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器官活摘”谣言概述(一)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坎贝尔·弗雷泽 王亦烊(编译)
时间:2022年05月12日 15:11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5月12日消息,通讯员:王亦烊】2017年4月15日,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知名器官移植问题专家坎贝尔·弗雷泽(Campbell Fraser)发表题为《“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器官活摘”谣言概述》(An Overview of the Falun Gong Organisation and its Claims of “Organ Harvesting”)的演讲,探讨了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以“法轮功”国内外活动情况为基础的历史背景研究;二是探讨“法轮功”本质和信条;三是阐述该组织如何利用其教义来推进自己的全球化政治进程。中国反邪教网全文翻译,此为第一部分。

  

本文作者坎贝尔·弗雷泽

今天,我要谈论的主题是“法轮功”炮制的所谓“器官活摘”谣言,主要探讨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以“法轮功”国内外活动情况为基础的历史背景研究;二是探讨“法轮功”本质和信条;三是阐述该组织如何利用其教义来推进自己的全球化政治进程。

由于“法轮功”鼓吹信徒信仰极权头目,要求信徒无条件供奉,致使信徒陷入极度狂热,因此在整个报告中,我将把该组织称为“邪教”。不过,“法轮功”组织强烈反对称他们为邪教。

将“法轮功”界定为邪教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有证据证明,“法轮功”对所有批评他们的公开报道,反应都极其强烈、极端。如果有人发表了大体上是不支持“法轮功”教义的文章,那么该文作者不管是在职业生涯上还是个人方面上都将遭到“法轮功”持续的、有计划、有步骤的攻击。学者们——或处在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或刚刚组建家庭——出于担心遭到“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报复和攻击,都不敢对其进行批评。“法轮功”组织也因此避开了公众审查。

虽然“法轮功”将所有信徒都称为学员,但结合实际,我们通常将“法轮功”成员分为三个不同层级。首先是“法轮功”一级学员,他们与组织的关系松散,对组织的投入有限。这些人主要是受“法轮功”的修炼和冥想所吸引,经常在公共场所进行集体活动。他们的目的是通过练功获得健康,通常对“法轮功”的政治诉求不感兴趣,在进入或退出组织时几乎没有障碍。他们可能会偶尔购买教学DVD或书籍,这就是最大的投入了。但他们在组织中却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一级学员为该组织隐蔽的政治活动提供了重要掩护。虽然大多数一级学员都是华裔,但在“法轮功”的宣传报道中,刻意突出的却是白人的身影——这是“法轮功”借此提高其所谓“全球化”吸引力的战略。

“法轮功”的二级修炼者致力于朝着“圆满”的最终目标努力修炼,并严格遵循“法轮功”教义,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全盘按照“法轮功”组织指示行事——即使这样做有违他们的最佳利益也毫不犹豫。他们是步兵,是为“法轮功”组织政治利益做出牺牲的人。

最高级别是三级领导层,他们控制着“法轮功”组织旗下网站和媒体,并为组织提供政治指导。“领导层”不需要严格遵循“法轮功”教义,但因其领导地位和引路人身份受到二级修炼者的尊敬。他们由大学教师、政客人士和受过教育的个人组成,在“法轮功”核心圈子里大展拳脚。他们利用“法轮功”平台来实现个人发展,当然,付出代价的是那些低级信徒。虽然李洪志是他们公认的“精神领袖”,但负责执行政治战略的是这群知识分子。“法轮功”主要喉舌《大纪元时报》大肆吹捧这群人,使他们像“半神”一样备受普通成员推崇。一系列制作精良、展示这类领导层的纪录片等宣传材料已在国际上广泛传播。在我概述“法轮功”邪教的信仰和教义之后,将对此进一步探讨。

本报告的主要关注对象为二级修炼者和三级领导层,并尽可能通过解释这些层级的运作模式,来阐释为何“法轮功”组织容不下任何负面或批评声音。我的观点是,对批评声音进行反扑的决策权来自三级领导层,而实际的抗议行为则由二级修炼者实施。

要理解“法轮功”领导层为何对批评作出极端反应,必须先了解其关于心性修炼的核心概念。“法轮功”邪教的基础,即诱导信徒坚信,修炼自己的行为和道德是走向“圆满”的必经之路,届时他们可以在更大的宇宙中“升仙归位”。这个所谓的修炼过程也就是“法轮功”宣扬的“真善忍”。

