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遇刺后,它暴露了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岳林炜等
时间:2022年07月19日 15:11

编者的话: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袭身亡,使得世界的目光聚焦到一个神秘组织——诞生于韩国的“统一教”。据多家媒体报道,这个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组织,号称在全球拥有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信徒,仅在日本就有数十万。“统一教”的创始人文鲜明被爆喜欢攀附各国领导人和政客,与日美等多国保守政治势力关系密切,其商业帝国更是覆盖多国的多个领域。该组织曾长期从事反共活动,并利用旗下媒体炮制中国大陆将要“攻击”台湾等谣言。长期以来,“统一教”的相关活动导致多国民众家破人亡,已经被中国、新加坡等国列为邪教组织。

2018年8月27日,数千人在韩国加平郡参加“统一教”举行的大型集体婚礼。(视觉中国)

有着“现代企业管理观念”的邪教组织

文鲜明自称,他1920年出生于现在朝鲜境内的一个小村庄。1954年,也就是朝鲜战争交战双方签订停战协定一年后,文鲜明在韩国创建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简称“统一教”)。美联社等多家媒体报道称,文鲜明对《圣经》和以家庭为中心的价值体系进行重新解读,宣传反共思想,以“救世主”自居。他声称,自己和第二任妻子韩鹤子是“全人类的真正父母”,要求教徒绝对服从于其领导,从而获得“身心完善”“建立理想家庭”“主管被造世界”三大祝福,达到“灵人体到灵界永远生活”。

在韩国,文鲜明迅速吸引了大量年轻追随者。在成立之后一年时间里,“统一教”在韩国就建立了大约30个教堂活动中心。上世纪60年代初,文鲜明在首尔举办该组织的第一次集体婚礼,之后“统一教”规模不断扩大。2012年,“统一教”一名发言人声称,该组织向194个国家和地区派遣了传教士,在全球拥有300万信徒。据路透社报道,还有“统一教”信徒宣称,该组织在全世界拥有上千万信众。不过有“统一教”前成员和批评者认为,这个数字不超过10万。

“统一教”被爆要求信徒捐钱捐物,并通过种种名目不断敛财,而这些钱被文鲜明用来进行商业投资以及挥霍。1963年,文鲜明在韩国创立“统一教”财团,其子公司业务涉及休闲、建筑、防务、化工、汽车零部件等多个行业。在美国,“统一教”旗下机构还包括保守派媒体《华盛顿时报》、温德姆纽约客酒店等。该组织还对房地产进行大量投资。

有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统一教”有着极强的洗脑能力。通过建立个人崇拜,强调捐助,干预私人财产分配甚至是信徒的婚姻自主权,“统一教”笼络了一大批忠实信徒。除了散布极端主义思想之外,“统一教”还有着很强的“现代企业管理观念”,把教派团体当作公司来运营,在工业、金融、文化、教育、媒体等领域进行广泛投资,为其极端主义思想和政治渗透打下“自我循环”的基础。

与日本自民党关系密切是公开的秘密

在敛财的同时,文鲜明对政治十分热衷。据美联社、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他不仅创立了右翼政治团体“国际胜共联合”开展反共运动,还一直寻求与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政治保守团体以及领导人建立关系。

1959年,“统一教”传教士崔相益(音)偷渡到日本,开始在日本进行传教并取得巨大成功。“统一教”据称在日本有大约60万名成员,而该组织与自民党之间关系密切在日本政坛一直都是公开的秘密。

二战日本甲级战犯、自民党极右派、日本前首相岸信介,也就是安倍晋三的外祖父,与“统一教”的关系更是非比寻常。美联社报道称,“统一教”在日本的总部一度设在岸信介东京住所旁的一栋建筑里。岸信介和文鲜明曾一起拍照,照片被公开发表。此次袭击安倍的嫌疑人山上彻也,被爆认为是岸信介将“统一教”带到日本的。“当时的日本领导人将“统一教”视为在日本推广反共观点的工具。”日本律师、宗教案件专家纪藤正树说。据韩国《韩民族日报》日前报道,岸信介在上世纪70年代自民党制定《防止间谍法》等反共立法过程中,为获得财源以及舆论支持,曾经积极利用日本“国际胜共联合”。

有专家表示,几十年来,“统一教”附属组织与自民党议员之间的关系不断发展,“统一教”为自民党提供了坚实的政治支持和选票。“统一教”机关报《思想新闻》1986年曾报道称,在日本选举中,有130名与“统一教”有关系的人当选众议员和参议员。日本《周刊现代》1999年发文,曝光日本多名议员参加“国际胜共联合”组织的活动。该媒体表示,20多名自民党议员的办公室里至少有一名“统一教”成员担任志愿服务者。“统一教”受害对策律师联合会成员渡边博表示,经调查,“统一教”有100多名信徒曾担任过日本国会议员秘书,他们会将自己所服务议员的言行向“统一教”报告。有的秘书不从议员那里领工资,而是从“国际胜共联合”那里拿钱。

安倍第二次执政后,自民党和“统一教”的关系进一步走近。“统一教”受害对策律师联合会成员山口广表示,在安倍政权中,与“统一教”关系密切的人被委以重任,很多自民党人士公开出席“统一教”活动。“统一教”会指示信徒投票给某个议员。2021年9月,“统一教”分支团体在仁川举办活动,安倍通过视频发表讲话,并向“统一教”负责人和其他与会者表示“敬意”。多家日本媒体报道称,此次活动也是山上彻也认为安倍和“统一教”有关系、决心刺杀他的原因之一。

