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丽:邪教法轮功残害了我的亲人(组图)

来源:凯风网 作者:崔 丽
时间:2011年01月26日 17:23
下载

  我叫崔丽,是“1·23”自焚事件参与者亲属,自焚事件对我有切肤之痛。2001年元月23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的七个法轮功痴迷者中,有两个是我的亲人:一个是我的大姐郝惠君,一个是我的外甥女陈果。自焚的惨状,大家在电视上一定都看到了。每当想起那个场面,我的心都像刀割一样难受。是法轮功残害了大姐和小果,是法轮功葬送了我们家庭的幸福。

  大姐是一个教书育人的教师,她接触法轮功是偶然的。无意中听几个朋友谈起法轮功,说练法轮功能治什么病。起初她觉得离奇不可信,世上哪有这样的神功?后来,她遇到了几个练法轮功的人,这些人向她讲了练法轮功对强身健体的“作用”,并送给她一本书。因为大姐有肝病,为了排解苦闷和强身健体,她加入了练功的行列,从此大姐的身心全部被李洪志吞噬了。

  法轮功不但残害了大姐,也残害了大姐唯一的女儿。小果那时才19岁,正在中央音乐学院读书。小果从小就有音乐天赋,为了使小果受到最好的音乐教育,大姐经常利用假日带小果去北京学琵琶弹奏。在老师的精心辅导下,小果弹奏的技艺也越来越成熟,并先后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和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学习。在校期间经常参加学院组团公演,还作为琵琶独奏演员,被选入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多次出国演出,并在国际琵琶大赛中获得大奖。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深受法轮功毒害的大姐,竟把小果引入了歧途和深渊。是大姐把那本罪恶的《转法轮》的书寄给了小果,同时还寄去了劝小果修炼法轮功的长信。小果眼里,大姐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是她崇拜的偶像。是母亲给了她生命,是母亲给了她音乐的启蒙,是母亲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母亲的安排,在小果看来,是母爱的体现,万万不会有错,她做梦都不会想到,这是一场人间悲剧的开幕。

  2000年8月份,李洪志一篇“经文”彻底改变了她们。“经文”中说:“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得到圆满。圆满了就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还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只是个人!”在李洪志“经文”的蛊惑下,大姐就坚定了放下执着、舍弃自我,用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去自焚的方式,去实现圆满。

  2001年元月23日,也就是农历大年三十,是中国在新世纪、新千年的第一个除夕。他们认为这一天是个大好的日子,因为除夕的第二天正月初一是庆贺新年、普天同庆的日子,家家都期望过个团圆年。大姐、小果和刘春玲、刘思影、王进东、刘云芳、刘葆荣选择这一天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就是为了去护法,去成神。出发前,他们相约在“天堂见”!

  自焚事件发生后,法轮功总部代言人张尔平公开讲,参与自焚事件的人员不是“大法”弟子。悟偏了,是个人行为,与“大法”无关。听到这个消息,大姐和小果才认识到是法轮功害了他们,上了李洪志的当。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护法”的男女老幼共七人,一把火被烧得二死三重伤。

  看一看小果,一个19岁的花季少女、人见人爱的大学生,还有大姐,一名中学音乐教师,被烧得面目全非,想一想那触目惊心的画面,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落泪。这就是李洪志所说的“圆满”吗?如果不是受了李洪志“法轮功”的蛊惑,她们怎么也不会跑到天安门广场引火自焚。

  2001年10月,大姐、小果从北京积水潭医院出院回开封后,当地社会各界本着人道主义情怀,对她们进行康复治疗。为她们添置了彩电、空调、电脑等生活用品,充满爱心的志愿者进行护理。

 

 

作者和姐姐郝慧君在一起


  为树立大姐、小果的生活勇气,政府经常组织科技、医学、社会学、心理学专家经常义务地对她们进行心理疏导和治疗,社会各界也经常前往看望,送去关爱。为丰富她们的生活,经常安排她们上街购物、参观市容。每逢大的节日,各界人士和一些社会组织都会带着鲜花、礼品前去看望。每逢星期天、节假日,我的母亲、姐弟和一些亲戚都会和大姐、小果团聚,为她们做上可口饭菜,使大姐和小果感受家庭和社会的温暖,增强生活的信心。

  大姐和小果对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心爱护十分感激,对练法轮功非常后悔。大姐说:“我要对世人说:‘法轮功是邪教,是李洪志害了我和小果’。”

 

 

陈果学习用的电脑

 

 

陈果在练习钢笔字


  面对大姐和小果悲惨的结局,我真想当面问问李洪志:你也有老婆、孩子,也有兄弟姐妹,你咋不让他们去“圆满”、去自焚?是你把他们推向了绝路,我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会受到惩罚!

  我呼吁那些至今还痴迷于法轮功的人们,一定要吸取大姐和小果血的教训,认清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认清李洪志的真实面目。我呼吁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多多关注那些痴迷法轮功的人员,为他们提供帮助,使他们早日回归社会!

 

【责任编辑:晓涵】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