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是美国大选“弥天大谎”的多产放大器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王妍(编译)
时间:2022年08月05日 15:33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8月5日消息,通讯员:王妍】2021年8月,美国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在著名新闻评级网站NewsGuard的技术支持下,发表了深度调查报告《弥天大谎与技术先行》(The Big Lie and Big Tech),将美国2020年大选期间反复发布、传播虚假信息的媒体定义为“累犯”,对其以及其域名链接在社交媒体分享、转载情况进行调查,同时为了避免虚假信息的进一步传播,向各大社交媒体平台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卡特中心的调查报告中引用了美国“选举诚信合作组织”(Election Integrity Partnership,EIP)2021年3月记录的美国大选虚假信息相关报告内容,称《大纪元时报》虽然没有被NewsGuard列入虚假信息的“累犯”名单,但它是“弥天大谎”的多产放大器(The Epoch Times to be a prolific amplifier of “The Big Lie”)。报告中引用《纽约时报》2020年10月26日的报道称,《大纪元时报》是“‘法轮功’支持的报纸,使用主动的脸书策略和右翼虚假信息,创建了一个反华、支持特朗普的媒体帝国”。同时提到,美国大选日之后,《大纪元时报》的链接位居右翼媒体最常见域名第二位,与此同时,《大纪元时报》和另一“法轮功”背景媒体新唐人电视台的链接分享分别增长了450%和555%,相比之下,选举前传播最广的新闻域名“福克斯新闻”的链接数量减少了50%。

 

条形图突出了2020年11月3日至2021年1月20日期间右翼脸书群组中传播最广的5个域名,大纪元位居第二  

此外,报告引用《导火索:虚假信息与2020年选举》(The Long Fuse: Misinformation and the 2020 Election)内容称,“《大纪元时报》一系列虚假‘选民舞弊’报道被引用,比如声称大量选民投了两次票,而丢弃的选票是故意欺诈的证据。该网站还对以下三项内容大肆转载——多米尼阴谋论(译注:Dominion,美国大选投票系统公司)、‘记号笔门’(译注:Sharpiegate,网民对2019年9月在展示飓风‘多里安’的波及地域时特朗普‘画图’当‘证据’的操作发起的热搜标签)和‘停止盗窃’等报道。”

报告分析了社交媒体上虚假信息传播形式并提出了相应对策。中国反邪教网现将调查报告的这部分内容翻译如下:

为了对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社交媒体上来自累犯域名流行程度进行评估,卡特中心收集并分析了2020年8月17日至2021年1月20日期间,344个左翼和539个右翼脸书群组中的293万条帖子,同时确定了累犯提出和夸大的主要报道,重点关注旨在破坏选举完整性的虚假信息。

2020年,美国选举和民主制度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是美国民主的试金石。在百年一遇的全球新冠疫情阵痛中,选举官员和选民不得不克服重重障碍。尽管面临这些巨大挑战,但2020年总统大选的投票数仍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届,投票结果在所有投票管辖区都得到了验证。美国国土安全部称这次选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选举”。

 

2020年11月12日,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部门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CISA)发布声明  

不过,从选举的筹备工作到选举结果的宣布,各个环节却充斥着各类虚假信息和误导性报道,这些报道加剧了原本就已紧张的政治局势,破坏了人们对选举进程完整性的信任,提升了暴力风险。虚假报道声称此次大选存在选举舞弊,并称之为“弥天大谎”,引发了一场“停止偷窃”运动,这场运动最终导致了2021年1月6日的美国国会大厦暴动,旨在推翻总统选举结果。由于这个“弥天大谎”,导致三分之一的注册选民相信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选举结果非法。

虚假信息多维度立体式传播,在整个信息生态系统中层出不穷。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社交媒体作为选民的信息汇集中心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一方面是自下而上的信息传播,社交媒体率先分享了一些断章取义的信息,这些信息经媒体和网红包装后,被政客进一步推动。另一方面是自上而下的信息传播,政客们开始大肆宣扬虚假言论,媒体和网红利用个人流量对其进行包装,并迅速在平台上发酵,传播速度远超辟谣速度。

无数的力量——政客、网红、超党派媒体和普通公民——联合起来,推动“弥天大谎”和其他有害信息发酵。“累犯”——即已知反复发布虚假信息的媒体——在社交媒体信息的多维度传播中成了关键的关联组织。虚假信息累犯将个别数据和脱离语境的信息进行解构、拼接和重构,形成更受欢迎的表达方式,再由真实的媒体以协调一致的方式推进,为虚假内容赋予了合法的表象。

在选举周期内,累犯所产生的内容贯穿了整个信息生态系统,包括社交媒体平台。为了进一步了解累犯的影响范围和他们所提出的叙述报道,卡特中心探讨了他们的内容是如何在脸书群组中传播的。这并不是说这种活动只发生在脸书平台上,相反,脸书是评估社交媒体上累犯内容的流行程度和突出程度的一个指标。卡特中心从中立新闻组织NewsGuard获得了一份累犯名单,并分析了这些域名在883个脸书群组中的传播情况。研究发现,累犯的内容似乎无处不在,出现在75%的脸书群组和97%的右翼脸书群组中,占分享链接的五分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在选举日至1月6日国会大厦暴动期间,右翼群组中累犯的数量增加了156%。

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由累犯域名发布并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内容都是虚假信息。然而,分析党派团体中累犯提出的话题可发现,与选举舞弊相关的关键术语出现在累犯标题中的次数是可靠来源标题的3.8倍;“翻转”(flipped)、“粉碎”(shredded)和“转变”(switched)等特定术语在累犯标题中出现的次数是可靠来源的几十倍;在选举日至就职日期间,“新闻聚多多”(Newsmax)等链接急剧增加;在20个最常见的累犯链接中,只有4个链接被贴上“虚假”或“误导”标签,这意味着这些内容已经被事实核查人员揭穿,而其他链接则没有被标记。

