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政治学博士:邪教的强权政治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苏姗
时间:2021年09月18日 14:15
下载

核心提示:2021年9月3日,南非媒体“新格局”网(Newframe.com)登载政治学博士兼作家克里斯托弗·麦克迈克尔(Christopher McMichael)的文章《邪教的强权政治》(The power politics of dangerous cults)。文章指出,邪教利用人们的恐惧心理和顺服心理,通过欺骗信徒将自己的罪行正当化,完成对信徒的精神控制,甚至插手政治,制造出一出出人间惨案。

《魔鬼村》剧照。原文配图

流媒体平台秀多多(Showmax)推出的纪录片《魔鬼村》,讲述了极端主义教派“上帝之选”(Electus Per Deus)的故事,可怕且凶残。该教派的成员在2012年至2016年间,造成了南非豪登省克拉格斯村至少11人死亡。这个教派是从早期一个名为“受基督考验者”(Overcomers Through Christ)的组织中分离出来的。

“上帝之选”以其非正式头目塞西莉亚·斯泰恩(Cecilia Steyn)为中心,谋杀敌对的基督徒。他们还设下陷阱引诱房地产经纪人和财务顾问,为了金钱和刺激感杀害了这些人。塞西莉亚谎称自己是改良版“撒旦崇拜者”和“第42代女巫”。

根据该纪录片中所曝光的采访片段和档案资料,长期以来,白人保守派中盛行对魔鬼和超自然现象等阴谋论的恐惧,种族隔离结束后,这种恐惧变得愈加明显,于是便促成了塞西莉亚的恐怖统治。媒体将塞西莉亚的恐怖统治称为“撒旦式”谋杀,但他们却将自己的这种罪行辩称是在同魔鬼及其爪牙开战。

《魔鬼村》剧照,克拉格斯村警局。原文配图

塞西莉亚让信徒们相信他们可以通过杀死“罪人”来做“主”的作工。她的组织吸引了很多专业人士,比如小学教师、精算师和警察。

忠心耿耿的信徒如扎克·瓦伦丁以及玛琳达·斯泰恩,就参与了这些杀戮。但扎克·瓦伦丁的妻子就是该邪教的受害者之一。

一位心理学家接受采访时称,这些人“一生都在等待教主塞西莉亚”的出现,并试图将自己最暴力的欲望合法化。他们把一栋破烂公寓楼变成了一座恐怖屋,在夜色的掩护下实施谋杀和抢劫。

权力有毒

克拉格斯村谋杀案,反映了邪教这一广泛的社会学现象,世界各地各种精神信仰体系都存在类似现象。

“上帝之选”组织与杰弗里·伦德格兰(Jeffrey Lundgren)为首的“可可兰德”邪教(Kirkland Cult)的罪行相似。“可可兰德”是美国俄亥俄州一个摩门教极端分子团伙,他们在1989年残忍杀害了一家五口。杰弗里告诉他的信徒说,谋杀不过是“修剪葡萄藤”。

类似的还有古巴出生的阿道夫·康斯坦佐(Adolfo Constanzo)所策划的谋杀案。康斯坦佐是墨西哥一个邪教组织的头目,该组织杀害了至少15人。康斯坦佐信奉非裔加勒比神秘主义,认为利用人祭可以向信徒传递力量,例如在警察面前隐形。康斯坦佐同时也是一名毒贩,他被抓获后,墨西哥媒体称该组织为“贩毒撒旦教”。

流行文化很青睐邪教这个主题。《魔鬼村》是在一系列邪教纪录片推出后发行的,例如奈飞公司(Netflix)的《异狂国度》(Wild Wild Country,2018年),该片讲述了源自印度教的“拉杰尼希运动”(Rajneesh,即“奥修教”),以及HBO的《誓约》(The Vow,2020年),讲的是“耐克塞姆”邪教(Nxivm,美国性邪教)及其头目基思·拉尼尔(Keith Raniere)。

2018年5月4日,“耐克塞姆”性邪教高层、美国女影星艾莉森·麦克抵达纽约市东区法院,参加保释听证会。原文配图

尽管这些组织的具体教义各不相同,却都很激进。

例如,“拉杰尼希教”原本是一个在消费主义世界中专注于冥想和灵修的团体,最终却在美国领土上发动了一场最大且惟一一场生物战。

“耐克塞姆”成员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自我实现的方法,但实际上却大搞性交易。他们拉拢名人和超级富豪,包括来自《超人前传》和《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等热门电视剧的演员。

《超人前传》女演员艾莉森·麦克最近因帮助教主拉尼尔强迫成员成为性奴隶而被判入狱。尽管拉尼尔被判无期徒刑,但仍在操控其成员。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人试图在他目前被监禁的监狱招募新成员。

什么是邪教?

