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媒发表调查报告警示“法轮功”媒体正借新冠疫情向欧洲渗透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胡婕(编译)
时间:2022年03月18日 16:29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3月18日消息,通讯员:胡婕】3月10日,美国“尾声故事”网(Codastory.com)在其“虚假信息曝光专栏”发表了驻意大利米兰记者阿莱西奥·佩罗内(Alessio Perrone)和驻西班牙巴塞罗那撰稿人达伦·卢凯德斯(Darren Loucaides)联合撰写的调查报告,该报告获得了欧盟调查新闻基金会(IJ4EU)的资助。报告指出,“法轮功”旗下的《大纪元时报》为提升自身影响力,罔顾新闻界职业操守,趁新冠疫情大暴发之际浑水摸鱼,向欧洲大肆传播、渗透各种虚假信息和阴谋论。中国反邪教网对该调查报告摘译如下:

原文截图

作为新冠疫情怀疑论的始作俑者之一,《大纪元时报》渴望引人注目。当前,这个一贯擅长炮制特朗普式虚假信息和反科学阴谋论的“毒枭”正进军欧洲,目前已在德国获得关注,现正着眼于向英国扩张。

1月21日,斯蒂芬·吕尼兹(Steffen Löhnitz)在维也纳市中心举行了一场户外新闻发布会。这位德国活动分子冒着严寒,急不可耐地向在场的德国和奥地利“非主流”媒体分享他对新冠病毒感染的所谓“研究”。他指责奥地利政府为了实施封锁隔离政策蓄意夸大感染人数,并将奥政府比作“犯罪组织”。吕尼兹的这番言论经由“法轮功”德文版《大纪元时报》刻意渲染后,犹如病毒一般迅速扩散开来。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大纪元时报》在德国社交媒体上大肆散布有关新冠病毒的虚假性或误导性文章。《大纪元时报》曾报道称,吕尼兹长期以来一直在深挖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正确数字”。此外,它还把吕尼兹宣扬的所谓奥地利和德国民众遭受“大规模欺诈”一事报道得煞有其事。德国反封城运动“横向思考”(Querdenken)人士在网上转发了《大纪元时报》的这个报道。很快,这篇文章在德国新冠疫情怀疑论者和反疫苗运动者所青睐的社交媒体平台“电报”(Telegram)网上的浏览量就高达几十万次。

欧洲监管机构“欧盟反虚假信息实验室”(EU DisinfoLab)研究员拉拉奎尔·米古尔(Raquel Miguel)说:“《大纪元时报》在传播和夸大众多反疫苗言论上居功至伟。”

二十多年前,“法轮功”成员在美国创办了《大纪元时报》。当时,除了反对中国共产党外,《大纪元时报》的社评大致上是不带政治色彩的。

这种情况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发生了重大转变:《大纪元时报》开始走亲特朗普路线,发布类似“匿名者Q”等极端阴谋意识形态的虚假信息和内容。最终,《大纪元时报》小人得志,一跃成为美国右翼媒体圈的“重要一环”。

不过,《大纪元时报》眼下在欧洲的知名度虽然不算高,但已俨然成了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新冠疫情怀疑论者和反疫苗接种运动的重要信息来源。目前,《大纪元时报》把目光投向了英国。尽管《纽约时报》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等美国媒体和记者此前已对《大纪元时报》进行过曝光,但在美国以外,这家媒体公司的影响力却越来越大。

这些国家中最显著的例子是德国。众所周知,《大纪元时报》时常充斥着各种抨击新冠核酸检测可靠性的文章,不断散布接种疫苗有害等阴谋论。而面对这些,反封城组织“横向思考”以及德国“电报”网上最大的“匿名者Q”组织(即“Q全球改变”,Qlobal Change),却经常在其帖文中附上《大纪元时报》的文章链接。

由于深谙真假参半之道,因此《大纪元时报》发布的内容也并非都是虚假信息,它的许多内容通常从其他的新闻机构直取,所以也算报道过一些客观事实。但正如“新闻卫士”(NewsGuard,一款评估新闻网站可信度和跟踪虚假信息的新闻和技术工具)所指出的,《大纪元时报》并未像其他正规的新闻机构那样做到负责任地收集和呈现信息,也很少纠正或澄清它报道中的错误,最重要的是它的所有权和资金来源至今仍不透明。美国研究新闻传媒的监督组织“媒体事务网”(Media Matters)的安吉洛·卡鲁索内(Angelo Carusone)说:“如果上述这些事情发生在俄罗斯媒体身上,恐怕那些人并不会放过它。”

2000年,美国“法轮功”学员唐忠(John Tang)创办了《大纪元时报》。众所周知,“法轮功”对“超自然”现象颇感兴趣,其创始人李洪志就曾暗示说,金字塔可能是由“亚特兰蒂斯人”或居住在海底的类人生物建造的。“法轮功”从一开始就具有守旧、落伍的倾向,而李洪志更是鼓吹要回归他所谓的“传统道德”,耸人听闻地称科技进步会带来失控,说在天堂里是讲究种族隔离的,并咒骂同性恋是“肮脏的心理变态”。