东京上智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中野浩一表示,安倍被刺事件发生后,“统一教”与自民党右翼派系之间的关系,以及自民党的极右翼政策可能会受到密切关注,并导致日本对安倍政治遗产的重新评估。中野说,这可能会揭露自民党的观点是如何扭曲战后日本社会的,同时阻碍性别平等和性别多样性问题的解决。

美国议员曾给“教主”及其夫人戴金冠

1972年,文鲜明移居美国,之后“统一教”开始在美国进行大规模活动。据《纽约时报》报道,“统一教”刚开始在美国发展时,人们普遍认为它是一种邪教。在美国,一提到文鲜明,人们就会想起集体婚礼。文鲜明声称,他能够完成耶稣未能完成的使命:通过生育“无罪的孩子”并祝福教会中的夫妻,使人类“恢复身心的完善”。有媒体报道称,通常会有成千上万对新人按照文鲜明的安排结婚,而夫妻两人可能此前并不认识。

文鲜明曾经付费邀请美国政界以及娱乐界知名人士参加“统一教”相关活动。不过一些受邀者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活动主办方与文鲜明有关。美联社等媒体报道称,“统一教”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里根、老布什以及特朗普等保守派人士建立密切关系,文鲜明还曾敦促“统一教”负责人制定战略来保护深陷“水门事件”困扰的尼克松,并且还曾举行集会支持尼克松。2004年3月23日,在美国发生了相当怪异的一幕。一场被形容为“和平奖晚宴”的活动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办公大楼举行,赴宴者中包括国会议员。宴会期间,伊利诺伊州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戴维斯戴着白手套,将两顶金冠分别戴在文鲜明及其妻子的头上。在宴会上,文鲜明扬言,各国国王和总统等都已经“向天地宣布,文鲜明神父是全人类的救世主、真正的父亲以及耶稣再世”。

据《纽约时报》报道,反共的文鲜明曾认为,美国能够“拯救”世界。然而上世纪90年代末,在蒙受财务损失、教众叛教且信徒数量增长停滞后,文鲜明开始对美国发起攻击,称其为不道德行为与思想的贮藏库。美国政府此前也对文鲜明进行多次调查。1981年,美国对文鲜明提出12项指控,其中涉及财务犯罪。在上世纪70年代晚期,美国政府指控文鲜明参与韩国政治势力贿赂美国国会议员的活动,这些活动的目的是获得美国政治人士对韩国时任总统朴正熙的支持。据韩媒披露,朴正熙的女儿朴槿令也和“统一教”有关系。朴槿令虽然不是“统一教”信徒,但和丈夫参加了该组织2009年的集体婚礼。当时仪式由文鲜明主持,朴槿令夫妇还给文鲜明夫妇献花。

安倍遇刺事件敲响警钟

冷战期间,“统一教”曾因其反共行动遭到媒体批评。在创建后不久,“统一教”就开始为反共组织提供支持,包括韩国文化与自由基金会。这一基金会曾资助过臭名昭著的自由亚洲电台。

“统一教”还企图干涉台湾问题。2009年,它曾与全球和平联盟以及台湾当局共同在台北举办会议,呼吁台湾更多参与国际事务。文鲜明控制的《华盛顿时报》经常宣称中国大陆将要“攻击”台湾,还不断渲染“中国威胁”。

中国反邪教网的信息显示,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统一教”曾以投资赞助、旅游、参观访问等名义频繁对中国进行渗透,企图在中国扎根立足并扩大影响。上世纪末,“统一教”对中国的渗透活动越来越猖獗,其下属机构“国际教育基金会”曾在中国部分城市打着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等名义进行渗透;“统一教”还曾秘密在北京、天津、广州、沈阳、西安等主要城市开展非法传教活动;“统一教”创立的韩国鲜文大学也试图通过与中国高校合作,拉拢中国学生入教。除了内地之外,“统一教”还曾试图在香港和澳门吸纳信徒。

有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统一教”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有着鲜明政治立场和政治意图的邪教组织,“长期以来,对中国的仇恨以及对于中国庞大人口市场的垂涎使得他们总是挑衅和诽谤中国,但这些小把戏最终都没有成功”。

1997年5月,中国公安部认定“统一教”为邪教。1982年,新加坡政府将“统一教”列为邪教并予以取缔。吉尔吉斯斯坦也禁止“统一教”在其境内活动。1995年年底,英国内政部宣布禁止文鲜明在该国逗留。申根国家也自2008年4月起禁止文鲜明夫妇入境。

安倍遇刺背后的邪教因素给中国敲响警钟,中国对邪教一贯保持零容忍的态度,采取坚决打击等各种措施。目前,在中国,“统一教”与“呼喊派”“全能神”等组织都是打着宗教名义进行宣传的邪教。上海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晏可佳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邪教都有类似的特点和运作方式,包括创始人崇拜和宣扬非人道主义、反社会、鼓吹邪说、煽动公众对抗社会等。

中国一直都把打击邪教作为优先事项。晏可佳说:“这些努力收到极大成效。打击邪教行动得到公众的理解和支持,并给社会带来一股新风。”他表示,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倾向于通过预防性举措来应对潜在的邪教威胁,采取了立法、监管、宣传、拯救邪教受害者等措施,“安倍遇刺事件表明,各国政府应高度重视邪教活动。这同样也提醒中国,应该持续加大打击邪教的力度”。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派记者 岳林炜 环球时报记者 林小艺 谢文婷 单劼 胡雨薇●王晓雄 王韵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