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受害案例 > 正文

被“全能神”夺走妻子的男人们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桑梓(编译)
时间:2024年01月22日 17:02

【中国反邪教网2024年1月22日消息,通讯员:桑梓】2020年12月22日,澎湃新闻英文媒体“第六声”(Sixth Tone)发布文章,报道早已被中国政府依法取缔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暗中活动,将主要目标对准农村女性,利用欺骗和恐吓等手段不断吸收新成员,造成众多家庭的亲人分离悲剧。中国反邪教网编译如下。

对龙代兵来说,他的妻子如同死去一样。

2019年,龙代兵的妻子离家出走后,起初他还竭尽全力去寻找,在附近的村庄散发传单,并向警方报告妻子失踪的消息。

龙代兵说,结婚的21年期间,夫妻双方婚姻和谐,有三个孩子,过着平静的家庭生活。2017年,他那目不识丁的妻子开始画画和做笔记,用错误的字母拼写“上帝”,用“S”表示“神”。警察来到龙代兵在中国西南部重庆农村的家中,发现了这些笔记,还有一本模仿《圣经》的书,以及妻子写给孩子们的一封隐晦的告别信。

龙代兵在手机里存了那封信的照片,并向我们读了信的内容:“请你们转告一下你奶奶和你爸爸,因为现在环境恶劣,我暂时出去躲一段时间,等环境好了我再回来。你们不要找我,找我浪费钱。不要报警。如果有人问,你们就说我现在没有信神了,现在出去打工了。”

2020年9月,龙代兵和小儿子在重庆农村的家中吃饭。为了照顾家人,他放弃了上海的工作。图源:第六声

龙代兵的妻子已经离开,和“全能神”一起生活了。“全能神”已被中国政府认定为邪教并依法取缔。它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东方闪电”,是上世纪90年代初由一个名叫赵维山的东北人创立的。“全能神”宣称耶稣二次道成肉身,成为一位中国农村妇女。据报道,该女子就是赵维山的情妇杨向斌。在之后的几年里,“全能神”从农村地区传播到城市,在中国各地拉拢了一批追随者。1995年,中国政府依法取缔了该组织。六年后,赵维山和杨向斌在美国设立了总部。

2014年5月,该组织的六名成员在中国东部一家麦当劳杀害了一名拒绝提供电话号码的女性,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在安全监控摄像头拍摄到的袭击画面显示,他们用椅子和金属拖把柄将受害者殴打致死。其中两名罪犯被判处死刑。随后,媒体报道了该组织施暴、勒索、渗透基督教社区和绑架基督教徒的历史。

然而,该组织并没有消亡。龙代兵和其他受害者的经历表明,“全能神”仍然在千方百计吸引新成员。

2020年9月,龙代兵在重庆老家张贴的寻人启事。图源:第六声

像龙代兵的妻子一样,“全能神”的信徒最终会离开他们的家庭。2017年,中国反邪教网正式上线,该网站创建的目的之一是帮助受害家庭找到那些加入邪教组织后离家出走的亲人。该网站发出了数百个寻人启事,其中包括龙代兵的妻子。

“每次我们群里的人和亲人团聚并感谢我时,我都很感动,我都记得很清楚。”

——陈新,“反全能神联盟”负责人

许多“全能神”受害者的亲属还会求助一个名为“反全能神联盟”的民间组织。该组织的负责人是一位中年男性,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使用的网名是“灭神”,化名“陈新”。他的前妻于2011年加入“全能神”,从此销声匿迹。

据专家介绍,“全能神”通常以农村地区女性为目标,她们的丈夫多为农民工,一年中大部分时间远离家乡。在中国,有3000多万这样的“留守妻子”,她们留守在村庄里照顾孩子和老人,伴侣不在身边。

当初,陈新在城里做电脑显示器销售工作,妻子留守在安徽省东部农村的家中。在此期间,他的妻子逐渐开始相信一种所谓的“宗教”,后来陈新在网上查询发现是邪教。

陈新拼命想改变妻子的想法,但似乎毫无作用。陈新告诉“第六声”:“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并没有解脱。我每天在网上寻找解决方案,偶然发现了一个名为‘反对全能神,拯救你的亲人’的QQ聊天群。这时我终于找到了可以坚持下去的理由。”

就是在那时,陈新意识到自己并不孤单。他对“全能神”恨之入骨,很快就成为聊天群中最活跃的成员。2012年,在妻子离开后,陈新建立了一个网站和数十个微信群,致力于在中国各地寻找加入“全能神”的人。当地一些警察也加入了他的群,帮助搜寻。多年来,陈新帮助了170人回归家庭。

陈新说:“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我甚至无法说服自己的妻子回来。但每次我们群里的人和亲人团聚并感谢我时,我都很感动,我都记得很清楚。”

