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毁了“打工皇帝”的幸福家庭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2019年11月22日 15:49
下载

  有时他能感到身体中有热流循环,有时依稀可以看见空中的仙女和台面上的光环,甚至有一次还模糊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感觉到师父帮他把修好的部分隔开……天国世界里树是金的,鸟是金的,一切都是金的,人间这一切算什么!

  杨西,男,1968年11月出生,珠海市湾仔人,中富工业集团公司(上市公司)旗下某厂原厂长助理。杨西一家,包括母亲苏月明、妻子刘红燕、女儿杨紫都是“法轮功”练习者。15年来,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和金钱都用在了练功、学法、讲“真相”上,收获的却是一家人养成邪教思维,没有工作、钱财散尽、疾病缠身、心理扭曲的恶果。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法轮功”毁掉了。

  初遇“大法”

  1997年国庆节刚过的一天清晨,珠海市香洲区湾仔的街道上,商铺前的国旗迎风飘扬,不知哪里播放着歌曲《春天的故事》,商户们忙碌的脸庞上洋溢着愉悦的笑容。

  杨西走在回家的路上,又是一个半夜被工厂紧急叫回去处理疑难技术问题的不眠之夜,但他疲惫中带着兴奋,回想着厂长寄予厚望的殷殷嘱咐,如无意外,担任厂长助理两年后他就能升任副厂长了。

  杨西是湾仔中富工业集团公司旗下某厂的传奇人物,创造了多个第一,是旁人眼中的“打工皇帝”。他是地道的珠海湾仔人,1986年初中毕业后进入工厂工作,凭着过硬的技术和务实的工作作风,成为厂里第一批被选派到德国学习装机技术的工人,回国后他不分昼夜地钻研,把原来8%的原料损耗率降为不到4%,每年光是在原料上就为公司节省成本数百万元,总公司的董事长还为此亲自接见了他。技术和勤奋克服了学历的不足,杨西在10来年的时间里,从普通的技术工人到班长再到技术主管再升任现在的厂长助理,他已经数不清有过多少个这样彻夜工作的日子了。

  转过熟悉的街角,就是住着多位名人的鸿景花园。杨西在其中拥有两套商品房,不过他仍然跟母亲和哥哥一家住在自建的老房子里。在认识他的人眼中,杨西高大英俊,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街坊邻里有时候教育下一代都会拿他的奋斗史作为榜样。昨天听厂长的意思,好像有意介绍亲戚的女儿给他。说实话,他虽然快29岁了,但这些年忙于工作,根本没时间多想男女之事,心想着只要是善良、能孝顺母亲的就好。

  想起母亲,杨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前段时间母亲不慎摔伤了脚,做服装生意的哥嫂根本腾不出身来照顾,每天都是他帮母亲清洗伤处、重新上药的。这些天好转后,母亲每天都会到公园去,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过看她的样子倒是挺开心的。

  走进家门,杨西感觉有点奇怪,往常这个时候,母亲早就迎上前,开始张罗吃喝了。他环顾一周,才发现母亲正坐在客厅里认真地看着书,连他进门都没发现。

  苏月明终于发现杨西回家了,忙举着手中的书对他说:“小西啊,你快来看看这本书,这是前段时间你赵姨来看我的时候带过来的,她说练了这个“法轮功”,李洪志师父就会保佑我们不生病、不出偏的,比你教我练的香功还要好,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修‘真善忍’做好人,福报全家,修得好还能成仙成佛呢!”

  “有这么百求百应的好事?赵姨?是你以前供电公司的同事?”

  “对啊,她做会计,我做出纳嘛!跟我同一年退休的。你赵姨说,她练了一个星期,折磨她多年的胃病就好了,李洪志师父说了,人啊,有病不是病,是人生生世世做了坏事积累下来的‘业力’返出来,表现在身体上就是病,吃药打针不管用,只是把‘业力’压回去,下一次病得更厉害,只有相信李师父,练“法轮功”,师父用功力帮助‘消业’,病才能好呢!”

  “生病不用吃药?有点过了吧?这个什么李洪志有这么厉害吗?”

  “你这个小子懂什么,不要乱讲话!”苏月明左右看了一眼,好像家中还有人能听到似的。杨西觉得有点好笑,但还是忍住了。

  “书上说了,李师父可厉害了,他有四大功能呢!”

