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妇女亲述脱离“耶和华见证人”的艰难历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Paige Cockburn 苏姗(编译)
时间:2021年09月14日 16:37
下载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9月14日消息,通讯员:苏珊】2021年9月4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Abc.net.au)登载文章,介绍了两名原“耶和华见证人”信徒脱离邪教组织的艰难历程。中国反邪教网全文翻译如下。

雪莉和娜奥米说,从多年“灌输”中恢复过来需要很长时间

澳洲妇女雪莉(Sherrie D'Souza)第一次被允许唱国歌时46岁,娜奥米·莫拉(Naomi Mourra)首次庆祝自己生日时已是22岁。多年来,两人都被劝止参与选举投票。

这两位悉尼妇女的前半生生活在一个泡沫中:说什么、做什么都要经得他人允许,不服从的话将自食其果。

她俩都是“耶和华见证人”信徒。据该组织声称,目前在澳大利亚有超过7万名信徒。该组织管理机构全部由男性把持,“长老”们遵照指南规定政策行事,而这份指南对普通信徒保密。该组织宣称:世界末日随时来临,整个人类都会被消灭,唯有“见证人”方能在天堂永生。

娜奥米说要成为一名全职的上门传教士,她深感压力

“见证人”没有退休金或储蓄,他们被告知在天堂里,这些都毫无意义,天堂里一切都很丰盛。要想上天堂,传道必须成为生活的重点,除此之外任何分散注意力的事情都会受到谴责,甚至包括从高等教育、演奏乐器等等。

此外,这个教派禁止信徒输血,此举导致了许多法律纠纷,只有少数“耶和华见证人”谨慎地接受过某些血液制品。该教派内部还施行许多鲜为人知的教规,旨在将信徒与外部世界隔离开来。例如,信徒必须保持政治中立,不得参与选举投票,不能加入国防军或过生日。

雪莉曾经在悉尼郊区的卡姆登参加王国聚会所

雪莉和娜奥米都在虔诚的“耶和华见证人”家庭长大,读到10年级就结束了学业,被劝诱全职为教会工作并成为“常规先驱”,每月至少花70个小时挨家挨户敲门招募新“门徒”,最后自己终于“醒悟”了。

父权社会

雪莉花了26年努力做最好的“见证人”。她说,那意味着要屈从于男人。夫妇二人说,女性是由她们与男性的关系定义的:丈夫做出所有决定,妻子无条件服从。

“过去我是这样做的,但现在这些做法令我作呕。”雪莉说。

2015年,雪莉开始上大学健康课程时,丈夫萨沙在当地王国聚会所(译注:Kingdom Hall,是“耶和华见证人”信众聚会场所,信众每周在王国聚会所聚会两次)参加聚会,长老质问他为什么让妻子上学。萨沙后来与妻子同时脱离了“耶和华见证人”。

雪莉和她的丈夫萨沙在2009年“耶和华见证人”大会上

历经二十多年的默默服从,2017年,雪莉打破了“耶和华见证人”禁止信徒阅读外界任何东西的规定,并有了一次被称为“觉醒”的经历。她读到了皇家机构应对儿童性虐待委员会问题的最终报告,从而意识到自己的信仰绝非真实可信的。

“‘耶和华见证人’一贯教导信徒,组织内部一切来自上帝,而外部一切都来自撒旦。所以我想,为什么要让撒旦的组织来告诉上帝的组织如何保护儿童?这说不通啊!”但慢慢地,“我觉得自己受人操纵、虐待和背叛了。我怎么会这样愚蠢?”

