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儿”李洪志

同学眼中的常人李洪志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7年11月27日 14:54
下载

  【主持人】三位叔叔你们好!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李洪志的呢?

  【杜春林】是1969年,在四十八中战宣队认识的。

  【王国庆】我认识李洪志应该比他俩稍微早点,李洪志是我引荐的,我俩是一个胡同的,他原名叫李来,而且小伙子长的还帅,个子也高,还会吹小号,在我们胡同很有名。

  【主持人】据我所知,咱们长春第四十八中学是一所具有悠久历史的学校,而且该校战宣队在当年也是非常有名气的。

  【王振久】确实如此,四十八中是1935年建校,历史非常悠久,再一个我们当时非常出名,因为1969年,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当时一些老的文艺团体都解散了,新的文艺团体还没有成立起来,所以业余文化生活主要是靠我们这些业余的文艺宣传队,当时四十八中战宣队全名叫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市里有些大型的活动我们都参加,经常到工厂啊、学校啊、农村去演出,当时应该算数一数二的。

  【主持人】三位叔叔,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了长春市的第四十八中学了,这还是你们原来读书的老校园吗?

  【王振久】没变,老楼还是这个楼。

  【主持人】当时的排练厅在哪儿啊?

  【王国庆】在那。

  【王振久】另外我们这个正面有两个大屋,咱们乐队排练都在那里头,这边原来是个礼堂,演出啥的,大的排练都在这边。

  【主持人】李洪志是怎么加入咱们四十八中战宣队的呢?

  【王国庆】李洪志原来跟我们不是一个学校,当时老一届快要毕业了,那个时候是上山下乡,但是战宣队不能散,我们老师说,演出队伍缺一个吹小号的,就通过我引荐,让李洪志转到四十八中。我也是通过我们另外一个同学认识的他,介绍完之后,老师说:“行,来吧。”就这么把学籍转过来了,转到我们战宣队了。

  【主持人】当时李洪志给你们的印象是什么样的呢?跟其它同学有什么不同吗?

  【王振久】他当时给我们印象就是话不太多,性格挺内向,但长的高挑个,挺精神,挺帅,普普通通的人,跟其他人没有区别。

  【主持人】既然成为同学了,当时他跟关系比较近的是谁呢?

  【王国庆】在同学那个时候,没有说谁跟谁天天在一起,没有,但是要说近,我俩相对能近一点。李洪志那时候挺仗义的,帮我打过仗呢。

  【主持人】打过架还?什么时候的事呢?

  【王国庆】在我们临去八一演出队之前,那是四月二三 号,我们在长江路,最早有一个乌苏里餐厅,下面有一个面馆,那都是国营的,我们吃面,吃完面出来有一个小子撞我,其实那个时候就是,现在说就是流氓滋事,撞我,那你看我们三个人,我肯定我也那啥呀,吵吵起来了,吵吵起来之后, 那小子一看我三个人,跑了,李洪志反应快,我们撵不上他,李洪志喊:“抓小偷。”他一喊抓小偷,前面人给他截住了,一截住,我们三个人上去给人一顿打,就这么帮我打过一次仗。

  【主持人】那当时李洪志头脑反应还特别机敏的,是吧?

  【王国庆】他反应挺快,比我们是强,我们两个就傻撵。人家喊抓小偷,前面人就截住了。

  【主持人】王叔叔和杜叔叔跟李洪志一起去了军马场, 那么振久叔叔您去哪了?

  【王振久】我当时当兵走了,1969年的12月份吧,当兵走了。他们好像是1970年的4月份到的军马场。

  【主持人】那么王叔叔和杜叔叔一起跟李洪志在军马场生活了多久呢?

  【杜春林】两三年吧。

  【主持人】在军马场生活的期间有一些趣事能跟我们讲一讲吗?

