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婚礼,真性奴,戴项圈,关笼子……又一澳大利亚性邪教浮出水面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王亦烊(编译)
时间:2021年08月05日 11:39
下载

忍受了多年邪教暴力和性虐待的费莉西蒂·伯尔克。图源: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杰克·费舍尔摄

费莉西蒂·伯尔克(Felicity Bourke)戴着不锈钢奴隶项圈被锁在金属笼子里,她意识到自己似乎再也无法摆脱詹姆斯·戴维斯(James Davis)的控制了。

费莉西蒂称现年40岁的前澳大利亚陆军士兵詹姆斯·戴维斯为“主人”,后者长期对她实施心理操纵、强制控制以及无数次的身体和性暴力虐待。

2021年3月初,戴维斯被澳大利亚联邦警察逮捕,并被指控犯有奴役罪。

詹姆斯·戴维斯

一份调查揭开性邪教组织骇人内幕

3月15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播发深度调查报道,此前已将耗时五个月的调查所获得的信息提供给澳洲联邦警察局。从搜集到的数百张照片、视频和文件以及20多名女性所提供的信息中,可一窥戴维斯及其性邪教组织令人震惊的暴力行为以及骇人内幕。

戴维斯长期对女性实施身体和性虐待,更是通过社交媒体对年轻、脆弱的女孩紧盯不放。

被捕之前,戴维斯一直与6名被他称为“奴隶”的女人一起住在新南威尔士州一处偏远的乡村。这些女人此前曾表示,她们是自愿选择与他一起生活的。

即使遭受了多年的极端身体暴力和性虐待,费莉西蒂在一开始也是这么对她周围的人说的。

由于受到极度的心理操纵,很多年以后费莉西蒂才意识到自己是受害者。

费莉西蒂表示:“我将此事隐瞒了很久,为此感到羞耻。他剥夺了我作为人的所有权利,我失去了独立生活能力。我害怕他会杀了我。”

现在,费莉西蒂希望戴维斯能够受到司法的裁决:“我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了。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人。”

她用“邪教”来形容这个组织,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鼓励其他人也站出来说出真相:“处于那种境况时,所有的力量都被剥夺了,真的很难摆脱。”

詹姆斯·戴维斯和他称之为“奴隶”的六个女人

戴维斯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告诉他的追随者,他只是和多个伴侣过着另类的生活。

然而,那些逃离的女性的说法与其截然不同。根据她们的描述,里面就像被戴维斯及其追随者控制的邪教组织,他们在新南威尔士州各地举办充斥着毒品和酒精的性派对,逼迫年轻女孩进行性活动,并对她们施加暴力。

尽管很多人多次向联邦当局和州政府投诉,但多年来罪行累累的戴维斯一直逍遥法外。

戴维斯服兵役时的照片

当街殴打,关进笼中……数百页日记记录非人虐待

2012年,年仅21岁的费莉西蒂从新南威尔士州偏远地区移居到悉尼,准备成为一名警官。正是在那时她遇到了詹姆斯·戴维斯。

戴维斯比费莉西蒂整整年长10岁,身材魁梧,全身文着浓重的文身,看着有点吓人。费莉西蒂的父母至今还记得他控制欲强,大男子主义严重,厌恶女性。

费莉西蒂的母亲戴安妮·伯尔克回忆说:“我发现他非常高傲,很粗鲁,很想出人头地。”她说,戴维斯对控制费莉西蒂的事毫不避讳。“我当时对我丈夫说,我们遇到大麻烦了。这个人非常危险。”

戴安妮·伯尔克

没多久,戴维斯就切断了费莉西蒂与家人之间的联系,开始虐待她。他们在一起刚4个月,戴维斯就当街殴打她,不住地往脸上打。“我稍有一点意见,他就会火冒三丈……”

这种身体暴力还伴随着心理上的操纵。戴维斯逼她签下一份契约,承诺必须“服从并当他的奴隶”。戴维斯对她解释说,虐待行为是BDSM(性虐待)中“主/奴”关系的一部分。所谓BDSM是指包含捆绑、约束、支配、虐待或服从等形式的性活动。

按照戴维斯的说法,殴打她是对她“产生不想当奴隶的想法”或未遵照他的要求行事的“惩罚”。他对她的要求可谓面面俱到,包括做饭、打扫卫生和性行为等。

“全部都是他在控制,他就是要完全地控制我,”费莉西蒂说,“他的目标就是让我成为他的奴隶。”

