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的“全能神”害死了母亲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王兵(口述)李爱平(整理)
时间:2018年09月26日 15:51
下载

  我叫王兵,母亲叫马秀英,家住大足雍溪镇团结村,每逢母亲的忌日,看着母亲的遗像,想起母亲去世时瘦骨嶙峋的样子,我心痛不已,我更痛恨“全能神”邪教,是“全能神”邪教害死了我母亲。

  事情还得从2006年说起。这年我19岁,还沉浸在考上了大学的喜悦之中,我和母亲突然听到父亲在工地上意外身亡的噩耗,我们母子俩悲痛不已。在处理完父亲的后事之后,我便到重庆读大学了,临走的时候,特地拜托邻居多照看一下母亲。

  过了不久,邻居给我打电话说,最近我母亲和一些什么“教友”走得很近,还搞得很神秘,一到家中便把门关了。我便打电话问母亲是怎么回事。她只是说一个人在家觉得没有什么事做,听朋友的话,去信了一个叫“全能神”的教派,她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教,只是说“基督三代”。在我的意识里,认为基督教就是正规教派,国家法律承认的教,我便觉得母亲有个心理寄托,应该对她有所好处,便没有多加劝阻。

  寒假里,我回到家中,母亲便和我讲一些“法理”,说我们都是“神”创造的,“神”叫我们活就活,而且说信了“全能神”后,身体好了很多,也不失眠了。还特别高兴地说,还让她变得更年轻了,绝经的她又来月经了(母亲生我比较晚,这时已50岁,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生病——子宫肌瘤出血)。我也是没有见信教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看她精神有了寄托,也就没多想。

  2007年暑假,我和母亲看电视时看到新闻报道交通事故时,母亲竟然说死的人都是该死的人,是“神”在惩罚她们,是上辈子造了孽……我觉得她不可理愈,当时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叫她以后都不要去信这个教了,她却说,我信不信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不行的话就离家出走,这件事因为她的威胁也就不了了之。这次回去才发现母亲真的变了,每天除了去相信“全能神”之外,没有快乐的时光。我在她的床头柜里还发现了《东方发出的闪电》、《神在末世的发声》、《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全能神”,你真好》等书籍。我开始对这个“神”深深的怀疑了。

  2008年的一天,邻居给我打电话说,母亲大出血,送到医院去了,我急忙赶到医院,医生说是子宫肌瘤,必须住院治疗。我陪伴母亲的时候,开玩笑地给她说你的“神”去哪里了,怎么没有来保佑你?她也有点怀疑了。后来教友来医院了,关上房门,和母亲聊了两个多小时,母亲的态度又变了,说她是有“神”的保佑,很快就会好的,我正在经受考验,还说,“神”是全能的,法力无边,就是真的有病他也会来帮助收掉的。无论我和亲戚朋友无数次的苦苦相劝,甚至下跪,母亲的心就如同铁石一般,纹丝不动、置之不理,她认为她在“神”的保佑之下,就要成为一个“神”了。最终在母亲离家出走的威胁之下,母亲没有做手术,住了两天院就回家了。

  没过多久,母亲为“全能神”全职工作,和教友一起到重庆、永川等地去“传福音”,还说离家尽本分就不能再跟家人联系,从此就失去了联系。后来失踪三个月之后,我终于找到了母亲,这时的她瘦骨如柴,已然病重。她告诉我,因为在“全能神”的教导中,“世界末日”马上就来,留着钱也没用。只有奉献给“神”,把钱存在天上才能获救。母亲为了表诚心,自己省吃俭用的钱都给了“神”,每天基本吃素,很少吃荤,再加上本身严重的子宫肌瘤,身体垮得更快。我迅速把母亲送到医院,子宫肌瘤已经恶化。医生也无力回天。2008年8月,母亲病逝于医院。

  转眼间,母亲已去世十年了,至死都没有明白是万恶的“全能神”邪教害死了她,使得我过早的失去了母爱。如今作为受害者家属来讲述她的往事,就是要警醒世人:珍爱生命,远离邪教。

(责任编辑:孙明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割头剖心!揭秘残忍的活人祭
割头剖心!揭秘残忍的活人祭
  在一个废弃的农场里,空气中弥漫着腐臭的气息,地上散落着巫术器具、溅血的祭坛、人肢兽骨、鸡头羊头,还有一口熬煮着血肉混...
“暖冬行  爱传递”四川高县防邪宣传进场镇
“暖冬行 爱传递”四川高县防邪宣传进场镇
  1月19日,四川高县复兴镇结合“暖冬行 爱传递”志愿服务活动,以群众赶集为契机,开展了一次大规模场镇反邪知识宣传活动。
警惕:中国赴非人员极易成为邪教组织“围猎”目标
警惕:中国赴非人员极易成为邪教组织“围猎”目标
  香港《南华早报》英文版网站2019年10月5日刊登文章称,随着“一带一路”的建设,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往东非国家肯尼亚从事相关...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