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全能神“牧师”的忏悔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2019年10月31日 16:02
下载

  直到后来,我在全能神组织里也当上了“牧师”这个角色,才知道不单单这个牧师是假的,连旁边的兄弟姊妹都是假的。可惜当我知晓这一切都是“得人”手段的时候,已经被改变成为他们卖命的死士,不晓得自己就是这样一步步滑入邪教的深渊的。

  我叫王芳,男,现年39岁,初中文化,广东省南雄市人。我于2006年开始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2010年被拉拢并加入全能神组织。由于相信全能神,我不顾家人反对,疏远家人,几乎奉献了自己所有的钱财,更可悲的是将女朋友也拖进全能神泥潭。为了侍奉神,我们放弃了结婚,她甚至为了信神而堕胎。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全能神害得七零八落,令人唏嘘。

  我本信基督

  我出生在农村,家境贫寒,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慢慢有了自卑心理,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内向。因为家里贫穷,我上学比同龄人要晚得多,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在那种贫困和封闭的环境下长大,家人最担心的是我走上社会后适应不了外界的生活,没有什么分辨能力,在生活上处处碰壁。

  2005年12月,我落脚在中山市坦洲镇。圣诞节临近,听别人说节庆时圣诞帽比较好卖,我就进了一批货去摆地摊。一个龚姓阿姨看我在卖圣诞帽,就跟我谈起圣诞帽的来历。当时我对这个不是很了解,也不是很感兴趣,只是觉得听来打发时间也无妨,那阿姨就自顾自滔滔不绝地谈了很久,我才开始知道这是基督教的一些故事。从那以后,只要有时间,龚阿姨就来我摆摊的地方讲《圣经》里的故事,讲信耶稣的种种好处,渐渐地我被里面的人和事吸引了,我想:如果有这么好的神,能得到神的庇护,那么信一下也不会有损失。

  2006年3月的一个星期天,我禁不住龚阿姨的说动,跟着她去了珠海一个家庭式的教堂。教堂能容纳60多人。那是我第一次听牧师布道,我清楚记得那天杨牧师讲的是约瑟的故事,他讲得特别生动。杨牧师等别的信徒走后,特意把我留了下来。

  杨牧师问我:“你了解世界上的宗教吗?他们都有什么不同?”我摇了摇头。于是杨牧师耐心细致地跟我讲了几大宗教的来源和区别。杨牧师才三十几岁就知道如此之多,讲的道理简单易懂,我打心底里佩服他,而且他还那么有爱心,讲课布道也没有收我的钱。从那以后,我就信了基督教,星期天有时间就跟着龚阿姨一起去听布道。

  做多了礼拜,我慢慢地开始懂得基督教的事情,听说了神是怎么爱世人的,因为耶稣基督的博爱精神,世界才有了医院、红十字会,以前不知道医院的红十字架标志是什么意思,通过了解,知道了都是在纪念耶稣基督的爱。特别有时牧师讲完后,让那些信徒分享他们的经历,说他们家遇到怎样的难处,祷告耶稣就能解决,使我更相信耶稣就是真神,我的心情也慢慢有了好转,对人生也有了希望。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就很少去做礼拜,只是偶尔看《圣经》、祷告。信耶稣很简单,只要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可以,不一定要去做礼拜的。

  错爱邪神

  人生的道路往往会因为一些不经意的选择而发生改变。2010年3月,我再次碰见龚阿姨,好久不见,她更是热情,嘘寒问暖的。龚阿姨关心地问我:“为什么这段时间都没有看到你去做礼拜?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啊?要是有困难的话跟阿姨说,我们都是教会里面的兄弟姊妹,大家应该相互帮忙的!”

  龚阿姨说:“你还记得杨牧师吧,他的一个老乡从河南过来,讲道特别好,他老乡来一段时间就会走,这个星期天会有布道,你也一起去听听,保证你能更加明白神的心意,得到更好的庇护!”