  【王国庆】有趣的事太多了,在一块打扑克赢烟,偷过老乡的鸡,上果园摘过果,那又青又涩还不好吃,那也一军用书包一军用书包地往回整,这些事都干过。

  【主持人】偷鸡能不能给我们详细讲一讲。

  【王国庆】嘿呀,偷鸡呀!李洪志鬼点子多,在外边撒点苞米,顺着道撒到我们寝室,鸡就跟过来了,然后把门一关就抓。这小子个字高,胳膊长,一抓一个准,抓完之后,把两个鸡膀子一别塞麻袋里,最多有一次抓了11只鸡,后来因为谁杀还有矛盾,他指使另一个人杀,那人不杀,杜春林也不敢杀,完了李洪志说不杀拉倒,不杀都放了,咱谁也别吃,结果一麻袋11只鸡倒出来之后,把膀子一解开,死了7只,没办法了,不吃也得吃了。

  【主持人】那当时谁主要去给朋友们做这个小鸡呢?

  【王国庆】他们两个,跟忠慈他们俩。

  【王国庆】那个也姓李,年纪大一点,他俩一个负责倒水,一个拔毛,我在外面站岗,怕人家老百姓过来,闻着鸡味来了找鸡。

  【主持人】一起吃的时候都喝酒吗?

  【杜春林】李洪志能喝一二大碗,半斤左右。

  【王国庆】他在我们演出队也算是能喝的,在外边人家部队首长一敬酒,到他那就没事,想敬多些他就能喝多些,我不行,小林那时候还行。

  【主持人】开始还跟我们说到,你们打赌输烟,据我所知李洪志是不抽烟的吧。

  【杜春林】他不抽烟。

  【王国庆】打扑克他也得(参与呀),赢烟的,他不拿烟能行吗?他输多赢少。

  【杜春林】他参加的时候少。

  【王国庆】对呀,有时候没人的时候他也玩,那时候就是消闲解闷呗,不像现在,那时候什么活动也没有,也就打个扑克。

  【杜春林】主要是演出队黄了。

  【主持人】那王叔叔杜叔叔,你们在跟李洪志生活的这个期间,你们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什么特点?跟正常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杜春林】没有,就是普通人,正常人,在他身上没发现(与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王国庆】不正常的地方——这小子能吹。

  【主持人】能吹?那他都吹什么了?

  【王国庆】有一次我们在(操场上)练功的沙滩那儿翻跟头,他吃完饭,说:来看我老李的!一拍胸脯,一个跟头,一个小翻没翻过去,四仰八叉躺那了。他啥都敢说,啥都敢讲。我俩啊,其实好的时候挺好,可我俩抬杠的时候太多。

  【主持人】那抬杠你们都抬什么呢?

  【王国庆】啥都抬,我俩打赌打了好几次,但是他还是跟打扑克似地,输多赢少,我赢了好几次,他知道一点就说,知道一点就讲。有一次说印支三国,他说印支三国有印度,他一说吧,我就总截他,我说不对,印支三国没有印度,就这样,后来找到根据了,报纸啊,输我三盒光荣烟,那时候还挺好的呢。还有一次,他说哎呀,我这小箱子一锁上,谁也开不开,其实就是一句玩笑话,当时我就好抬杠,我说不用钥匙,你把你钥匙揣兜,我能给你开开,他不信,说你给我开,我限你一个月,一个月你给我开开,我说不用,七天我就能给你开开,结果我三天开开了,又输我两盒烟。

  【主持人】那么李洪志现在说他有这样那样的神通,你们觉得他有神通吗?

  【王国庆】他有什么神通啊?我给你说个有趣的事啊。我们那个时候中午午休,上铺两个人,我在下铺,就我们三个人,睡觉,他发现这屋里有味儿,我在下铺,我不知道,我一站起来,发现这股味儿是挺难闻的,他说你看看是不是有耗子死了?那个时候耗子挺多的,下的药,也不知道死没死,我就在床底下翻啊,翻来翻去也没有,这味还那么大,我说:老李啊,你闻闻天棚吧,是不是天棚有死耗子啊?他就在天棚上闻,完了我们旁边那战友乐了,那人说:我放了个屁。还有一个事,我们在南县演出的时候,一天中午午睡,我们就闲聊,聊起来了,说个子,王玉琦(军马场战友)说个子高有什么用?李洪志个子高啊,费布票。那个时候什么东西都要票的,没有票的话什么都买不来。李洪志就说我个子高,我跑的快,我们那哥们儿就不服了,跑的快?走咱出去,看谁能跑过谁?结果一跑,李洪志是个子高,腿长,可没跑过人家,王玉琦个子跟我这么高,就把他给收拾了。他就没跑过王玉琦。

  【主持人】李洪志说他有神功,而且能治病,你们知道这事吗?