  “四大功能?什么功能?”杨西开始有了点兴致,他对特异功能、神异之事比较感兴趣,闲时没事也会练练气功。

  “李师父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四大功能呢!这本书上还说了他的很多神奇事迹!”

  “哦?这么神奇?”杨西接过书,往封面上一看,《转法轮》,难道是佛教的书?他对“法轮”是属于佛教的用语多少还是有点了解。

  “好啦,有时间我会看的,现在先送你到医院复诊吧。”

  杨西正想起身,却被母亲拉住了,苏月明说:“都跟你说了,练功不用看病!一进门师父就会把练功人的身体推到无病状态,看病就是不相信师父,不是修练人他就不管了,会把‘业力’还给我的。这些天我一直跟你赵姨去公园练功呢!附近住的欧伯,他高血压都练好了呢!”

  杨西皱了皱眉,正想反驳,苏月明又加了一句:“早几年遇到“法轮功”就好了,你父亲也不会死了。他们说了,癌症也可以练好的!”说完后,脸上的光彩一下隐去,沉浸在哀伤中。

  杨西欲言又止,想起1993年父亲患胰腺癌的那段日子,他们守在病床前不眠不休十多天,父亲还是在手术后走了。母亲心力交瘁,整日魂不守舍的,直到现在还一见到猪血就会想起父亲吐血的情景而呕吐,甚至听到菠萝也会伤心落泪,因为医生说父亲的胰腺已经肿大得像菠萝一样。这么多年了,母亲总会时不时关心他的身体状况。他知道母亲的担忧,因为大伯是食道癌去世的,三伯的儿子是消化道癌去世的,他也曾想自己会不会也有消化系统的遗传疾病。不过处在他现在的位置,有时候免不了喝酒应酬,他也很无奈,生老病死,谁能避免呢?

  当杨西回过神时,发现母亲已经出门练功去了。恍惚之间,不知是光线的反射还是一夜未眠眼花的缘故,杨西仿佛看到了书本封面上有一片金光。他摇了摇头,金光消失了,但心里却有点疑惑,不由得翻开书看了起来。渐渐地,杨西被书中所说的神奇吸引住了,李洪志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他给人类留下的唯一的上天的梯子,人能通过修练返回天上去!这可能吗?把它当奇幻小说读的杨西并没有发现窗外开始乌云密布,笼罩在这个美丽的海滨城市的上空。

  泥足深陷

  一开始半信半疑的杨西并不太积极,但孝顺的他经不起母亲的一再要求,因此不时陪同母亲一起前去公园参加集体练功。

  这一天,杨西在几个功友的盛情邀请下去功友家参加了“学法练功交流会”。他们先是一起读了《转法轮》上的一些段落,然后几个功友说自己提高认识后,师父帮助“消业”了。诸如病好了,孩子听话,夫妻和睦,工作顺利,虽然有一些小事不如意,也只是磨练自己等,大家听后都很受鼓舞。

  当一个女孩提出为什么自己的病没有好,家里的困难也没有好转的疑问时,主持的人马上纠正她:“你是新学员吧?师父说了,交流会上不要讲些乱七八糟的影响大家的话,你要查找自己做得不如法的地方。怀疑师父是思想业,对师父不敬,在另外空间的神看来是要销毁的生命!”女孩一脸惶恐,诺诺称是。

  紧接着,一个下岗的中年妇女,先是虔诚地当空一拜,才说:“师父说得没错,现在人类道德下滑,地球是宇宙中的垃圾站!感恩师父,把地球爆炸的时间推迟了,师父会安排好一切的,我要抓紧修练,修成到新世界中去,才能躲过世界末日。”

  轮到一个戴眼镜的斯斯文文的男青年时,只见他清了清嗓子,用低沉的声音报告了自己打坐时看到的神奇景象,最后他昂了昂头,说:“李师父说了,练功人看到的神奇之事都是另外空间的真实影像,还说修得不错的有些人,师父不再锁着,允许他出功能。”杨西心里暗暗神往,问他如何才能提高层次。男青年很快接话:“多看书,学法是关键。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自此之后,杨西开始精进看书学法,所有“法轮功”的书他都买来看,不断用“法”熔炼自己,所遇的一切人、事、物都以“法”为标准去衡量取舍。他频繁参加“学法交流”会,并渐渐找到了感觉,仿佛皮肤病也好转了,而且还出现了“开天目”的现象:有时他在练功时能感到身体中热流循环;有时依稀中可以看见空中的仙女和台面上的光环,甚至有一次还模糊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感觉到师父帮他把修好的部分隔开。有一次,他身体不舒服,感觉到家中有恶鬼邪灵骚扰,但一练功后就消失了。最神奇的是,他有几次梦到自己到寿了,本来应该死于癌症,但因为是练功人,师父帮他续命了!