虽然负责任的社交媒体平台竭尽全力应对虚假信息,删除了许多选举期间出现的有害信息,但“弥天大谎”信息的演变及持续存在突出表明,需要进行更多改进,以最大限度减少破坏选举诚信的企图。特别是,老练的累犯为了生产、证实和放大虚假信息而采取的“协调一致的不真实行为”(译注:即有组织的造假行为)对民主构成了严重威胁,需要特别关注,并就政策解决方案展开讨论。

在下一次选举到来之前,社交媒体平台必须根据人权原则改良政策,提高举措,解决累犯问题,以保护言论自由,减轻对现实世界的危害。平台应该制定相应政策,开展执法行动,减少有害内容的传播和影响,而不是直接干预(例如全面禁止)引发审查指控。有关此类改良决定应以合作的方式做出,并与政府部门、民间社会、媒体、学术和其他专家共同讨论,推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本着维护选举诚信的合作互利精神,卡特中心向各大社交媒体平台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增加标签和限制操作。

·在累犯域名共享的所有链接标注上警告标签。事实证明,脸书的警告标签在减少参与度方面是有效的,脸书最近宣布将为累犯页面贴上标签,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一步。这种方法应该扩展到包括累犯域名及其被社交媒体平台采用的所有内容。

·在允许用户分享之前,提醒用户注意这些内容来自累犯。给用户提供背景知识,这可能会让他们暂停阅读并产生思考,从而减缓虚假信息的传播,当用户试图分享或转发来自累犯来源的内容时,应当考虑添加弹窗警报,这将减少潜在虚假信息的无意传播。

·考虑限制包含累犯链接帖子的直接分享的次数。限制含有累犯链接帖子的分享次数将减少潜在虚假信息的传播。WhatsApp将直接转发消息的次数限制为5次,以遏制虚假信息的传播。当推特禁止直接转发虚假信息时,它发现内容分享减少了29%。

·降低包含累犯内容链接帖子的排名。平台应该确保包含这些链接的帖子不会像其他来源的内容那样显眼。脸书已经推出降低累犯链接排名的政策;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这在多大程度上得到了执行。推特似乎没有推出这样的政策。

·限制累犯账号的功能。除了使用警告标签并降低其内容排名外,将应将累犯账号的其他功能受限,如运行广告、共享音视频、发布视频和/或共享内容、创建群组。

·从所有搜索结果中删除累犯。任何重复创建、存储和传播虚假信息的账号、页面或群组都不应该推荐显示给他人,也不应该出现在搜索结果中。

二是提高政策的清晰度和一致性。

·以公平、一致和透明的方式制定政策。虽然我们知道,实现100%的完美是不现实的,平台需要快速适应新的策略,但平台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为人们应对政策变化做好准备,并确保采取适当的申诉机制。

·建立一个跨平台的统一定义,包括什么是虚假信息和累犯。每个平台、研究人员或媒体组织都有自己对虚假信息的定义,以及构成累犯的标准。该行业应与研究人员合作,提出一个透明且人人可用的通用定义。

·建立一个跨平台的累犯来源存储库。累犯并不局限于单个平台,共享已知累犯及其相关域名信息,将有助于跨平台干预、实施制裁,减小危害。应考虑寻求波因特研究所(The Poynter Institute)的协助,通过其“国际事实核查网络”(International Fact-Checking Network),开发和维护这个存储库。

·通过公布有关累犯和执法行动的相关数据来提高透明度。通过平台界面发布有关累犯的信息——特别是他们的账户、与这些账户相关的域名以及针对他们采取的执法行动——将提高对累犯的认识,并减少其内容的无意传播。这些数据还将公开表明平台方面的响应能力,有助于对此类响应的有效性和影响进行独立评估。

三是加强对事实核查工作支持力度。

•投入资源,扩大专业的事实核查能力。目前的虚假信息总量大大超过了事实核查人员的现有能力。虽然人们总是需要投入更多来进行事实核查,但也必须在算法检测和其他方法上加大投入。虽然未必能跟上虚假信息的增长步伐,但这些努力对于揭穿个别内容和识别累犯至关重要。

•对或破坏选举完整性的内容优先评估。除了提高事实核查能力外,对可能破坏跨党派选举完整性的内容进行优先评估也是至关重要的。这种优先次序应该始终到位——不仅仅是在大选前的六个月——而且应该基于主题或关键词,而不是来源,以尽量减少可能的选择偏差,以及由此产生的看法。

•扩大与权威选举信息来源的合作。2020年,许多社交平台与权威信息来源合作,加快删除虚假信息、识别累犯。平台应继续探索与事实核查人员经常引用的权威选举信息来源的合作,对发布诸如投票地点、时间和方式等信息的权威来源加大推广力度。

四是增加人工智能-增强检测工作。

•投入资源开发和测试人工智能方法,以检测虚假信息变异。脸书通过人工智能增强了检测方法,可以发现被揭穿内容的复制、分享和微小变化,这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虚假信息被揭穿后,通常会以不同方式重新呈现,因此应该在所有平台上探索和测试如何重新识别这类变异的虚假信息。

•投入资源,检测音视频中的虚假信息。虽然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检测文本中的虚假信息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在音视频内容检测虚假信息要困难得多。考虑到优兔等平台上的虚假信息数量以及推特等新平台的兴起,必须努力加快这些媒体格式中虚假信息的检测速度。

•提前计划。今天的累犯未必是将来的累犯。在选举开始之前,平台就应该开始谋划、研究和监测可能的累犯,研究新的方法力求尽早发现。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