费莉西蒂和戴维斯共同生活的三年都是在暴力中度过

在维持这种关系六个月之后,戴维斯开始强迫费莉西蒂详细记录下每天的经历。从2012年到2015年间手写记录下的数百页日记中,详细描述了他令人震惊的虐待和强制控制。

“他似乎能够进入我的头脑,知道我的一切。”费莉西蒂解释道。

日记显示,费莉西蒂经常遭到鞭打,有时被打到晕倒,头部也多次挨打,被扇耳光,掐紧脖子直到窒息。

她的身体也多次受到束缚。他把费莉西蒂的脚踝锁在餐桌上,还经常把她关在笼子里进行惩罚,“时间最长的一次我被关了整整三天”。

费莉西蒂在与戴维斯保持关系期间一直详细记着日记

戴项圈,文文身,每个人都有专属“奴隶编号”

除了私下对费莉西蒂进行身体虐待外,戴维斯还想对外体现对她的控制和所有权。

戴维斯要求费莉西蒂戴上不锈钢项圈,并让人给她文上专门分配给她的“奴隶编号”。他们在费莉西蒂大腿内侧沿内裤线上文了一个又大又粗的黑色字母,还有八九个数字。文身很显眼,难以遮住。

多年后,费莉西蒂决定清除她的“奴隶”文身

戴维斯试图从各个方面控制费莉西蒂的生活。他会指定她穿什么衣服,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上厕所。他会监视她和谁说话,并掌控着家里的财务大权。他还教她怎样成为一名性工作者。

“我记得我打扮一番后就跟他一起过去了,然后他就把我扔下。从此,我就成了一名性工作者,就是这样。他只是带我进去,并告诉我去哪里工作。”

她把赚到的钱都给了戴维斯。

费莉西蒂与詹姆斯·戴维斯

费莉西蒂的父母并不知道她遭受了多么严重的虐待,但一度非常担心,甚至商量过把她“绑架”出来。她的母亲戴安妮四处寻求帮助,但这非常困难,因为费莉西蒂已是成年人,而她被长期深度洗脑,自己并未提出需要帮助。

费莉西蒂多次尝试结束这段关系未果,直到2015年,她从戴维斯的iPad上看到了他与其他女人,甚至和只有十五六岁女孩在一起的性爱照片,她才终于下定决心离开。“当我提出要离开时……他把我打得死去活来。我被锁在房间长达12个小时”。

此后八个月,她无家可归。

“我觉得他无处不在。我知道,在他眼中、在那一刻,我就是他的私有财产,他会杀了我。”她说。

建网站,参加性派对,目标瞄准未成年少女

早在费莉西蒂摆脱他的控制之前,戴维斯就已开始四处寻找更多“猎物”。他建了个网站,将自己打造为BDSM的“主人”和恋物癖摄影师。他经常在悉尼参加BDSM性派对,后由于被多名女性投诉侵害他人身体,最终被禁止参加。

他还主动向年轻女孩表示可以介绍她们去做模特,甚至将十几岁的女孩作为目标,“他会在聚会上直接引诱她们”。

2015年,戴维斯通过一恋物癖网站认识了悉尼一名10年级学生。据她在网上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她16岁时,戴维斯提出给她拍裸照,之后二人便开始交往。在她17岁生日之前,她也像费莉西蒂一样被分配了一个专属“奴隶编号”,也开始戴上项圈作为戴维斯对她拥有所有权的标志。戴维斯还吹嘘说参加了这个女孩的高中演讲晚会,并上传了她去参加学校正式活动的照片。

两名“奴隶”都戴着象征戴维斯所有权的不锈钢项圈

这名女生后来像其他“奴隶”一样成为性工作者。戴维斯在网上给她打的广告突出强调她是“少女”,“还是一名在校学生”。

戴维斯在网上写了许多文章,特别是在恋物癖网站上发表了数十篇冗长的帖子,来说明他是如何对奴隶进行“心理调节”,使她们对自己达到百分之百依赖。他写了如何寻找“愿意成为奴隶、愿意遭受虐待和类似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创伤的女性”,还介绍了一种“死亡契约”,“契约”称在“主人”死后可将“奴隶”的“所有权”转让给其他男人。

美国邪教研究专家瑞克·罗斯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邪教受害者,他认为戴维斯所经营的团体是一个专制的、破坏性极强的邪教。

给“奴隶”佩戴钢圈

戴维斯号称他对“奴隶”的安排经过双方同意,瑞克·罗斯表示这“完全是在歪曲事实”。他表示,邪教有三个主要特征:“一是拥有一个作为崇拜对象、拥有全部权力的领头人,他是全体组织成员的精神统治者;二是有一个思想灌输的过程,目的是对组织成员产生不良影响;第三个特征是,邪教头目利用这种不良影响来剥削和伤害组织成员,甚至危害整个社会。”戴维斯及其组织满足上述邪教组织特征。

