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带来的痛 撕心裂肺为儿哭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志鹏
时间:2021年09月28日 19:33
下载

 

我叫陈梅,女,现年47岁,初中文化,家住山东省济源市克井镇。

2013年元月8日,我刚从学习班出来,就独自一人含泪直奔埋葬儿子段飞的半山坡。那一个下午,我任凭眼泪滑落,整个山坡上,都回荡着我悲恸的哭声。我对不起儿子,更对不住前夫。我后悔自己那几年信了“全能神”邪教后,一心为“神”奔波,却没有管教好儿子,以至于儿子不幸溺水身亡。

1998年冬,我与邻村的一个初中同学魏民经人介绍结了婚,他在市里的一个国有企业上班,性格忠厚,勤快能干,婚后我俩的生活过得还算滋润。2000年4月,儿子魏飞出生了,给我们的二人世界增添了不少开心和乐趣。2004年,我在镇上开了一个内衣店,虽然收入一般,但比较充实。2006年春,有一个曾到我店里买过内衣的妇女介绍我信了“全能神”,但由于看孩子,还要忙生意,因此开始并未太上心。

2007年初,我的丈夫魏民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发现并确诊罹患肺癌,我的内心世界和家庭生活一时间陷入了阴沉之中。看着年纪尚幼还不是十分懂事的儿子,我和丈夫暗中不知流过多少泪。虽然丈夫表面上一直装着微笑和坚强,但那年秋天,他还是带着对我和儿子的无限眷恋离开了人世。我的生活一度失去了支撑和希望,情绪极其低落。

魏民去世两年后,经人介绍我和在煤矿上班的一个外地男子结了婚。不过,婚后他对我还够体贴,对儿子魏飞也视同亲生。但在我内心深处始终难以抹去和魏民的那段婚姻和情感。直到婚后一年我又生育了一个女孩,才逐渐地淡忘了以往的伤痛。

时间来到2010年10月的一天晚上,平静的生活再一次被打破,生活再次给了我沉重一击,我娘家的唯一亲哥哥在上班回家途中突遇车祸死亡。我回娘家伺候了父母两个月。每每看到年事已高、常年有病的父母那种哀伤、木讷的神情,我强忍泪水和内心的悲凉。

恰在这段时间,那位传给我“全能神”的妇女再次找到我。我也生怕再有什么不幸降临到我的身上和我的家中,真心想通过“全能神”找到依靠,找到寄托。一开始在我家多次聚会,后来又到其他聚会点参加聚会,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一起“吃喝神话”,学习“全能神”教义。因为当时的我学习和参加活动比较积极,七八个月后,就被任命为一个聚会点的负责人。说实在的,因为我性格有点倔,经常提不同的问题,上面常批评我爱打岔,人性不太好,所以直到后来,我也一直只是几个聚会点负责人。当然,这中间我也对“全能神”有过疑虑,想过世上怎么会有“全能”的“神”呢,也发现上面的工作安排中存在自相矛盾的地方,但一想,信“全能神”就是要求一切要听命于圣灵使用之人,不管“神”的话语和安排是对是错,都得顺服和不折不扣地执行。不信,就是在抵挡“神”,背叛“神”,会被“神”惩罚,得到恶报,或被车撞死,或被毒蛇咬,或得了绝症,或赶下了地狱,思想上便极度恐惧,所以根本没有勇气背叛“全能神”。

信了“全能神”后,我的心境一直追求在那种“全能神”描绘的那种荣光无比的国度里。但随着我痴迷程度越来越深,娘家二老我基本不去看望了,亲戚家办事我也不再去了,关照儿女责任完全丢给了丈夫,与现任丈夫的感情发生了危机,经常吵闹。因我不能满足儿女的要求,常常失信于他们,对儿子的学业更是不闻不问。虽然我也能从儿女的眼神中感到,他们在怪罪我,对我的做法不能理解。但那时的我已完全迷失了自我,一直在为“全能神”效劳和奔波,反而自认为身边的人对我冷眼,对我讥笑,是因为他们犯傻,他们糊涂。

清楚地记得那是2012年8月13日,我在聚会点安排工作,丈夫打电话给我,几次我都没有接,不一会儿,短信发过来了:儿子去牛王滩洗澡淹死了!看到这,我一下子六神无主。但看到正在聚会的兄弟姊妹们,我还是坚持给他们安排完工作才赶到了牛王滩。亲戚们对我一阵痛骂。然而,看到儿子冰凉的尸体,我仍然十分冷漠,直到把儿子的后事处理完,我都没有大声地哭过一次,面对亲人们的埋怨和指责,我却在检讨自己在追求“全能神”的道上哪方面没有做好,才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

2012年11月和12月份,按照上面的工作安排,我积极组织两个聚会点的兄弟姊妹们公开拉人,公开传教。深更半夜我们一起去村里吆喝“天要黑三天,老天爷下凡救人”等话语,天还没亮我们就挨家挨户给人散传单。12月13日,我与一个“姊妹”在邻村散发传单时,被群众举报抓进了拘留所,再后来进到了“全能神”集中教育争取学习班。

通过全面系统地学习,我幡然悔悟,悔恨万分。我真正明白了原来信的“全能神”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假神和恶魔,他不光用话语引诱人、欺骗人、迷惑人,最主要的他能用极其卑劣的手段禁锢人的思想,控制人的精神,让人忠诚于他,顺服于他,整个人被他利用、操纵,失去理智,毫无反抗余地,使人荒田、舍业、抛家,最后让人走上一条难以自拔的道路,让人与国家为敌。

魏民,我对不住你,你饶恕我吧,我曾经答应你,照看好咱们的儿子,而我却失言了,让他过早离开了人世,我这些天一直揪心地痛,以泪洗面;小飞,妈妈的心肝宝贝,是妈妈太愚昧,上了“全能神”的当,走了这一条邪路。妈妈的心在滴血,我憎恨“全能神”毁了我,更毁了你,让你年幼的生命过早凋谢,孤独一人躺在山坡上。如果有来生,妈妈愿意用生命来补偿你!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