正如社会学家艾琳·巴克(Eileen Barker)在她1989年出版的著作《新兴宗教运动实用介绍》(New Religious Movements: A Practical Introduction)中所说,危害性邪教与良性膜拜组织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对某一个被认为具有特殊甚至超自然领袖的绝对服从。

这些组织成为事实上的政治独裁统治者,头目们说服他们的追随者逾越法律和道德界限。这些头目和他们的核心圈创造了一个权力网络,在这种网络中,他们可以随意剥削追随者的金钱和时间,故意将信徒们与他们的家人朋友隔离开来。

2015年HBO一部关于山达基教(科学教)纪录片广受好评,参考了劳伦斯·赖特(Lawrence Wright)的著作《拨开迷雾》(Going Clear)。作者认为,危害性邪教的定义就是灌输绝对道德准则。被洗脑后的邪教成员相信,教主永远是对的,为了更伟大的事业,滥用权力、甚至犯罪是合理的。

今天的一些邪教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社会习俗面临广泛质疑,许多人去寻求秘传的、新时代信仰体系。然而,很多这类看似乌托邦式、解放思想的组织,很快就曝露出其恶毒本质。

大卫·伯格(David Berg)秉持“性自由”的原则,创立了“上帝之子”(the Children of God),但该组织一直面临儿童性虐待和身体虐待的指控。演员罗斯·麦高恩(Rose McGowan)和杰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就是在“上帝之子”中长大的。

在一次采访中,菲尼克斯描述了他家人的经历:“我父母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共享理想的社区。邪教一般不会这么自我宣传,通常就说:‘我们是志同道合的人,这儿是一个社区。’不过当我的父母意识到‘上帝之子’所做的远不止此时,他们就退出了。”

上世纪70年代,左翼基督徒们加入了由吉姆·琼斯(Jim Jones)领导的“人民圣殿教”(Peoples Temple)。起初,“人民圣殿教”因其种族平等主义和帮助贫困人口做的一系列社会工作而广受尊重。但在背后,琼斯却创造出了一个邪恶的组织,并最终说服他的追随者逃到圭亚那丛林中的一个偏远营地。

2018年11月28日,南非“上帝之选”邪教头目塞西莉亚·斯泰恩在法庭上受审。原文配图

琼斯声称,右翼军阀已在美国掌权,“三K党”正将左翼分子围巢投入死亡集中营,借此将他的追随者与世隔绝。国会议员利奥·瑞安(Leo Ryan)前往琼斯镇定居点调查相关虐待指控,琼斯杀害了他,随后强迫他的900多名追随者,其中包括多名儿童,喝下含有氰化物的饮料。“喝‘酷乐’”这个词自此成为一种隐喻,喻指对危险权威的盲目追随(译注:Kool-Aid是当时流行的一种饮料品牌,琼斯逼迫追随者喝下的就是含有剧毒氰化物的酷乐饮料)。

但正如记者蒂姆·雷特曼(Tim Reiterman)在他一本研究邪教的书中所写,“人民圣殿教”的追随者并不是被洗脑的羔羊,他们当中许多人是“正派、勤奋、有社会意识的人,有些还受过高等教育”,他们“想要帮助自己的同胞并为上帝服务,而不是去信奉一个在地球上自称为神的人”。

琼斯并没有简单地用抽象的教义控制他的追随者,而是利用恐惧、孤立和暴力。邪教权力结构要求领导者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不过这中间也存在一个反馈循环,即这些教主们受到的服从和尊重越多,就越有力量去追求其极端主义目的。

服从的危险

支持者和头目之间的这种相互作用鼓舞了一些邪教试图建立起虚拟平行国度,不仅要求追随者积极服从,而且积极尝试去改变世界政治格局。

现代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邪教之一——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由麻原彰晃“大师”创立,将佛教和基督教信仰与科幻意象相结合,宣扬世界末日论。该组织专门从日本顶级公司拉拢科学家和工程师,还招募公务员、警察。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奥姆真理教”开始幻想引发世界末日,宣称成员将在核战争之后统治世界。

“奥姆真理教”信徒曾企图从苏联获得核弹头,还成功购买了一架武装直升机,并建立起一个犯罪帝国,包括在富士山北麓的一个大院中制造突击步枪和甲基苯丙胺(一种兴奋药)。根据刑事指控,该邪教于1995年用沙林毒气袭击了东京地铁系统,造成13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Showmax系列剧《魔鬼村》发生邪教杀人惨案的克拉美格斯村鸟瞰图。原文配图

“人民圣殿教”头目吉姆·琼斯在他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办公室里,时间大约在1976年。原文配图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