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之声 > 正文

路透社:“统一教”日本信徒沦为投票工具和穷忙一族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孙煜(编译)
时间:2022年09月23日 15:53

【中国反邪教网2022年9月23日消息,通讯员:孙煜】据路透社9月8日报道,部分日本前信徒在受访时透露,“统一教”在选举时引导他们把选票投给特定政治人物,并对他们进行精神和金钱双重剥削,令他们沦为投票工具和“穷忙一族”。

“统一教”日本东京总部前的金字招牌和“严禁入内”标识。原文配图

据“统一教”前信徒称,当该教创始人文鲜明需要钱来拓展庞大帝国时,就会向日本分部伸手。金泽大学教授菅田中正(Masaki Nakamasa)曾在“统一教”长达11年半,直至1992年。他说:“高层会对我们说他要数千万美元,日本分部必须拿出来。”

自称救世主的文鲜明,死于2012年。他创办的“统一教”时至今日依在催促数万名日本信徒捐款,目的是为日本在1910年至1945年占领朝鲜期间实施的暴行赎罪。据“统一教”称,“夏娃国”日本与魔鬼交易,背叛了“亚当国”朝鲜。在零零年代后期一直担任文鲜明助手的郭正焕(Kwak Chung-hwan)说,“统一教”将日本信徒当作“赚钱大军”,应该就对待日本信徒的过分之处道歉。“统一教”在一份声明中,驳斥了郭正焕的说法,称郭正焕在败坏“统一教”及其信徒名誉。

尽管自20世纪80年代起,几十名日本前信徒就捐赠事宜将“统一教”告上法庭,但许多信徒仍然犹豫不决,不愿公开他们的经历,他们羞于启齿,也害怕家人的责难。今年7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案引发了日本对“统一教”的全国大讨论,也让人们将视线聚焦到该教与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之间的紧密联系上。

据警方称,现年41岁杀人嫌犯山上彻也指控“统一教”榨取他家庭财产。行刺之前,他在社交媒体上指责安倍晋三支持“统一教”。

从安倍的外祖父、前日本首相岸信介开始,自民党就与“统一教”基于反对共产主义共同观点沆瀣一气。与许多自民党议员一样,安倍曾为“统一教”的活动站台,当政期间还将该教从日本公安调查厅的监视名单上剔除。

安倍遇刺后,日本媒体详细报道了该教与几十名自民党议员之间的联系。自民党也承认众多议员个人与该教有关系,但称该党与“统一教”在组织上并无关联。

根据相关议员们的网站和“统一教”上传视频等可靠信息来源,路透社认定至少有65名自民党(包括安倍本人和23名右翼政客)曾参加“统一教”活动、发送祝贺信、缴纳会员费、接受政治献金或接受助选。

自民党干事长茂木敏充9月8日称,该党一份调查问卷显示,在379名议员中,有179名议员与“统一教”或其附属组织有互动,但很多议员并不清楚这种互动与“统一教”之间的关联。茂木敏充对记者称,自民党将“确保无一人与‘统一教’有关”。

路透社采访了7名“统一教”前信徒,他们讲述了自己的家庭如何被沉重的捐款负担所拖累,其中5人称“统一教”指示他们要把选票投给自民党议员。

一名前信徒称:“我们的人生没有我们的选票重要。”她称,她刻意躲避仍在参加“统一教”活动的母亲。她化名“镝木惠子”在网上发帖称,她并不宽恕山上彻也的(刺杀)行为,但能“理解他(对自民党)的心情”。

像其他4名接受路透社采访的前信徒一样,她要求匿名以避免可能发生的骚扰。

“统一教”称他们已不再接受可能会产生财务危机的捐赠,并削减了信徒们在推销该教产品时“灵商销售”的过高指标。“统一教”表示这一做法此前已实施了10年,还造成了时任日本会长的辞职。“统一教”称其衍生政治分支“世界和平联合”(Universal Peace Federation)因为意识形态接近而去结交议员,其中大部分是自民党议员,但“世界和平联合”与自民党并无直接关联。

“统一教”引发日本政治危机

安倍遇刺数天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7月份的参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预计岸田文雄会加强对该党的控制,而自民党目前仍被前首相安倍支持者所把持。

虽然如此,随着自民党与“统一教”关系的曝光,岸田文雄给予日本战后执政时间最长的前首相安倍国葬待遇的决定,还是引发了政治危机。9月5日,日本最大日报《读卖新闻》所做民调显示,半数以上被调查者反对给予安倍国葬待遇。5名路透社采访的前信徒表示,“统一教”指示信徒投自民党议员的票,而这些议员所执理念均与该教教义一致。

一名“统一教”第二代称:“高层通过集会或网络让信徒们为自民党投票。”这位二十多岁年轻人白领请求匿名,因为其父母是在“统一教”组织的集体婚礼上结婚,依然是该教的资深信徒。

“统一教”称,该教不对信徒做政治引导,出面做政治引导的是“世界和平联合”。路透社在“统一教”东京总部采访的三名信徒均表示接到指示要他们在参议院选举中把选票投给自民党议员井上义行(Yoshiyuki Inoue)。井上义行曾担任过安倍的首相秘书,这三名信徒中有两名遵循了相关投票指示。井上义行办公室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承认“统一教”信徒支持过他,但否认自民党为了他的竞选去争取“统一教”支持。由于日本参议院实行的是比例代表制,选民可以把选票投给任何一位候选人,所以在激烈的投票竞争中,信徒们手中的选票就显得非常重要。