  【杜春林】我知道,他给我治过病。有一年在四十八中张老师家,好象是过年聚会,他说他会气功,那时侯还没有法轮功,咱也不懂,他就给我治了一下,完了第二天还是第几天,就上我们家去了,领着他姑娘去的,又给我治了。

  【主持人】他怎么治的?

  【杜春林】这么治的。站起来我告诉你啊,你得站起来,发功,这样的,乱打,他比我这有劲,使的劲大。他说疼不疼?我说疼,打的都疼了,他说你跑吧,我说,跑不了哇。这是实事,但他也是好心,他给我治了,可没好。完了第二年我就上那个医大三院做手术了,直到现在也没好利索,就这么个情况。

  【主持人】李洪志自称他八岁已经修炼圆满,成了佛,您见过他生病吗?

  【王国庆】他怎么不生病?他生病也照样流鼻涕,我们在一起呆好几年,每年他也得感冒。

  【主持人】当时你们在军马场的时候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那时候也正值青壮年,当时有没有吸引的对象?

  【王国庆】也有,那是后期,我们演出队解散之后,有过一个。这个他们都不知道,我知道,因为那时候我俩既是冤家,又是好朋友,他跟我说,有过。

  【主持人】毕竟是少年时代。

  【王国庆】对呀,那么年轻,男的喜欢女的很正常,女的喜欢男的也很正常,尤其李洪志长的还漂亮,个字还高,太正常了。

  【主持人】那后来你们是怎么分开的呢?

  【杜春林】演出队黄了,各奔东西。

  【王国庆】自己找自己的路。他后来上的吉林森警。

  【主持人】李洪志创立了法轮功之后你们见过他吗?

  【王国庆】我还真没见过,自从他“有名”了,以后真没见过他。

  【主持人】既是同学又是战友,应该关系处的相当好了,为什么他躲着不愿意见你们呢?

  【王国庆】熟嘛,我们了解嘛,我们知根知底啊,所以他不乐意跟我们走近,应该是这个感觉,跟咱同学也没联系,我们几个他也不联系,尤其我总撅他,他更不能跟我联系。

  【主持人】今天的采访当中三位也跟我们讲了这么多关于李洪志当年的趣事,在节目最后,是不是也跟我们用一句话来描述一下李洪志这个人吧。

  【王国庆】我就感觉他大话太大,什么话都敢讲,别的没啥。

  【杜春林】我看他就是一个正常人,没有什么,法轮功我也不懂,他那本书只是在别人桌子上看见过,就是练法轮功的人,我只看过他的照片,内容也没看,就这么个意思。

  【王振久】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主持人】非常感谢三位叔叔接受我们采访,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精彩无限,尽在凯风,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江南)
相关阅读
近期热点
俄议员向国家杜马提交法案:加大对俄不受欢迎组织非法活动的惩罚力度
俄议员向国家杜马提交法案:加大对俄不受欢迎组织非法活动的惩罚力度
俄罗斯Itsmycity.ru网站5月5日发布消息称,俄罗斯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外国干涉俄罗斯内政事实调查委员会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项法...
广东盐田:开展“小手牵大手·防邪从学生抓起”主题宣传教育活动
广东盐田:开展“小手牵大手·防邪从学生抓起”主题宣传教育活动
为将反邪教知识扎根基层,进一步提高青少年学生对邪教的认识和鉴别力,使反邪教思想深入人心。2021年5月13日,深圳市盐田区沙...
警惕“全能神”利用灾难制造“末日”恐慌骗人入教
警惕“全能神”利用灾难制造“末日”恐慌骗人入教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