  慢慢地,杨西开始相信李洪志就是下世度人的宇宙主佛!他虽然从来没有见过李洪志,只是看他的书,但内心却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崇拜之情。他出资到辅导站买了很多“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制品,跟母亲一起积极地到处“弘法”,很快成为了“法轮功”在湾仔辅导站的骨干。

  在交流会上,杨西常常是“主角”,分享自己的神奇体验让他觉得自己的层次在不断提高,大家的推崇让他享受着飘飘然的感觉,仿佛“成仙成佛”就在眼前。

  工厂里的工友见到杨西身影的次数少了,最近领导已经找过他几次,暗示过这个问题,但杨西不以为意,心想人间的名利何必“执著”呢?加紧修练提高层次,“圆满”到法轮世界去才是头等重要之事。师父说了,到时他要给人类一个创举,“圆满”时让大家“白日飞升”,不要身体的就在空中虹化掉,要身体的就带着身体回去。天国世界里树是金的,鸟是金的,一切都是金的,人间这一切算什么!而且时间很近了,实修两年。只要想到这些,杨西就感觉到热血沸腾,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用在学法练功上。

  杨西结婚了,跟租他房子的海南女孩刘红燕成了家,女儿在1999年出生了。妻子也在中富公司旗下的瓶厂工作,眼睛大大的,样子端正,只是性格有点倔强任性。不过正如母亲所说的,结婚一定要找同是练“法轮功”的人,这样才能共同提高。当初他向刘红燕提出结婚就要练功时,她虽然有点犹豫,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现在想想,幸亏妻子是功友,不然一般人看他经常“不务正业”地到处“弘法”交流,耽误工作,早就跟他吵800回,督促他上进了,哪会像现在这样全力支持他为“大法”做事。

  杨西庆幸自己一家都是“法轮大法”的修练人,经常感觉到自己与众不同,就像师父所说的,已经不是常人,而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杨西边想边走出鸿景花园,去年结婚时他们夫妻和母亲已经与哥嫂分开住,因为常人的认识太低,经常话不投机闹不愉快。就像前几天大哥跟他商量清明节祭祖之事,他明明已经告诉大哥,作为修练人,不能去拜祭祖先,师父说了,因为练功人层次高,祖先是经受不起他的一拜的。大哥却大发雷霆,骂他忘恩负义,还说他带着母亲妻子练什么乱七八糟的功,练得连父亲的遗照都不供奉了,祖先也不认了。杨西心想,大哥哪里懂得,师父说了,生我肉身的父母不是真正的父母,生生世世的父母多得数都数不过来,只有天上生我元神的父母才是真正的父母。不过他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他们都是不练功的常人,根本不会理解。

  可是杨西不知道的是,他在领导、同事的眼中变了,以前那个热心上进的有为青年不见了,亲切待人的态度慢慢转变成“修练人”比“常人”高的傲慢,总是喜欢讲一些不切实际的怪异之事。

  风起云涌

  这一天,杨西匆忙请了假,赶去参加站长通知的紧急会议,说是有要事商量。会是什么事呢?

  赶到聚会点一看,站长、辅导员、骨干都在,但与平时轻松交流的神态不同,每个人都脸色凝重。杨西赶紧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站长李贵民开口了:“4月19日发生在天津教育学院的事,你们都知道吧?事情有新的变化,传公安抓了不少功友,现在上面有新的要求,找你们来商量一下。”

  杨西知道好像是天津教育学院里的一名教授,也是中科院的院士,叫何祚庥的,写了一篇《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里面提到他研究所里有个学生,练“法轮功”两次得精神病的事,发表在校刊《青少年科技博览》上,对“法轮功”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当地辅导站的人组织了一些人,好像有五六千人,围聚在教育学院里讨说法!到现在,应该有四五天了。

