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妹去哪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米乐
时间:2018年03月06日 10:21

  宋玉双,女,48岁,是黑龙江省大庆市泰康县城人。兄弟姐妹九人中她排行老八,所以大家称她为八妹。八妹从小就非常漂亮,加上能说会道的一张嘴,走到哪都招人喜欢。她长大后1.68米的个头儿,白皙的皮肤,大眼睛加上长长的睫毛,还有飘飘的长发,大家都说她是演员的坯子。可是自从2017年2月17日,再也没有人见到八妹。有人说她在北京享福,有人说她去了国外,还有人说她回了老家东北……八妹到底去哪了? 

  进京成家 

  22岁那年八妹同七姐一家人来到北京市朝阳区杨闸的宿舍区居住,她找到一份西单商场卖服装的工作,后来经人介绍和杨闸的一个农民小伙子结婚。心高气傲的八妹嫁给一个农民,开始总觉得有点委屈,可是她在东北老乡眼里也算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北京人了,心里慢慢得以平衡。虽然小两口时常会发生一些口角,但床头打架床尾和,尤其一年后儿子的出生,给这个家庭带了不少乐趣,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1999年2月,心脏不太好的八妹听人说“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加入了学法练功的队伍。由于八妹自身柔韧性好,练功的五套动作她不仅很快学会,而且打坐双盘一坐就是两、三个时辰,常常受到功友的啧啧称赞,并说她“天生不是一般人,是后来者居上的大根器之人”。自命不凡的八妹好像一下找到人生目标,看了李洪志的《转法轮》后,她认为,“自己这辈子就是冥冥中神灵早已安排好了来得法的,将来要随师圆满回天庭的。”自从练上“法轮功”,她上班带上《转法轮》,有时间就抓紧看上两眼;下班家务全部由丈夫承担,对儿子也慢慢不那么上心了。她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早晨参加集体练功,晚上参加小组学习后还要个人学法,听李洪志讲法录音。丈夫和孩子时常流露出对她不满,让她把心思放在家人身上点,但是被“法轮功”洗脑了的八妹根本听不进去,说什么“常人不懂修炼的事”。 

  家庭破裂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丈夫以为八妹会有所收敛,谁知道她一意孤行,大人劝、孩子哭都打动不了她那颗坚定实修的心。八妹因为多次和功友出去聚集闹事而受到法律处理,单位领导找她谈话,但她不听劝说。忍无可忍的丈夫提出“你是要家、要孩子还是要法轮功时”,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法轮功”。欲哭无泪的丈夫面对这个冷酷无情的妻子毫无办法,只好跟她分道扬镳,自此她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只有再搬回到七姐家居住。没有了家庭的约束,她更加一心扑实地做李洪志要求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李洪志下发的每一篇经文她几乎都要背诵下来,功友们常说,“八妹要是圆满不了谁也圆满不了。” 

  投奔塞班岛 

  2015年初,八妹感觉肚子上长了疙瘩,还动不动就疼,她认为是“消业”,忍一忍就过去了。后来她听去了海外的同修说,在国外练功没人管,于是她在同年的6月16日带上20万元的全部积蓄去了美国的塞班岛,投奔那里的“法轮功”功友。到了那里她仿佛如鱼得水,看见屋里堆满旧版《转法轮》需要改字,她不分白天晚上的一本本都给修改过来,加上她学法练功的出色,很快得到当地“法轮功佛学会”的认可。当地有“法轮功”活动时,“佛学会”的协调人就让她挂条幅、打扫卫生,免去她的租房费用。八妹很高兴,每次打电话回来都告诉七姐“生活得不错”。随着时间的推移,八妹和家人的联系越来越少,她几次流露出当地消费高,两根黄瓜30元,一个西瓜100多块钱人民币。因没有经济来源,她经常出去挖野菜吃。转年过去,八妹让七姐到塞班岛玩,说那里环境好,景色美,还特意嘱咐七姐多带上点方便面,干蘑菇之类的。2016年5月,七姐如约而至,在塞班岛见到了分别一年的八妹,她有点不敢想象,这个骨瘦如柴、皮肤蜡黄的女子是她那人见人爱的八妹。问其理由,才知道她一直断断续续的肚子疼,住在一起的功友没少给她“发正念”,但是根本不起作用,他们还告诉八妹,“你业力太大了,有师父法身看着你,你就说疼的是业力,不是你本人,就不疼了。”看着有气无力的八妹下身流血不断,只能垫着尿不湿,可是她还在咬牙打坐练功,坚信是李洪志给她净化身体。七姐一再哭着央求她,“咱们还是回家吧!”可是八妹坚决不肯,这样一拖又是三个月。七姐带去的方便面吃完了,带去的干菇也莫名其妙的被人偷走了,再拖下去回家的盘缠都成了问题。万般无奈之下,2016年8月8日七姐租了个轮椅推上飞机,把八妹从塞班岛接回到黑龙江省泰康老家。 

  回到泰康 

  回到家里,姐姐弟弟们见到骨瘦如柴的八妹哭成一片,他们连哄带求的把她送进泰康医院。结果出来,大家都傻了眼,医生摇着头说,“子宫瘤,开花了,身体满了,没办法了。”还在把希望寄托于李洪志的八妹,吵着闹着不住院,说,“练功人不能用药,这么多年的修炼不能毁于一旦。”家人们没办法,只好把她带回家中。 

  躺在床上的八妹不知道疼晕过去多少次,她稍微好一点,就咬着牙跪在李洪志照片前学法练功,疼得受不了时就大喊“师父救我!救救我吧!”无论她怎么求救,终究不见任何奇迹的发生,被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八妹最后气若游丝地求着李洪志,“师父,带我走吧,求您带我走吧!”直到2017年2月17日,八妹耗干了最后一滴灯油,她被“法轮功”夺去了生命。 

  八妹去哪了?她不在北京,也不在塞班岛,她的遗照挂在了墙上。 

(责任编辑:徐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揭穿“神韵晚会”真面目
揭穿“神韵晚会”真面目
  事实证明,所谓“神韵晚会”根本就不是什么文艺演出,而是“法轮功”搞邪教和反华宣传,扩大影响并聚敛钱财的政治工具,是对...
甘肃酒泉市反邪教宣传进军营
甘肃酒泉市反邪教宣传进军营
  为进一步拓展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受众范围,积极推广反邪教新媒体宣传平台,5月29日,酒泉市深入驻地部队开展反邪教知识送进军...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美国德克萨斯州圣安格罗新闻网2018年3月30日为公众罗列7部揭露“FLDS”及邪教主沃伦杰夫斯的纪录片,旨在为公众多角度透视邪...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