宁夏回族自治区区委党校的宗教研究者、“全能神”问题研究专家王雨表示,离开“全能神”并不像加入“全能神”那么容易。该组织的信徒假扮成基督教神职人员接近人们。他们通过闲聊来吸引人们,谈论日常问题,这也是他们传教的主题。王雨说:“‘全能神’通常从抱怨家务、抱怨不得不留在村里照顾孩子开始。然后慢慢地,他们会转而将人们的痛苦和孤独归咎于社会。”当该组织成员(通常是加入时间相对较短的成员)决定退出时,一个更高级别的教中头目会告诉他们,放弃后将会遭受严厉惩罚。

“她们(来自农村地区的妇女)通常会把宗教视为倾诉心声的一种方式。”

——王雨

2014年,《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一位39岁的女性,她在加入“全能神”12年后脱离该组织。她描述了自己是如何迫于压力,捐出积蓄,并为其他追随者提供住所的经历,这是“全能神”要求她“全身心奉献”的其中一种形式。2011年,该组织开始专注于宣扬“世界末日”(译注:2012年,非法宣扬活动达到顶峰),并将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图像和视频用作末日来临的证明。信徒们被迫一遍又一遍地观看。从地震废墟中拖出半截尸体的画面一直困扰着这位女士,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梦见自己吐血而死。”从那以后,她认为发生在她和家人身上的一切不好的事情,都是对她没有成为一个更好的信徒、没有充分履行她的全部奉献义务的报应。

王雨说:“生活在农村的女性,尤其是年龄稍大的女性,在适应新事物方面有更多的困难。所以她们会把宗教视为一种倾诉心声的方式。她们中的许多人并不是真正想弄清自己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对她们来说,宗教提供了情感宣泄。”

王小平认为,他的妻子加入“全能神”并离开7岁的儿子的原因,是因为妻子单纯。而最初吸引他的,也正是妻子单纯的品质。他不确定妻子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这个组织的,只知道大约一年前,妻子离开了重庆的老家。

王小平夫妻房间里的壁纸,重庆,2020年9月。图源:第六声

29岁的王小平通过网络聊天与妻子相识,不久之后,他们成为恋人,并为人父母。随后,这对夫妇离开家乡,前往东部城市杭州的工厂打工。两年后,王小平的妻子回到村里照顾他们的儿子。儿子留在农村由爷爷奶奶照顾,丈夫在城市挣钱,这是农村夫妻之间的一种常见安排。当时王小平还觉得这样的生活模式挺不错。

但是王小平说他的岳母一直信教,他们夫妻刚搬到一起住的时候,岳母递给王小平一本模仿《圣经》的书。在他模糊的记忆中,书上写着“神、羔羊和一些歌词”。王小平说:“现在回想起来,我早些明白就好了。当时我听说在附近村庄有‘全能神’的信徒。那时候我老婆说她想去参加几天‘全能神’的集会,她开始信这个教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

“我记不清了,她好像说了一句让我等着她回来。”

——王小平,“全能神”信徒的丈夫

惊讶很快变成了烦恼。王小平急忙赶回家,试图说服他的妻子不要追随“全能神”。他始终认为这件事很危险。然而,干预并不顺利。妻子怒气冲冲地拖着行李箱,回娘家去了。之前每次吵架后,妻子都会这样做。王小平在翻看两人的照片时说:“尽管偶尔会吵架,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在一张照片中,他的妻子留着直刘海,笑容灿烂。

王小平决定第二天回去工作,留下他的妻子,等她恢复理智。在回杭州的火车上,妻子打来电话。王小平说:“她让我照顾好自己,好好上班,别胡思乱想。我记不清了,她好像说了一句让我等着她回来。”这句话是他们夫妻的最后一次交谈。他的声音渐渐变为低喃。

对于妻子最终的离去,王小平不知道该怪谁。怪他的岳母?他认为岳母对妻子传教了。最糟糕的是,王小平不知道妻子是否会回来。他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他的生活。目前,他把儿子留给父母照顾,自己回到杭州工作以维持生计。

2020年9月,重庆,王小平和他的儿子站在房子外面。图源:第六声

王小平说:“去年孩子的生日是妈妈陪着过的。现在孩子想让我给他另找一个妈妈。”今年(2020年)9月,王小平请了几天假,陪在孩子身边,他最担心的是儿子的学习成绩。幸运的是,他的父母仍然健康,能够帮他照顾孩子。

妻子离家出走,龙代兵决定辞去在上海的工作,这样就可以照顾还在上小学的孩子以及年迈的父母。他已经放弃寻找妻子,房间角落里藏着一堆积满灰尘的寻人启事。龙代兵说:“我现在做什么都不能集中注意力。晚上睡不着。毕竟这是一段20多年的感情。”

尽管已经放弃了挽回前妻的念头,陈新仍然花了大量时间和他的“反全能神联盟”一起对抗“全能神”。他说:“我的生活向前迈进了。”但与此同时,他似乎仍没有接受前妻的离开。

陈新说:“当时我做了我能想到的一切。现在我懂得更多了,如果事情发生在今天,我肯定能找到解决办法。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责任编辑:向阳)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