  想到这里,杨西一阵愤怒,想着这些“科痞、文痞”(师父语)真可恶!媒体这几年不时有报道练“法轮功”有病不吃药死亡、出偏,甚至自杀、杀人的事,迷惑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但师父早就在“经文”里说了,练功人没有病,出现病的症状只是安排弟子吃苦“消业”,他们之所以会病死会出偏,都是因为没有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练人,放不下有病的心,没有去掉人的“执著”所造成的,放不下有病的心就是常人,常人能不死吗,而且还有的是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好景象,不想回来而造成肉身死亡的,甚至更可恶的是有些本来功练得好好的,突然就死了,这些都是来破坏大法的魔干的!而且师父说了,本来就不允许精神病人练功的。

  杨西现在知道对这些问题该如何正确认识了,一开始他知道珠海有功友死于肺癌时心里还犯过嘀咕,交流时还问过为什么练功还会病死,宣传单上不都说只要念“法轮大法好”,癌症都能好吗?被大家狠批了一顿,说他怀疑师父,是思想业,要排除。李贵民就是因为认识得很正,所以才当上站长的。李贵民是他的发小,也是湾仔人,还是中文系本科毕业的才子,是公职人员,算是少有的几个令杨西佩服的人了。

  “上面来通知了,说是希望各地组织一些人上北京中南海去,向中央讲清‘真相’,反映情况,营救被抓的功友。”杨西的思路被站长的话拉了回来。

  “而且,上面强调说了,去的时候有人问起,就说是自己想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不能跟人说是我们通知的,明白吗?”李贵民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们回去后要把能发动的人都发动了,要把这事提高到认识大法的高度去做。”

  杨西心里一阵犹豫,回到家跟母亲、妻子说了后,她们也犹豫了,孩子还小,离不开人照顾。最后商量来商量去,还是觉得练功人不要管那么多事,这也是师父说过的,但还是尽量动员其他人去。

  电闪雷鸣

  1999年7月22日,杨西沮丧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国家正式把“法轮功”取缔了!公安部发出了六条禁令,禁止公民练“法轮功”,还发出了对李洪志的通缉令,真是岂有此理!电视里滚动播放说4月25日“法轮功”同修到中南海静坐示威是违法行为;说截至被取缔前,“法轮功”组织就已经组织了大大小小300多起围攻电视台、报社、政府机关的事件;还列出了这些年有病不吃药致死、致残、自杀、杀人的案例,有1600多人的名单;说“法轮功”组织与国外政治势力勾结在一起,有险恶的政治图谋。

  杨西想不明白,“法轮功”明明是教人“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修练“圆满”上苍穹的功法,师父1996年就说过不能做违法的事,不参与政治,怎么就变成邪教组织了呢?怎么会有政治目的呢?虽然有一些电视上说的那些事,但那只不过是中央不了解情况,不知道病死的那些人是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这样的,是个人悟性的问题,练功人围攻媒体、政府机关也只是想讲清“真相”而已。

  厂长今天也找他谈话了,说现在修练“法轮功”是违法的,提醒他要划清界线,以免影响前途。还斥责他的反驳是颠倒糊涂,反问他一个做好人、锻练身体的团体会这样置国法于不顾、不断扰乱社会秩序,会有那么多人非正常死亡和出偏吗?还说李洪志不负责任,又说他主宰安排一切,但病好的都是他所赐,死了出偏了却都是练功人自己的问题。最后还语重心长地告诫他,转任副厂长后按规定可以分配到公司的原始股,以后就可以参与分红了,提醒他要谨言慎行。杨西当时愣住了,气恨厂长对李洪志的不敬,但也知道他是好心为他着想,就要满两年了,自己奋斗了十多年的目标很快就可以实现了。但放弃“法轮功”?绝不可能!杨西内心一阵烦躁,连邻居跟他打招呼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径直进了家门。

  虽然经历了好几个月的内心纠结,但杨西最终还是未能把认识调整过来。现在他一家人都非常后悔当初没有上北京护法,错失了“最后一次圆满的机会”。原来上京是考验,能“顶住压力走出来的弟子是伟大的”,自己却是师父“经文”所骂的“毕业考试都还不动,还说什么在家实修,都是邪悟,圆满也不想要了”的那类不合格弟子。师父是特地利用政府的迫害,把形势反过来,把所有练功人的心都暴露出来,谁真修谁假修一目了然!每个弟子思想中想什么师父都知道,都有他的“法身”在看着呢!他得想办法弥补这个错误,加紧表现才行,绝不能再错过任何一次上层次的机会了!