为减少安倍刺杀事件负面影响,在8月10日重组内阁时,岸田文雄排除了一些与“统一教”有关的高级官员,其中包括安倍的亲信、前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萩生田光一。

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统一教”日本会长田中富广称,岸田文雄切断自民党与“统一教”的关系这一举动令人遗憾。

尽管岸田文雄想努力遮掩丑闻,然而具有左翼倾向的日本《每日新闻》在8月22日所做民调显示,岸田政府当月支持率为36%,比上个月下跌了16个百分点。

在8月3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岸田文雄进一步表态,他为自民党与“统一教”的关联道歉,并承诺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岸田文雄现政府内与“统一教”有关联的议员依然大有人在,一些担任阁员,另有数十人担任阁外大臣。

有政治分析家认为,岸田文雄但凡有点进一步清除这些议员的想法,就会打破本已分裂的自民党内部微妙的政治平衡。

东京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Koichi Nakano)称:“他(岸田文雄)不想再有丑闻曝出,想引导人们认为过去的事就过去算了。但问题是,当下问题仍然存在。”

日本信徒成为“穷忙一族”

日本“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The National Network of Lawyers Against Spiritual Sales)的律师山口浩史(Hiroshi Yamaguchi)在为受害者争取“统一教”的赔偿,他预估“统一教”依然每年在日本能募集大约100亿日元。20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繁荣时,这个数字大约是每年500亿日元。“统一教”称日本是其信众最多的地区之一,但拒绝透露每年在日本募集的捐款数额。

“统一教”的全称是“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它在媒体、学校、人参产业、房地产和渔业上有巨额投资。投资现由文鲜明的遗孀韩鹤子负责。

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有4名前信徒称“统一教”要求他们挨家挨户兜售人参和其他产品,有5信徒称他们家庭被该教劝诱缴纳难以负担的捐款。

一名现年37岁的社工称:“尽管父亲一直在工作,但我们一直很穷。”她在大学期间脱离了“统一教”。

这名社工家居住在日本北部的一座公寓里,有一间厨房,一间她和弟弟同住的卧室,一间用于父母睡觉和陈列捐献凭证照片、神像和其他“统一教”产品的房间。

她目前和丈夫住在东京,说与父母几乎不再来往。根据“统一教”教义,她是要被诅咒下地狱的,“人们没有意识到,像我这样的‘统一教’第二代到处都有,我们只是被藏起来了”。

她的推特群组之前有大约50名“统一教”第二代,安倍遇刺后人数增长到大约200人。匿名意味着这些前信徒可以避免因身为“统一教”信徒(即使已经脱离)而遭社会歧视。

尽管“统一教”称日本信徒大约有60万人,但其发言人称活跃信徒只有10万人,许多“统一教”第二代已经脱离该教。

公开站出来发言的有现年28岁的嘉阳田惠利(Eri Kayoda)。在听到嫌犯山上彻也的母亲捐献统一教的金额高达73万美元时,她在电视上现身发言。

她告诉路透社说:“我的家庭因为捐赠濒临破裂。”

“统一教”日本会长田中富广在安倍遇刺后称,该教已经归还了山上彻也母亲一半捐款。“统一教”还称,因为该教2009年已公布捐献指引,因此来自前信徒的法律诉求已被驳回。

日本信徒何以成为“统一教”眼中“香馍馍”

一些前信徒愤怒表示,“统一教”之所以盯上日本信徒,图的就是他们的大量捐款。据“统一教”2011年在其一个培训网站公布,同样一个培训课程,日本信徒要缴纳的费用比韩国信徒多5倍,多交的原因是日本信徒需要要把他们的祖先从地狱中解救出来。接受路透社采访的三名现信徒之一原田恒富美(Tsunefumi Harada)则为这个政策辩护称:“我们之所以缴得多,是因为日本经济更好。”

“统一教”成为日本人发泄民族主义情绪的出气筒。据该教发言人手机播放的一段视频显示,数辆插着旗子画着民族主义标识的右翼分子的货车,停在该教东京总部门外。安装在车顶上的喇叭,高放辱骂言辞。

路透社无法独立验证该视频的真实性。

一位化名“惠子”的博主称,她再婚第二次参加“统一教”举办的集体婚礼时,发现不同的集体婚礼收费标准也不同。再婚现象在“统一教”中极少出现,因为该教禁止离婚,她能离婚的原因是因为第一个丈夫家暴。

她21岁第一次结婚时花了1万美元,六年后按照韩国标准只花了之前的十分之一。

现在她年届五旬,依然十分不满。文鲜明死后,她于2013年离婚,从韩国返回日本。

她带着两个女儿回到东京,并不想见自己母亲,除非母亲能脱离“统一教”。据她估计,她和母亲共捐给“统一教”15万美元,包括她所收藏的一副价值5000美元的梅花图。

她说:“我现在不是想要回我付出的钱,而是想讨回虚掷在‘统一教’上的时光。”

(责任编辑:力枫)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