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法轮功”18年的妻子离我而去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邓枫
时间:2022年07月27日 16:10

2013年1月9日,我60岁,刚步入“花甲之年”,但我那坚信练“法轮功”能消灾祛病、痴迷“法轮功”18年的妻子却病死在家中。我和孩子悲痛欲绝,尤其是我82岁的老岳母撕心裂肺地哭喊:“傻孩子,你是被‘法轮功’害死的啊!”

1977年我和妻子李娟(化名)结婚,住在辽东半岛最南端的旅顺口区,第二年我们便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当时我在旅顺水产公司上班,妻子虽然从农村进城一直无业,但每天收拾家、做饭、照料孩子,家庭虽然谈不上富裕但很美满,每天充满欢笑和希望。我妻子家有长寿基因,老爸老妈80多岁仍健在,爷爷奶奶也都是将近90岁才离开人世的。

然而,当我们还沉浸在幸福的时候,灾难落到了我们的头上,不仅毁了妻子,也毁了我们的家。

1995年,妻子不知从哪里听说,“法轮功”是气功中最高深、最灵验的功法,练上没病预防、有病医治,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于是,妻子找来一本叫《转法轮》的书,一连几天几乎书不离手,有时连饭都不按时吃,起早贪黑地看,二十几天的功夫就能背下好多页,开始沉迷在练功中。为了“精进”“上层次”,练功之余,妻子不断四处拉人,滔滔不绝地劝人们“练功”祛病,参加的她说人家是明白人、不参加的就说人家是傻子。凭着之前的好人缘,不长时间妻子就把周边邻居和亲朋好友组织起来,甚至十几岁的女儿也被拉了进去,身边常常围着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的练功队伍,妻子成了旅顺地区名气很大的“法轮功”组织者。  

渐渐地,我发现妻子像变了一个人,“练功”的兴致越来越高,越来越离谱,满嘴的“师父”“精进”“圆满”,除了“练功”、背“经文”、写“心得”,其他什么事情也不放在心上,电视不看了,广播不听了,家务活干得也越来越少,还经常不回家;相反在家里那些练功书籍、录音带、传单小册子却越来越多。看到她这个样子,我苦口婆心劝她,但是她却充耳不闻。

时间长了,沉重的家庭负担让我不堪重负,上初中的女儿学习直线下降,我又当爹又当妈还得上班,又担心妻子,终于有一天我和她大吵了起来,她却说:“我要消业、圆满,要练功,不准打扰我。”吵过之后依然如故,吵得厉害了,妻子就几天不着家,外出所谓“练功”“弘法”。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痴迷的妻子根本不信、不听,为“上层次”,更加痴迷,说是只有“精进”,才能“消业”“圆满”,不是到处找人交流“练功”心得,就是整天在家打坐练功“背经文”。

大约是2001年4月,妻子不知从哪里听到李洪志的“‘讲真相’关系到‘大法弟子’个人追求的最终‘圆满’”的鬼话,妻子开始把捍卫“法轮大法”当成职业,几次进京、满街散发“法轮功”宣传品、到处宣传“法轮大法好”,并且经常外出串联聚会,有时领着人来家边听录音边打坐练功。我怎么劝、怎么阻止都无济于事。

由于痴迷于“法轮功”,经常不按时吃饭休息,没有了正常的生物钟,从1998年下半年开始,妻子的身体开始出现不适,血压不稳定,胃经常痛疼,心脏有时不适,精神也不正常,眼珠子发直。根据医嘱,我给她买了药要她服用,妻子拒绝了,说练功人无须吃药。一位多年与我家世交的老人劝她说:“自古有病吃药天经地义,你不吃药病情会加重,现在停药,早晚没命。”因为这句话,妻子至此不再与老人说话,形同陌路。

2005年后,妻子病情明显加重,我劝她到医院看病,她不去,说是自己的“业力”太重,这是“师父”在帮自己“清理”身体。我到药房买了些治胃口、高血压的药,她当着我的面把药都扔了,还大发脾气说是耽误她“消业”。看着日渐骨瘦如柴的妻子,岳母哭着求她放弃练功,住院治病。妻子却说要是让“师父”知道谁动摇,就会把谁当成销毁的对象,使自己“形神全灭”,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和报应。她要坚决跟着“师父”,绝不放弃,不能前功尽弃。

就这样,因为痴迷“法轮功”,坚信练功能祛病、“消业”“圆满”,即使在打坐练功时呼吸困难晕过去,她也坚决不吃药、不上医院。

原本健康的妻子终于为“法轮功”耗尽了最后一口气,于2013年1月9日上午7点21分离开了人世,死亡鉴定报告是:心力衰竭。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