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案示法 > 正文

这个“宗师”果然“出手不凡”

来源:中国反邪教 作者:无邪君
时间:2023年06月05日 08:37


(高清视频下载)

今天,无邪君要讲一些并不遥远的故事。要说起这些故事,就自然要提到一个人;要提起这个人,就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他的卑鄙、他的贪婪以及他的野心。

▲自称“金菩提宗师”的狄玉明

这个人叫狄玉明,本是个普普通通的肉胎凡体。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肉胎凡体,却创立了一个名为“菩提功”的组织,以至于让众多家庭备受其害。至于他本人,则被自我包装成了“金菩提宗师”。

其实,“金菩提宗师”的过往毫无“异象”可言。

时间回到1965年2月5日,在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西王孝村,农民狄景浮家生下一名男婴。因为贫穷总是期冀家业兴旺的缘故,狄景浮给这个孩子取名狄玉旺。可是,这个名字并没能使狄家的日子兴旺起来,相反,先是狄景浮犯罪入狱,后来狄玉旺又得了“大肚子”病。于是,狄玉旺这个名字叫了13年后,1978年改成了狄玉明。

▲狄玉明户口簿信息

1971年,狄景浮刑满出狱,在青海省西宁市的一家援藏建筑公司当了工人。当时,六岁的狄玉明也随父亲去了西宁,此后,又几次在河北武邑老家和青海西宁之间往返居住。

小学和初中阶段,狄玉明的学习成绩一直十分糟糕。初中毕业后,他没能升入高中,而是进了一所体育学校学武。可是,不爱学习和怕吃苦的天性使他在体校也没能待住,没过几天,便从体校知难而退。文不成武不就,只能在社会上瞎混。此后,他干过多种营生,开过饭馆,也干过理发,但因为好高骛远,习惯于游手好闲,哪个行当都没能长久。到了1984年,19岁的狄玉明只好跟随父亲回到了河北省武邑县老家。

▲提起狄玉明,旧时邻居称他“好高骛远,游手好闲”

这一回家,让擅长忽悠人的狄玉明邪路逢生,从此发迹。

当时,全国正流行气功热,狄玉明瞅准时机,摇身一变成为在青海得道的“气功大师”,开始在武邑县魏薛庄办班“传功”。短暂的体校学武经历还真帮了他的大忙,他把不多的知识稍加变换,便能壮着胆子给人“发功治病”。

同时,他还把自己包装一番,直至成“神”。这时,自童年开始的求医问药经历,竟给他罩上了一层神秘色彩,成为用来骗人的法宝。当初随父亲到了西宁之后,由于水土不服,本来就体弱多病的狄玉明三天两头闹毛病,1972年秋天,曾病倒多日。迷信心很重的母亲王秀珍四处求神拜佛,而这样的努力自然是徒劳无功。后来,经过一位老中医用药调理,狄玉明的身体才慢慢好转起来。之后,母亲便常常带狄玉明去附近一座藏传佛教寺院求佛保佑,他也在一些寺庙拜佛坐禅。就是这段经历,竟被狄玉明演绎成这般“神迹”:昏睡多日,得一长者相助,奇迹般苏醒;在黄州得到神秘预言,坐禅中见到四面金佛,20岁时在禅境中得到菩萨洗礼加持。

▲伪装成“气功大师”的狄玉明

狄玉明编造“菩提功”丑态

狄玉明打着“发功治病”的幌子,狠狠捞了一把。同时,随着受骗者日渐增多,他这个“气功大师”的名号也越来越响。生性的贪婪使他的野心一天天膨胀起来,1990年左右,他去了北京。狄玉明此行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为了拜原“中功”组织头目张宏堡为师,学习“中功”。

▲为了学习“中功”,狄玉明于1990年5月11日自拟了一份个人简历。“中功”某陈姓核心骨干后来在上面批注:“菩提功创始人原是中功弟子,并且在一楼做过服务员。这是他自拟的简历,与他自称青海修炼十多年相比,正是不打自招。”

张宏堡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人,1987年在北京创立““中功”,曾因涉嫌多项刑事犯罪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2000年偷渡到美国;2006年在美国遭遇车祸死亡。