罗斯称,误入邪教的人很少能够意识到自己受控制的程度,对于那些陷入魔爪的女人来说,她们很难判断自己所处的真实状况,“这很可怕”。

假婚礼,真敛财,一男多女共住“奴隶屋”

到2018年,戴维斯与四个女人住在一起,把她们当作奴隶一样对待。为了便于控制,他把她们从悉尼搬到了新南威尔士州阿米代尔市郊区的一栋别墅里,这里距她们的家人朋友数百公里。

戴维斯与被他称为“奴隶”的女人们在阿米代尔市别墅外的合影

“邪教头目会利用各种手段进行控制,如社交隔离、控制通信、切断与家人朋友的联系、控制她们的时间,时时刻刻,日复一日。”罗斯解释说。

戴维斯在社交媒体上透露,他要求这些女人对他无条件服从,称他为“主人”,每天记日记,连吃饭和上厕所都要征得允许。

为了加强控制,戴维斯甚至组织多场精心安排的假婚礼,通过与他“结婚”,不断地向这些女性灌输一种思想,即她们必须完全服从于他。

戴维斯与他的“奴隶”举办假婚礼

2018年底,戴维斯又招募了一名17岁的女高中生。她来自悉尼,有精神病史。在这名女生出院的第二天,戴维斯便不顾她家人的意愿,直接将她带到了阿米代尔。2019年,这个女孩开始出现在戴维斯的社交媒体上,网民可以“先试后买”。是的,这名刚满18岁的少女,和其他与戴维斯同住的女人一样,也被当作性工作者,不断地前往悉尼和其他各州进行性工作之旅。后来,她还出现在戴维斯在线销售的以乱伦为主题的性爱视频中。

一名与戴维斯住在一起的少女

专门受理性虐待和人口贩卖案件的刑事律师菲丽西提·盖莉教授称,现代奴隶制包含多种形式的剥削,包括奴役。“如果有妇女通过签订合约与别人建立一种关系,然后很快发展为某种形式的性工作,则很可能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支持奴役、人口贩卖及各种类型胁迫等指控,”她说,“人口贩卖、现代奴隶制非常复杂。没有人愿意成为奴隶,也不可能愿意被贩卖。有些人可能并不知道自己被贩卖了,或者受到欺骗而被贩卖了。他们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在这种状况下生活很长时间。”

戴维斯利用社交媒体在一个需要订阅的色情网站上进行宣传,发布包含与他同居的女人和其他人的性爱和极端暴力视频。

性工作倡导者露西·普莱斯(Lucy Price)看到了其中一些视频和更多未公开分享的图片内容,看到那些女人被暴力殴打,脑袋都像断了一样。她颤抖着说:“我从事这个行业很长时间了。我看得多了,但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真的太可怕了,我都不敢回想那些事!”“即使在电影中也从未见过一个成年男子打人打得这么重,更别说是打一个与他有性关系的年轻女孩。真是令人发指。”

向邪教教主膜拜

普莱斯感到非常担心,于是她给住在阿米代尔别墅的一个女人发了条信息。她说,她看到了一段令人不安的视频,戴维斯在不断暴打一个女人的面部。那个女人回复说,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自愿的,“我们保证每个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充满热情的、你情我愿的”。

关押性奴的铁笼子

这个回复令普莱斯感到震惊。她说:“绝对不可能,没有人会同意。”

性奴被邪教头目绑在架子上固定住

搞培训,同“分享”,“金字塔”式扩张邪教组织

据披露,与戴维斯臭味相投的人很多,戴维斯正在培训他们,教他们如何“征服”女人。

罗斯表示:“戴维斯正在试图组织和构建一个看起来像金字塔一样的权力架构和组织,他自己处于权力的顶层。他培训这些人,让他们视自己为导师和领袖。”

约书亚·克林奇是戴维斯的密友和得力助手。他在社交媒体上称自己得到了戴维斯的指导,并吹嘘正计划建立自己的“奴隶屋”。

约书亚·克林奇

他说:“上次见到吉米(戴维斯)时他告诉我,他对我的指导即将结束,我非常自豪。他认为我已经可以发展自己的分支了,他相信对我的指导完成了。我们正在考虑在悉尼扩建一栋新别墅。”

来自悉尼的18岁少女蒂芙尼(化名)是克林奇的“猎物”。与被戴维斯及其信徒盯上的许多人一样,蒂芙尼也非常脆弱,正在经受心理煎熬。

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相互关注,聊天,然后在酒吧见面。蒂芙尼很快就被克林奇灌输了一通BDSM性派对、毒品、酒精、暴力,最后签了一份契约,成了约书亚·克林奇的“顺从者”。

