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案示法 > 正文

用“遥治”蛊惑他人 编造冤亲债主附体鼓吹“宗师法力无边”“法眼遥测信众”……“菩提功”人员被依法判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无邪君
时间:2023年06月19日 09:07


(高清视频下载)

“一个女的给我打电话,说你把钱打过来我给你做功德,她还威胁我不照办我就死了,我就把钱转给她了。”

他们打着佛教、气功旗号,大肆宣扬迷信,编造冤亲债主附体等邪说制造恐怖气氛,威胁信众……

“‘超度’的时候我有‘超度’能力。我‘超度’这些年,有的人想‘超度’,我说你试试,别人‘超度’不了,(别人给他)‘超度’几天以后是自己身体难受,后来我还得帮他。”

他们自称能“遥诊”“遥治”“渡人”,用蛊惑手段蒙骗他人,鼓吹具有特异功能,诱导信众……

“我不认为它是伪科学,我认为它是超科学,比科学还要好,非常神奇,让人难以理解,说不透。”

他们鼓吹狄玉明“法力无边”,以“加持能量随光到达地球任何地方”“法眼遥测每名练功人员”,蛊惑信众……

“让他提供自己的信息,然后我们用观想加意念的方式调理身体、治病,用‘念佛’的方式‘超度’亡灵。”

他们反复强调自己拥有“超度”能力,认为替别人“点灯”“超度”冤亲债主,属于做功德,欺骗信众……

他们,到底是何许人也?到底又是如何被洗脑的?

今天,跟随记者的采访,让我们首先从案犯刘海波和田素芬被抓说起!

▲刘海波

建立网上道场传播迷信思想,以“点灯”“请法物”“塑金身”等为由敛取钱财超千万

2021年10月,山东省德州市公安机关发现武城籍59岁的付某涉嫌从事“菩提功”组织活动,立即成立专案组围绕付某等人开展侦查。通过大量细致的工作,一个以刘海波为头目的“菩提功”组织浮出水面,其组织体系、歪理邪说、活动情况和社会危害也渐渐明晰。

▲武城县公安局民警刘明哲

“侦查中我们发现,该组织是以辽宁营口人刘某(刘海波)为头目,北京昌平人田某(田素芬)、河北秦皇岛人高某、广东茂名人董某为核心成员,郄某、陈某为资金(调度)骨干成员的犯罪团伙。”武城县公安局民警刘明哲介绍说。

公安机关通过调查,发现刘海波自称“慈悲道人”,建立QQ网上道场传播邪说拉拢信众,田素芬负责售卖境外“菩提功”网站相关功法产品,聚敛钱财并向境外转移。

据刘海波交代,他修行的视频、传播的内容都是“金菩提宗师”的。

他嘴里的“金菩提宗师”是狄玉明,后者于1991年打着佛教、气功的旗号,建立了“菩提功”组织。狄玉明对信众妄语许愿,宣称只要看“菩提功”的书籍、录像,听“菩提功”的录音,就可以祛病健身、调理身体、激发大脑潜能、开发特异功能,就能“遥诊”治疗。

蛊惑人心、大肆捞金等种种恶行,让狄玉明自感罪责难逃,于1999年仓皇出逃加拿大并取得该国国籍。从此以后,他在境外借助互联网发布指令,宣扬迷信思想,对境内信众精神控制,秘密发展成员,大肆聚敛钱财,引发家庭危机,严重危害社会。

据警方调查,田素芬习练“菩提功”后,于2020年在刘海波建立的“通渡”QQ群及自行创建的“法物”微信群内,通过帮助群内人员代购“法物”,从事“点灯”“塑金身”等迷信活动,敛取信众大量钱款转给境外“菩提功”组织。

自2020年10月至2021年12月11日,田素芬通过自己的三个银行账号向中国台湾、加拿大“菩提功”组织的“慈悲音”等平台账户转账共计602万元。

刘海波通过网络社交媒体传播歪理邪说,先后创建四个QQ群,并在群内上传“菩提功”相关音视频文件达650余个。同时,他以“点灯”“请法物”“塑金身”等为由敛取信众钱款共计592万余元,并利用自己账号将钱款转至境外“菩提功”组织达530万余元。

2022年5月,刘海波、田素芬先后被抓获归案。

▲警方在刘海波家中查获“菩提功”相关书籍及资料

为求助者“收惊”“超度”“遥诊”“遥治”,让信众“点灯”“塑金身”,终因触犯法律被判刑

2022年5月,刘海波因涉嫌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2023年2月,刘海波与同案犯田素芬因犯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刑。

这不是刘海波第一次受到法律惩处。2012年,刘海波就曾因传播“菩提功”扰乱社会秩序被吉林省磐石市公安局行政拘留十日。

▲警方在刘海波家中搜查

但他并没有因此改邪归正,甚至丢了婚姻和家庭。

据他的前妻介绍,迷上“菩提功”后,刘海波天天供着狄玉明的照片念经打坐,什么也不干,后来二人因此离婚。

“我老婆(前妻)那时候不太愿意让我练‘菩提功’,不太让我修行,就是因为我修行有点太执着了。修‘佛法’(‘菩提功’)以后我们就离婚了。”刘海波说。

面对采访镜头,刘海波依然认为“菩提功”是超科学,他本人拥有特异功能。

那么,刘海波真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神奇吗?

