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域外之声 > 正文

日本邪教问题专家分析“统一教”问题在日无解原因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樱井义秀 王强(编译)
时间:2023年11月29日 16:29

【中国反邪教网2023年11月29日消息,通讯员:王强】11月14日,对邪教问题著述颇多的日本北海道大学社会学教授樱井义秀在《日经亚洲》网(Asia.nikkei.com)撰文认为,由于“统一教”对执政党的政治渗透、政党在立法问题上的相互掣肘、政客对弱势群体的冷漠,日本政府很难获取解散“统一教”的法庭令,再加上受害者麻木不仁、国民宗教素养和历史知识欠缺,目前人们应对邪教问题办法就是做好自我教育。

 

樱井义秀(Yoshihide Sakurai)系北海道大学社会学教授,著有《“统一教”:性、金钱和怨恨》一书。原文配图   

在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后,经过数月审查,日本政府上个月向法院申请对引发争议的“统一教”日本分支发布解散令。

在解释此举时,文部科学省大臣盛山正仁(Masahito Moriyama)引用了官方调查结果,称“统一教”通过胁迫捐款“对许多人造成了重大财产损失和情感伤害”。

 

2020年,“统一教”在韩国加平郡举办集体婚礼。目前数以千计的日本女信徒仍然与她们的韩国丈夫生活在韩国。原文配图

“解散令”一词引发诸多误解。有媒体表示,“统一教”将在日本被取缔,其教派活动将会被禁止。与此同时,“统一教”抨击政府向法院申请解散令“不仅是(损害)信仰自由也是人权方面的严重事态”。

事实上,解散的主要影响只是“统一教”将失去其在日本的免税地位。

“统一教”正式名称为“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是一家总部位于韩国的实体,拥有近100家附属公司、政治组织和公民团体。如果其中一个附属机构消失,并不会影响整个集团,而日本的行政命令也不会直接影响其位于韩国的总部。

鉴于要遵循的各种法院程序,解散令出台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但一个可预期的直接影响是,执政的自民党和“统一教”将停止选举合作。

多年来,如果自民党政客向“统一教”举办的活动发送贺词或贺电,作为回报,他们可以依靠“统一教”志愿者帮助和有组织投票(当选)。

安倍晋三于2022年7月遇刺身亡,引发了对“统一教”与自民党之间关系的调查。被指控为凶手的山上彻也(Tetsuya Yamagami)的母亲,原是一名“统一教”信徒,因过度捐款而破产,导致山上将对“统一教”的怨恨发泄在该教派活动常客安倍身上。

解散令并不能消除“统一教”在日本造成的伤害。32项法院判决认定“统一教”应对相关损害进行赔偿,约有1550人与“统一教”达成和解,涉及的赔偿金额已达到20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86亿元)。

不过,据律师和消费者中心记录显示,1987年至2021年间针对“统一教”的索赔金额超过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亿元),因此可能会出现更多的法庭索赔案。许多前信徒也需要精神康复,但在日本能提供这方面帮助的专家少而又少。

 

2022年8月,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就自民党政客与“统一教”之间的联系向国民道歉。原文配图

大约有6000名被送往韩国的日本女性信徒仍然与她们的韩国丈夫生活在一起,尽管有些人已经不再信奉“统一教”。其中一半人因丈夫的工作、子女的学业或在日本缺乏支持而无法回国。

像山上彻也这样的第二代信徒也需要支持。他们被父母强迫婚前须遵守该教派的童贞教义并参加集体婚礼,许多人最后不得不照顾年迈父母,后者已将自己的退休储蓄全部捐给“统一教”。

日本政府最近发布了指导方针,将强迫儿童参加宗教活动归为虐待儿童。但是,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目前还没有太多的福利支持。

目前,日本政客们还没有采取任何实际措施来帮助非传统宗教或邪教的受害者,或防止相关损害进一步发生。

日本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曾表示要以法国反邪教法为蓝本立法,但由于其他政党对如何区分邪教与合法宗教以及如何确定信徒是否受到精神控制表示怀疑,因此未能提交这样的法案。于是,该党转而提出了一项法案,冻结“统一教”在日本的资产,以防止这些资产在赔偿支付受害者之前被转移到韩国。但该法案通过的可能性似乎不太。

为避免出现压制宗教自由的表象,由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不愿引入更强有力的立法。公明党本身是创价学会的附属机构,创价学会是20世纪以来众多日本宗教运动中规模最大的一个。

事实上,尽管日本宪法规定了严格的政教分离,但政客们经常得到包括传统宗教在内教派的赞助和选举支持。安倍遇刺后,“统一教”与自民党之间秘密合作的内幕被揭露,激起了公众的愤怒。

日本社会应对宗教问题经验甚少。多达70%的民众认为自己是无宗教信仰者。佛教和神道教仍属传统宗教文化。

由于缺乏宗教素养,日本人往往无法独自处理宗教问题,因此很容易被拉拢加入到那些存在争议的教派中。

“统一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日本,该教派试图获得更多捐款,并煽动女性信徒嫁给韩国男性。这种做法,源于该教派已故创始人文鲜明对日本在1910年至1945年间对朝鲜半岛实行殖民统治的历史怨恨。“统一教”教主告诉天真的日本信徒,他们可以通过捐款来替祖辈赎罪。

目前,“统一教”在日本仍有数以万计的信徒,只有不到10%的人要求损害赔偿,其余的人继续忍受苦难,并忠实地听从该教派韩国总部的指示,这些人可能会继续传教,并可能继续非法筹款。

如果没有更好的宗教素养和历史知识,日本人将不得不继续依靠行政处罚和诉讼来获得保护。“统一教”的案例表明,那些自称保守派的政客,既不愿意保护国家利益,也不愿意保护国民的安全。而在眼下,日本民众的出路只能是自我教育。

(责任编辑:力枫 子艺)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