 日第 006 版

⑪ 胡国霞.社会张力与威权政治的终结. 湖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7.1:81-83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