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邪教研究 > 正文

“法轮功”邪教网络痴迷者的特征分析与挽救(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唐传友、盛贤群、刘捷
时间:2023年03月09日 15:59

 前文探讨了“法轮功”网络痴迷者(变异的新型痴迷者)的主要特征(见:《“法轮功”邪教网络痴迷者的特征分析与挽救(上)》),本文主要阐述挽救“法轮功”网络痴迷者的基本思路和方法。

通过对苗某某、闫某某的帮扶工作,我们对这类邪教网络痴迷者有了更感性的认识,也对他们这种年轻化、网络化、幻想化的邪教痴迷症结有了理性的分析。针对他们的思想和心理特征,制定了帮扶方案和具体步骤。下面简要介绍基本思路:

一、坚持“六字方针”原则,全力攻坚克难

党中央制定的“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方针就是帮扶工作的基石。

在对苗某某、闫某某的帮扶过程中,我们始终坚持了“团结教育挽救”六字方针,以诚心地团结、热心地教育、真心地挽救来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志愿者们战斗在帮扶工作第一线,边学习、边工作,克服了多种困难,以无私奉献的精神夜以继日地攻坚克难。

二、将“以理破法”和“破邪教网络”密切结合

针对苗某某、闫某某他们既年轻无知又固执己见的特点,在专家老师的指导下,将“以理破法”的方法与“破邪教网络”的思路相结合,重点解决他们的痴迷点,用科学的观念和正面的大量事实来破除他们的邪教思维和观点,说明他们被洗脑的原因(思想根源)是什么?特别针对“法轮功”邪教网站的性质给予了分析,以事实来说明这就是一个颠倒黑白的网站,是“法轮功”的造谣机器,是李洪志煽动“弟子”的工具。而迷信邪教网站内容、接受其观点,其实就是不辨是非、信伪为真的思想变异过程,而这个过程恰恰是自己被邪教精神控制的过程。

盛老师对苗某某进行了大量耐心的思想工作,对他的转变产生了推动作用。例如用大量事实讲述“1·23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来龙去脉,带他观看该事件组织者王进东、郝惠君、陈果、刘云芳、薛红军等人在事件前后的语言和表现,证明他们是如假包换的“法轮功”练习者,剖析了“法轮功”网站捏造谣言的丑陋嘴脸。在铁的事实面前,苗某某最后幡然醒悟。

三、破除“邪教情感”是挽救新型痴迷者的关键

苗某某、闫某某这类邪教网络痴迷者,由于长期自我封闭而痴迷于邪教网络,完全脱离现实生活,造成了他们的情感和心理对现实有很强的逆反性。例如: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持续不断的“扶贫工程”,让7.7亿人口脱贫,减贫人口占同期全球减贫人口的70%以上,中国的“扶贫工程”及其成就受到世界瞩目,成为许多国家学习的样板。面对这样的大事,苗某某、闫某某他们竟然表现得一无所知。事实上,苗某某、闫某某两家都是农村人口,他们的家庭都是“扶贫工程”的直接受益者,如闫某某的母亲就享受着低保补助,她本人大学四年享受了国家的助学金。可面对大量事实,他们却对党和国家充满仇视。怎样破除他们的这种邪教思维,使他们放弃邪教情感和心理而回归正常人的人性?这一问题成为了帮扶工作的重点。

针对他们被洗脑后对邪教所产生的情感依赖,我们采取了“先破师、后破法”的攻坚策略,即先破除他们对“师父”李洪志的“教主崇拜”,再进一步剖析“法轮功”的性质(包括李洪志的所谓“经文”)及其反华观点。

我们例举了李洪志自“出山”起“法轮功”邪教演变过程,用大量的事实说明了李洪志是人不是“神”。例如:李洪志通过所谓“传法”敛财、李洪志窜逃美国成为西方反华势力的工具、李洪志煽动弟子“讲真相”的政治目的,以及邪教网站通过造谣来蛊惑人心的问题、“圆满”的实质是精神控制,是不可能实现的问题等。

我们将以上问题详细地分析给他们,最后的结论是:李洪志是人不是“神”,而且这位自诩“宇宙主佛”和“创世主”的“师父”在反华活动中屡屡失败,“法轮功”祸国殃民、丧失人心。

面对这些事实和邪教网站的谣言,苗某某、闫某某无从辩解,他们虽然从情感上不愿意接受,但也不得不承认邪教网站上的说法有许多“漏洞”,实际上,他们的“大法情结”已经动摇。后来又通过对“大法法理”的揭批、特别是对“真善忍”的剖析,深刻说明了邪教所谓“法理”的荒谬性和信仰这种“法理”的危害性。例如专家作了一个专门针对“法轮功功法修炼”的专题讲座,从中国传统气功和气功原理等方面剖析了“法轮功”邪教修炼的危害性,以上方法都对苗某某的思想转变起到重要作用。     

