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起底邪教 > 正文

自称救世主全球“选妃” 性侵上千名女性 淫乱邪教主获判重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陈哲
时间:2024年01月08日 17:11

韩国“摄理教”头目郑明析自称“弥赛亚”“救世主”“重新降临世界真正的基督耶稣”,因对多名女信徒进行洗脑实施性犯罪,近日被韩国地方法院判处重刑。

据韩国《首尔经济日报》网站(Sedaily.com)2023年12月22日报道称,因涉嫌性侵女性信徒等罪行而受审的“摄理教”邪教教主郑明析(又译郑明锡)在当日一审中被判处有期徒刑23年,同时法院命令其公开、告知个人信息10年,限制其10年内不得在儿童、青少年相关机构及残疾人福利机构就业,并责令其佩戴电子定位追踪装置(电子脚镣)15年,接受120个小时性暴力防治课程。

▲韩国“摄理教”头目郑明析

截至目前,出面指控郑明析性侵及性骚扰的女信徒共有21人,其中甚至包含未成年人。

组建淫乱组织,编造邪说,四处选妃,性侵女信徒

1945年3月16日,郑明析出生于韩国釜山一个贫苦人家。小学文化程度的他,心机诡诈,能言善辩,“立志”要“出人头地”。

1978年,郑明析加入韩国“统一教”邪教组织,在教会中,郑明析逐渐摸清并掌握了利用传教敛财的种种招法,积累了广泛的人脉,并在1980年脱离该教,自创“摄理教”。

为树立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威,郑明析把自己装扮成“背起时代十字架”“帮世人洗清罪恶”的“救世主”,“完美的亚当”“有独特的醒悟”不容冒犯的“弥赛亚”。谁背叛“摄理教”、谁挑战他的权威,就会遭遇灾祸,要求信徒对他顶礼膜拜,绝对服从。

为满足个人淫欲,郑明析声称那些“堕落的人”,可以通过与教主发生性关系来洗脱罪责,并将此称之为“爱之教育”。只要听从他,就可以将自己的灵魂洗净并得到升华。并在邪教“教理”中明确规定,“上帝允许他与世上所有的女人性交”,因为这种“爱的教育”恰恰是罪人自我救赎的一条捷径。

▲被洗脑的女信徒向郑明析表忠诚

郑明析视女信徒为自己的猎物,向女信徒表示,亲密关系是上帝的旨意,旨在治愈女性的疾病,并以检查身体或治病为借口让年轻女性放松警惕,脱掉衣服,随之实施性侵。

众多盲从的女信徒为将自己的灵魂洗净并得到升华对此言听计从,甘心受其凌辱。

同时,“摄理教”高层还会将条件好的女信徒记录在《选妃名册》,甚至包含裸照等私密信息。

郑明析在“摄理教”内部建立了一个由500多名女性为成员,以与他发生性关系为目的“常青树”组织,这一组织包括初高中生等未成年人。这些女成员都被看成是郑明析的“私有物”,是“上帝的新娘”,必须洁身自好,禁止与异性接触,保持身材是她们的使命,而女信徒一旦怀孕,则会被说成是“神的祝福”。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郑明析利用头目身份,不断给女信徒洗脑,并进行“选妃”,将看上的女信徒叫到其住所实施性侵,伤害了无数年轻女性。

郑明析甚至企图“以神之名”,扬言要和超过一万名女性发生关系。

“摄理教”往往会在教会网站及社交媒体上发布广告,通过教会的外围团体舞蹈学校、模特学校和体育团体等作为“掩护”,引诱招募年轻女性。

被成功招募的女性成员,教会就会向她们灌输与上帝“弥赛亚”发生性行为的教义,即“上帝”(指郑明析)与信众的关系演变发展成恋人关系。

郑明析对模特以及参加过选美的女性特别着迷。为了满足淫欲,他专门设立了一个模特部门,用于物色漂亮女信徒。

一位曾经接触“摄理教”的欧洲裔女生说道:“她告诉我我很漂亮,并且问我是否愿意加入一个基督教的模特机构,该机构专注于内在美……”

许多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被告知是因为足够优秀才会被选中,由此深陷淫窟。

在觅得心仪目标之后,郑明析会寻找各种机会,以提拔、教授等理由,在个人住所单独召见这些他相中的“美貌信徒”。

在信徒心中,郑明析是神一般的存在,很多女孩都幻想着有机会成为“主”的新娘。

郑明析规定女教徒一定要嫁给教会中的男性,并且参加所谓的集体婚礼,认为这样做可以增加教徒数量。郑明析还经常在集体婚礼上以对新娘进行“健康检查”为名,对她们进行猥亵。

郑明析在性侵了某个女信徒后,就会慢慢对她失去兴趣,态度冷淡。但如果某个女性受害者再帮她物色并骗来另一个女信徒,他就会对她施予以奖励,让她成为传教士或讲道师,提升在教内的地位。

也正是因为众多女信徒助纣为虐,郑明析的性侵计划才屡屡得手。每次受召见的女信徒都是前人带过来,在她们遭到性侵后,带她们去的女性就告诉她们:这是正常的,是上帝给你的爱。

▲郑明析侵害的女性越来越多

于是,性侵愈演愈烈。有受害者在接受采访时说,夸张的时候,郑明析会召集几位甚至数十上百位女信徒跟他见面,然后按上述的话术和把戏,轮流性侵女性。

据媒体报道,截至2001年,被郑明析侵害的女性人数可能超过500余人。

不可否认,有些女信徒实属无知,但有些女信徒受郑明析以“神之名”的洗脑所操控,被郑明析貌似温文尔雅的外表所吸引,又被那光鲜热闹的活动所陶醉,从而迷失自我,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一边潜逃,一边淫乱

