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浙江富阳区为例,试述共同富裕路上如何有效推进农村老年群体的反邪教工作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俞黎丽
时间:2022年06月15日 16:17

[摘要]浙江作为共同富裕建设示范区,要求法治浙江、平安浙江建设达到更高水平,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全面提升。邪教是精神文化领域的“毒瘤”,反邪教工作是社会治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做好反邪教工作关系到人民的幸福生活、国家的长治久安、社会的稳定有序和民族的繁荣昌盛。本文通过分析目前本地区农村老年群体在共同富裕背景下的现状、存在的漏洞,发现反邪教工作在农村老年群体中推进的迫切性,从四个方面论述针对农村老年群体的反邪教工作方法的可行性。

[关键词]共同富裕;反邪教;法治浙江;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农村老年群体;文化设施;家庭医生;网格化管理;反邪免疫屏障

一、反邪教的共富背景及精神文明建设要求

2021年5月20日,党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意见》

2021年7月19日,《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公布方案指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较大,各地区推动共同富裕的基础和条件不尽相同。浙江省在探索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具备开展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的基础和优势。支持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有利于通过实践进一步丰富共同富裕的思想内涵,有利于探索破解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有效途径,有利于为全国推动共同富裕提供省域范例,有利于打造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重要窗口。这就要求法治浙江、平安浙江建设达到更高水平,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明显提高,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全面提升,共同富裕的制度体系更加完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全面提升。

邪教是精神文化领域的“毒瘤”,反邪教工作是社会治理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能否做好反邪教工作关系到人民的幸福生活、国家的长治久安、社会的稳定有序和民族的繁荣昌盛。

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均衡发展、相互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体布局,全面展开精神文明建设各项工作。2017年4月5日发布的《关于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的指导意见》指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特征,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内容和重要保证。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是人民群众群策群力、共建共享、改造社会、建设美好生活的创举,是提升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的有效途径,是把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任务要求落实到城乡基层的重要载体和有力抓手。精神文明建设带来的变化和成效,与人民群众追求美好生活的意愿要求“同频共振”,提升百姓获得感、幸福感。

二、共富路上农村老年群体的现状

(一)农村留守老年群众数量庞大。各地区经济的发展不平衡,催生了当地中青年外出打工、就业、就学。杭州地区虽然经济相对发达,但同样也存在各区县、乡镇间的经济不平衡发展,大部分欠发达乡镇的中青年人口拖家带口奔向相对发达的中心街镇谋生活,导致农村独居老年群众数量剧增。以富阳区C乡镇为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C镇小工业发达,集镇繁荣,人口发展迅速,但是随着环境提升、产业淘汰等原因,小工业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后续的产业转型未跟上社会发展的节奏,导致地方经济迅速滑坡,大量家庭的中青年离开本地发展。2020年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浙江省全省常住人口64567588人,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8566349人,占13.27%,比2010年上升3.93个百分点;2020年人口普查数据:C乡镇户籍人口25000余人,常住人口10660余人,其中60周岁以上老年人占40.7%;以D村、X村为例,D村户籍人口811人,常人口266人,60周岁以上老年人190人,占比71%;X村户籍人口740人,常住人口170人,60周岁以上101人,占比72.1%。受人民生活水平和医疗保健水平大幅改善、人均寿命不断提升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老龄化进程加快,“老人村”已成为普遍存在现象,家庭养老已不再是本地农村的主要养老模式。

(二)经济水平的提高促使老年人对健康长寿及精神生活需求提高。物质生活的提高也必然促使老年群体对健康长寿、晚年幸福及精神生活丰富有更高追求,但是目前大部分农村:一是精神文化生活不丰富,老年人寻求心理安慰和精神寄托的需求难以满足,很容易成为邪教组织渗透的对象;二是盲从心理作怪。邪教组织以治病、消灾、保平安、发财等名义的异端邪说蛊惑老人,以上门帮扶、谈心关爱等手段接近老人,尤其是那些年老体弱、子女不在身边照顾的独居老人,更容易成为邪教组织的目标;同时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老年人已用上了智能手机,安装使用微信、抖音等软件后,微信圈、朋友圈里以讹传讹,跟着别人稀里糊涂就加入了邪教组织,把各种非法的聚会与传播活动当成了老年文化活动。

(三)当地一些地区邪教活动依然存在。近年来,杭州市很多邪教组织屡次遭到严厉打击之后,依然像百足之虫一样,死而不僵,苟延残喘,对国家稳定和社会和谐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威胁。这些邪教组织将活动中心下沉到了较偏远的村社基层,将发展信徒的目标主要锁定在村社那些判断能力差、患有疾病、心理防线易攻破的老年群体,这些地区逐渐成为邪教组织滋生蔓延的土壤。

(四)村社基层在群众反邪教工作落实管理上存在漏洞,管理服务人员反邪教业务能力有待提高。以C乡镇为例,大量中青年人口的外出流失也导致了党委镇府和村民委员会在村干部和工作人员的选拔任用时“无人可用”,选拔的村社干部往往存在素质不高、文化偏低的情况,同时还存在村社干部及工作人员、网格员“上班在农村、居住在城里”的情况,工作时间和精力的限制,导致无法及时有效的去关心和帮助留守的老年群体、解决他们遇到的困难,必然会导致这类群体产生对当前生活现状的抱怨和对村社工作的不满。同时,村社工作人员反邪教意识不强、业务能力欠缺,认为目前还没有邪教组织,容易麻痹大意、掉以轻心,没有系统学习反邪教工作,也没有把反邪教的工作落到实处、流于口号。在此情况下,往往给邪教组织以可乘之机。