  龚阿姨还说了,杨牧师的老乡陈牧师讲道很新颖,能让人耳目一新,听得更加明白,非常热情地叫我一定要去听听,后来我就答应了。星期天一早,天空阴阴沉沉的,好像很快就要下雨,看到这样的天气我不大想出门,但是想到已经跟龚阿姨约好了,不去不太好,就拿起放在门边上的那把伞出门了。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我都对那把伞记忆犹新,那是一把深蓝色的折叠伞,伞边沿还有一条细细的彩色花边。或许是因为那天对于我的人生来说是一个转折点,所以才会对一些细节记得特别清楚。那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龚阿姨早就加入了全能神,我是她“传福音”拉人的对象。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我打电话拒绝龚阿姨的那次聚会,我的生命道路也许会有所不同。

  我觉得陈牧师讲得特别好,很实际。晚上,龚阿姨打电话给我:“这两天陈牧师还会给人讲《圣经》,但是很快就要回去了,机会难得,我们再去听听。”想到她那么热情,况且自己也想去听听,我就答应了。第二天,在小区门口,龚阿姨和另一个女的早早在那等着,龚阿姨让我跟着她走,但不是去教会的那个方向。我好奇地问:“不是去教会吗?”龚阿姨说:“今天陈牧师只给我们几个福报深厚的人布道,换一个小点的地方。”我也就没有太多怀疑,跟着她们进了一个陌生的小区里面。屋里有好几个人,都不认识,只见过那个陈牧师,在场的人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

  陈牧师问我上次听他讲“耶稣与沙玛利亚妇人的对话”听得怎么样,我说很好,很好理解。他又拿出《圣经》翻到马太福音书,读那些有关大灾难的经文,如战争、饥荒、地震等等,然后问我们是不是现在的灾难越来越多。陈牧师读完经文后,顿了一顿,然后一脸严肃地向着我们说:“不是凡祷告主的人,都可以进天国,最主要的是你能明白天父的旨意,这样你再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天父才称许你。如一个厂里,今年你按照厂里的要求生产产品,那老板才喜欢你;如果明年厂里要做另一种产品,那你还是做出以前的产品,那老板怎么可能给你工资呢?”现在想想觉得好笑,把耶稣比作工厂老板也就只有邪教才想得出。可是当局者迷,当时就是觉得这个牧师布道新颖,容易接受,还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感觉自己都有点飘飘然了。

  可是我还是有些疑虑,就问:“但是我们怎么知道天父的旨意呢?《圣经》里有没有谈神末世的旨意?”“从各种灾难中,都可以说明耶稣再次来了。”有人反问:“就算来了,也没有人能知道啊,因为经文中说得很清楚明白,没有人知道末日何时来临,耶稣讲‘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独父知道’。那怎么样才能知道呢?”陈牧师有条不紊,好像他一早知道会有人这么问:“耶稣再来的确实时间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当他作工说话时就会有人知道的,就如耶稣与沙玛利亚妇人的对话一样,通过对话就知道耶稣不是普通的人,他作工时说的话就是不一样,我跟你们讲《圣经》和别的牧师讲法一样吗?”我想了想,陈牧师确实不一样,旁边有人故作惊讶地问:“难道你知道耶稣来了?”“当然,如果不知道,我也讲不出这样的道啊!”陈牧师意味深长地笑着说。可是有人又提出质疑:“世界那么大,神再来会在哪个国家?你又根据什么说的?”陈牧师翻开经文:“‘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尸首在那里,鹰也必聚在那里。’中国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所以神降临在我们中国。”接着陈牧师又翻到“启示录”说:“全能者其实就是末世神的新名,经文说‘我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全能神’,神本来是没有名的,只因为神的作工才取名,最后又得恢复神的名,但神是全能的,所以叫全能神最好。”

  紧接着,陈牧师一环扣一环地讲出了神的三步作工,让我感到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得永生,不信就会落入大灾难中死亡。直到后来,我在全能神组织里也当上了“牧师”这个角色,才知道不单单这个牧师是假的,连旁边的兄弟姊妹都是假的,就是为诓骗过来的新入会的人营造一个教会的氛围,使其一步步堕入全能神设计好的圈套。可惜当我知晓这一切都是“得人”的手段的时候,已经被改变成为他们卖命的死士,不晓得自己就是这样一步步滑入邪教的深渊的。

