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门徒会”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7年11月22日 13:45
下载

 

  【主持人】陈世荣,你好! 

  【陈世荣】主持人好! 

  【主持人】你是原“门徒会”组织的第三任主执,想请问一下,主执是什么?在组织里是个什么概念? 

  【陈世荣】在“门徒会”教会内部,从上至下每一个层次都设立一个主执。另外,我们从总会到教会,每一层主执之外另外设立一个配执,和慈管人员称为“三肢体”。 

  【主持人】“门徒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陈世荣】“门徒会”这个组织,它是非法的、违法的。后来,国家又进行了界定,定性为邪教组织。 

  【主持人】你自己是怎么加入到“门徒会”组织的? 

  【陈世荣】我加入“门徒会”这个组织,最早接触大约在84年,我在任教期间就听说有传信耶稣的,那时很反感。大约到87年,我家里十几口人前前后后都被别人劝信教了。面对家庭这个局面,我也很无奈。影响我信教起绝对因素的还是我的母亲,因为我对母亲比较孝敬,比较尊重。母亲在我每一次回家的时候苦谏,都哭哭啼啼地劝解我,说信教这么好,有这样的好处那样的好处,你为什么心底这么刚硬,全家人都信就你不信?就这样,不是一次而是多次。每次回家遇到母亲我就心碎了,面对母亲哭哭啼啼的劝说,我也心寒。就这样时间久了,心里产生了极大的矛盾、斗争,最终我还是妥协了。 

  【主持人】等于是在家人的劝说下,一年多的时间,你最终还是加入了“门徒会”? 

  【陈世荣】最终加入了,最终妥协了。 

  【主持人】一般的普通信徒是怎样加入“门徒会”当中呢? 

  【陈世荣】第一,用医病赶鬼劝人信教。家里有病,信教以后病人能够得到平安,通过祷告,病能好。还有一种就是神能赐福,信教以后神能从方方面面给人赐福。什么粮柜里呀,粮仓里呀,庄稼地里呀,或者牛羊牲畜,甚至家庭大大小小的人都能得到平安,都能得到赐福。第三种就是讲天国近了,世界有灾难或者末日要降临了、神要实行审判。总之,用这些预言性的东西劝人信教。普通的老百姓一听说这个世界要灭亡或者世界末日,神要降灾,难免心里就空虚感。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传信耶酥的人擅讲彼此相爱互帮互助。一家有难,其他人都伸援手,你帮我助。家里有困难,可以给做一些奉献、捐赠、帮助。总之,彼此相爱和互帮互助,这也是一个传道的途径。 

  【主持人】主要的宣传方式是什么? 

  【陈世荣】主要宣传还是医病赶鬼和神的赐福、生命粮。 

  【主持人】就是祷告治病和生命粮这样的说法? 

  【陈世荣】对。 

  【主持人】作为一个普通的信徒,你会不会相信祷告治病和生命粮这一类的说法? 

  【陈世荣】先说祷告治病吧,我心里很纠结。我信教之后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对祷告治病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主持人】那就是说你当时对祷告治病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陈世荣】对。 

  【主持人】有没有你印象当中举一两个事例来说明一下? 

  【陈世荣】这人叫杜争礼,当时身上得的病也不大,就是臀部长了小小一个疖子,这个疖子导致他发烧,季三保在场,我也在场,当时还有其他几个做工人也在场。我们就共同为他祷告,祷告了两天时间,不见有多少好转。后来,这个人死去了。按说这个病不大,仅仅是个疖子和发烧,但贻误了医治时间导致死亡,很遗憾。 

  【主持人】这让你触动比较大的事情。 

  【陈世荣】再一个事情就是我父亲。应该说,我在教会内部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因为我付出的是前程的代价、家庭的代价以及工作的代价。可结果呢,我父亲从树上摔下来以后,应该说不是太严重吧,及时医治的话也不至最后没命了。我不在家,两个哥哥和我弟也不在家,所以,一些做工人跟附近一些信徒就主张祷告,可结果贻误医治时间,最终死去了。 

  【主持人】你们上层的人员有没有自己得病,自己偷偷地去看病?有没有这种事情? 

  【陈世荣】蔚世强就是其中一例。他得了病,在祷告无效的情况下偷偷医治,偷偷吃药。但偷偷医治,偷偷吃药也不见效,我和张步雄知道后,就劝他既然要治,又不愿意叫信徒知道,那你就到西安找个好一点的医院、大一点的医院先去诊断,看是怎么回事,诊断清楚以后,再采取治疗方案,先偷偷治吧。蔚世强就看病了。按道理说,此不合乎我们管理规定,但面对现实问题,必须解决。所以我跟张步雄就暗地商量,还是从教会内部给开支治病。三年时间,我初步估算不下四十万块钱给他看病。起初是在西安,看了一段时间以后,他提出想到上海去。走到河北以后,我们感觉离北京比较近,就到北京去看。所以在北京最终诊断结果是癌症晚期,看了几年时间,最终没有挽救过来。这个属于偷偷吃药,偷偷治疗。这件事对我心里触动也很大。信耶酥,我们传扬的是给别人祷告治病,可我们自己的病都治不好,还要去偷偷医治。 

  【主持人】季三保你接触比较多,在你心目当中,他是不是神的化身?他在组织中、大家当中地位是怎样的? 