李洪志利用“法轮功”散布种种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怪论。原文配图

《大纪元时报》对中国政府的敌视与特朗普的反华言论和政策臭味相投,此后该机构更是在特朗普运动和美国右翼中发挥了巨大作用。2019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调查发现,《大纪元时报》耗资150万美元,在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推出了1.1万个支持特朗普的广告,其开支仅次于特朗普竞选团队本身。

不过,《大纪元时报》向极右翼的这种转变,实际上肇始于2015年的欧洲,当时来自中东的难民正大量涌入欧盟诸国。正是在那个时候,德文版《大纪元时报》报道了欧洲排外运动——“欧洲爱国者反对西方伊斯兰化组织”(Pegida),并且频繁采访新兴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AfD)政客,得益于此,它的网络流量开始急剧上升。2016年1月,《大纪元时报》网站获得了400万次浏览量,远高于上年同期的170万次。

2017年,德国商业广播公司调查记者斯蒂芬妮·阿尔布雷希特(Stefanie Albrecht)曾在柏林的《大纪元时报》办公室卧底一周。据阿尔布雷希特透露,所有与她共事的《大纪元时报》撰稿人和编辑,均系“法轮功”学员。“每天定时定点,铃声就会响起,提醒他们该打坐冥想了。”阿尔布雷希特说,“于是他们就在电脑前打坐冥想10分钟,然后再继续工作。”

甫一进入《大纪元时报》办公室,阿尔布雷希特就被淹没在早已在此前被揭穿的各种阴谋论之中,包括“披萨门”(译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一则毫无根据的谣言在互联网上传播,声称希拉里·克林顿和民主党精英在华盛顿一家披萨店经营儿童性交易团伙)、“篡改天气的机器”(译注:“法轮功”媒体长期参与散布和炒作源自美国的“气候阴谋论”,认为政府通过人工降雨等干预天气变化的手段,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和“大取代”(译注:一种认为欧洲白人正被非欧洲人取代的“白人至上主义”阴谋论)等等。她的《大纪元时报》同事均未接受过专门的新闻培训(其中一个是物理专业的,另一个是时尚博主),而且他们写文章也都是在闭门造车。一位《大纪元时报》撰稿人告诉阿尔布雷希特,他们几乎不会花时间搞原创,大多数时候就是把“非主流”网站发布的内容包装一下,更不会去做事实核查。阿尔布雷希特说:“他们(大纪元时报)经常从右翼博主那里取材。”

“媒体事务网”分析师安吉洛·卡鲁索内表示:“他们趋炎附势,为了扩大受众,提升自己的影响力,正极力向美国的权贵和政治舞台中心靠拢。”在卡鲁索内看来,《大纪元时报》追求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影响力。因此,《大纪元时报》的这种既渴求“官商勾结”却又不追权逐利的行为,使它从一众受金钱或特定政治目的驱使的媒体中“脱颖而出”。对此,卡鲁索内指出,正是《大纪元时报》的这种矛盾性让不明真相的人觉得它“既与众不同又令人费解”。

新冠疫情大流行为所有虚假信息媒体提供了可乘之机,其中最欣喜若狂的莫过于《大纪元时报》——什么病毒起源于中国、什么中国政府妨碍新冠来源调查,简直信口雌黄张嘴就来。

长期以来,《大纪元时报》一直致力于给现代科学和医学怀疑论煽风点火。英国智库“战略对话研究所”(Institute for Strategic Dialogue)的艾利斯·托马斯(Elise Thomas)认为:“‘法轮功’有拒医拒药的不良前科,而这也刚好跟许多反疫苗群体的信仰不谋而合。”“法轮功”学员一致认为,只有信奉“法轮功”教义才能预防疾病,而药物并不能预防疾病。

《大纪元时报》的前澳大利亚员工、“法轮功”原信徒本·赫尔利(Ben Hurley)说:“‘法轮功’学员拒药由来以久。”

赫尔利还说,许多“法轮功”学员拒绝医疗:“不少原信徒身边许多人因病去世了,而这些人本来能治好。这些人坚信自己不需要吃药,因为他们是‘超人’。”

2020年底,德文版《大纪元时报》大肆报道了对特朗普的支持及对美国总统大选存在舞弊的指控,此举使得新冠疫情怀疑论者对特朗普更加痴迷。在组织、参加反对德国封城的大型集会以及德国“匿名者Q”阴谋论组织者当中,《大纪元时报》的身影无处不在。

《大纪元时报》的内部运作犹如一个黑匣子。我们联系了数十名《大纪元时报》的欧洲现任和前任工作人员,却鲜少有人愿意回应。

“法轮功弟子把自己人和外人分得很清楚。”本·赫尔利说,“‘法轮功’弟子认为自己属于更高层级的属灵,而‘常人’是无知的,严格来说是肮脏的,也是不开窍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责任编辑:陆华浓)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