三、针对老年群体反邪教工作实施的方式方法和对策的一些建议

(一)积极利用好农村现有文化设施,丰富留守老年群体的精神文化生活。以富阳为例,现有276个行政村,基本每个行政村都建起了文化礼堂、健身广场、老年活动室、图书室等文化活动场所,可以基本满足辖区老年群体的文化活动要求。但是,这些场所日常的使用并未普遍开展,除老年活动室多数用来为老年人提供棋牌场地、日常电视放映外,健身广场、文化礼堂在日常文化精神生活中并未真正发挥作用。因此,利用好这些场地,真正发挥提高丰富农村文化娱乐场所的作用,丰富农村居民、其是农村老年群体的文化活动、满足这类群体的精神生活,不给邪教组织渗入的机会意义重大。同时,也可以充分利用好这些场所设施进行反邪教的宣传。例如,今年4月,常安镇反邪教工作人员就会同沧洲村村委在沧洲村文化礼堂举办了反邪教读书朗诵会,简单朴实的文化活动方式,让老年群众愿意听、听得懂,取得了很好的反邪教宣传效果。

(二)切实发挥好农村家庭医生签约的作用,让老年群众从心理上依赖科学治疗,让“有病找医院、有需要找家庭医生”的观念深入老年群众心里,不再被邪教组织蛊惑。

富阳区自2016年根据《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责任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和《杭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杭州市医养护一体化签约服务实施方案(试行)的通知》等文件精神推广家庭医生签约制度以来,乡村基础医疗服务覆盖面有了很大的提高,慢性病患者、60岁以上老年人、孕产妇、儿童、残疾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失独家庭人员等为家庭医生签约的重点人群。

2022年,富阳区65周岁以上人群家庭医生签约覆盖率已达到80%以上,根据《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内容包括基本医疗服务、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个性化健康管理服务,根据签约服务对象类型和需求,以“分类服务、按需服务”为原则,为老年人等重点人群提供针对性的健康管理服务,协助开展健康自我管理,开展与疾病相关的家庭出诊、家庭病床、家庭护理、康复指导等服务。这些服务,极大满足农村老年群体的看病难、保健难、咨询难的问题,为提高农村老年群众的晚年生活质量提供了保障,让农村老年群众对“身体健康、无病无灾”的心理需求吃下定心丸。但是,基层社卫中心的工作量大、业务素质、人员力量配备不足,尤其是近三年来因新冠疫情导致乡镇社卫中心的医护人员工作量激增,家庭医生很难把精力真正的覆盖到老年群体的日常健康保障、健康救助和慢性病管理的签约服务中来,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内容的保障落实存在打折扣现象,医护人员的专业职能作用未能得到有效发挥,导致农村老年群体患病后往往寄托于“鬼神”等迷信活动,邪教组织人员乘机以关心关爱等虚情假意主动上门迷惑。因此,切实发挥好家庭医生签约的作用,加强家庭医生队伍的业务和人员力量,把乡镇社卫中心的医务人员的精力和时间拉回到服务于基层重点人群的工作中来,发挥家庭医生上门服务、兼顾老年群体生理及心理健康的职能,让农村老年群众从心理上更依赖家庭医生,依赖科学治疗、科学保健、科学指导,杜绝邪教组织在该群体的滋生。

(三)社会道德文明、家庭文明也要把家庭亲情作为重要的精神文明的宣传内容去加强,把“老有所依、老有所养”的中华文明传统美德始终放在道德的高处。随着浙江共同富裕脚步的加快,生活节奏和生活方式也在不断改变,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也已不再是农村老年群体的养老模式,村社及社会力量逐渐成为养老的主要服务力量。尤其是近几年,基层镇村党委镇府也在关心关爱老年群众的工作上做了很多工作,如利用元宵节、端午节、重阳节等传统节日,开展为老年群众送节目、送传统美食、送温暖等活动,让老年群众感受到社会的关心关爱。但是,仅依靠社会的力量和镇村级老年食堂配餐、志愿者服务、村工作人员的日常管理等服务并不能满足老年群体对高质量生活的要求子女的陪伴、关心呵护,仍是我国农村老年群体最渴望的精神需求,也是共同富裕建设中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因此,“扬孝敬老、爱老护老”仍是我们当今社会精神文明发展过程中应该大力弘扬的社会道德品质。让家庭成为老年生活的温暖港湾,让老年群体享受家庭关怀和天伦之乐,杜绝邪教组织的乘“虚”而入。

(四)借势借力开展反邪教工作,村社基层要借助新冠病毒建起的清晰网格化管理,筑起老年群体的反邪免疫屏障。自2020年初发新冠疫情以来,随着国内抗疫工作的不断探索深入,村社的网格化管理制度已比较完善,网格员和村社干部对辖区内的人员情况掌握较全面。因此,在抗击新冠疫情的同时,基层同时可以利用网格化的力量进行反邪教工作,特别是网格内流动性小、相对稳定、易受邪教侵害的老年群体的反邪教工作。老年群体是“邪毒”的易感人群,切断传播途径是防邪入侵的首要措施;“接种疫苗、加强免疫”是防邪入侵的有效手段;增强群体免疫力是防邪侵害的最终屏障,因此镇村基层要在筑起抗击新冠疫情屏障的同时,有效利用手中的网格化资源建立起“反邪教”屏障,为我们的老年群众享受共富成果保驾护航,让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在共同富裕路上同步前进。

参考文献

1.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赵海颖;《党的十八大以来反邪教工作研究述评与展望》;2021年12月;

2.富阳统计公众号,《浙江省第七次人口普查结果公布》;2021年5月;

3.萧山区司法局,顾康康;《对推动杭州市无邪教社区和乡村创建的思考》;2021年12月;

4.富阳区政府办,《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2020年6月。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