然而,“真善忍”远比外界观察者认为的更复杂。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组织对其释义的口径也在不断变化。这一点在1999年后所谓“正法”时期最为明显——该时期组织的明确目标是政治激进主义。因此,“法轮功”对“真善忍”进一步释义为要求修炼者“放下执著”——也就是说,去除“法轮功”教义所不认可的人类欲望。

要想成为二级修炼者,必须按照“法轮功”认可的行为规范去做——这似乎还形成了一种趋势,即实际行动比嘴上说说更重要。事实上,“法轮功”的信仰载体也在随时变化。“法轮功”利用现代网络技术开发了一套与学员沟通的有效方法,该技术能够实时更新高层的主要政治文件。他们安排“法轮功”学员在网络上阅读电子版教义,而非纸质版。这使得那些控制“法轮功”媒体的人能够随时改变信徒的特定信仰、实时操控他们的行为。

尽管“法轮功”教义在过去20年中不断演变,但他们在对待人类疾病问题上的立场始终不变:“法轮功”认为疾病和“业力”之间存在直接关系,因此,从不承认药物是真正的治疗方法。这直接导致众多信徒抵触传统医学,拒医拒药,因此也被媒体广泛报道。这种对待医学、医生的态度现在已经上升为他们政治运动的主要立脚点。

国际“法轮功”激进主义经常攻击器官移植领域的医学专家,他们在全球发起运动,各地相互配合,炮制出所谓的“器官活摘”来博取全世界的同情。

2015年1月,中国正式建立起器官捐赠体系。截至2016年9月,并无外国人在中国获得器官移植。事实上,鉴于中国目前器官短缺,我还见到过前往其他国家进行移植的中国公民。截至2017年6月,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外国人曾前往中国进行器官移植。尽管如此,“法轮功”的领导层仍在继续传播他们的谣言。因为如果所谓的“器官活摘”失去可信度,那么“法轮功”此前向全世界提出的“受害者”理论也将站不住脚。

鉴于“法轮功”邪教组织已经沦为一个无情的政治组织,他们的头目开始竭力迎合主流人群,于是在合法结婚的前提下适当放宽了其教义中禁止跨种族通婚的严苛规定。此外,他们还成立了“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旨在向持怀疑态度的公众证明,确实有医生同情“法轮功”。DAFOH似乎成功吸纳了几名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年轻医生,但却无法招募到经验丰富的资深医生。

尽管现在DAFOH已是“法轮功”政治激进主义的工具,但截至2017年6月,仍有医生报告,他们亲眼目睹“法轮功”修炼者拒绝急诊治疗,许多修炼者仍然极度怀疑疾病的起源和医疗实践的效果。无论“法轮功”教义的立场如何演变,不变的是许多修炼者始终认为不应鼓励医学发展进步,因为这可能会干扰、阻断由因果报应引发的疾病。

“法轮功”教义对医学持普遍怀疑态度,这一点被三级领导层利用到了极致。在他们的教唆引导下,二级修炼者对器官移植的整个概念充满质疑。作为一名器官移植接受者,在香港器官移植会议上,我就曾被“法轮功”学员围攻抗议——他们认为器官衰竭者都该死,器官衰竭是因果报应的结果,接受他人器官移植只能带来排异,只会破坏被移植的器官。因此,“法轮功”邪教认为,应该竭力阻止器官移植。“法轮功”三级领导层之所以在政治宣传中瞄准器官移植外科医生作为靶子,很可能是因为这个故事易于被二级修炼者理解和接受。(未完待续)

关于作者:

坎贝尔·弗雷泽博士

坎贝尔·弗雷泽是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商业战略与创新系的高级讲师,也是人体器官贩运方面的国际权威人士。他是器官采购组织和肾脏疾病倡导组织的顾问委员会成员,也是国际移植学会和器官捐赠与采购学会的活跃成员。他制定了主动打击人体器官贩运的协议,并实施了调查和报告机制,以核实此类活动的指控。他特别关注人体器官贩卖与恐怖分子之间的资金往来,以及特殊政治利益集团编造所谓强迫“器官活摘”故事的新问题。他的作品经常以多种语言出现在多个国家的电视、广播、报纸和网络媒体上。  

(责任编辑:陆华浓)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