▲“中功”组织头目张宏堡

1991年,狄玉明在北京创立“菩提功”;同年8月带弟子南下广州,与原广东省气功协会取得联系,建立了所谓“菩提功研究会”,宣告“菩提功”正式出炉。

▲狄玉明自称“菩提功”出自坐落在青海的藏传佛教著名寺院塔尔寺

狄玉明自称“菩提功”出自藏传佛教著名寺院塔尔寺,是他经过18年修行创立出来的佛家上乘功法,能够给信众强大的“加持力”。他还自称是唐朝名臣狄仁杰的后代,说什么“佛就是狄,狄就是佛”,自己前世是佛,今世还是佛,走到哪里都有四大金刚抬轿、八大护法跟随。他还自称得到佛的真谛,只要挥一挥手就能给人消灾解难。

狄玉明肆意盗用佛教用语,却连其基本含义都没弄懂。说到“加持”的本意,青海塔尔寺十三世宗康活佛说:“我们加持的都是物品,给人加持的就没有,都是骗人的!”

▲青海塔尔寺十三世宗康活佛表示,“给人加持”的说法“都是骗人的!”

自我神化的同时,狄玉明对信众妄语许愿,宣称只要看“菩提功”的书籍、录像,听“菩提功”的录音,就可以祛病健身、调理身体、激发大脑潜能、开发特异功能,就能遥控诊断、遥诊治疗。

狄玉明将总部从北京迁至大连,再到广州,并在26个省区市设立办事处,办学校、搞培训基地,常年招收学员,收取学费,光靠售卖“菩提功”录音带、录像带、书籍就获利2000多万元。

▲狄玉明在“带功报告会”上

“带功报告会”则是狄玉明的又一进财门路。他说自己的声音里带有吉祥讯息,那些所谓的“带功茶叶”“信息水”“法器”等等,总能被他巧妙地抛售给信众。“发功治病”现场,他制造了不少能让瘫子走路、哑巴说话、癌症痊愈的“神迹”。

而狄玉明老家的一位邻居却讲过这么一个笑话:有一次,狄玉明说要“发功”给他治腰疼,用了好长时间、费了好大劲,他一点感觉都没有。狄玉明急得满头大汗,竟然说什么:“你完了你完了……你不接功……”

▲旧时邻居讲述狄玉明给他“发功”治腰疼的可笑经历

“金菩提宗师”的“杂货店”

蛊惑人心、大肆捞金等种种恶行让狄玉明自感罪责难逃,为逃避法律制裁,他于1999年仓皇出逃加拿大并取得该国国籍。

出国后,狄玉明脱去在国内时的西装革履,换上一副袈裟,声称自己是“药师佛转世”,进而自号“金菩提宗师”。同时,他动用在国内聚敛的巨额钱财,先后在加拿大、美国、韩国、马来西亚、中国台湾等10余个国家和地区相继修建所谓“禅堂”,编制出一个严密的“菩提功”传播网络。2002年,在加拿大温哥华建立“菩提法门协会”,成为境外“菩提功”总部。2009年,他又入籍台湾,“菩提功”总部功能逐渐转往台湾。近年来,又将总部向马来西亚转移。

▲狄玉明身披袈裟蛊惑他人

狄玉明通过网络对国内“菩提功”信众进行遥控指挥,又在网络上打着免费参加培训的幌子,引诱信众赴境外参加所谓的“法会”和“禅修班”。信众怀着祛病健身的愿望虔诚前往,回来时却总被骗得钱袋空空,尝尽了“金菩提宗师”所“加持”给他们的“法力”苦果。

走进“菩提功”所谓的“法会”,信众就像走进千奇百怪的杂货店,“法会”的开场节目是引诱信众“点灯”。狄玉明说点“光明灯”能“祈福”,这种灯自然也就价格不菲,每盏最低150元,最贵竟至5000元。

接下来的节目便是物品和“法器”拍卖。而在拍卖的物品中,不光有狄玉明“加持了法力”的佛珠、佛像,居然还有他和老婆穿过的衣服,这种“佛衣”总是会以天价卖出。

▲以20万元卖给信徒的普通T恤衫

一个狄玉明用过的大海碗以30万元的天价卖给了信众,“菩提功”组织狂喜中称该受骗者为“大菩萨”;一尊经狄玉明所谓加持过的观音像喊到了40万;一件普通的T恤衫,因为被狄玉明称施了“法力”,以2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信众。

▲狄玉明写的“佛”字叫卖到5万元

狄玉明书写的一个“佛”字,在“法会”上叫卖到5万元。他还拼制出自己打坐莲花的“佛像”,让信众花高价请回家顶礼膜拜。

狄玉明还经常搞什么给信众“灌顶”。所谓的“灌顶”,只不过是用树枝在信众头上轻轻扫一下,可就这一下,就被掏走3万元。

▲狄玉明用树枝给信徒进行所谓“灌顶”

