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之声 > 正文

澳大利亚前信徒讲述遭受韩国邪教头目性侵经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Alex Turner-Cohen 胡婕(编译)
时间:2022年09月22日 14:40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9月22日消息,通讯员:胡婕】9月2日,澳大利亚新闻网(News.com.au)刊登深度报道,讲述一位前韩国“摄理教”女信徒遭受该邪教头目郑明析性侵和猥亵的经历,提醒澳大利亚信徒在郑明析刑满释放后,切勿赴韩被骗。

澳大利亚女子奥莉维娅(Olivia,化名)27岁时参加了一次由某教派资助的旅行。在一个被称作“仙窟”地方的经历,令她“震惊”。

奥莉维娅来自墨尔本,曾加入一个名为“摄理教”(Providence,日文名称为Setsuri)的有争议教派团体达六年之久,多次遭到教派头目性侵。

“摄理教”,又名“耶稣晨星教会”(Jesus Morning Star)、“基督教福音传教团”(Christian Gospel Mission)、“明月教”(the Bright Moon Church)、“全球文化与和平协会”(the Global Association of Culture and Peace)等,是一个韩国邪教,它宣称耶稣第二次降临已经发生。

该邪教由自称“救世主”(弥赛亚)的郑明析(Jeong Myeong-seok,也译郑明锡,1945年出生)于1978年(译注:另一说法为1980年)创立,目前已殃及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50多个国家和地区。

郑明析因性侵多名女信徒被判处10年监禁,2018年刑满释放。不过据奥莉维娅说,在出狱数月后,他故态复萌。

奥莉维娅表示,郑明析对她进行多次令人生厌的性挑逗。2018年至2019年间,“摄理教”出资安排她赴韩国旅行,期间郑明析还对她进行过五次猥亵和性侵。

“往事不堪回首,”奥莉维娅告诉澳大利亚新闻网说,“我们被洗脑了,以为这种情况属于夫妻应有之道。”

“摄理教”先是教导女信徒说她们是神的新娘,进而说她们是“摄理教”头目、“救世主”郑明析的新娘。

“摄理教”证实称正与警方调查人员合作,但不会对此事做进一步置评。据了解,“摄理教”否认上述指控。

奥莉维娅与郑明析(右)。原文配图

被控性侵发生时,郑明析已年届七旬。原文配图

奥莉维娅在位于韩国忠南道月明洞“摄理教”总部逗留期间,郑明析曾两次猥亵她,并对她进行了三次性触摸。当时她27岁,郑明析73岁。

她向韩国有关当局举报了上述罪行,并在今年3月份举办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要求对郑明析提出指控。

3月16日,奥莉维娅的律师在位于钟路区二号首尔律师大厅举办的电视广播中指出,郑明析在2018年2月出狱后再次犯罪。

律师代理的是奥莉维娅和另一名中国香港女性。这位香港女性说,郑明析出狱后强奸了她数十次。

奥莉维娅在电视广播中谈到“摄理教”时说:“它根本不是正经宗教,而是一个支持实际犯罪人、强奸犯的组织。这样不行,不能听之任之。”

澳大利亚“摄理教”信徒中的“信仰之星”们盛装拍照后把照片寄给尚在监狱的郑明析供其意淫。原文配图

这两名女性的代理律师以普通准强奸(ordinary quasi-rape)和普通准强迫性骚扰(ordinary quasi-forced molestation)的罪名对郑明析向韩国警察厅提起控告。

根据韩国刑法第299条,准强奸适用于“利用他人无意识或无法抵抗的状态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情况。准骚扰与此类似。

据了解,韩国警方就上述指控已三次试图与郑明析谈话,但由于郑每次都称自己身体不适,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澳大利亚新闻网联系韩国警方要求置评,但截至发稿时仍未收到回应。

韩国“摄理教”在发给澳大利亚新闻网的一份声明中说:“正在进行内部调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证据。郑明析一直与警方和调查人员配合。”

澳大利亚“摄理教”分部还称:“对于尚不确定在韩国发生过的事情,我们不便置评。在澳大利亚各个(摄理教)教会的首席牧师均为女性,她们不会容忍任何形式的性侵行为。我们的教会是有道德的,我们深深植根于基督教价值观,对合法婚姻前的贞操有着基本的信仰。因此,对我们来说,这些指控非常令人憎恶。我们已经制定有关我们行为的严格规范,正准备发布到一个新的网站上。”

2018年澳大利亚“摄理教”信徒访问韩国。原文配图

韩国月明洞“摄理教”总部所在地。原文配图

2018年7月,在一次由“摄理教”资助的旅行中,来自世界各地的信徒来到“摄理教”大本营。奥莉维娅说,郑明析鼓动她延长访问时间。

她声称,郑明析亲口要她多待一段时间,她很难拒绝,因为他是她眼中的“救世主”。她最终待了18个月才离开韩国。

第一起涉嫌性侵事件发生在她2018年7月抵达韩国后的几周内。当时郑明析把奥莉维娅叫到了一个私秘地方,并递给了她一套新衣服,她按照指示脱掉衣服试穿新衣。据称,他正是借这个机会触摸了她的身体隐私部位。

“我立刻震惊了,”她回忆道。“我的大脑一直在想,‘发生了什么事,我加入的是不是邪教?’”