  自此以后,杨西从辅导站骨干那里学会了上“法轮功”网站,上面会即时更新李洪志的讲法,还有同修的练功心得,以及应该用什么方式去讲清“真相”。如在居民小区安装定时喇叭、有线电视等,网上都有技术指导。他知道很多同修因触犯法律被抓,被判刑坐牢,站长李贵民也因此被开除公职了。但是李洪志对此是大大肯定的,说这些弟子都是伟大的。还在《去掉最后的执著》《走向圆满》《我的一点声明》等“经文”中警告“中国流氓政府”,弟子们为维护大法会不惜代价,鼓励弟子“放得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可以用不同形式铲除不同层次的邪恶”,“不管是否被迫害致死的弟子最后都会圆满”。

  杨西深受鼓舞,决心要紧跟“正法”的形势,响应师父“充分运用手中资源”的号召,在单位也复印“法轮功”宣传资料,尽最大努力为“大法”奉献。至于领导同事的摇头侧目、升任副厂长的讨论被搁置、厂长和董事长的叹息等,他已经没有心力顾及了。他们一家已经完全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人间的法律算什么,不过是“把人当动物一样限制起来”而已,“宇宙大法”才是最重要的。

  执迷不悟

  2001年3月,杨西夫妇因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破坏公共秩序被依法逮捕,考虑到其女儿年幼,依法豁免了对其妻子的处罚。

  法律的警钟能让杨西一家人清醒过来吗?

  没有!刘红燕甚至认为是师父保佑才让她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从而变本加厉地外出弘法讲“真相”;而苏月明也无心照顾年幼的孙女,仍然抓住一切机会讲“真相”!街坊邻居不堪其扰,投诉到湾仔社区的综治维稳中心那里,要求工作人员管管她。街道办也无可奈何,只能找来杨西的大哥规劝母亲,杨西的大哥却被骂出了门。

  这天,杨西的哥嫂去看望杨西,希望能劝醒这个弟弟。

  久未谋面,一见到消瘦不少的杨西,大哥眼眶就红了。

  “杨西,你怎么走路好像有点不顺畅?”

  “没事,可能伙食不好,走路腿脚有点发软而已。”

  “杨西,不要再信“法轮功”了,你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不像家,妈妈年纪也大了,你女儿杨紫现在放在我这里养,你要想想这个家啊!”

  “杨紫每天都要问为什么爸爸妈妈不接她回家,是不是不要她了,几乎每天半夜都会哭醒啊!”旁边的大嫂讲着讲着就哭了起来。

  杨西心里一阵紧缩,想起几岁女儿可怜的样子,心中一阵酸楚。但他很快调整过来,默默想:“这是情关,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心不动!”

  见他一脸固执的样子,大哥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清醒一下吧!看看你,为了练这个什么“法轮功”,前途尽毁,工作丢了,股票分红也没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大哥,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我们这是过关、考验,师父会看到我们的付出的,等我圆满了,会福报你全家的!”

  “你这是鬼迷心窍啊!这个李洪志真是害人精!”

  “大哥!你不能对师父不敬,会有报应的!”

  “光荣之家”

  通过“考验”的杨西夫妻,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像师父所说那样好起来,却没想到“考验”接踵而来,而且一个比一个难以应付。

  杨西发现自己的脚越来越没有力气,有时候练功练着练着就“咚”的一声摔倒,或走着走着就坐了下去。一开始他还以为是“业力”返出来,更加紧学法练功,可后来情况越来越严重,有段时间基本上只能躺在床上,成半瘫痪状态!最后拗不过大哥的劝导,找了个熟人医生一看,发现得的是“重症肌无力”。看见医生皱眉叹息,杨西脑袋一片空白,练功怎么会得病呢?

