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上揭露法轮功(图)

来源:凯风网 作者:崔 莉
时间:2012年11月01日 14:57
下载

  我叫崔莉,是天安门广场法轮功自焚者郝惠君、陈果母女俩儿的亲戚,郝惠君是我的大姐,陈果是我的外甥女。我曾经以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特邀代表的身份参加联合国第57届人权会议,在大会上发言揭穿法轮功在“1·23”自焚事件上的谎言和法轮功戕害生命的事实。

  我母亲共生了六个孩子,头三个随母亲姓,姓郝;后三个随父亲姓,姓崔。这就是大姐姓郝,而我姓崔的缘由。大姐是一位中学音乐教师,在练法轮功之前,她开朗、敬业、多才多艺;陈果更是才貌双全,拥有良好的音乐天赋。她们母女俩儿给我们全家带来的曾是无尽的欢乐和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如果没有法轮功的毒害,可亲可敬的大姐仍会与我们共享家庭生活的幸福;在人生的道路上,等待陈果的更应该是鲜花和荣誉,2001年1月23日一把火毁掉了这一切。

  自焚事件发生后,法轮功组织抛出“该事件是由中国政府导演的,目的是为了栽赃法轮功组织”这样的谎言;并拍摄“伪火”,在其“御用”媒体发文《“天安门广场自焚”疑点大全》,进行造谣。法轮功组织的一系列“精心”舆论误导蒙蔽了西方舆论,一时间被蒙蔽的西方舆论对中国政府的质疑之声不绝于耳。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的特邀代表参加日内瓦第57界联合国人权会议的。

  我们到达日内瓦发现,法轮功真是无赖之极,它们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举行所谓的控诉会,并把五颜六色的“迫害”展板摆得比比皆是,在会场外及参会人员驻地法轮功分子组织的大规模游行示威不断。不仅如此,法轮功分子还举行各种各样的新闻吹风会、借以制造舆论。法轮功分子散发资料的身影在日内瓦街头巷尾如幽灵般游动,一次我们路过一个偏远的乡村小镇竟然也看到法轮功人员在散发歪曲“1·23”自焚事件的材料。法轮功组织以期以此引起参会代表和当地群众的同情。法轮功组织的新闻发言人张尔平在人权会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更是大放厥词“自焚事件非法轮功弟子所为”。

  我作为自焚者的亲属站到人权会议的神圣讲坛,出乎法轮功组织及李洪志意料之外,当我要作为受害者亲属登上讲坛发言的消息公布后,以非政府组织代表身份混在会场里的法轮功分子和西方反华分子们都大吃一惊,随即进行了干扰。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我的座位在大厅外圈非政府组织席位上,这是一个比较自由的发言环境,就在我要发言的时候,一个法轮功分子企图通过占据我身边的座位,阻扰我发言,在我妇联代表的斗争下,他们的企图没能得逞。

  当我一字一句地讲到“我叫崔莉……今年1月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法轮功’痴迷者中,有我的两个亲人:大姐郝惠君和外甥女陈果。”我注意到与会的人们纷纷抬起头把目光投向我身上。

  那天我的陈诉,声调不高,但却抓住了会场上绝大多数人的心,周围的代表们纷纷以同情的眼光注视着我,认真的聆听我的发言。不知何时,在我就座的非政府组织席位附近,代表、工作人员和记者们慢慢地围聚到一起,人们脸上明明白白写着的关心和同情。

  在非政府组织代表的发言中,我的发言可谓“重磅炸弹”,使得“1·23”自焚事件参与者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份确认无疑,这一结果直击法轮功组织软肋。不仅给极尽造谣污蔑之能事的法轮功分子以有力的一击,还引起与会各国代表的注意,因为西方长期形成一种思维定势——非官方信息代表普通百姓,可信度高于官方信息。

 

 

我和外甥女陈果(右)在一起


  时至今日,我有时候还在想:是法轮功害了善良的大姐,害了可爱的陈果,害了我们原本幸福的家。又有多少人如我的亲人那样练习上法轮功、受到李洪志歪理邪说蛊惑之后,远离了亲情,抛弃事业、学业,一心追求李洪志指给她们的所谓“圆满”——死亡之路呢。

  邪教法轮功对妇女和儿童的生命权、健康权和其它权利的侵害有目共睹,如果没有法轮功的毒害,大姐仍会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在人生的道路上等待小陈果的更应该是鲜花和荣誉。

  最后,我想借用在人权会议上的一段发言结束此文:善良的人们,请你们用自己的眼睛,看一看法轮功给千百家庭带来的惨剧;用自己的耳朵,听一听那些沉痛的诉说。难道受害者亲人的眼泪,还不能唤起人们的良知吗?!

 

【责任编辑:陆原】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