事实上,网友请他“超度”的时候,他会在初一、十五邀请“大仙”高小梅(化名)帮忙,了解网友冤亲债主的数量,召请这些冤亲债主到其“佛堂”来接受“超度”。

高小梅告诉记者,刘海波在租住的平房建了“佛堂”,高小梅时不时去他的“佛堂”拜拜。隔三差五,刘海波会询问高小梅网友冤亲债主的数量。但刘海波不知道的是,这个数字,不过是高小梅随便说说而已,“瞎说的”。

采访中,记者问他是否因为“遥治”耽误别人病情,刘海波却以“记不清了”轻描淡写地回答。

“他已经脱离了这个社会了,对家人漠不关心。而且他脾气不好,别人让他帮忙‘超度’什么的,他说光让他免费‘超度’没有用,要花钱做功德才行。”田素芬谈及刘海波时这样说。

▲刘海波配合警方搜查

▲武城县公安局民警李骞

据武城县公安局民警李骞介绍,境外“菩提功”组织通过社交媒体、网站及网络聊天软件对境内外信众指挥煽动,强化控制力度,以“网络弘法”“全球网络共修”等名目大肆传播狄玉明的歪理邪说。境内信众通过邮箱、博客、QQ、微信等网络平台学习、传播非法资料。

▲刘海波及其家中一角

被“洗脑”认为“加持”过的“法物”不受邪魔入侵,甘愿充当“菩提功”傀儡

现年57岁的田素芬自称“金理映”,在被抓获前,她是“菩提功”组织在境内“加持”产品和“法物”的代购人。她曾多次前往马来西亚、韩国等“菩提功”组织活动活跃地区,参与“菩提功”组织的“法会”等活动,受境外“菩提功”组织领导,在境内从事串联活动。

那么,她是如何一步步变成“菩提功”组织境内傀儡的?

这还得从1986年说起,那时,刚读完初一的田素芬辍学后从老家河北徐水县到北京打工。1990年结婚后,田素芬在北京继续打零工、干销售。2000年,田素芬回老家时发现,母亲由于身体不好,正在修炼“菩提功”。

“她站着‘念经’,练‘大光明’。”田素芬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开始知道“菩提功”。

2016年冬天,田素芬跟亲戚第一次赴马来西亚参加“菩提功”的“法会”。据田素芬回忆,“法会”设在一个酒店,一个叫“僮辉”的女子主持了她们的皈依仪式,并给她赐法号为“理映”。

“我的法号是‘理映’,很多人都习惯性地在前面加上‘金菩提’的‘金’字,所以我在群内被叫‘金理映’。”田素芬说,2020年,她开始走“八卦”,痴迷“菩提功”。同年底,田素芬在一个微信群通过扫码进入到另一个叫“通渡”的QQ群,该群主正是刘海波。

也正是在那时,田素芬认识了刘海波,二人因共同的“信仰”成为“知己”。他们利用“点灯”“请法物”等方式聚敛钱财,后转给境外“菩提功”组织。

“我跟‘慈悲道人’(刘海波)熟悉,2021年给他请过‘宝贝’。”田素芬口中所谓的“宝贝”是指被狄玉明“加持”过的物品,包括饰品、衣服、摆件、“佛像”,还有普洱茶、美人茶等。

在田素芬当时看来,“法物”有能量,可以保护身体健康,还可以辟邪,被“加持”过的物品不受邪魔入侵。

为此,田素芬专门创建了“法物”群向信众推销所谓的“加持”物品。她会不定时地在QQ群、微信群内发布境外“菩提功”网站“慈悲音”的货物信息,其价格从几十美元至几千美元不等。

“有人想要的话就会私聊我,然后转账给我。我会在手机上‘翻墙’登录境外网站,下单购买。他们通过国际物流发给我,我再通过国内物流发给大家。”田素芬说,在刘海波建立的“通渡”QQ群内,她也帮助别人请“法物”。

桑心心(化名)以前和田素芬是微信好友,2016年开始修炼“菩提功”。在田素芬的怂恿下,桑心心开始供养“师父”狄玉明,为此前前后后向田素芬转账了12次。

陈守守(化名)2019年底开始加入“菩提功”组织。而她为了购买“供灯”等相关产品,给田素芬进行了数次转账,从几千至几万不等。

据田素芬交代,信众做“赞助”,是通过加拿大的“雨树房”网站,“点灯”则是在加拿大的“禅修学院”。她告诉境内信众,“赞助”能增加个人的功德,功德越大对自己和子孙后代越好,包括去世的人就能到西方极乐世界。

2022年5月,警方在田素芬家中搜查出大量“菩提功”相关书籍、光盘,以及狄玉明的画像。

警方查明,田素芬名下多个银行账户均用于吸收境内“菩提功”信众资金,给其账户转账打款人员达60多人,其中郄大海(化名)、陈小珍(化名)等人数额较大。

加入“菩提功”有病不医,为复婚甘愿花五万点“圆满复婚灯”

“加持”过的“法物”真能护体、驱魔、辟邪吗?