  荒唐邪事

  当人信仰了疯狂,那么他必然会做疯狂的事。后来在不断的聚会中,我也越来越深陷泥潭,完全顺服全能神,开始做各种各样的荒唐邪事。

  信全能神要发毒誓和写保证书。那时聚会,都有专人给我讲该怎样才能蒙神称许,说中国是无神论国家必须要隐秘,这也是为我们好,如果公开了政府就会逼迫,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信了。所以一般信徒要是说真相信,就要起誓、写保证书,而且不准打听别人的姓名、住址、工作、尽本分等情况。凡不写保证书的人,都值得怀疑。还有那些国家干部要信全能神都要小心防备,不能让他们知道太多,防止奸细混进教会,所以信徒都要写保证书。当时我写了一份保证书,大概内容就是全心全意地信奉、顺服全能神,保守教会秘密。保证书交给小排长,小排长看了之后说:“光保证不行,你得发毒誓,誓言越毒就越能证明你的真心。”然后我又按照小排长的指示写了另外一份保证书,发毒誓说如果违背全能神,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信全能神不准多读书。在不止一次聚会中,都谈到读书是现代社会的“撒旦毒素”。全能神教首赵维山的解释是“小学和初中的文化,是人该学的生活常识,高中以上的都是撒旦的哲学,读完高中就是一个小魔鬼成型了,读完大学就成魔了”。很多信徒因此不让自己的孩子读书,听一个河南的信徒说,他们那里的很多小孩11—13岁不让读书了,就开始传福音,尽“本分”。

  信全能神只能爱神不能爱家人。全能神评价好人坏人的标准,就是看是否绝对顺服。“或许你信神多年从来没有咒骂过任何人,从来没做过一件坏事,但你与基督接触不能说老实话,不能办老实事,不能顺服基督口中的话,那我说你是世上最阴险毒辣的人。你对你的亲朋好友,对你的妻子(丈夫)儿女与你的父母都特别友好特别忠心,而且从来不占任何人的便宜,但你不能与基督相合,不能与基督和睦相处。你就是把你的所有都救济给你的乡邻,或你将父母、家室照顾得无微不至,我说你仍是一个恶人,而且是一个诡计多端的恶人”。就是说像正常人那样关心家人、诚实守德,在神看来不是好人,只有按照神的话去做才是一个合格的信徒,才能蒙拯救,最终幸存下来。所以很多信徒为了满足神,放弃工作,放弃家人,出去尽“本分”。这就是为什么信徒不顾亲人的感受,不顾父母、子女将来会怎么样的原因所在,这也是为什么全国各地发生灾难信徒不捐献的根本原因所在(都说捐钱捐物给灾区,就是与全能神对着干)。我也是在这样的“教导”下,不管亲人怎样需要我的帮忙,虽然特别想去帮忙但是也要忍着内心的痛苦说这是为了脱情感,这也是神安排的,看人到底是爱神还是爱自己的亲人,只有忠于神才有活路。

  全能神不断强调世界末日很快就要来临,特别是到了2012年,上面发布了很多指令,聚会的时候也不断灌输世界末日马上降临的思想。那时候的信徒都相信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世界好像马上就要毁灭似的。大家都想跟上神的作工,为的就是世界末日来临时能够得救。许多全能神的信徒都是请了长假甚至干脆辞掉工作全职出来传福音的。那时信徒捐献的钱财很多,也有很多人捐献了电脑、衣物,也有人提供住房场所,当时在我家就放了很多衣服,有新有旧,说是很多外省的信徒信的时间长,当地本来就穷,加上今年灾难多,所以要求我们信徒多捐献衣物,后来放在我家的衣物都送走了。那时候聚会都说,现在传福音,交“奉献款”都是预备善行的最后机会,能否拿到通往天国的“通行证”,就看这最后的机会了,再不预备善行,以后想预备也没机会了。全能神的话是这么说的:“不要保留自己的财产,时间不多了,献上吧!别留了!”