  【陈世荣】季三保这个人,我是89年正式接触他,在89年初成立总会这一层机构的时候算是跟他正式接触。通过他自己所讲的,以及我们前辈,比我信教早的、比我资格老的人,在总会这一层,我是最年幼的一个,就是信教最晚的一个,其他人的宣讲和季三保本人的宣讲,说季三保是耶酥基督道成肉身,他是活基督,他是基督的化身。是神的第三次拯救。在我们教会内部,他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主持人】既然说季三保是活基督,是神的化身,他为什么自己会遭遇车祸死亡? 

  【陈世荣】这也是对我震动比较大的,不光是我,对知情人震动都很大。我听到这个信息的时候,当时我的精神防线彻底垮了。多年以来,尽管前边他下过监、坐过牢、受过很多挫折、受过批判,那一切人都容易理解和接受。但唯独他出这一次车祸导致死亡,真叫人难以接受。对我来讲,我是总会一员,应当说比其他人的承受能力要强一些,首先我都接受不了。我心里也产生了许多的反问,自问自己,季三保是基督的化身,他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儿子,既是神的儿子,上苍干啥去了?耶酥干啥去了?连他都不能保护吗?并且同车坐了四个人,其他人都受点小伤,唯独他在车祸中丧生。这就越发想不通。神既然能保佑信教的人都平安,神能够保佑每一个信徒都平安,神为何就不能保佑神的儿子平安?!那是你自己的儿子啊,那是你自己差到世上来的基督啊,为什么不保佑他?! 

  【主持人】作为普通的信徒,加入“门徒会”有什么义务?有没有像捐赠之类的? 

  【陈世荣】可以说有,这是潜意识形成的。 

  【主持人】信徒捐赠的也不少,作为上层人员来说,他们有没有以这些欺诈的把这些你们所说的“慈惠”这些钱占为己有,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陈世荣】有。曾经有一个大会执事叫徐广亮,是安康人,他就是其中一例。他当时是大会的慈管人员,借助慈管之便,保管之便,他就私自把教会的200万块钱据为己有,偷偷拿回家。像他这种例子还有不少,当然我只是举这一例来说明。 

  【主持人】现在让你再折过头来,重新认识一下“门徒会”,你觉得它是一个什么组织? 

  【陈世荣】首先是非法的、违法的。直到后来国家定性为邪教组织,邪教组织它的特征就是冒用宗教名义、神化首要人物、造成社会危害,这是主要特征。所以,要我总体来说“门徒会”这个组织,还是冒用基督教的名义所建立起来的一个不合法的、违法的组织。 

  【主持人】当初你在担任这个主执的时候,像其中的这个祷告治病之类的,你知道它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你知道它的危害性吗? 

  【陈世荣】对祷告治病,当然在以前心里也产生一些想法。首先,人的生命是宝贵的,可是当我见到有些人因为相信祷告治病,导致贻误了治病时机、导致死亡,后来就在我心里产生了许多想法。总感到在这一点上有些拿人的生命当儿戏,人的生命失去不会再得到,人的生命只有一条。尤其我前面曾经举过例子,像杜争礼,年纪轻轻的那时也不过三十多岁,多么强壮的一条汉子,得的病并不大,结果因小病导致死亡。总感到在这件事上太草率,所以心里想起这些事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主持人】你为什么被判刑,你知道吗?

  【陈世荣】作为一个非法组织中间一个主要成员,肯定是要担负这个职责。我后来通过一些法律也学了不少法,作为一个组织来讲,主要成员应当承担那个组织的所有罪行,酿成的祸国殃民的结果是无法推诿的。 

  【主持人】对于今后的生活你有什么打算? 

  【陈世荣】把思想改造好,立下心志,下定决心从这个组织中间走出来,不能再从事非法组织这种活动,邪教组织这种活动,跟邪教组织彻底划清界线。 

  【主持人】希望你能够好好反省一下自己,早日回到这个社会当中,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参与者。 

  【陈世荣】谢谢。 

(责任编辑:江南)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澳官员:“活摘”指控查无实据
澳官员:“活摘”指控查无实据
  据澳联社2018年10月25日报道,澳大利亚外交部官员再次表示,法轮功针对中国的“活摘”指控认为没有足够可信的证据可以证明,...
广州番禺区举行中小学反邪教“1+6”宣传活动
广州番禺区举行中小学反邪教“1+6”宣传活动
  为进一步深化反邪教警示宣传教育工作,实现精准反邪教宣传,全面提升广大师生和家长防范邪教能力,11月21日下午,广州市番禺...
韩国CBS播出揭露邪教全能神的访谈节目
韩国CBS播出揭露邪教全能神的访谈节目
  据美媒《自由新闻人》“thefreenewsman.com”2018年11月27日报道,韩国CBS电视台于10月26日播出了长达50分钟的揭批全能神邪教...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