雪莉和萨沙说,“耶和华见证人”的“长老制”在许多问题上并不透明

皇家委员会听取了“耶和华见证人”内部儿童性虐待幸存者的意见,查明了针对1006名信徒提出的虐待指控。然而没有人向警方报案。得知此事后,雪莉站了出来,公开反对“耶和华见证人”。

2019年,“耶和华见证人”祭出了它最强大的武器——将雪莉开除教籍,还鼓动她的家人朋友与其断绝来往。

雪莉说:“做不到好聚好散,完全就是一副邪教做派。”

雪莉全家人都与她断绝了联系,以前的朋友现在为了避开她而走对面马路。

从“出柜”到走上表演舞台

娜奥米花了很长时间才在精神上脱离“耶和华见证人”

现年43岁的娜奥米意识到,作为一名女同性恋,永远生活在阴影里会毁了她,为此她不得不脱离“耶和华见证人”。

“耶和华见证人”谴责同性恋,因此娜奥米的姐姐建议她进行性倾向治疗。但娜奥米决定逃往伦敦,开始在那里表演脱口秀,建立自信,接受自己的性取向。

“第一次去同性恋酒吧,我真的是不知所措……我最终找到了自己的路。”她说。“接受自己的性取向,意味着我在世界末日来临之际将得不到救赎。”

多年后,她对自己的信仰进行了批判性思考,随后向“耶和华见证人”递交了“辞呈”。

娜奥米说脱口秀是她得以康复的部分原因,并帮助她看到了组织“愚蠢”的一面

当她回到悉尼后,一切都不同了。除了母亲,其他人都在回避她。所幸她秉持“随它去吧”态度,因为她不再相信自己会永生。她迈出了一大步,在悉尼举办了一个仅限女性的脱口秀之夜。她称自己是“悉尼唯一的黎巴嫩裔前‘耶和华见证人’女同性恋者”。

娜奥米说她的脱口秀并不是要嘲笑宗教人士

娜奥米开始表演圣经喜剧,她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对宗教进行“温和刺激”。“有些人不喜欢,但我不在乎。我要传达的信息是——没什么是神圣到不能被嘲笑的。”

适应外部世界

娜奥米和雪莉不得不接受治疗,以使她们从多年“洗脑”中恢复过来。

宗教创伤综合症(RTS)是美国心理学家玛琳·温奈尔(Marlene Winell)创造的一个新兴的术语,它为许多人在脱离专制教派后的挣扎症状命名。温奈尔博士介绍说:“心理创伤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尽管有理性分析,但(患者)对地狱的恐惧可能会持续终生。”

玛琳·温奈尔说从教派创伤中恢复意味着学会再次感知安全

RTS刚刚开始被认可,雪莉和娜奥米挣扎了很长时间才得到帮助。好几位治疗师告诉她们,用祈祷来治疗自己的心理创伤。最终她们找到了一个名为“宗教康复”(Recovering from Religion)的非营利性组织,该组织旨在帮助那些持怀疑或不信仰宗教态度中进行(思想)挣扎的人。互助组织在美国很庞大,但今年刚在澳大利亚启动,各地已有许多人联系以寻求帮助。

雪莉希望身陷高度控制教派的人士知道有支持途径

“这些人需要被倾听、理解和信任,因为他们很难脱离教派并结交新朋友。”雪莉说。

“耶和华见证人”拒绝签署补救计划

尽管雪莉和娜奥米说她们已经做了很多治疗,但她们仍不确定“耶和华见证人”会做出应有改变。

2016年,皇家委员会曾建议“耶和华见证人”废除他们的“双证人规则”——即两个人必须同时目睹发生虐待情形,有关指控才能获得处理——并将女性纳入参与虐待调查。而这些建议都没有被采用。

受害者告诉皇家委员会,他们经常被恐吓得不敢报案。

“耶和华见证人”发言人佩西帕科夫斯基表示,“耶和华见证人”没有让女性参与调查的计划,因为圣经规定只有男性才能成为长老。

直至今年,“耶和华见证人”都拒绝签署针对儿童性虐待受害者的全国补救计划。

在政府大力推动之后,新法律出台,任何不参加相关补救措施的宗教组织,其慈善免税资格都面临被取消风险。在新法生效前两周,“耶和华见证人”表示打算加入补救措施,并将于今年晚些时候签署。

雪莉和娜奥米认为,澳大利亚对慈善机构的定义过于宽泛。“‘耶和华见证人’应该遵守与正常工作场所相同的规则。欺凌和骚扰、同性恋恐惧症、厌女症……这些在职场都是非法的。”雪莉说。

原文网址: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9-04/these-women-left-their-strict-religion-this-is-what-they-found/100165266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