武城县公安局民警李骞告诉记者,很多信众加入“菩提功”后,有工不做,有病不医,自愿将财产用于购买“菩提功”产品。

▲陈小珍接受采访

“我那会儿就特别相信‘菩提功’,我就想着挽回婚姻,为了挽回婚姻才去信的,那个时候这个心里就没有出路。”“菩提功”信众陈小珍说,母亲因婚姻不幸而自杀,她害怕落得与母亲同样悲惨的境地,希望通过修炼“菩提功”寻求“家庭和谐之法”。

2014年,陈小珍去某寺院祈福。在寺院里,她遇见了一位60岁左右、名叫刘二龙(化名)的男子。刘二龙说陈小珍有佛缘,让她信狄玉明的“气功”,说信了身体就好了,家里能无病无灾。

2019年夏天,刘二龙媳妇患癌症去世。在葬礼上,经刘二龙介绍,陈小珍认识了郄大海。刘二龙告诉陈小珍,“郄大海很神”。

那时,陈小珍的丈夫因其整天神神叨叨念佛(“菩提功”)提出离婚,最终,二人“分道扬镳”。但陈小珍始终不死心,为此主动电话联系了郄大海。郄大海告诉她,需要一个“圆满复婚灯”,一年的祈福灯,大约花费5万左右。

“他(郄大海)对我说,我罪孽深重,得消业,让我拿钱做功德。他给我‘超度’老人、祈福,有时也给我‘塑金身’。他给我许诺我丈夫能回来和我复婚,我就用手机银行转账的形式给郄大海转了20来次。”

刘二龙老婆去世后,刘二龙自己也得了脑血栓,而陈小珍修炼“菩提功”、花重金购买“圆满复婚灯”均没有使她的婚姻破镜重圆,反而使丈夫、女儿等亲人疏远了她。

陈小珍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刘二龙的事情发现,原来,“菩提功”就是骗人的。从此,她再也不信“菩提功”。

▲郄大海接受采访

郄大海从1995年开始修炼“菩提功”,他通过QQ群或境外网站直接下载“菩提功”非法宣传资料。

“我那时得了肺结核,想着能治好病,我就试着修炼‘菩提功’。”当时,郄大海以家电维修为生,随着业务拓展开始自学电脑。学会电脑后,郄大海创建了QQ群,开始传播“菩提功”,帮信众“点灯消业”。长期以往,郄大海在信众心中树立了权威,他自己也被赋予了某些特异功能。

可事实是,修炼“菩提功”并没有治好他的肺结核。郄大海承认,自己通过服药治疗身体才得以恢复,“我当时吃了半年多的药,另外再加上主要有个好心态,不是练什么功”。

当时,郄大海并没有认识到“菩提功”组织的危害性,而现在,他幡然悔悟。因为修炼“菩提功”,郄大海跟家人关系变得极其紧张,不但遭到爱人的反对和嫌弃,连两个女儿也都不再理他。“你看我这家庭什么样了,我还能练(‘菩提功’)吗?”他反问道。

“我不希望什么事情都痴迷(指他以前痴迷‘菩提功’之事),不要有迷信思想。”郄大海告诉记者。

铁窗里仍坚信自己能为他人“遥治”“超度” 却“度”不过三年的牢狱之灾……

现在,刘海波坐在铁窗前依然高谈阔论,还坚信自己能为他人“遥治”“超度”,但他始终未思考明白:自己该如何“度”过三年的牢狱之灾……

▲刘海波

公诉机关在起诉阶段指控,刘海波在其QQ空间内不断上传、转载、发布大量“菩提功”相关文章日志、说说等。他先后建立多个QQ群为“菩提功”提供网上道场并担任群主,在其创建的QQ群内传播“菩提功”歪理邪说,并为群内成员进行“收惊”“超度”“遥诊”“遥治”等迷信活动,其伙同田素芬让信众“点灯”“请法物”“塑金身”,聚敛大量钱款转给境外“菩提功”组织。

刘海波、田素芬二人的行为扰乱了社会秩序,破坏了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构成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罪。

据武城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事审判庭庭长王朝华介绍,根据被告人刘海波的犯罪情节、社会危害,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判处被告人田素芬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宣判后,二被告人均未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责任编辑:徐虎)

编者注:

1.本网编译类文章和视频,仅代表作者立场观点。

2.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如需二次加工,请与网站联系。

反邪教网站
重点新闻网站
国家机关网站
京ICP备17053351号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4465号