  所有捐献的钱财都被认为是献给全能神与“被圣灵使用的人”的祭物,谁要是碰了,就会被定义为“犹大”。那时候最怕被扣上“犹大”的帽子,如果给定为“犹大”那可就麻烦了,因为全能神对付“犹大”会采取各种残忍手段。这就是为什么全能神的教会中有“打手”,就是用来对付那些敢偷取“祭物”和出卖教会、出卖信徒的人。听说河南有一个“带领”职位的信徒偷了很多钱跑了,“教会”就派了很多人去追捕她,当时教会就对信徒说:“对这种人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所以信徒再穷也不敢去偷用那些钱,也不敢说出教会里的事情来,就是害怕那些“打手”找上门来。虽然信徒用的是化名,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是上面知道下面信徒的名字,所以我们特别害怕成了“犹大”,以前没有去想这些问题,现在越想越心惊胆战。

  献尽所爱

  爱,本是世界上最珍贵美好的东西,但如果用错了“爱”,往往就会以爱之名行最恶之事。

  当时我痴迷在全能神中,整个人都变了,工作也不像以前那么积极,整天就看全能神的书或者去参加聚会。母亲很快就发现了我的异样。一天,母亲拉着我说:“儿子啊,你最近怎么啦?整个人都痩了,身体不舒服吗?还是生活上遇到什么困难了?”我都是敷衍了事。后来一次,我参与聚会,大家一起讨论怎么传福音,一直商量到凌晨,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客厅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开门的声音吵醒了在沙发上睡着的母亲,母亲厉声问我:“你是不是去搞传销了,神神秘秘的,老是那么晚回来。我不准你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不耐烦地说:“妈,你发什么神经,我是蒙神祝福的人,都是在做着侍奉神的好事。你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听人乱讲。”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后来出来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母亲没有去睡,而是坐在沙发上偷偷抹泪。那时我痴痴地爱着神,虽然每天都能见到母亲,却又离她很遥远。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孝至极,但是当时的我根本就没有体谅老母亲的苦心,还觉得自己住在家里会影响信奉全能神,此后不久我干脆搬了出来。

  自从我搬离家后,我租的房也顺理成章地变成了教会的接待地点。当时我除了定期给教会上缴“奉献款”,还要负责每次教会活动的接待,解决活动的器材、饮食等等。

  那时我与女朋友相爱了,感情非常好,母亲曾多次催促我抓紧时间与女朋友完婚,因为当时我已经30多岁了,我的婚姻大事也一直是母亲的心头大石。因为女朋友非常爱我,在我的影响下,她也加入了全能神。本来我们俩结婚的念头非常强烈,后来,我们的想法就改变了,因为全能神给信徒灌输的观念是:婚姻是不重要的,只有爱神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婚姻会对你信神造成阻碍,不能全心全意地顺服神。我们一直没有结婚,每次聚会的时候也不敢与女朋友接近,生怕他人指责我们没有全心全意顺服神的权柄。

  2012年的一个晚上,女朋友告诉我她怀上我的孩子了,这本应该是一个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却为此犯大愁。因为怀上孩子之后女朋友就不能像以前那样尽“本分”,要是孩子出生了,我们势必要为了照顾孩子失去时间自由,也不能全心全意地顺服神。那一夜我辗转难眠,内心痛苦挣扎着,最后我下定了决心。早上,女朋友起得很早,特意做了丰盛的早餐,说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份,必须好好补充营养。等她笑盈盈地吃过早餐,我拉着她的手说:“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啊,我们是侍奉神的人,要牺牲自己的一切来顺服神,孩子只会是累赘。”女朋友一下子拉下脸来,说什么都不愿意堕胎。最后,我狠心地对她说:“世界马上就要毁灭,末日即将降临,我们的孩子即使能生下来,但是他还不能为神尽本分,末日审判到来的时候他只能受神的惩罚,是要下地狱的啊!”女朋友愣住了,沉默半天,然后开始默默流泪,我知道她被说服了。

