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研究所高工的回家之旅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谷风
时间:2021年11月17日 15:13
下载

张如水,1965年出生于山东沂蒙山区农村家庭,因为学习刻苦成绩优异,考入华中理工大学,毕业后进入陕西西安某研究所,成家立业,成为全村人羡慕的天之骄子。然而,他的晴朗天空自1997年5月被乌云遮蔽,“法轮功”邪教组织夺去了他本该美好的24年。2021年,挽救他和他的家庭,成为地方政府的攻坚课题。

二十四年

1997年,32岁的张如水报考研究生,因英语短板,如同当年毕业考研一样,再次搁浅了。考研不成,晋升提拔也受到影响,他心中的郁闷和不满因为极度内向的性格不断积压,经常搅得他焦躁不安。这一年5月1日,张如水在他人的引诱下开始练习“法轮功”。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邪教。当年同他一起练习的绝大多数人果断脱离邪教,回归了正常生活。但已深陷其中的张如水经反复劝导无果,性格变得更加闭塞内向,即便后来儿子的出生、妻子提出离婚,也没能让他真正醒悟。二十多年,他就这样越走越远,在单位成了个独来独的人。

妻子对此长期苦恼,曾尝试自学心理学来努力转变他,也彻底失败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勉强维系着这个岌岌可危的家庭,但内心痛苦万分。

这个家,迷路了24年。  

两年  

2020年,辖区街道帮扶小组再次找到张如水,希望帮助他迷途知返回归社会。但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没有信心,觉得要彻底转化他是不可能的事,毕竟24年了。于是,抱着这种心态,帮扶工作未见多少进展。

2021年,帮扶小组决定开始攻坚,一面收集信息,一面分析研判。4月,由区委政法委领导、心理咨询师组成的帮扶小组再次出发来到咸阳厂区,与在这里上班的张如水见面。

在大半天的谈话过程中,张如水从未摘下口罩,也没有喝一口水,内心的抵触和封闭展露无遗。任凭帮扶小组如何耐心宣讲关爱帮扶政策,反复询问困难顾虑,均被他冷冷拒绝,鲜有的几句话也是歪曲党的历史。

帮扶小组长为了争取张如水的信任,主动留下姓名电话,临走时握着他的手道别,听到的却是张如水说着“做这些会对你们不好”这样的话语。  

两天半  

2021年9月14日,帮扶小组再次来到咸阳厂区,带来了2位原法律培训中心帮教老师和他们根据张如水量身定制的帮扶方案。这一次,区、街、单位联动,决心挑战不可能。当天下午,陆续展开谈话、心理咨询、政策宣讲、“经文”批驳,告诉他如何正确对待有神论无神论,跟他讲明健身气功与宗教的特点、它们与“法轮功”邪教的区别。此外,更多的是利用一切机会让他感受党和国家、单位和领导对他的真心关怀。

帮扶小组知道,这是一场持久战、攻坚战,更是一场非打不可的硬战。张如水的生活极其规律简单,长年厂区—单位—家三点一线,每天除了车间就是待在公寓宿舍,永远一身工服,用餐也是最简单的,独来独往。简则固,这也是他很难转变的原因。

帮扶老师对症下药,紧闭的心门被善意和关爱一点一点推开。“听说你下了班车到回家还要骑50分钟电动车,这一年下来可省老鼻子钱了”,“老张呀,你老婆不心疼你这个顶梁柱吗,这把年纪骑电动车还是有危险的”,“你这是给儿子儿媳妇攒车,自己却舍不得。”老师们对他一边夸一边调侃。一天下来,他紧绷的脸松弛下来,去吃晚饭路上与他开玩笑,他嘴角竟也微微上扬起来。这是努力打开的一丝缝隙,帮扶小组立即觉得有了希望。

第二天,渐渐有了可以探讨的话题。帮教老师肯定与批驳并重,抽丝剥茧,先是讲了张如水所在单位的发展,他个人收入的增加,单位员工生活质量的提升,西安城市的文明发展进步。用张如水自己亲身经历的发展变化,来反驳“法轮功”邪教组织一直跟信徒们灌输的抹黑中国的例子,让他开始动摇“法轮功”所谓“真”的信念。张如水认真听着,不时陷入了沉思。

第三天没有安排,而是让他自己思考。中间他主动找到帮教老师聊天,态度明显发生了变化。晚饭前,张如水终于提出了一直暗藏在心里最主要的顾虑:担心自己脱离后“法轮功”邪教组织报复他。“邪教组织要想报复你,他们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在哪个国家!”帮扶老师跟他讲了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前几天自己停车时手机不慎滑落丢失,因为手机里面保存家族重要档案,就求助到派出所,没想到2个小时后民警竟然通过雪亮工程查找并联系上了捡拾手机的男子,找回了手机。这几年,你经常早晚骑电动车穿行大半个城市,是警察保证了你的安全。中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你当年一起练习‘法轮功’的人不少现在已经脱离了,你看看,他们被报复了吗?他们的生活现在过得怎么样?”张如水若有所思。  

一个半小时  

9月16日晚,第十四届全运会开幕式即将到来。公寓里的电视机开着,大家都在等待着这美好的一刻。陕西西安美好现代的画面冲击着房间内每一个人,脱贫、抗灾、防疫、一带一路……气氛昂扬又庄严。

六点半,距离开幕式剩下一个半小时,张如水终于下定决心与“法轮功”邪教正式决裂了!二十四年弯路终归坦途,张如水衷心地对大家说:“为了我,老师们辛苦了!谢谢你们。”

第二天,张如水平静地参加了车间工友的退休欢送宴会,这是多年来他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与同事们在一起,坚冰正一点点融化,隔阂正一点点消除。四年后,他也将迎来自己的退休欢送宴,或许,也如这天一般热闹难忘吧。

24年不辨正邪、误入歧途的张如水,终于在今天除去心中迷障,找回了自己的方向。24年里,张如水因为心中迷惘,信仰的旋律发出了不和谐的杂音。今天,他通过家人、同事,特别是帮扶人员的温情化解,进行校音,终于融入家庭和社会合成的交响乐中。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