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嬢嬢的笑容回来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王飞
时间:2021年11月19日 12:01
下载

2018年从部队转业后,我来到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某街道工作,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法轮功”受害者贵嬢嬢(化名)。 

愚昧无知,中邪太深 

2018年3月的一天,我们工作小组按计划对邪教受害者进行走访,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贵嬢嬢。听同行的同事们讲,贵嬢嬢是一个很顽固的“法轮功”痴迷人员;作为一个教转新人,我的心里也充满了好奇。见到贵嬢嬢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样貌,年近八旬,面色忧郁,木讷地坐在轮椅上,不大的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前来走访的每一个人,冷若冰霜。工作小组进入房间后,贵嬢嬢坐在轮椅上歇斯底里地叫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20多年的“练功”洗脑,贵嬢嬢邪教思想的毒显然是中得很深了。她的二女儿王岚(化名)站在旁边,无奈又心酸地劝说母亲:“政府是来帮助你的,你练功有啥子用,还不是瘫痪了要我们照顾。” 

她的“神”没有保佑到她 

王岚告诉我,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贵嬢嬢听人家说练“法轮功”可以强身健体,生病不用吃药,就陷了进去,每天神神叨叨的。家里人都反对,劝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因为长年患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且拒医拒药,几年前贵嬢嬢一下子就瘫痪了。练“法轮功”20年,她的“神”、她的功法最终还是没有保佑到她。“记忆中母亲自打练功那天起,她的脸上就好久没有笑容了。”王岚望着窗外忧伤地回忆着,不知不觉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自尝苦果,牵累儿女 

贵嬢嬢的丈夫去世多年,她每月享受着企业的遗孀补贴。三个儿女很早都办了买断,自谋生计,也都有了自己的家庭。疾病缠身、瘫痪的贵嬢嬢没有人照顾,三兄妹商量后用母亲的补贴请保姆照顾生活。但是看到贵嬢嬢每天在家里练功,保姆干了几天就推辞走了,一连换了5个保姆,没有一个超过半年的,无奈之下兄妹三人只好轮流照看。

2020年王岚离了婚,一个人靠着每月一千多的退休金独自抚养孩子,两个哥哥商量后就让王岚去照顾母亲,他们每个月出点生活费给她贴补家用。“妈妈行动不便,我每天都要用轮椅推她下楼晒太阳,又要辅导孩子,没有经济来源,压力太大了。”这是每次我们走访时王岚说的最多的话。 

网络图片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工作小组了解到贵嬢嬢和王岚的困难后,主动协调属地社区、小区物业,给她找了份保洁工作,这样她平时在本小区打扫卫生,既方便照顾母亲,每个月又多了近2000元收入。王岚感激地告诉工作人员:“太感谢你们了,我妈妈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你们还这么关心我们,感谢政府。”

2021年春节前,工作小组约王岚和她的哥哥王永(化名)座谈,探讨尽快让贵嬢嬢脱离邪教泥潭的方法。他们兄妹主动告诉工作小组:感谢你们对我们妈妈的关心,感谢你们能处处为我们一大家着想,我们兄妹这段时间也商量了几次,下定决心要配合政府开展工作,全力劝说妈妈,争取让她迷途知返。她被毒害得太深了,我们也好久没有看到她开心的笑容了。 

迷途知返,重拾亲情 

过了一段时间,王岚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方便的话去她家里一趟,“我妈妈思想有点变化了!”电话里王岚激动地说着,我随即将这个消息汇报给工作小组组长。大家半信半疑地来到她家里,敲开门,像往常一样和贵嬢嬢、王岚打招呼,没想到坐在客厅里轮椅上的贵嬢嬢主动回了句“你们好”。工作组成员不由自主地面露惊喜的表情对视了一眼。这次再交流,贵嬢嬢没有了反复念叨的“经文”,没有了歇斯底里的叫喊,脸上不时地出现丝许的笑容,耐心地静听。和他们一家谈话氛围很好,交流也很顺利,这个时候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年长的慈祥嬢嬢。

后来我才知道,自打贵嬢嬢练功后,儿女们就没有再和她一起过过年。这次春节,王岚三兄妹相约来到母亲家过年,每天嘘寒问暖、悉心照料,几个孙辈孩子每天围绕在贵嬢嬢身边打闹嬉戏,大家晚上一起看电视节目,一起聊孩提时代的点点滴滴,一下子让贵嬢嬢“练功”的心思散了。三兄妹趁机“文火慢炖”,耐心地、细雨无声地劝说贵嬢嬢,十几天下来,贵嬢嬢那颗被拐走的心重新被拽了回来,慢慢习惯了这样儿孙满堂的天伦之乐,习惯了这样温暖家庭生活状态,儿女们期盼的笑容也重新布满了她的脸上。

(责任编辑:力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