四、爱国主义思想教育对邪教思维的洗涤

苗某某、闫某某这类年轻的邪教痴迷者,他们自身本没有对国家和社会的仇视缘由,可由于他们深受邪教宣传的蛊惑,对党和政府却怀有敌意。他们所谓的“爱国”,就是把“传统中国”与“新中国”割裂开来,这种邪教观点在思想上和逻辑上是非常荒谬和可笑的。

为了纠正他们的错误观念,专家对他们进行了爱国主义思想教育。针对“法轮功”邪教的“神传文化”,重点从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角度,讲解了中华传统文化的“人本主义”的核心与脉络。针对邪教宣扬的反党反华观点,从百年近代史的角度,讲解了中国自1840年以来的百年耻辱和爱国的仁人志士、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人对中国的救亡运动,讲解了共产党怎样率领中国人民经过浴血奋战、牺牲了无数先烈推翻了“三座大山”而建立了新中国的光辉经历;从新中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角度,讲解了新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怎样从“一穷二白”到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发展历程以及这种历程所孕育出的时代精神;讲解了美国自朝鲜战争失败后,针对新中国进行各种阴谋破坏活动同“和平演变”的企图及西方反华势力与“法轮功”邪教沆瀣一气的政治需求。我们从以上几个方面列举了大量的史实,如“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两弹一星”等等,把爱国主义思想传递给他们。

经过这样的思想教育,帮助苗某某、闫某某这类年轻的、缺乏正确历史观的邪教人员,对邪教的“神传文化”和历史虚无主义及故意歪曲历史的诽谤性观点都进行了剖析和辨别,从而促使他们重新认识了中国传统文化与邪教“神传文化”的区别,让他们树立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观念。从认知上、感情上否定了邪教的思维模式和错误观点,进一步推动了他们的思想转化。

通过以上工作和亲情感化,苗某某、闫某某的“大法思维”“大法情结”逐渐消除,为他们日后的转化铺垫了思想和心理基础。

五、帮扶的核心问题是重塑科学的世界观

苗某某、闫某某都是青年人,又是大学生,但他们被邪教洗脑后对邪教思想深信不疑,十分推崇邪教的有神论“法理”和邪教文化。这一问题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如何从深层次解决当代青年人的信仰问题?即从思想文化的环境中来铲除邪教滋生的土壤,加强无神论思想和“三观”教育,则是反邪教工作的大事。对此,我们的工作体会和建议是:

一是强化青年人特别是在校学生对无神论思想和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培育。苗某某、闫某某的大学专业一个是计算机专业、一个是外语专业,可他们对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或常识都不知道,连物质决定精神(存在决定意识)这种认识论的思维逻辑(如感性认识与理性认识的关系)都不知道。这种错误思想和知识盲区也是使他们无法正确分辨科学与邪教本质区别的重要原因。

二是破除邪教思想观念的重点在于用无神论的思维置换有神论的思维,即树立起科学的世界观。一旦科学的世界观占据了头脑,形成了无神论的思维模式,方法论也就随之而来(对事物的判断、分析、推理)。涉邪教人员的人生观、价值观之所以发生扭曲,其根本就是世界观是唯心主义的。而邪教思想及“唯我独尊”的心理情感又与唯心主义的“唯我论”紧密相连,二者在主观上有共识的基础。

例如:苗某某、闫某某思想上强烈的“唯我论”的表现,就是排斥“我”以外的一切思想及情感;而他们的“自我”已经被邪教所控制,他们的“自我”本身,就是洗脑后的邪教副产品。可悲的是,他们自己意识不到这个“自我”已经变异,反而通过邪教的“发正念”来不断强化本体的邪教思维。他们的这种思维模式所形成的心理趋势就是:邪教信念——幻想型主观感受——邪教情感——再归结于邪教信念。在这种思维的循环下,邪教思想同主观感受融合为一体,“自我”不断强化,形成了杜绝外界的坚硬外壳。

所以,置换邪教思维与重新构建他们的认知体系,则是帮扶工作的核心和帮扶质量的保证,重塑世界观的问题解决了,涉邪教人员才会健康地回归社会。

三是针对涉邪教人员让他们树立起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不是很难?是难以逾越的鸿沟?我们的体会是:有难度,但并不是不可超越。关键在于要用系统的理论知识进行思想灌输,让科学的思想观念在讲解中反复夯实,还要讲清观念与观念之间的辩证关系(如物质世界的运行和相互联系、人类社会发展与人和社会的相互关系)。

苗某某、闫某某这类年轻的邪教网络痴迷者,他们的心理比较单纯,又容易接受新思想、新知识。只要我们坚定信心并以真情来挽救他们,加以正确的方法,就可以将他们的青春和心灵从邪教的罪恶深渊中拯救出来,让他们重新生活在阳光下!(全文完)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