据日本《邮政周刊》透露,“摄理教”在1987年就登陆日本,主要以学生为发展对象,在50多所大学中建立了所谓的“摄理教同好会”。据该杂志推算,“摄理教”在日本的信徒大约有2000人以上。当然,不论是在韩国,还是日本,其信徒大多为女性。

1999年,韩国SBS电视台披露郑明析涉嫌侵害500多名女信徒,引起韩国警方的高度关注。

▲韩国SBS电视台披露郑明析涉嫌侵害女信徒

2001年9月,郑明析遭到性侵犯的指控,仓皇逃离韩国,落脚中国台湾地区。同年11月,台湾地区《壹周刊》杂志报道郑明析诱奸台湾百余名女大学生的事实后,台北地检署展开调查,郑明析逃往香港。

期间,郑明析先后遭到韩国、中国台湾以及日本的治安机关通缉,并被国际刑警组织列入红色通缉名单。

据中国新闻网2006年报道,三名日本女性信徒控诉郑明析的一处别墅内,就有超过30位年轻女性受到过侵犯和软禁,而郑明析在日本类似的“摄理教”据点有超过40个,总的受害人数无法想象。

2006年4月2日,郑明析在中国辽宁省鞍山市郊外天山溪谷的4栋豪华别墅内,同50多名女信徒发生性关系。

▲2006年4月,4名受侵害的韩国女子在首尔哭诉受辱经历

2007年5月,郑明析在北京被中国公安逮捕,2008年2月被遣送回韩国,被首尔中央地检署以侵占、诈欺和强奸妇女等九项罪名起诉,后被判10年监禁。

曾侵害过上千名女性的郑明析,终于为他的淫乱生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当听到郑明析被捕的消息后,一个韩国人忿忿地说:“应该判这个家伙死刑,他害了太多人,尤其是很多无辜女性。”

不思悔改,狱中继续引诱女信徒成为“精神新娘”

郑明析被关押的十年期间里,“摄理教”非但没有消失,相反却在全世界范围不断扩张,信众对于“遭受迫害”的邪教头目郑明析的崇拜更加狂热,许多人相信他是被冤枉的。而“摄理教”的外围组织通过伪善包装,几度变身,继续蛊惑那些潜在的被招募女性,宣称郑明析是上帝的化身,引诱那些身材高挑、漂亮、有魅力的年轻女性。

在监狱服刑期间,郑明析还不断要求女信徒寄来比基尼照或露腿照供其欣赏。同时,为了能在监狱中见到喜欢的女信徒,他甚至委托其他信徒租了一个监狱附近的房间,每天安排女信徒出现在露台上。郑明析每日下午户外活动的时候,就会安排这些女信徒与其“隔空互动”。

澳大利亚女孩伊丽莎白被假托艺术展为名的“摄理教”宣讲活动劝服,糊里糊涂加入邪教。让伊丽莎白没想到的是,“摄理教”还鼓励伊丽莎白给郑明析写信,把他当作爱人一样,并且组织去韩国监狱里看望他,听从“神”的旨意。

▲伊丽莎白2011年在韩国探视郑明析

2014年,一位名叫丽兹(Liz)的“摄理教”信徒称,在郑明析入狱服刑期间,她受人怂恿给他写黄色信件。而郑明析的回信也十分露骨。丽兹曾经到监狱去探监郑明析,她在接受澳大利亚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自己受到精神强暴,时常会萌生自杀的念头。

▲丽兹亲述“摄理教”的罪恶

因为多名澳大利亚信徒出面指控它打着“模特班”和“圣经研究”的幌子,在澳大利亚招募年轻女性充当其“精神妻子”供其性侵,2016年,“摄理教”再次登上头条新闻。

出狱,变本加厉,愈加疯狂

2018年2月18日,郑明析刑满释放后,又回到了“摄理教”,继续他的淫邪计划。

颜值出众、身材高挑的中国香港女孩叶萱,被锁定为“猎物”,用于献祭给教主。在“摄理教”,叶萱担任过模特、歌手、主播、“牧师”……逐渐成了“摄理教”团体中的“明星人物”,还被郑明析亲自改名叫郑秀晶。

▲受害者叶萱

有一天她被叫到了郑明析身边,然后像其他无数女信徒一样遭到了性侵。

澳大利亚女子奥莉维娅(Olivia,化名)在被郑明析性侵后,怀疑自己加入的是邪教。可“摄理教”成员告诉她,这是对她的祝福,郑明析是她的灵魂丈夫,也是她的肉身丈夫,这就是一对普通夫妻的正常行为,她应该感到受宠和感激。

▲受害女信徒讲述郑明析性侵过程

对于郑明析这种淫乱行径,韩国邪教西方专家彼得·戴利讲了一句略显夸张但非常务实的话:“该教运行到现在就干了一件事——强奸!”

2022年10月4日,自称弥赛亚(救世主)的郑明析,因涉嫌强奸和性骚扰,再遭韩国当局逮捕。2023年12月22日一审判决23年,远超韩国(即最高法院)量刑委员会提出的量刑范围,即有期徒刑4年至19年3个月。

对此,韩国大田地方检察院早在2023年11月21日即表示,郑明析在2018年获释后“没有表现出任何悔恨的迹象”,并在近3年的时间里又对3名受害者犯下同样的罪行,表明其“完全无视法律”。

郑明析的卑劣行径落得如此下场,是罪大恶极、罪有应得,也愿受害人早日走出阴霾。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从“摄理教”邪教头目被重判一案上,让人们识清邪教组织拉人、洗脑、危害信徒的卑鄙伎俩,以此来提高防范邪教的能力,不为邪教所害。

(责任编辑:虚谷)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