拜师要先递上拜师红包,红包少则1000元,多则5000元。拜师后就要给“宗师”交“供养金”,有个弟子一次被骗“供养金”竟达10万元。另外,给“宗师”“塑金身”也要求信众掏钱。

2013年,河北唐山一女子因参加“法会”被骗近300万元,其中包括花费80万元拍下红珊石项链一条、80万元拍下“师母”项链一条、98万元买下观音像一尊……

▲信众花80万元拍下的“师母”项链

2014年,“菩提功”组织500多名信众在马来西亚举办“禅修班”,12天时间里设立7个收费项目和专场,敛财多达2000万元。

“菩提功”害人夺命

狄玉明及其“菩提功”的罪恶不仅在于骗钱敛财,更在于蛊惑人心、夺人性命。

老黄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家住湖北省通城县塘湖镇大埚村。提起被“菩提功”害死的妻子,他常常慨叹不已、潸然泪下。

老黄的妻子叫吴月梅(化名),出生于1954年。当初,他种着几亩水田和几丘山地,妻子在家开着小卖部,经营副食和生活日用品,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红红火火。

1999年1月,患有妇科病和胃病的吴月梅听信了“练功能出特异功能,不用打针吃药就能长寿”的谎言,加入修炼“菩提功”的行列之中。接下来的日子,吴月梅通过看“菩提功”书籍和听录音、看录像,逐渐达到痴迷程度。

是年6月,吴月梅参加了“菩提功”组织的“诊治班”,接受“菩提功”骨干的“发功治疗”。说是“治疗”,其实就是更进一步洗脑。“诊治班”结束之后,吴月梅说通过“师父”的“加持”,身体和灵魂都得到了净化,感觉轻松多了,从此,便关了小卖部,也不干任何农活。

到了9月,吴月梅开始在家“辟谷”修炼,不再吃饭,每天只是吃点水果。三个月后,吴月梅瘦得皮包骨头。

2000年2月,吴月梅开始精神失常,经常自言自语,叨叨什么“师父”要来接她。往后,更是一天不如一天。同年6月22日,吴月梅在家喝农药自杀,临死还把早已准备好的狄玉明画像抱在怀里。

“菩提功”害人之心不死

早在1999年8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就转发了国家体育总局、民政部、公安部联合发出的《关于加强健身气功活动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要求坚决取缔各类非法气功组织。2000年3月,原广东省气功协会批准解散“菩提功研究会”。

▲中国政府网登载《关于加强健身气功活动管理有关问题的意见》

但是,逃到境外的狄玉明却贪心不减、贼心不死,继续通过互联网遥控操纵国内“菩提功”信众。他们妖言惑众,扰乱社会,以隐秘方式从事非法活动。

▲警方查获“菩提功”非法活动现场

2005年,在河北沧州蛊惑100多名信众掏尽生活积蓄,凑齐60万元供狄玉明在加拿大建立“道场”。

2015年3月,狄玉明在国内的“大弟子”乔建忠以健康讲座为名,召集来自黑龙江、辽宁等8个省市的“菩提功”人员,在河北省宁晋县非法聚会。警方及时出动,一举抓获“菩提功”人员120余人,收缴大量“菩提功”非法资料及物品。在活动现场,还发现一个用于捐款的“功德箱”,活动刚开始,就骗取信众近万元。

▲用于捐款的“功德箱”

更为可恨的是,“菩提功”竟把罪恶的黑手伸向青少年,以举办“青年领袖班”的形式毒害下一代。2014年7月28日至8月3日,黑龙江省双鸭山、佳木斯、鹤岗的“菩提功”信众在双鸭山水泥厂附近一家个体煤场非法聚会,被双鸭山警方查获。经查,活动组织者为双鸭山“菩提功”骨干孟某。2014年7月3日至15日,她曾鼓动儿子赴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菩提功”举办的“青年领袖班”。此次聚会,孟某特别要求参加人员把孩子都带来学习“青年领袖班”的课程。在参加活动的45人中,竟有11名少年儿童。

狄玉明及其“菩提功”组织卑鄙至极,他们只顾在罪恶的邪路上一路狂奔,却全然不觉自己正一步步走向末日。每一寸被毒菌污染过的土地,都将在阳光的照耀下获得新生,最终堆起一座埋葬邪恶的坟冢。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