  那天我带着女朋友到了市里的医院,她全程默不作声地看着我挂号、与医生交谈、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名、交钱。然后我把她送进了手术室。在等待手术的过程中,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特别强烈,周围的人穿来走去。大约1个多小时后,女朋友出来了,脸色苍白,走路有气无力的。我赶紧上前,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下来。她突然很用力地抓住我的手说:“那是我们的孩子啊!”说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有一段时间,她呆呆地擦干了眼泪,喃喃自语:“孩子,我们将来在伊甸园再重逢吧!天国世界没有痛苦也没有悲伤。”

  ……

  我是一个不幸的人,曾经误入歧途,加入了全能神,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了无法估量的苦痛和伤害;同时,我也是一个幸运的人,在志愿者老何等人的耐心帮助下,我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恶本质,幡然醒悟,如今我已经开始新的生活。我曾经想过,如果我一直沉迷在全能神中,赔光自己的青春、前途、健康、家庭、金钱,我会沦落到多么可怕的境地。我为自己能够从邪教中脱身感到庆幸,真心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邪教否定、反对人类正常的生活方式,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否定工作,认为工作不重要,参与传播邪教的活动是第一要务。在现实生活中,工作是每个社会成员相互分工合作、促进社会进步的主要方式。邪教对工作的否定,直接断绝了痴迷者及其家庭的生活来源,间接影响整个社会的运转。二是否定婚姻与家庭生活。婚姻与家庭是社会生活的最重要载体,承担着人类生命延续和文明进步的重要任务。但是邪教否定夫妻性生活、否定夫妻之间的义务与责任、否定抚养孩子和孝敬老人的重大意义,其结果是摧毁人类文明的根基。三是否定社会及其运行规则。群体生活特征决定社会对个人和家庭的重要性。但邪教否定友爱同胞、和睦邻居等,否定既有的道德和法律规范,认为邪教教主及其主张的教义才是判断人类社会一切活动的终极标准,只允许信徒在其组织内过教主允许的生活。这些对人类自身的否定,是邪教反人类的具体表现。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是由广东省委政法委牵头,广东省社科联、省反邪教协会协调省监狱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等单位编写的首部以详实丰富案例为主的反邪教警示教育书籍。广东省委领导林少春同志为该书作序。此书是广东省35名反邪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和心血,从近万个邪教人员受害案例中筛选了几百个有代表性、有说服力的案例,经过反复集体讨论,又从中挑选了100个案例进行深入走访,在征得当事人同意后,精选并编写了36个案例,加上专家深入点评和近半年时间的编辑整理后最终形成。该书已列入广东省“七五”普法读物,由南方日版出版社出版,目前已发行5万册,免费发放省内各地各部门,供宣传学习之用。

 

《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封面、封底 

(责任编辑:徐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历史上的今天:遇难人数仅次911事件 美邪教酿最大集体自杀案
历史上的今天:遇难人数仅次911事件 美邪教酿最大集体自杀案
  1978年11月18日,人民圣殿教领袖吉姆琼斯下令所有居住在圭亚那琼斯镇上的信徒们集体自杀,命令他们喝下了带有剧毒的饮料。那...
南京市栖霞区西岗街道宪法日走进中学讲反邪
南京市栖霞区西岗街道宪法日走进中学讲反邪
  12月2日下午3时许,结合宪法日活动,南京市栖霞区西岗街道联合栖霞区人民法院在摄山中学报告厅为初一师生开展了一场宪法宣传...
越南《青年报》:四名“法轮功”信徒承认犯下杀人封尸案
越南《青年报》:四名“法轮功”信徒承认犯下杀人封尸案
  今年(2019年)5月,一桩耸人听闻的“水泥封尸”案在越南平阳省被意外发现。经警方调查,四名女性犯罪嫌疑人承认涉案,称与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