当这位年轻女子向“摄理教”其他成员提出这种担忧时,他们告诉她,郑明析以这种方式对待她,她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奥莉维娅回忆道:“(他们)告诉我这是对我的祝福,既然他(郑明析)是我的灵魂丈夫,那么他也是我的肉身丈夫,(他)为什么不能那样做呢?这就是一对普通夫妻的正常行为,我应该感到受宠和感激。”

奥莉维娅说,经过一段时间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摄理教”推出的所谓“救世主”郑明析暴打魔鬼招贴画。原文配图

“摄理教”头目郑明析。原文配图

第二起性侵案发生在月明洞的人造隧道“仙窟”中,郑明析在这儿再次不当触摸了奥莉维娅。

在这个“仙窟”里,郑明析煞有介事地告诉奥莉维娅说“我不能和你发生性关系”,在他们离开“仙窟”时,郑要求她抚摸他的大腿,并称他的大腿是“蜜腿”。

奥莉维娅所说的最后一次性侵行为发生在他给她一套睡衣时。当她试穿这套睡衣时,郑明析跪下来亲吻了她的私处。

在奥莉维娅离开韩国前,郑明析还两次猥亵她。

当年10月份的时候,年迈的郑明析在去布道的路上,让奥莉维娅同乘一辆高尔夫球车。她说,郑明析企图解开她的牛仔裤扣子。

“(幸运的是)我的牛仔裤很紧。”她说。“我觉得那样做太令人恶心,何况他当时正准备去传播上帝的福音!”

奥莉维娅说,还有一次,郑明析隔着她的衣服触摸她的大腿内侧。

奥莉维娅在2015年7月26日她的“奉典”上,当时她23岁。原文配图

“摄理教”在悉尼市中心百老汇路上开设的新教堂。原文配图

据报道,自1997年以来,“摄理教”一直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目前在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设有“圣堂”。

2014年,当“摄理教”成员在墨尔本中央购物中心招募她时,奥莉维娅才22岁。

一年后,她举行了“奉典”(passing ceremony),宣布将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普罗维登斯。奥莉维娅发誓不结婚,可以为“摄理教”奉献一生,于是被“摄理教”当作“信仰之星”。

2016年,奥莉维娅与她所在的“摄理教”其他成员一起短期旅行,前往韩国探望尚在狱中的郑明析。2018年,她还与出狱后的郑明析短暂见面。

奥莉维娅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摄理教”上,不过她也在一家咖啡店做兼职。她存款不多,全部用在去韩国“摄理教”大本营的旅行上,通常大约(每次)花费2000美元。

2021年悉尼市新冠疫情封控期间“摄理教”在网上进行礼拜活动。原文配图

部分外国“摄理教”信徒在月明洞对郑明析歌功颂德。原文配图

然而,2018年年中澳大利亚信徒再次赴韩时,奥莉维娅连买机票的钱也拿不出了。她本来不打算去,但“摄理教”垫付了钱。

后来郑明析让她推迟回澳大利亚的行程。“我说我没有钱,他(郑明析)说不用担心,我当然说可以(在韩国多停留一些时间)。”她回忆道。“我最终在韩国待了一年半。有很多次想逃跑,但没钱买机票。”

她吃住在“摄理教”大本营,并获得了少量津贴。有时,郑明析本人会多少给她一点儿钱。

最终,在2019年圣诞节前夕,她设法回家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事过境迁,她开始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2020年10月,她终于彻底脱离了“摄理教”。

“这太疯狂了,”奥莉维娅说。“最初的几个月非常痛苦,我经常流泪,对一切都感到害怕,我不再祈祷,不再做任何事情。”

大约10年前的照片。在拍摄模特照片时,“摄理教”的女信徒打扮成新娘供郑明析选秀。前“摄理教”信徒称之“令人毛骨悚然”。原文配图

在3月份发给媒体的声明中,来自中国香港的一名女子Maple Ying Tung Huen称郑明析曾多次强奸她。

“我认为,上天在我死之前派给我的任务就是揭露真相,以免再有受害者。郑明析绝对不是弥赛亚!”根据新闻发布会的翻译文稿,这位香港女子这样说。

当奥莉维娅最初声称她遭到性侵犯和猥亵时,一位澳大利亚“摄理教”信徒威胁奥莉维娅称:“我们有很多大人物,所以我们将举办一场针对你的新闻发布会,我们将揭露你所做过的每一件不恰当、不伦理和不道德的事情。我们不想这样做,是因为这将会对你的生活产生不利影响,而且肯定会影响你未来的职业生涯。但话说回来,为了保护我自己和其他将受到你的攻击影响的至爱之人,我们必须这样做。”

同时“摄理教”在其网站上分享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他们“对这种情况表示遗憾”,但他们对上述不当行为一概否认,并称这些说法不实。

2014年访问“摄理教”悉尼教堂的韩国资深信徒合影。原文配图

澳大利亚新闻网此前曾与三位前澳大利亚“摄理教”成员进行过交谈,其中一位在该教派中工作了十多年,后来观看郑明析打了场网球后从此对该教的幻想破灭。

另一位前信徒曾探监过郑明析,当时她不得不向忧心忡忡的父母撒谎,偷偷登上飞往韩国的航班去见这位肉身“弥赛亚”。

第三名澳大利亚妇女表示,她在“摄理教”任职期间,被要求将至少10%的工资作为什一税捐给该教。“摄理教”否认存在这一要求。

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新闻网已曝光“摄理教”斥资154万美元,购买了悉尼中央商务区阿尔蒂莫百老汇大街上的一处商业地产,该地产已被改造成一座教堂。

据了解,由于边境已经开放,澳大利亚信徒可能计划在不久的将来访问韩国,有前“摄理教”信徒对此感到担忧。

1999年,对郑明析的强奸指控首次曝光,迫使他离开韩国。

郑明析被指控强奸或暴力骚扰五名韩国信徒,于2007年被捕。一年后,他因三项强奸罪被判有罪。

2009年,他企图对判决提出上诉,然而原本的六年刑期又增加了四年(译注:根据之前报道,系因发现他另一起犯罪),最终他在2018年2月出狱。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