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仅44岁就脑出血而死 她究竟遭遇了什么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王丹
时间:2020年02月04日 15:34
下载

  张立芹,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松北区张官村村民,因轻信李洪志的“祛病健身说”、“消业说”,对“法轮功”极度痴迷,身患高血压拒医拒药药,诱发脑出血而死,年仅44岁。

  张立芹1962年出生,是家中老闺女,打小身体就弱,曾被医生诊断为先天性高血压,告知易诱发心脑血管疾病,需终身服药以防发作。

  1998年夏秋之交,晌午时分,村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自称大法“修炼人”,是来“弘法”的。张立芹好奇地一打听,原来他们修炼的是“法轮功”,“师父”名叫李洪志。他们说,这个“师父”可不得了,四岁便接受佛家独传大法,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自称“宇宙主佛”,法力无边,曾经数次挽救了将要爆炸的地球。他们还说,练习“法轮功”不要钱,还能“消业”祛病,强身健身,实现“圆满”。

  看到细细弱弱的张立芹脸上露出懵懵懂懂但又好奇的表情,他们对她说:“‘法轮功’简单易学,不用打针吃药就能好病。”这句话让打小身子就弱的“药罐子”张立芹有些动心,就这样开始钻进了“法轮功”的圈套。坚持锻炼了一段时间后,张立芹感觉似乎身体有劲了,饭量也大了些,也不那么气喘脑胀了,她开始相信“法轮功”可能真的会治好她的病,从此越陷越深。不久,张立芹又经人提醒买来一本《转法轮》,边练功边学法,糊里糊涂陷入其中。

 

 图文无关

    张立芹对李洪志的“生老病死,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磨难”,“真正除去这一难,就得消除业力”,“要想好病、祛难、消业,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等歪理邪说渐渐深信不疑,认为自己压根没病,只不过是恶业太多,才让自己生了病,只有加紧练功“消业”,不用吃药病自然会好,还能返本归真,实现“圆满”。张立芹暗自庆幸自己找到了一门神功,她把丈夫买来的药都偷偷扔掉,开始一门心思练功学法了。

  练功之前,张立芹虽然身体不太好,但她心地善良,手脚勤快,尽心尽力照顾丈夫孩子,家里拾掇得井井有条。随着练功学法的深入,丈夫发现妻子越来越不对劲了。起初妻子身体有所好转,丈夫对她练功并无异议,但张立芹慢慢变得不可思议了。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还在集市上做着贩卖蔬菜的小生意,劳累一天回家后最渴望一口热乎乎的饭菜,可家里越来越冷清,院子里越来越杂乱,孩子的学习成绩也日益滑落。丈夫数次劝她练功要有时有晌,不能耽误了过日子的正经事。张立芹对丈夫的规劝要么敷衍几句,要么干脆默不作声,过后依然我行我素继续练功。

  有一天丈夫回家,看到冷锅冷灶,忍不住嘟囔了几句。张立芹却信口说:“告诉你实话吧,我练功不完全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返本归真,实现‘圆满’。‘师父’说我们很快就要‘圆满’了,我一个人‘圆满’,咱家人没准都能跟着一块‘圆满’呢。你不用劝我了,在六道轮回里,谁是谁的妻子,谁是谁的丈夫,谁是谁的父母,都是没准的事。‘师父’要我们放下这些‘名利情’,才能修得圆满。”

  听到这些闻所未闻的胡言乱语,丈夫顿时张口结舌,他不敢相信这是文化程度不高性格温顺的妻子说的话,更想不通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儿女情,难道仅凭轻飘飘的一句什么“圆满”就要烟消云散了?看着妻子判若两人,看着曾经温馨的小窝,憨厚的丈夫要发狂了,万般无奈,找来亲属好友规劝妻子不要再练害人的“法轮功”了。但张立芹听而不闻,仍然低眉垂眼打坐练功,毫无一丝回音。  

  

  丈夫没辙了,只能忙里忙外尽心尽力照料妻子的饮食起居,还要当爹又当妈,为正上中学的儿子做饭洗衣。最委屈的是儿子,他曾是妈妈的心头肉,乖巧懂事,聪明伶俐,学业极好。张立芹练习“法轮功”后,对儿子慢慢冷淡了,再无嘘寒问暖,也不拉手逛街,给孩子做好吃的了。儿子万分不解妈妈为啥这样绝情,时常委屈得眼泪汪汪,哭着求妈妈不要练功了。面对儿子可怜巴巴的央求,张立芹心如铁石,毫不动容,每天要么出门找“同修”,要么打坐练功,儿子的学习成绩很快下滑。

  1999年7月22日,国家宣布取缔“法轮功”。张立芹百思不得其解,依然不听丈夫和亲属的多次劝阻,仍旧执迷不悟,对“消业”“圆满”深信不疑。

  一晃数年过去了,由于张立芹长期拒医断药,高血压的症状及综合症反应令她的身体慢慢扛不住了,脸色不好,经常感到脑胀欲裂站不稳。丈夫和亲朋好友都劝她赶紧吃药,或者到医院去看看,可是张立芹却固执地说这是恶业没有消尽,是“师父”在考验自己,只要坚持修炼,“师父”就会现“法身”为自己净化身体,“消业”解困,实现“圆满”。

  2006年7月19日,天气异常闷热。张立芹正在披头散发练功时,忽然栽倒在地。丈夫发现她时,张立芹已经身体软得像一团棉花,眼睛发直,嗓子里发出类似打鼾的呼噜声,等送去医院时为时已晚。张立芹终因高血压导致重症脑出血,抢救无效而死,成为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的又一个牺牲品。

  由于悲痛过度,她的丈夫也相继离开了人世。

  一个幸福的庭家,就这样被“法轮功”毁了。村子里的人再也不敢练“法轮功”了,他们说这是害人夺命功。

(责任编辑:徐虎)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美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的“七雷教”是个什么组织
美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的“七雷教”是个什么组织
  美国丹佛大都会州立学院学生媒体“MET MEDIA”2019年8月发表文章,揭秘风靡该校的“七雷教”(7 Thunders)与韩国邪教“上帝...
广西梧州打响线上线下抗疫反邪融合防控战
广西梧州打响线上线下抗疫反邪融合防控战
  近日,广西梧州市全面打响线上线下抗疫反邪深度融合防控战,借助“互联网+”和“一村一警务助理”微信群管理员通过微信向村民...
美国女博主:令人不安的“神韵”幕后故事
美国女博主:令人不安的“神韵”幕后故事
  2020年1月28日,苏珊·布林克曼(Susan Brinkmann)在“优雅女性网(womenofgrace.com )发表博客文章,称她应一些读者的要求...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