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藏在华丽外衣下的美国性狂热膜拜团体真实面目曝光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Sara Stewart 孙煜
时间:2021年11月19日 11:13
下载

【中国反邪教网2021年11月19日讯,通讯员:孙煜】据美媒《纽约时报》2021年11月9日报道,6集播客“启示录”曝光了美国加州一性狂热膜拜团体“契友会”。该团体类似臭名昭著的耐克塞姆(NXIVM)性邪教,被控性虐教徒,强制女教徒堕胎,并利用世界末日论大肆敛财,曾拍卖一套中国古董家具套利1120万美元。

性狂热膜拜团体“契友会”教主罗伯特·厄尔·博尔顿(Robert Earl Burton)曾从事葡萄酒酿造行业。

也许您曾听闻此类报道:类宗教团体的男教主被控性虐教徒。面对指控,他却回应称自己是更高等“智慧生物”,是“法外之人”。

境外播客Spotify新播出6集连载“启示录”(Revelations)报道了一个加州末日团体,名为“契友会”(The Fellowship of Friends),和最近被判刑定罪的性邪教耐克塞姆(NXIVM)创始人基思·拉尼尔(Keith Raniere)情况非常相似。驻布鲁克林调查记者杰宁斯·布朗(Jennings Brown)花了三年时间调查这个邪教。他数次前往该教位于尤巴县的大本营“阿波罗”(Apollo)探访,并采访了一些前教徒。他们谈到该团体在高智高知虚伪外表下隐藏的贪婪、伪善和残忍,以及有关世界末日的预测。尽管多次被控存在虐待行为,但一直运行至今。

复兴葡萄酒庄

“契友会”最初并没有被认作危险团体。曾几何时,该团体因酿造世界顶级葡萄酒而闻名, 其“文艺复兴”品牌葡萄酒被看成“特殊的、独一无二的、加州顶级葡萄酒”。

随着布朗的报道曝光,该团体酒庄生意倒闭,将面临更多的审查。布朗采访了包括7名男性前成员,他们都声称遭受了头目罗伯特·厄尔·博尔顿的性虐待。布朗说:“他们告诉我,在性仪式上,教主一天内要和100名成员发生性关系,并称之为‘爱情派对’。”

博尔顿出生于1939年,曾在阿肯色州一学校任职教师。上世纪70年代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了加州的“大师”。他研究了一个由俄罗斯哲学家乔治·戈尔迪耶夫(George Gurdjieff)所创立的自助运动组织“第四道路”(The Fourth Way),并深入研究了其教授成员自我启迪、自我觉醒的所谓教义。博尔顿把该教义拿来修改一下,宣扬称人们应当享受精致生活,摈弃消极思想,并遵循“44天使”借博尔顿发号指令,和谐共存。

1981年,“契友会”教主罗伯特·厄尔·博尔顿

博尔顿称,这“44天使”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包括达芬奇、莎士比亚、但丁和本杰明·富兰克林等。他们发出指令,指导成员如何生活。博尔顿常常借“天使”们预言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借此指引成员们出资建设日渐庞大的“艺术馆”,收集一大批西欧艺术品,称艺术馆会在未来“重塑文明”。就这样,这家“艺术馆”和博尔顿的豪宅一样,面积翻了一番。1996年,“契友会”收藏的中国古董家具,曾在佳士得拍卖行卖出了1120万美元的高价。

上世纪70年代,博尔顿下发一则极其古怪的命令:体育活动、诙谐打趣、眼镜、混种宠物以及词语“我”都是被明令禁止的;女人被看成精神低下,不允许她们怀孕,所有女性成员一旦怀孕,必须堕胎。

“文艺复兴”牌葡萄酒

受访者“南森”称,博尔顿命令他的妻子打掉胎儿,称这个孩子来得太快,登不上诺亚方舟。“那时我真是一个傻瓜,我接受了这个解释。这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决定,妻子不同意,但她的反对无效。”回忆过去,“南森”懊恼不已。

据称,博尔顿一方面谴责同性恋,一方面却一直视年轻帅气的男成员为猎物。许多在播客中接受采访的前成员都谈及了性虐行为。一些受访者提供了被侵害的第一手资料,还有一些人知晓此事,包括博尔顿的一位女管家。

目前,“契友会”并未就媒体质询作出回应。在播客中,布朗直接就性剥削指控质问该团体负责人格雷格·霍尔曼(Greg Holman)。霍尔曼回应称这些指控不是真实的,但他欢迎任何有确凿证据的受害者去找他。

1996年,前教徒特洛伊·巴兹比(Troy Buzbee)提起诉讼,指控博尔顿在其17岁时性侵了他。根据布朗的报道,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博尔顿性同样性骚扰了特洛伊的父亲理查德·巴兹比(Richard Buzbee)。布朗在播客中说道:“理查德当时将性虐行为告诉了亲人和朋友,并发现许多人也遭受了同样折磨,其中包括自己的儿子。理查德将此事写进信里并发送给其他教徒,提醒他们注意。他写道,‘最大的冲击来自我儿子特洛伊,他告诉我博尔顿从他入学时就开始以上床为目的向他求爱。他当时才17岁。’”

据报道,2005年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调查了一则关于利用奖学金将非美国公民带入该国并支付其宗教签证费用的消息,意图招募新成员发展为博尔顿的性奴隶。2012年,布朗从《信息自由法》请求中获得的联邦文件中得知,缉毒执法局与ICE一起突袭了一家阿波罗化合物工厂,试图寻找制毒证据但无果。

布朗说,当该团体意识到正被审查时,它开始从更远的地方招兵买马。“博尔顿核心圈子成员来自东欧,”他说,“在第四集中,我采访了两个这样的人,一个来自俄罗斯,一个来自罗马尼亚。”

布朗还采访了“契友会”前首席财务官查尔斯·兰德尔(Charles Randall)。兰德尔声称该奖学金披上宗教外衣是为了避免美国国税局的审计。“以宗教为名,是为了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博尔顿可以藉此为所欲为。”因为对“性剥削”现象失望至极,兰德尔于1994年脱离了“契友会”。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