蒂芙尼想要离开,却进退两难,无能为力:“如果我离开,后果很严重。他们认识我的家人,他们会勒索我。”

蒂芙尼被迫承受越来越严重的性暴力,甚至在戴维斯阿米代尔别墅举办的性派对上被打致伤。她回忆道:“他们弄来了好几个女孩,她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詹姆斯(戴维斯)强迫她们与他进行口交。他们……还打人。每个人都喝醉了,酩酊大醉。”蒂芙尼的肾脏受到严重打击,导致尿血好几天,但即使这样也不能说“不”,无法停下,“因为这里都是他们说了算”,甚至得强忍着说“我很好”。

蒂芙尼还在其他性派对上充当“工作人员”。有一次,她被人用链条锁住脖子并牵到戴维斯的一名性奴那里,帮忙蒙住一个女人的眼睛,据说这个女人已经休克。

詹姆斯·戴维斯等男性与他们“征服”的女人

在那次活动中,女人的身上都用黑色记号笔写上号码,蒙上眼睛,被带到全是男人的房间里。“他们会弄来一群女人……大概10个左右……然后找来约20个男人,都是詹姆斯的朋友,”蒂芙尼说,“她们没有名字,他们用号码来招呼这些女人。他们显然并不认识任何一个人,也不知道是否采取了保护措施……”

按照要求,蒂芙尼也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专职当性工作者。克林奇会把她从性工作中赚到的钱放在保险箱里,如果要用必须申请。

存储武器,转移地点,肆无忌惮无视法律制裁

今年年初,戴维斯与他的六个性伙伴搬到了阿米代尔郊外一个更偏远的乡村。他公开说正计划与所有女人生孩子。他在网上分享了这些女人和农场上动物在一起的照片,还有其中一个最年轻的女孩用步枪瞄准的照片。

与詹姆斯·戴维斯同居的一名少女正在用步枪瞄准

罗斯说:“当一个邪教头目开始收集和储存武器,他想干什么?他打算将他的追随者武装起来,毫无忌惮地进行报复吗?”“这是一种不祥之兆。戴维斯实际上对这些女人拥有生杀大权。他已经使她们精神崩溃,没有了自己的意志,一切都服从于他。所以,他的任何疯狂行为最终都会转嫁到她们的头上。”

不过,戴维斯丝毫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说:“我们没有违法。很多人可能不喜欢我们的所作所为。人们可能认为以他们的道德准则,我们所做的是错误的或不道德的,但我们并不违法。所以,去报警吧,随你便。”

戴维斯的“奴隶们”正住在一个偏远乡村

罗斯称,要阻止邪教,受害者必须公开站出来进行揭露,“通过公开揭露,可能会使有关部门了解情况”。

一些女人住在乡村小木屋里。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供图

多年来,澳大利亚各州和联邦当局已接到许多关于戴维斯的报案。

警察发现了多个乡村小木屋。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供图

联邦警察局刑侦警监保拉·哈德森表示,警方在调查和起诉人口贩卖和奴役犯罪时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是,受害者当时往往并未意识到自己正被贩卖和奴役,“如果没有受害者,我们就无法进行起诉”。

“我们呼吁澳大利亚社区民众能够挺身而出。可能的受害者、目击证人和任何受人口贩卖和奴役影响的人,请勇敢地站出来向联邦警察提供线索。”

詹姆斯·戴维斯请专业摄影师给他和奴隶们拍照

费莉西蒂仍在痛苦中苦苦挣扎,她希望看到戴维斯被绳之以法。“他不是终结者,他不是神,他不能对女人随心所欲地做了这一切之后又逍遥法外。”“我觉得说出自己的经历可能有助于那些处于类似境况的女孩逃脱魔爪。”

2021年3月初,戴维斯带着最年轻的女孩到一家五金店,在那警方对他实施了逮捕。

联邦警察对戴维斯的住处进行突袭。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供图

警方指控戴维斯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犯有奴役罪。哈德森警监向当地民众发出呼吁:“请注意你们的社区、邻居和后院,看看有没有人口贩卖和奴役的蛛丝马迹。这种犯罪往往比较隐蔽,不易被发现。如果你是受害者,或者知道谁是受害者,请打电话或发邮件与联邦警察局联系。”

戴维斯被捕后并未提出保释申请。

来源: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021年3月15日报道:Former 'slave' speaks out about abusive sex cult being run from a rural property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3-15/four-corners-felicity-bourke-speaks-out-about-cult-master/13230546

(责任编辑:陆华浓)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