  妻子和母亲急了,几次组织功友到家里一起学法、练功,集体读《转法轮》,发“正念”除“魔”,也没见有什么起色。最后,他们悟到可能是因为忽略了走出去讲“真相”,没有为“大法”付出的缘故。特别是师父现在揭露出旧势力的“真相”,必须把不明真相的人唤醒,让他们“退党、退团、退队”,才能不至于在世界末日中被淘汰。于是,刘红燕和苏月明开始频繁印制资料,到珠海各地散发“法轮功”宣传品。

  对李洪志死心塌地的杨西一家却没有得到师父的任何眷顾,除了重症肌无力,杨西还患有风湿、痛风,根本无法工作。为了“弘法”,他家财散尽,房子卖掉了一套,只能守着一个两三平方米的小铺子卖茶叶,每月挣个几百元帮补家用;刘红燕则患有皮肤病,到处做钟点工维持家庭生计;苏月明患有严重的高血压,腿脚也不是很好。更令人痛心的是年幼的杨紫,被软硬兼施的父母诱导练上“法轮功”后,不时在课室里打坐,开口闭口都是“神话”,个性孤僻,心理问题严重。

  周围的街坊邻居看到杨西一家落到这般模样,无不摇头叹息。

  “他们就像吸毒的,只不过是精神上瘾。”在杨西茶叶店旁边开店的大叔说,“有时还说什么最后会真相大白,他们会圆满到新世界去,不信的人会遭报应,形神全灭。真像赌红了眼的赌徒,不甘心之前下的本钱,总想着最后翻盘!唉,可惜可惜!”

  “刘红燕每次来街道办,都是先喊“法轮功”口号,接着无缘无故就会笑起来,一会哭,一会骂,骂着骂着又会突然笑起来,感觉她怪怪的,既可笑又可怜。”综治队长阿伟说。

  遗祸后代

  “又是黑暗的一天,同学们都在取笑我一家都是邪教分子,都不愿意跟我一起,好像我身上带有神秘的细菌病毒一样,碰一下都要躲得远远的。”杨紫被泪水染得斑斑驳驳的日记本上写着,“我跟妈妈说了,可是她骂我没出息,‘大法弟子’是‘超常人’,书随便读读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学好‘大法’,将来才能上天,叫我不要跟‘常人’在一起,可是我多希望能跟他们一起玩耍啊!”

  “她说看着血从手臂里冒出来,一点也不觉得痛,心里反而痛快极了!”杨紫的伯娘边抹眼泪边心疼地说,“他们夫妻为了练功‘弘法’很少关心女儿,杨紫从小就郁郁寡欢的,经常放学回来就躲在房间里,后来我们才发现她拿小刀划自己的手臂,说是只有这样做,内心才平静!最气恨的是她父母还认为是有魔在干扰女儿,叫她练功驱魔!这孩子真是被他们毁了,脑袋里全是邪教的东西,她还这么小,怎么办啊?”

  “她从小就怕黑,其实她是怕爸爸妈妈总会突然不见,特别黏我们。”杨紫的堂姐说,“有时候杨紫也会跟我们讲“法轮功”的东西,我妈怕我们姐弟受影响,有次说了她几句,她就离家出走了。那时应该是2011年2012年的样子,一个小姑娘家,出去会不会被坏人欺负啊,我们都快急疯了!到处找!我爸的头发都急白了!还好她后来自己回来了,看她呆呆愣愣的样子,满身脏污,我们都不敢问啊!”

  闷头抽烟的杨紫大伯狠狠地把烟头一摔:“李洪志如果在我面前,我恨不得杀了他!他是恶魔,把我弟弟一家都毁了!”

  (文章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责任编辑:徐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历史上的今天:遇难人数仅次911事件 美邪教酿最大集体自杀案
历史上的今天:遇难人数仅次911事件 美邪教酿最大集体自杀案
  1978年11月18日,人民圣殿教领袖吉姆琼斯下令所有居住在圭亚那琼斯镇上的信徒们集体自杀,命令他们喝下了带有剧毒的饮料。那...
南京市栖霞区西岗街道宪法日走进中学讲反邪
南京市栖霞区西岗街道宪法日走进中学讲反邪
  12月2日下午3时许,结合宪法日活动,南京市栖霞区西岗街道联合栖霞区人民法院在摄山中学报告厅为初一师生开展了一场宪法宣传...
越南《青年报》:四名“法轮功”信徒承认犯下杀人封尸案
越南《青年报》:四名“法轮功”信徒承认犯下杀人封尸案
  今年(2019年)5月,一桩耸人听闻的“水泥封尸”案在越南平阳省被意外发现。经警方调查,四名女性犯罪嫌疑人承认涉案,称与被...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